[小冤家之合歡交結](29-31)

 

(29)白色玫瑰高中聯考時,我跟班上二位要好的同學約好,高中再作同
校同學,而且都要把那所高中當作第一志愿。

我自恃每次競試成績都名列前矛,就只填了二個校名簡稱同音的志愿。

老爸跟班導師都擔心的問我原因,我豪氣的說:「這個◎中考不上,我就去
讀那個○中。」

沒想到因為粗心,我竟把一個數學題算錯了,以致以一分之差的成績不能上
◎中,只考上第二志愿的○中。

至于那二位跟我約好的同學,他們都上了第一志愿,但不是約定的◎中。

我知道以后,感覺很差,覺得有被騙的感覺,就很少跟他們連絡了。

因為考得不理想,我的心情受到刺激,反而在專科聯招的成績比較好,跟老
爸去填選校系時,很順利就上了國立工專五年制的建筑工程系。

老爸很是高興,他說:這或是你的機運,也是我們家的家業后繼有人了。

在老媽的贊成下,他就要我去念工專。

我那時也很喜歡那所學校,認為只要自己好好學習,將來的學歷跟出路,決
不會輸給一流的大學。

那時,我從榜單上,也得知她考上了第三女高,那時的情緒相當複雜,想去
找她,卻一直鼓不起勇氣。

至于我考上什幺學校,不知她知道幺?上了工專以后,或是自許較高,或是
年紀大了些,或是校園學術的氣氛,讓我一時之間成熟了很多。

父母對我比較放心了,也比較不管我的生活,加上到了工專以后,因為沒有
大學聯考的壓力,反而使我得到充份的解放,我可以海闊天空的揮灑自己,我參
加了學術與聯誼的社團,憑著風趣的談吐,穩健的外表,讓我在學校里漸漸展露
頭角,除了獲得幾位教授的器重,也結交了不少來自全國各地的青年才俊,當我
以專一生的身份,獲得全校學科競試第二名時,更是轟動全校,成了校內名人。

那時,我因為功課不錯,人又外向、風趣,常會收到許多女生的來信,這些
信看完了,通常都被我放在抽屜的角落里。

我是很少回信的,一方面是對她們沒興趣,再方面我的內心一直有個人影,
她常在夢里跟我相會,我知道她在哪里,但我就因當年的沖動與幼稚,感覺自己
實在沒面子再去找她,對我而言,那段感情空白的時日,實在是落寞的欲哭無淚。

那一年的十月,我收到一封特別的來信,它沒貼郵票,應該是寄信人親自投
到我家信箱的。

那封信是用澹紫色的信封,聞起來帶點甜甜的清香,信封上只有「吳健雄同
學親啟」

幾個字,并沒有寫我家地址跟寄件人的地址。

因為它跟往常的信不一樣,讓我特別的好奇。

回到房間后,我先是端詳信封上的那幾個字,娟秀的字體,好像有點印象,
我總覺得在哪里看過,卻是一直想不起來。

拆開來看,信里只附上一張粉白色玫瑰花的壓花,那時我還不曉得有什幺含
意。

署名的地方是空白的,但看得出上面有個澹紅色的唇印,除此之外,再無其
他。

看完了信,我看著信紙上的唇印,我沉思了許久,這是誰寄的呢?國中里認
識的女生,她們的字跡,我大致有點印象,但決不是信封那種字體。

再想一下學校或其他認識的女生,而且交情足夠到給我粉白色玫瑰的,好像
也沒什對象。

當然不可能是小艾,因為她的字實在不能領教。

我查一下花語,才知道粉白色玫瑰是代表:初戀,特別的關懷,喜歡你那燦
爛的微笑;也有愛你在心、口難開的含意;或是象徵希望與你泛起激情的愛。

那一陣子,我常莫名的打開信箱,希望能再見到那淺紫色的信箋。

幾個月過去了,我失望了,我想她是真的不會再寫信來了!后來,那個壓花,
就當成我日記的書箋,偶爾就會拿出來看看,算是紀念一段美好的回憶吧!(3
0)天賦異稟雖然我小時候生得眉清目秀,長得相當乖巧可愛,長大之后的相貌
卻不算俊美,只能說英挺瀟灑,就像老爸說的一樣,有一股「雄赳赳、氣昂昂」

心跳跳—專屬性愛情慾文章與部落格:

24 7 月, 2015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