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女領導的騷逼

這不,才上班兩個星期。我們的領袖李書記就要我出差。說是她帶著重要文件去東京,讓我護送。李書記35歲左右,我第一次見她就是在上班第一天。李書記和錢廠長一起來歡迎我們。她很瘦,骨瘦如柴。個子比我還高,大概一米七五都過了。奶子在襯衣里翹翹地。面帶桃花,很興奮的樣子。

李書記對我們說:「年輕就是優勢,要化優勢為勝勢必須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我歡迎有潛力的年輕人向老一輩發出挑戰。」一席話說得我血脈憤脹,豪氣沖天。這個女人不簡單!

后來有老職工告訴我她是王處長的前任秘書兼現任姘頭。王處長快退休的人了還性致勃勃真是不要老命了!現在兩家都在鬧離婚。王處長害怕丈人(前任局長),基本被老婆嚴控起來。

看來是李書記沒了退路,只有外出散散心。可她卻要命想起了我,哪個鬼孫子泄了密。我的大頭要接受領導的考驗了。挑戰老處長,我還是個處男!

兄弟們告訴我:「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大頭大頭下雨不愁!」上路吧。

飛機上二小時平安無事,到了東京天色尚早,李書記要去逛逛。我倆走著走著就到了新宿。李書記問我:「小馬,我們出來是有紀律的,千條萬條歸一條,是什幺?」我腦子也不用動:「服從您的領導。」她笑瞇瞇地望著我:「是個機靈孩子。有女朋友了嗎?」「我媽說,先事業上站穩腳跟。」我們拐進一家酒店,她點著頭說:「好好干,年輕時候不干,什幺時候干?」領導就是領導,出言不凡。

晚上,她叫我過去打牌聊天。這只老逼該是有一陣子沒人操過,不好對付。

她穿著睡裙為我開門,絲質睡裙里清晰可見三點式蕾絲內衣。

「李書記,……」「小馬,進來,快進來!又不會吃了你。」房間里有股清香。怎幺辦?我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完成任務。我們打牌。她坐在圈椅里,把右腿盤在屁股下。睡衣的一角顯然故意被撂開了。她的大腿保養的真好,皮膚是暗紅色的,細膩光潔,肌肉緊繃。

她注意到我的眼神,就問我:「小馬,沒見過女人的身體嗎?」「我……」「只見過媽媽的身體是嗎?」「不,我有過一個女朋友,我們干過那事。現在她在美國。」我想我一定要裝作是個老手。

「哼哼哼哼……」她側著頭笑彎了腰,長頭發披下來遮住了大半個臉。眼睛從頭發間瞄出,柔柔地問:「她漂亮嗎?」「就是個孩子,沒什幺味道。」我被自己的老練給嚇了一跳,「李書記,你才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神。」其實我注意到了她眼角的皺紋。

「這張牌你出錯了!」我嚇一跳。是出錯了一張牌。

「可是,你說話真有水平!」我只有對她看著的份了。她突然皺著眉頭說:「哎吆!」「怎幺啦?」我知道沖鋒號響了,媽的一點沒有新意。

「我的腿麻掉了!」她一臉的痛苦樣子,無助地望著我。騷逼,就這樣子還談什幺精神文明建設。連一點創新精神都沒有。「看我的。」我拿出一副老手的樣子,「我學過推拿。」她側轉身子讓我為她推拿。松松的奶罩根本遮不住她的一對大奶子。肩膀以下骨感與肉感出奇地協調。我故意專注地盯著她的奶子看。她看著我的眼睛,一點不露羞澀。我的手一點點向下,現在開始揉她的臀部——極富彈性的臀部。「李書記,怎幺樣?」「太好了,好孩子,你真是個好小伙子。」她又一側身,把我的手坐在了下面!我就勢進入她的三角褲內,一把揉到了她的肥肉上。她「嘶」地一聲全身一緊。「對不起,李書記,我不是故意的。」我故意要把手抽出來。她一把拽住我的手:「你壞你壞,啊哦——,你忘記了出國的紀律?」「服從您的領導。」

「是的,現在我領導你進去好嗎?」「年輕就是優勢,要化優勢為勝勢必須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我重復了一遍她給我們的入廠訓詞。

「哼哼哼哼——,想不到你對我的話有這樣好的領悟。你真是個好小伙子。」她的眼睛濕濕的霧霧的濃濃的甜甜的,「我歡迎有潛力的年輕人向老一輩發出挑戰。」她說得那幺輕,像處女一樣嬌滴滴。可她的雙腿已經把我腰緊緊地裹住。她媚眼半開半閉的呻吟著,我的手開始撫摸她的大腿內側和肥白的大屁股,再探手到她多毛的桃源洞,撫摸那濃密細長的陰毛,當手指再次訪到洞洞處,已經濕了一大片了。

心跳跳—專屬性愛情慾文章與部落格:

28 7 月, 2015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