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發廳之秘](第三節)

(三)

我穿過港口,來到滿是巖石的巖灘,這時四周已經完全籠罩在夕陽里了。

在來到此處的一路上,我完全沒有遇到任何人。

畢竟這里原本就是漁村,而且到了這個季節,大家都會去遠洋捕魚,所以村
里才會連半個人影也沒有。

就連守候出海捕魚的丈夫回家的太太們,也幾乎都在隔壁村的工廠里工作,
所以就算說這里白天沒有半個人在,也并不夸張。

像這樣從山丘上穿越村里的住宅區,走過港口,一直到巖灘的路上,我完全
沒有碰上任何一個人。

這是早已習以為常的事,所以我并沒有抱持任何疑問。

當然了,我早就從電視及網絡上得知都市是個怎樣的地方,也曾去都市逛過。

我去過的都市人都蠻多的,也充滿活力。

然而我卻不曾想過要改變現況。

在這個村子出生的年輕人,基本上都會去隔壁村的魚板工廠工作。

除此之外,就是成為漁夫。

可惜我一上船就會暈船,所以將來必定得去工廠里工作。

我并不討厭那樣,而且我也完全不覺得那樣會沒夢想、沒出息。

在這里,人們就是那樣過活的。

那是理所當然的事。

直至今日,我一直都是那樣認為的。

不知不覺中我已經來到了嬸嬸下海捕魚的巖灘附近,她是村子里目前唯一一
名海女。

她所處的巖灘邊有一座供他們這種下海工作的工作者臨時休息的小木屋。

無論是春夏秋冬四季溫度如何變換,下海捕魚的工作結束以后,所要做的第
一件事就是脫掉濕漉漉的衣服烘干取暖。

我看著隨海風吹拂而波浪不斷翻滾的海面,猜測嬸嬸下海捕魚的工作應該還
沒有結束吧。

我還是先去小木屋里把柴火先點起來,準備給下海歸來的嬸嬸取暖使用好了,
我是這樣想的。

當我走到小木屋的門口時卻意外地聽到了嬸嬸的聲音,原來她已經回來了。

當我正要開門進去的時候,耳邊卻又傳來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江美子天快晚了,再不做決定的話,一平可是會餓肚子的哦。」

這個聲音我即使閉上眼睛也能分辨出是誰,是美利堅爺爺。

他怎幺會在這里出現,而且看樣子爺爺正在和嬸嬸爭論著什幺,聽語氣也有
些不尋常的樣子。

我抱著好奇心的態度,停下了打算開門進去的手,蹲在外面打算聽聽看他們
到底是在說些什幺。

過了好一會,屋子里都沒有動靜。

他們怎幺回事,怎幺都不說話,正當我這樣想著的時候。

耳邊清晰地傳來了一聲暢快的呻吟。

「噢!……噢!」

這是爺爺的聲音,是受傷了嗎?還是怎幺回事。

我懷著強烈的好奇打算看個究竟,將原本就是虛掩著的木門小小地打開了一
點。

眼睛湊上去所看到的畫面卻讓我的腦袋產生一片空白。

上身赤裸露出豐滿乳房的嬸嬸正跪在地板上,張著嘴正含著爺爺的肉棒。

她的表情既有委屈、生氣又帶了幾分羞澀,臉色潮紅,不知道是眼前所做的
羞恥之事的原因還是房間里柴火堆燒溫度升高的緣故。

「噢!……。江美子你的嘴巴越來越厲害了,好久沒試過你的嘴巴了,明明
次郎去遠洋工作都快五年了,嘴巴竟然還這幺會吸,平時都有偷偷練習嗎?是和
一平嗎。」

「嗯…。。。啾……。」

嬸嬸抬頭瞪著爺爺,紅色的嘴唇大大張開,含著爺爺大肉棒的尖端。

與黏膜同色的嘴唇沾著唾液挪動的模樣,看起來非常下流。

「你不要胡說,一平一直都是一個乖孩子,我是他的嬸嬸,一點其他關系都
沒有。」

「是這樣嘛,一平已經十八歲了吧,卻連女人的身體長什幺樣都不知道,出
去工作是會被人笑話的,你也不想看到吧,所以今天我有告訴他關于這個村子的
秘密哦。」

「秘密?……啊!你跟他說了那個,我就知道他老是和你在一起一定會學壞

心跳跳—專屬性愛情慾文章與部落格:

1 8 月, 2015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