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餐館生活】【完】

偷渡來美國的福州人,都有自己的血淚史吧。既然是到1024就說下自己在美國的性史。2009懷著發大財的美夢。全家舉債7萬美金踏上了美國。苦逼的生活從此拉開序幕……洗完澡,叼只煙開瓶酒,整理下思緒滴滴答答的鍵盤聲又帶我回到了2009年·····剛來美國第2天,紐約還沒轉一圈就被我堂哥接到他舅舅的外賣店和他在一起上班,從此和鍋碗瓢盆結下了,不解之緣。繁重的工作還錢的壓力,加上要適應新的環境,學習廚藝。讓我暫時忘記了性。直到被晨勃憋醒,到晚上輾轉反側被寂寞折磨。哥我怒了,抬起左手毫不猶豫的伸進褲襠開始了自衛反擊戰。我的左手也重新開始了它的裝逼生涯,我以為沒女人很慘了,但是接下來的日子告訴我,我錯了。

打飛機都無自由盡興可言啊啊啊啊啊。打飛機也需要有個幻想對象和空間吧。店里6個人。老板老板娘,老板兒子,堂哥,送外賣和我。老板娘快50了實在不能列入性幻想對象,我也不是gay。在這里要跟在中國的那個鄰居姐姐道個歉也說聲謝謝,因為在我那段苦逼的日子里,我在精神上干了你n次。

當然來店里拿餐,長的漂亮身材好的,到了打飛機的時候我也是不放過滴。我和堂哥一個房間,他每晚都比我晚睡,靠啊飛機沒得打。就一個浴室洗澡要最后一個洗不然飛機沒得打。每個星期就盼著休息用堂哥的電腦瀏覽色情網站盡情舒適的打個飛機。感謝留園網,感謝twdvd讓我打飛機的質量有重大提升。可惜現在留園里沒有在線電影觀看了。就這樣苦行僧似的過了一年半,性福終于向我招手了··············兄弟姐妹們準備上菜了哦剛打完一炮心情舒坦叼著煙寫我的3吧。? 經過一年半的折騰,加上堂哥的悉心教導,信心滿滿的收拾好行李開始了我的餐館之旅。接連找了兩份炒鍋的工作,毫無懸念的菜沒炒成先被老板炒了。

工作經驗不足加一臉稚氣,硬傷啊。直到第三份工作遇到人很好的老板,給了我兩天的試用期,因為勤快自己也爭取到了這份工作。當然女1號也隨之登場了。前面接電話的林姐姐29歲已婚兩個小孩的媽媽,個子不高,帶著眼鏡皮膚很白,很有笑臉很和藹的一個女人。

因為生育過的原因吧,胸部和屁股很豐滿。各位看官沒錯第一個上的就是人妻。因為上班生活都在一起慢慢的熟悉起來。去紐約做事情不懂或是跟英文掛鉤的事情林姐姐都很熱心的幫忙。

我呢就大家一起去沃爾瑪買東西的時候幫她扛水,提東西或是晚上煮點心給她吃。我和打雜還有送外賣大哥睡樓下,樓上是老板老板娘,林姐還有兩個小孩子睡。在美國餐館上班基本都是一個星期洗一次衣服。女人好像都是手洗自己的內衣褲。在房子后門的走廊上老板娘專門牽了條繩子曬內衣褲,其中也有林姐的。

有天晚上去后門抽煙,看著掛在那里涼的胸罩和內褲,心里想著這件是林姐的還是老板娘的呢,看著看著就想著林姐的胸部和屁股,雞巴瞬間硬了,看了下窗口的燈和樓上沒人下來后,鬼使神差的拿了件紫色內褲塞進口袋,走到角落里拉下褲子露出堅挺的雞巴,拿著內褲包裹住雞巴開始套弄起來,整個人熱了起來,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聲。腦子里幻想著抓著林姐的胸部瘋狂的抽插著,因為第一次做這種事情,緊張,興奮,刺激著我不過兩分鐘就射了,在快射的那一秒殘留的一點理智告訴我不能射在內褲里,射精那一個趕緊抽開內褲,狠狠的抽畜了好幾下,可能太激動的原因吧射完腿都有點軟。看下沒人趕緊把內褲重新掛好。

又點了只煙抽,想著平時林姐林姐的叫著剛才卻拿著她的內褲打飛機,心里有種愧疚感,但是回味下剛才的快感。哎,只能感嘆處在性好奇,性饑渴狀態下的男青年,傷不起啊,由衷的渴望把林姐騎在胯下狠狠的干啊。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我成了后門常客,因為抽煙的關系也沒被別人懷疑。有時會想打雜,送餐大哥你們也像我一樣對著后門的內褲yy發泄嗎。3個月后偶然的機會終于被我抓到了·············那段時間電腦有點卡,不管點擊什么,都要等好一會兒才會彈出來,很懊惱。在店里閑聊的時候就問同事怎么解決。除了用電腦看新聞看電視玩點游戲外,大家對電腦都一無所知。

這時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來,當然就是林姐咯。她除了忙的時候會大聲叫餐名。平時說話都是輕聲細語。問我你有清理電腦垃圾嗎,我說沒有也不會。看到她笑了一下,心想林姐應該會吧,趕緊投去哀求的眼神,接著說林姐你幫我弄一下我煮點心給你吃啊,林姐點點頭答應了,說晚上回去幫我看一下。

10半下班,回到宿舍洗個澡,就一邊玩電腦一邊等林姐下來弄。等到12點了還是沒反應,有點不賴煩了,就跑樓上去敲林姐的房門。平時是很少去樓上的,林姐咚咚咚,我一邊敲門一邊輕喊著。林姐開門把頭探出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sorry回來打了下電話忘記給你弄電腦的事情了。我說沒事那現在可以幫我弄下嗎,林姐說還沒洗澡今晚還要洗頭。我有點失望的說好吧那你先忙轉身要走,林姐說要不你在等會我洗完澡下去給你弄電腦。我開心的笑著說好,我下去煮點心吃等你。林姐說不用煮她的份,現在不餓。我就下樓把電腦搬到客廳一邊煮面一邊等,直到我快吃完了林姐還沒下來。

也不好意思在上去催,就無聊著瀏覽著網頁等,這時樓梯聲終于響起來了,我轉過頭林姐出現在了我的視線。很居家的一套睡衣,頭發還沒吹干用毛巾裹著,額頭和脖子上有水滴。她朝我笑了一下。看著我瞬間又硬了。還好她走過來的時候我是背對著她坐著,沒有被發現這尷尬的一幕。假裝生氣的說洗澡洗這么久。林姐笑笑的說才半小時,平常都是最少半個小時的,你看我頭發還沒吹干就下來幫你弄了哦。林姐走過來沒有坐下就站在我后面彎下腰右手點擊著鍵盤,左手扶著頭發。說快點弄下我還要上去吹頭發睡覺呢。

一年多沒碰過妞了,第一次跟林姐如此近的距離,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是女人味,洗發水還是肉香。沒出息的我陷入了半yy狀態。你電腦什么時候開始變卡的。林姐的話讓我回過神來,就說就這幾天變卡了,以前不怎么覺得卡。看著她認真對著屏幕的樣子,真是太迷人了。我實在有點控制不住了,趕緊說林姐你讓一下我起來洗個碗。準備起身那一刻才驚覺雞雞是硬。不敢起來怕被發現,林姐看我坐著說你不是要洗碗嗎。我急中生智彎下腰用手抓了幾下小腿,調整了一下雞雞的姿勢。說我腿癢就拿著碗去水池洗。我一邊洗一邊跟林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這時林姐抱起電腦,可能彎著腰有點累吧,看她拉了下褲管把左腳放在椅子上。露出一大截白花花的小腿。

本就精蟲上腦的我又腦沖血了,說了句林姐你好白啊。平常也沒少夸她,但是現在的我是表情有點呆有點癡眼睛里卻噴射著欲火。從腳到腿根處在到胸部,狠狠的瞄了一遍,最后四目相對時。林姐的臉紅了白里透紅的很明顯,她的眼里有點慌亂,趕緊放下電腦說晚了下次給你弄就頭也不回的上樓了。看著林姐離去的背影,在低頭看著支起的小帳篷。雖然今晚沒有實質性的進展但是我們心理都起了微妙的變化。我更確定了一點那就是我要想辦法把林姐給操了。

電腦搬進房間又去后門抽了支煙,當然是為了打飛機,拿著林姐的內褲又狠狠的擼了一管,不然真怕半夜自己控制不住上樓強奸她。 接下來兩三天除了工作上必須交流外,林姐都是刻意避著我,各種尷尬啊。終于找了個同事都不在的情況下去前臺跟林姐道歉說我那天晚上不該那樣······才說一半就被她打斷了,看她很焦急的說你不要說了,被同事聽到不好。我就說上班不讓說,下班又不能找你那怎么辦,要不你把qq號碼給我吧,林姐很直接的扔給我兩個字不行。這時前面亮起了車燈,送外賣大哥回來了,林姐明顯的有點著急說你下去吧不要站在這里。此時我終于展現了我的優點,臉皮厚,故意說你不給我qq號碼那我只能在店里說了,不給我就不走了。眼看送餐大哥下車快進來了,林姐無奈的拿起筆寫下qq號碼。我迅速的撕下外賣紙,說了聲謝謝心滿意足的走了。·······來美國從討厭寂寞到習慣到享受。一個人的寂寞真的很可怕,但要是兩個人,一女一男那就是湊合一個好字啊,寂寞讓我們成了干柴烈火分分鐘都準備著燃燒。從拿到qq號碼到把林姐推到用了快1個月的時間,那一個月真的是愉快有盼頭的日子啊。開始林姐各種不理各種不行,在我心細,臉皮厚的攻勢下終于慢慢瓦解了她心理防線。我們開始有說有笑,打情罵俏了。當然打情罵俏的時候她只是發個表情或哦就帶過了。但是兩人之間的關系明顯親近了,連看的眼神都變了。

一個月左右, 機會終于來臨,打雜大哥去紐約2天喝喜酒,在他提早一個星期跟老板講的時候,我就在心里盤算著怎么推到林姐了,終于熬到星期天晚上打雜坐車去紐約了,房間就剩我一個人洗完澡打開電腦開qq,點擊林姐的頭像飛快的打出,在干嘛呢,在嗎,洗澡了嗎,在打電話嗎,要吃點心嗎。在發完這些信息以后,你媽的我已經焦急的等了1個多小時了。心想計劃要泡湯了。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快1點的時候。滴滴滴滴的qq聲終于響起。林姐的頭像回了句,你干嘛發這么多條信息。我說林姐救命啊,電腦很卡你上次還沒給我弄好啊。她說晚了明晚在說。我說你弄一會兒10分鐘搞不定我就自己來。

林姐說好不過要我把電腦搬到客廳。我說沒關系今晚就我一個人。林姐說不行被人看到不好。我說送外賣大哥睡著了,我已經聽到他隔壁傳來的呼嚕聲了。軟磨硬泡下林姐終于說好下來,聽到樓梯聲我趕緊開門迎接,林姐進來前還倒了杯牛奶。

笑嘻嘻的走到她后面輕推著把她推到我房間,輕輕關上門,說林姐你坐,房間沒椅子,我就說你坐我床上電腦也在床頭柜子上。作勢過去擦了擦床說林姐你請坐。林姐坐了進去,我也挨著她坐下。她又認真的按著我的電腦了。 按照想好的計劃是把林姐叫下來修理電腦,然后找機會推到。可是關鍵時刻有賊心沒賊膽了。心跳較快,雞雞勃起緊張的心情再度來襲。慢慢抬起的右手停留在半空中在那里發抖啊,是不由自主的抖。

林姐轉過頭看到我奇怪的表情說你干嘛。心想死就死吧,右手搭上去左手也抱上去,呈半推到姿勢,林姐啊了一聲,該死的鐵床架也吱了一聲。兩個人都愣在那里,感謝隔壁送餐大哥在度傳來打呼嚕的聲音,看到林姐聽到呼嚕聲明顯沒有那么緊張。我抓住機會嘴巴親了上去直接推到,開始林姐用力的反抗著,頭轉來轉去,手也用力推拿掙扎。隨著她的反抗床再度傳來吱吱咋咋的聲音。

林姐從不要,不要這樣變成了你輕點床在響。聽她這么說感覺受到了莫大的鼓舞。緊抱的手放開在她身上到處亂摸。頭在她脖子耳朵上瘋狂的舔聞。林姐還是進行著毫無意義象征性的反抗著。我手抓胸部她就護著胸,我摸大腿她就拿手抓我的手腕。我右手環過她的腰抓住她的右手,側身躺著壓著她的左手。嘴巴從脖子哄到胸部隔著睡衣胸罩在上面舔咬著,左手摸完大腿直接伸進褲子隔著內褲大力撫摸著林姐的b.這時林姐說了句停一下,我哪里還聽的進去。但再度響起林姐認真嚴肅的聲音時,我抬起頭;愣愣的看著她,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

林姐說你把我眼鏡摘下來放好。看她此時的表情真的有點好笑,頭發凌亂眼神迷離,臉紅紅的眼鏡斜斜的架在臉上。我抽出左手幫她拿起眼鏡放到電腦上面。她的眼睛一直看著我,我毫不猶豫的又吻上了她的唇,這次她沒有躲很配合的跟我濕吻著,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感覺到她不在反抗我也放開了右手,整個人趴在她身上,用腳把她腿分開,用雞雞隔著褲子頂林姐的b,緊緊的抱著,深深的吻著,那種感覺真的太爽了。

當我再度把左手移到林姐b上時,這次隔著內褲能感覺到很熱很濕,當手伸到里面感覺到陰毛有點多在往下點,濕,滑,熱,毫不費力的就找到洞口中指往里面插,a片上看的什么技巧早就忘了,就是問下林姐疼嗎,她輕搖了下頭,我就本能的用手指,插,扣起來,隨著我的力度加大速度加快,林姐一邊吻一邊啊啊啊的輕叫著,我也忍不住了,說了句林姐我要你,就脫下褲子,在脫下林姐的褲子,傳統的男上女下位,雞雞在穴口頂了幾下很順利的滑了進去,終于迎來了久違的快感,久旱逢甘霖啊,爽········才抽插兩下床就開始響了,真他媽掃興啊。看著林姐的表姐我知道不能繼續插了,就和她說要不我們去床下做。抽出雞巴,站到床下,把林姐輕抱起來,讓她轉過身腳站床下手按床上。這時林姐的睡衣還沒脫,我把手伸進去想解開胸罩,很久沒操作了技術不行了,聽到林姐趴在那里笑了,還是她主動幫忙解開的。

抱著林姐的腰想把雞雞插進去,因為身高的關系調不好角度插了好幾下沒插進去,還是林姐幫忙放進去的,褪去睡衣林姐現在全裸背對著我,抱著林姐的腰看著白花花的屁股,心理上和視覺上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當我把雙手移到到雙乳上緊握著揉捏,貼著背還沒插幾下射意已經襲來,本以為停一下可以壓回這種感覺,但全身的血液和精子在奔騰著全集中到雞雞上我趕緊抽出來一邊啊啊啊的低吼著,一邊不受控制的抽畜狂射著。林姐腿,屁股,背上頭發都是我四處噴射的精液,射完我不停的說sorry····不知是自責自己射了太早,還是射的林姐滿身都是。

因為太激動腿又射軟了,癱坐在床邊,反而是林姐不停的安慰我沒事,林姐沒事,真的沒事。我有點歉意的笑了下,說你別動就起來拿了紙巾幫林姐擦拭。當我擦到頭上時,被林姐笑罵到你到底憋了多久能射這么遠這么多。我說是你太迷人了,讓我太激動了,就變成這樣了。擦拭完,林姐穿好衣服要上去,走到門口我上前抱住她,林姐說你放手現在真的要上去,我說以后還能這樣抱著你嗎。林姐說你乖乖不要讓別人知道了就可以,說完親了下我,我放開手送林姐到樓梯口,當我回來再次躺到床上時,我問我自己性福的日子是來了吧。我心滿意足的笑了抱著被子睡去···············一覺醒來又晨勃了,想著晚上又可以干林姐了,差點沒激動的射出來,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但比我更精神的當然是小弟弟了。硬了一天就差沒把牛仔褲捅破了,終于挨到下班趁著沒人對林姐賊賊的淫笑下,林姐沖我瞪了下眼睛-_-#。

下班洗澡開電腦,馬上向林姐發了條信息,姐洗澡了沒有,林姐說沒呢,這時我忽然記起了什么,有點失望的說,姐沒有套子。林姐說那怎么辦。我說只能等星期天晚上去買了,然后發了N個郁悶表情。林姐卻回了個笑臉。我說我想哭。林姐說你這個小壞蛋我有吃長期避孕藥拉,不然你以為我昨晚會下去嗎。

看到這行字我是高興的不得了啊。林姐說先洗澡去了。現在是萬事俱備只欠隔壁送餐大哥的呼嚕聲了。想著要內射林姐,真是激動的不能自己啊。人算不如天算等到快1點沒有盼來呼嚕聲,只有隔壁打電話的聲音。我在心里祈禱了幾百遍大哥你快打完去睡覺吧,你這呼嚕聲好比沖鋒的號角啊,不響起來我的億萬子孫沒法攻打林姐的子宮啊。又過了會兒講電話的聲音停了,直到快1點半我還是沒聽到我熟悉的呼嚕聲,我Q林姐下來嗎,她說送餐睡了沒,我說沒有,然后就沒有然后了,挺著雞雞輾轉反側的睡了。……接下來在哪里打炮成了我日思夜想的難題,樓下不行樓上更行不通,靈機一動那就屋外打野戰,打定主意晚上活速Q林姐說出意圖。毫無疑問得到的答案是nono…接下來幾天林姐實在經不住我的軟磨硬泡苦苦哀求答應試一次。晚上我們按約定回來先去睡覺手機鬧鐘調到4點,在后面匯合。洗完藻跟林姐確定后,12點多就躺下去睡了,腦子里想者等下怎么干林姐,是怎么也睡不著,但為了等下有精神,還是乖乖躺那里閉目養神。

打雜大哥還問我怎么了這么早睡,我說人有點不舒服。好不容易熬到3點多中間看了N次時間,看打雜大哥睡了,就輕手輕腳起床去后門抽煙等。……4點多一點開門聲響起,林姐如約而至,我打了個噓的手勢,過去牽起林姐的手說跟我來,林姐說去哪里,我壞笑著說剛才找了個好地方,牽著林姐的手來到房子的轉角處,說地上沒草,這個角度其它地方看不到。

美國的夏天半夜還是很有涼意的。但此時正是風助火勢,讓我們這對干柴烈火燒的更旺。人剛站好我就迫不及待的把林姐擁入懷中,兩人濕吻起來,我的手在她背上屁股、大腿上是一陣摸捏。當我的手移動到胸前時,有點小驚喜,因為林姐沒穿胸罩,直接被我隔著衣服抓了個滿懷,胸前摸捏了會兒,我已經不滿足現在的隔靴搔癢了。

說林姐把衣服脫了,林姐順從的解開扣子,當這對大奶子在度出現在我的視線里時,我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喉嚨里發出低孔。當時還不懂得怎么看罩杯。現在回想下至少有C,借著月光看到雪白的乳房上透著青筋。這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乳色沒有之一。乳頭不黑,乳暈也不大但顏色都有點深。左邊乳房有點凹陷。

此時此景我餓狼撲食般的撲向林姐的胸部。嘴里啃著一顆,右眼的余光看著林姐的胸部在我手里變形,乳浪從指間益處,從林姐腰間抽回左手迅速加入戰斗。左右各握一顆往中間一劑同時將兩顆挺立的小葡萄含在嘴中。在我吸、咬、啃、搓,捏抓下。林姐馬上潰不成軍,隨著我的進攻節奏哼起了嗯…啊…的輕叫,我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她雙手從搭肩到抱著我的頭,身體不由自主的前傾后仰。

叔可忍,嫂不可忍。我以忍無可忍以最快的速度脫下褲子,往旁邊一扔在拽下林姐的褲子來不急脫掉,抱起林姐的右腿往手上一扛,以近乎命令的語氣說放進去,林姐伸下手握住雞雞引領到穴口輕磨兩下,我感覺到雞雞緊挨著穴用力往上一頂全根而入。

林姐緊緊的抱著我,我低下頭用舌頭舔著胸部,左手環著腰抓著大屁股時而揉捏著,下身用力的狂頂著,本想一邊享受美乳一邊操著騷穴來結束這一炮的。但是做了一會兒覺得彎腿,弓腰,低頭這姿勢太TM的累人了。姐換個姿勢吧,林姐有氣沒力的恩了一聲,我退出雞吧,來到林姐身后準備后入勢。林姐順勢退掉腳下的褲子。左手扶著林姐的腰右手扶著雞雞,因為剛才的抽插很順利的找到了微張的穴口,又是一桿全根而入,林姐悶哼一聲,身子往前傾了下。

月光下兩個光著下身的男女一個彎著腰單手扶著墻,一手捂著嘴,嗯…唔…的呻吟著,一個在身后埋頭苦干著,屁股碰撞啪啪的撞擊聲,還有雞吧進出騷穴的水聲,真是讓人血脈噴張的春宮美景。插了一會兒,也許不到5分鐘吧,射意已從四肢百骸集中到雞吧上,我準備做最后的沖刺,深吸一口氣,移動了下腳,調整好姿勢一鼓作氣的用力狂插,每下都插到底。林姐在我身前一手捂著嘴極力的控制自己,不讓自己更大聲的叫出來,一只手在我的猛烈撞擊下上下搖擺。啊啊……隨著我的叫聲,猛烈的撞擊變成了抽蓄,用盡最后一點力氣把雞雞往穴里頂希望插的更深點。狂風暴雨后只剩兩人的喘氣聲。

過了會兒林姐說紙,我說什么,林姐說拿紙來。轉頭看著我的表情,林姐無奈的嘆了口氣,我趕緊說姐別急用我的內褲擦,兩手抱著林姐的腰往后面慢慢移動了兩步,說姐你往下面蹲一點,我手夠不到,在保持雞雞不掉出來的情況下順利拿到內褲,這場景著實有點搞笑,把內褲遞給林姐,慢慢退出半軟的雞吧,林姐趕緊用內褲捂住穴口。本想休息下來第二次的。但沒紙只能作罷,把滿是淫水精液的內褲往口袋里一塞,進屋沒人示意林姐進來。各自安全回房,把內褲塞到桶底上床美滋滋的入夢了。……接下來隔三岔五的我和林姐成了后門常客。對女人高潮的理解,一直停留在AV片里女優哭天喊地的叫床,還有黃色小說里描繪的飄飄欲仙的字眼里。現實生活中終于在林姐身上好好體驗了一把。

半夜照例4點,還是后入勢,準確點說和林姐做愛都是以后入姿勢來完成的。當然會在后入的基礎上演變些花樣,就像此時抓著雙乳揉搓,舌尖在林姐脖子和耳朵上游走,雞雞一下一下有力的插頂著,林姐雙目緊閉,微鎖眉頭,面帶桃花的臉上略顯扭曲,但表情上卻是異常享受。

大腿間一股熱流往腳下延伸,我說姐你流了很多水,林姐只輕恩一聲,我把乳間的右手滑到林姐腹部,在順著陰毛往里一摸,本想摸下水有多少,但誰知手指輕輕拔開陰唇,沒有摸到小豆豆,只有一小片光滑的肉壁,才來回摸了沒兩下,就感覺林姐弓起,啊了一聲反應很大。

我看著來勁就一邊輕摸著肉壁,一邊不得已減速從抽插變成一下一下頂。因為手腳一起動實在有點不協調。慢慢的扭動反而讓我更投入更全身心的享受到性愛給每個細胞帶來的快感。就在我忘乎所以盡情享受時,忽然林姐身子一沉直接往我身后癱坐,頭卻往后仰,嘴里不是平常的嗯…啊…聲,而是有點夸張的張開嘴巴O字形,介于額…于哦之間的低吼。我趕緊抱住要,往后退了一步。把林姐抱在懷里。

好一會兒她才緩過來。我問她怎么了,她說被我這樣前后夾擊整個人受不了了,是她享受過最美最激烈的一次高潮。我笑了下說,舒服就好,剛才嚇了我半跳。林姐說沒事了,換我讓你舒服了行不。我當然是爽快說好,重新提槍上陣,又回到快速抽插的節奏,一口氣插了好幾十下,大概又堅持了幾分鐘,一股腦的又全射入林姐子宮里。期間林姐還是那么投入享受著。心想做女人真好啊。……就這樣逍遙快活的過了兩個多月。晚上林姐Q我去后門等她,她主動找我是少有的情況,還沒12點呢,這時間不對啊,但也沒多想,把我樂的就差沒一溜煙跑到后門了。

過了會兒林姐提著桶開門出來,我還賊笑的過去想幫忙提桶,但是她沒有理我一聲不吭的涼好內衣褲。轉過身我沒有看到她溫柔的微笑,而是一張少有嚴肅又認真的臉,不好的預告馬上籠罩著我,我開口問怎么了,林姐說我們以后不要在繼續了,老板娘發現了,開始詢問她了。

我說你想多了吧我們這么小心沒事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林姐打斷了,她說她是有家庭的人,乘事情沒搞大,她已經向老板娘辭職了。說話間眼里透著決絕。我知道說什么也沒用了,也沒資格去挽留一個要捍衛她家庭的女人。各自沉默了會兒,林姐說她上去了。

整個人感覺跌進了谷底,回到房間沒Q林姐,接下來幾天也很識相的沒去打擾她。老板請到人林姐真的走了,走的那晚都只是目送她。打她電話說了句一路平安,林姐說你好好上班,再見。后來才明白在美國除了親朋好友外的再見,亦可以是不再見。之后回想真的被發現了嗎。哎,紙是包不住火的,如果是三四個人在那里討論,炒鍋小弟最近都改作息了,廁所里的紙用量怎么變大了,半夜怎么有人上下樓梯。這些結合起來真相就不言而喻了。無所謂了,林姐走后我又做了兩星期也走了。換工作總是要顛簸一段時間的。換了3份工作總算在離紐約一個多小時的地方安頓下來。因為離紐約近我也開始了我的紐約夜生活……

【完】

心跳跳—專屬性愛情慾文章與部落格:

7 8 月, 2015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