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醒睡著的女友】【完】

「少霞,你睡了沒?」我叫了聲,輕輕掀起少霞的被子,鉆進了她的被窩,側躺到少霞的身后,看著那張粉嫩誘人的小臉,少霞的眼睫毛好長,臉微微的泛紅。 我的手伸過去她身前握住少霞的手,低頭在耳邊輕輕的說:「少霞,我親親的小老婆,你好漂亮,光哥好喜歡你。」

偷瞄了眼那個鏡子,操!少晴大半張床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相信我的大雞巴進出少晴的小雞邁也應該能清晰看得到。

我看見她的眼睫毛微微的動了下,臉也慢慢地變紅著,我慢慢地伸出舌頭去舔少霞的耳垂,手也開始伸進她的衣服,慢慢地摸向雙乳。少霞的鼻息聲開始變重,我也加快了些手的動作,開始揉搓著少霞的雙乳,另一只手也從少霞的脖子下穿過,把她的身體扳正,嘴從舔耳朵慢慢地舔到小嘴處,舔著她的嘴唇,手慢慢地在解開她睡衣的扣子,眼睛則一直盯著少霞臉色的變化。

少霞只是臉色越來越紅,氣息也越來越重,卻沒有什么不快的表現。 嘿嘿,小妮子春情動了,不玩一下就浪費了我天生的大雞巴了。

少霞的衣服已經解開,但我不想動她的身體,所以只是像下午干她姐姐的雞邁時一樣了,讓她坦胸露乳,衣服還是掛在身上。我舌頭舔著的嘴唇也已經有了變化,輕輕的張了開來,我馬上把舌頭頂了進去,在里面攪動著。

雖然已經進去,但少霞還是不肯吸吮或做什么別的動作,只是給我舔著她的小嘴。不急,不急,我手慢慢地把玩著她的雙乳,被子因為我的動作也慢慢地滑向床邊,我看少霞的小手動了一下,似乎想抓住被子,但最終卻是沒動,任由被子滑落到一邊了。

燈光下,小妮子鼻息是越來越重,手也微微的顫抖,我一手握著她的乳房在把玩,另一手慢慢地滑向她的小腹,少霞手想抓我的手卻又不敢動的樣子真是好誘人!

「呼~~」我吐了一口大氣,終於越過她的褲頭,居然內褲也是沒穿,可以長驅直入的直達禁地了,爽!我也不敢過於急進,免得嚇怕了我的小美人兒。

大手在小腹上輕輕的揉著、搓著,我的手感覺著少霞幼嫩的肌膚,緩慢地往下運動,嘴也開始放開少霞的小嘴,低頭尋找那尖尖的有若竹筍般的雙乳,張大嘴一口含住小半個乳房,舌頭在乳頭上打著轉,明顯感覺到的身體在顫抖。

「唔……」少霞終於也忍不住張開小嘴開始呻吟了。嘿嘿,我不信你還能裝睡,看你能忍多久!嗚……爽!我的手已經摸到那軟軟的細細的陰毛了。

少霞的陰毛也不多,甚至比少晴還要少些,但很細、很柔軟。我手沒停,繼續往下滑落,但她的腿并得很緊,我的手只能在周邊慢慢地打轉。

我看了眼少霞的臉,除了滿臉春潮,紅得能滴血外,也沒發現什么不快的表情。這我就放心了,嘿嘿,總是怕她忽然翻臉的啦!

我的嘴放開了她的乳房,開始慢慢地舔她的小腹,親著,久不久還輕輕的咬一下她身上的嫩肉兒,少霞緊緊攏著的雙腿像用盡了力氣一樣,緩緩地放松。我也不急著一定要摸到小雞邁了,只是繼續親著,一手把玩著美麗的乳房,一手在小腹輕輕的揉著,久不久撥一下那叢小草,嘴在舔著她的小腹,舔到肚臍上,用力地吸著。

少霞緊并的雙腿終於放開了,還自己微微的張了開來,爽!我的手緩慢地伸了進去,我給她時間后悔!隨著我的手撫摸到少霞的小雞邁,她不單沒后悔的表現,還把大腿悄悄的張大一些,嘿嘿,好方便我玩她的小雞邁哦!

我用手掌完全把握住少霞的陰戶,操!全是黏黏的液體,估計看床戲看得太爽了些!我用四根手指輕輕捏住她的陰唇,中指卻慢慢地點著她的小豆豆在磨。  我看著她的俏臉,她「唔……」小嘴發出一句聲音不小的呻吟,瞬間又打住,牙咬住下唇,但雙腿卻是完全張開,快成一個大字了!

不用擔心她會不高興了,我把頭移回她的俏臉處,張嘴咬了一下她的鼻子,手也加重了一下,用力揉了一下小雞邁,然后輕輕的說了句:「少霞,光哥想看看你身體。 」說后也不等她回應,只是把她的衣服脫了下來。少霞倒是很配合地給我脫她衣服,但眼睛仍是閉著,呵呵,仍然當自己在睡夢中?

我想脫她褲子時卻不肯了,手抓住不肯放,我只好低頭在她耳邊說:「小老婆,老公就是看一下,不會亂動的,沒時間了嘛!乖些,讓老公欣賞一下少霞的身體美不美,有沒有大老婆好看。」

少霞緊緊咬著下唇,好像在給與不給我看之間搖擺著。我也不說話,張嘴含著乳頭在舔,手也開始動作,一只手捏著乳頭在搓著,一只手按住小豆豆在揉,「唔……」少霞整個人扭擺了一下。嘿嘿,我這樣的挑逗法,別說少霞一個小處女,就是蕩婦也會受不了吧?

「別……」少霞終於張嘴說了一個字,手放開了褲子,想推開我的頭,但卻又不舍得推開一般,只是抱住了。我見機會到來,一只手輕輕的褪下少霞那條已經濕透前面的睡褲,少霞如初生嬰兒般赤裸裸的躺在我身前,嗚……好一具上天的杰作,雖然奶子還沒少晴的大,但不可否認整體比少晴還要出色!

勻稱,沒一點多余的贅肉,比例合理,呼~~我呆呆的看了好一會。「喂,壞人,你呆了呀?」少霞見我沒反應,也忍不住叫了我一句,而不再裝睡。

一句話讓我忽然驚醒,低頭親嘴,俯身趴到她身上,雙手也握住她的雙手,雖然時間不夠干小雞邁,起碼也壓住她過一下乾癮嘛!

少霞給我從靜止到快動作嚇了一跳,張大嘴巴想說什么,卻剛好給我的大舌頭進入,「唔……」立即變成了悶哼。我趴在少霞身上,感受著驚人的彈性和幼嫩的肌膚,我在她身上磨擦著,「呼~~」放開了小嘴,吐出了一口大氣:「少霞你好美、好可愛!」

「壞光哥,花心大蘿卜,剛剛在弄姐姐,現在又弄人家……」少霞的聲音好嗲。

「誰叫少霞那么可愛,誘得光哥把持不住自己!」我說著就坐了起來,把少霞的雙手舉到頭上,跪到她的臉前:「小老婆,老公請你吃大雪糕哦!」我把大雞巴頂到少霞的嘴邊,雖然剛剛才干了少晴的雞邁,但大雞巴在挑逗少霞時也已經勃起,上面還明顯殘留著少晴的淫液及我的精液。

「唔……人家……唔……」少霞也許是想拒絕,可是已經把大雞巴頂在她嘴邊的我又怎會放過她張嘴說話的機會呢?大雞巴頂進小嘴,馬上就感覺到給一張軟軟的溫熱小嘴緊緊含住,「唔……好舒服!少霞,用舌頭舔舔那頭部,唔……爽!」我指導著少霞為我口交,給大雞巴頂進嘴里的少霞也只好乖乖的舔著,估計她在當大雪糕吃了吧?

和少霞玩了近二十分鐘時間,大雞巴在少霞嘴里進出抽插著,我隨時注意著少晴會不會回來。忽然聽到有腳步聲,操!過幾分鐘我射了才回來嘛!可是也只能心里罵罵而已,動作卻不敢繼續,匆匆抽出大雞巴,幫少霞蓋上被子。

剛鉆回少晴的床上、蓋好被子,門就打開了,我張開雙手:「老婆過來,老公抱抱!」做賊心虛要先說話哦!「噓~~」少晴馬上用手指放在嘴上,指了指少霞,然后輕輕的關上門,輕手輕腳的走回床上,小小聲說:「老公小聲些嘛,少霞睡了哦!」好純好可愛的少晴。

我把被子掀到一邊,把少晴拉到懷里抱著:「老婆還會痛不?」「剛剛洗時會痛,唔……好像比晚上洗澡時還痛些哦!老公。」少晴苦著俏臉兒說。

「看你還敢不敢叫老公『干大力些,快大力干人家的小雞邁』,還敢挑戰老公不?也不知道老公心疼你。」我說的聲音雖然不大,但起碼少霞是能聽到的。

「不敢了,老公,老婆錯了。以后老婆要乖乖聽光哥老公的話,老公要怎樣干人家就怎樣干。」少晴滿臉含春的說。

操,好像真是雞邁欠干了哦!剛好在妹妹身上挑起的欲火可以發泄到姐姐這里,嘿嘿!

「老婆,我們現在要怎么玩?」嘿嘿,色狼在淫笑。

「老公,都這么晚了,我們睡覺好不好?」少晴裝著可憐的樣子。

「嗯,我們現在就一起睡覺呀!老婆。嘿嘿……」我抱著她,手在背后直接伸進睡褲內摸著兩瓣屁股肉,用力地揉著。

「唔……老公,輕點嘛!人家是美女,這么晚不睡對美容不好哦!」少晴在我身上扭動著。

「真想睡覺?」我揉著兩瓣嫩肉問她。「嗯,不睡也行,可是老公……人家那里真的會痛喔!不能再玩了。」少晴眨著大眼睛說。

「你哪里痛?要對老公說清楚些哦!不然一下弄錯了哈!」我色迷迷地問少晴,手也慢慢地把她剝成初生嬰兒,少晴在我身上扭動配合著我脫下她的衣服,卻不肯回答我她哪里痛的話。

「老婆,少晴是不是老公的乖老婆?」我問道,我們赤身貼在一起,少晴在上、我在下。

「老公,少晴當然是老公最乖最乖的老婆啦!」少晴柔柔的說,還伸個小舌頭在我臉上舔。

「那我們玩個小乖乖游戲好不好?老婆。」我一直保持著能讓少霞聽到的聲音說著話,少晴也沒什么留意,估計她也當小跟班是透明的了,反正少霞已經知道我們做的事。

「唔,老公,游戲是怎么玩的?好不好玩哦?」少晴懷疑的看著我。

「就是測試老婆對老公乖不乖、聽不聽話啦!一個做主人、一個做小乖乖,主人問、小乖乖答,小乖乖回答不老實就可以作出處罰。 」我很正經的回答。

「那你做小乖乖行不?」少晴也不傻,要作主哦!

「隨便。做小乖乖的如果正確回答完十個問題,就可要求主人做一件事。」我笑著解釋:「主人處罰不能超過兩分鐘,但小乖乖完成后就可以要求主人做三十分鐘內完成的事。老婆你問吧,快些問完十個問題,老公就可以行使三十分鐘的權力了。」我淫笑著說。

「不要,老婆要做小乖乖,老婆是老公最乖最乖的老婆嘛!當然是做小乖乖了。」少晴媚著眼笑。

嘿嘿,想什么呢?老公本來就是要你做小乖乖的才好玩哦!

「嗯,你不是要作主嗎?」當然不能說出實話啦,但也開始問問題了:「老婆,第一個問題是,你最愛老公親你什么地方?」「老婆最愛老公親人家的嘴,好舒服耶!」

「啪!」我打了一下她的屁股:「第一個問題就不說實話哦!」「唔……人家就是最愛老公親人家的嘴嘛!哪有不老實?」少晴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想賴過去。

「嘿嘿,那老公親你奶子還是小雞邁的時候,你好像更享受些哦!」我用手揉著少晴的奶子,還用大雞巴頂了頂她的雞邁淫笑著。

「唔……那不算嘛!老公,人家不算答錯嘛!」少晴扭著小屁股想耍賴了。

「處罰兩分鐘就是小乖乖把雞邁送過來給老公舔吧!」不知道是處罰還是獎賞了,第一下總要讓少晴喜歡玩嘛!

少晴臉紅紅的,春意十足的爬了起來,跪在我的臉上,把個小雞邁送到我嘴邊。嘿嘿,「小乖乖,自己把小雞扒開讓主人方便舔,」我說。 粉紅的嫩肉看著真是爽,我用手輕輕的揉著少晴的小豆豆,舌頭伸進小雞邁里攪動著,用另一只手捏著屁股肉在揉。

「唔……老公……好舒服……老公,老婆最愛你舔小雞邁了,好舒服呢!」少晴的說話聲也比開始大了好多,雖然不至於讓她老爸老媽聽到,但少霞是可以聽很清楚就對了。

舔了兩分鐘,少晴居然戀戀不舍的趴回我身上,大眼睛春意十足,水汪汪的看著我:「老公,第二個問題是什么?」操!你上癮了還?

「還是第一個啦!因為錯誤回答不計算在內,不然你耍賴一下就十個了。」我可不想浪費一次機會:「老婆喜不喜歡老公的大雞巴干你的小雞邁?要正確回答哦!」問題好淫蕩。

「喜歡!」少晴回答得倒挺爽快。

還是「啪」一聲用力打了一下屁股:「回答錯誤!到老公面前自己用手指插小雞邁兩分鐘吧!」色狼的尾巴慢慢地露出來了。

「唔……人家是喜歡老公的大雞巴干小雞邁嘛!沒錯喔!」「嘻嘻,你是要像現在這般說就對了哦!」我挖了一下她的小雞邁:「就說喜歡或不喜歡,我一會要做三十分鐘的事不是很虧?」「唔……老公壞!老公沒說清楚。」少晴想耍賴,但還是爬到我面前慢慢地用手指插入自己小雞邁里面。

開始她還很扭捏,但剛剛我舔了兩分鐘,她的淫液也不少了,在男人面前自慰雖然尷尬,但也很刺激吧?插了幾下后,少晴也開始慢慢投入了,淫液甚至都滴到了我臉上,到趴回我身上時,臉已經紅得像給我剛干完小雞邁時的樣子了。

「還是第一個問題,真累,不如我們不玩了,我想干你的小雞邁哦!」我假假的說。

「不要,我要完成十個問題,我要老公的三十分鐘。」少晴惡狠狠的樣子。

「老婆我愛你,我好喜歡干你的小雞邁,少晴喜不喜歡舔老公的大雞巴?」「討厭老公,少晴喜歡舔老公的大雞巴。正確回答了吧?」少晴說著那么淫蕩的話卻像勝利了一樣。

唔,聽著少晴的淫蕩話語、看著那張滿臉含春的小臉,真想狠狠干她一炮。

唉!她剛開苞的小雞邁估計最多也是給我干多一炮就不行了,到天亮還好久哦!

慢慢玩吧!

「第二個問題,少晴的小雞邁今天給誰的大雞巴干了?」「嗯,少晴今天小雞邁給光哥老公的大雞巴干了。」少晴說完,整個人貼在我身上不肯動了。

說話間,我緩慢地把少晴的身體轉了過來,現在已經橫躺在床上。我側身在她邊上,瞄了眼少霞那邊,看她的身子曲起,嘿嘿,肯定還在偷聽偷看了。

我把少晴的雙腿曲起來成了個M字,伸手把小雞邁扒開,嘿嘿,對著鏡子方向哦!「老婆,老公的手在做什么?」一邊玩弄少晴,一邊可以挑逗少霞,真是太爽了!

「老公在玩少晴的小雞邁……唔……老公的手扒開了少晴的小雞邁……老公壞,人家不玩了,要大雞巴干,不要玩了!」少晴已經完全受不了,只想給大雞巴干了。

我用手指捏著小豆豆把玩,繼續發問:「乖老婆,老公在做什么?」嘿嘿,我要用大老婆的淫語去挑逗小老婆呢!

「老公,我要大雞巴……老公在玩少晴的小豆豆,老公在揉捏少晴的陰蒂,唔……老公,快干少晴的小雞邁啦!」

嗚……老公的大雞巴來了!老公也受不了你的淫聲,要來干你小雞邁了!我翻身上馬,淫液已泛濫,也不用做什么前戲了,一插到底,然后把少晴的雙腿把住,屁股抬高些,我前趴下去開始沖擊。

「老公,你的雞巴好大,干得人家好舒服、好爽!嗚……要死了……」少晴已經失神,想大聲叫了,我只好順手找了個東西給她咬住,正眼看才知道是我的內褲,嘿嘿!無意的。

大雞巴忍了那么久,連續的沖擊干得少晴是淫液四射,聲音變得像青蛙跳水「噗噗」的響,小腹碰撞屁股肉的聲音更是充滿了房間。 忍得太久,得到釋放,於是我越干越是爽,一下忘了少晴的小雞邁不能干得太狠。

干著干著,忽然發現少晴的雞邁已經沒什么水份,里面乾乾的感覺,我放慢速度低頭看看少晴,發現她臉色好像很痛的樣子,只好馬上停止大雞巴的抽插。

我拔出大雞巴,拿掉她嘴里的內褲,問她:「會痛嗎?痛要告訴老公喔!」少晴伸手摟緊我:「老公,你好好,少晴好愛你……」弄得我莫名其妙的:

「傻呼呼的,忽然說這些。」

「老公,人家感動嘛!你干一半會發現人家痛,也能停下來,和人家姐妹說的男人好不同哦!我好愛我的老公。」少晴摟著我,拼命用舌頭舔我的臉。

「好啦,你痛是因為老公干得狠了些嘛!」我也親了親她的臉:「小乖乖痛要早些說哦!不然真裂了可不好,老公以后還要經常用嘛!」「老公,你的大雞巴還那么脹,人家幫你舔舔。」少晴說完就要爬起來幫我舔,「算了啦,你先洗洗,看一下家里有沒有藥,上點清涼的藥去吧!」我雞巴抽出來后,少晴的陰道口慢慢滲出一些血絲,估計是有些裂了。

「老婆乖,老公知道的,你用溫水慢慢沖一下,找些藥在傷口處抹一下,明天就沒事了。」我把少晴的睡衣給她披上,溫柔的勸她。

「老公真好,少晴洗好回來再陪老公。」少晴這次估計有些痛,站起來居然也苦著小俏臉。

看著少晴夾著屁股慢慢地走出房間,我在想自己是不是有些過份了?把她玩得那么狠,還想著一邊的少霞。『以后對少晴好些就是了,想那么多干嘛?又不是什么大情人。』心里自嘲了一下自己。

「睡了沒?少霞。」我走到少霞床邊拍了拍她屁股。

少霞這次沒再裝睡,只是抓緊了被子不肯放,看著我也不說話。唉!剛剛給少晴小小的感動了一下,我也沒什么心情,只是躺到少霞邊上,也不掀開她的被子,伸手把她摟到懷里。

「小老婆,我們就這樣聊天。別那么怕光哥啦!我不會強奸你的,我不會勉強我喜歡的女孩子啦!」我沒穿衣服,少霞也是裸體,隔著一層薄薄的被子其實比沒有更刺激。少霞把頭貼在我懷里,久不久瞄我一下,神色古怪得很,想說什么又不說的樣子。

我也沒理她,只是感受著那隔著被子的柔膩和胸前的溫熱。少霞見我靜默不說話,她倒忍不住了:「光哥,其實人家也不是怕你,只是那個嘛!」她說著就偷偷看了下我,剛好和我眼睛對望,俏臉馬上通紅的低下頭。

「光哥,人家其實也喜歡你摸我,你好會哄女孩子,其實人家也滿喜歡的,可是人家已經有個男朋友,他也對人家好好。」少霞沉默了一會又繼續說:「他叫阿非,追了人家幾個月了,人家也喜歡他。對不起啊!光哥。」呵呵,莫不成少霞真當自己是我小老婆哦?不然怎么要向我解釋?

「光哥,阿非很老實的,人家想把第一次留給他,所以人家怕你。我不知道怎么說了,光哥對不起哦!其實我不是不肯給你摸啦!光哥,人家是和阿非以結婚為目標而交往的哦,所以想把第一次留給他,如果人家不是處女的話,就可以跟光哥……我不知道怎么說了,光哥。」

哈哈!原來小妮子想說,如果不是處女就可以給我干她的雞邁了。聽少霞說著,我心情忽然大好!

「不用說對不起啦!我都幫你姐姐開了處女,你是小姨子,第一次當然給你結婚的對象嘛!」嘿嘿,少霞的意思是不是只要我不干雞邁就可以隨便玩了?

少霞在我懷里扭了一下,小小聲的說:「光哥,我對你說的話可別告訴姐姐喔!」

「我知道啦!這是光哥和你的小秘密。」我說完就把手伸進被子里,一拉就把被子抽起,少霞赤裸在我懷里:「光哥,別……」我可不想聽她說別的什么,低頭就親她的小嘴,伸手就搓她的奶子。真爽,把姐姐干到去洗就有小姨子玩,感謝岳母大人!

「少霞,你是處女,光哥就保證不干你小雞邁,我發誓!那你放心了吧?」我揉著少霞的奶子向她保證。

「謝謝光哥!」呵呵,我不開她的處就要感謝我了嗎?

我把少霞的身體放下來,將她雙腿張開,臉趴到她的小雞邁處就舔了起來,「光哥,別舔那呀!少霞受不了哦……唔……好舒服!我受不了……唔……光哥舔得好舒服……」少霞的小雞邁連陰唇都是粉紅粉紅的,里面的嫩肉更是鮮嫩得看著就想咬一口,她看了一晚上的春宮,淫液更是流得連大腿都黏糊糊的。

我一邊舔,一邊挪動屁股,把大雞巴擺到少霞臉的上方,少霞乖乖的摟著我的屁股就開始像吃雪糕一樣舔我的大雞巴。「嘖……嘖……」我用力地舔少霞的雞邁時故意弄出那種淫液的聲音,更是讓人覺得淫糜不已。

剛才干少晴其實已經干得時間不短,再給少霞的身體在懷里磨擦時已經接近爆發了,現在給少霞那樣舔,更是……

我反身而起,抓著少霞的頭就開始在她嘴里沖刺,「唔……」一聲悶哼,精液噴射而出,我死死地按著少霞的頭不給她閃開,差不多全部都射在那張誘人的小嘴里面,多余的精液也被我涂在少霞的臉上。

射完了我也沒抽出大雞巴,只是眼紅紅的看著少霞,「吞了吧,那東西別給少晴看到。」我哄少霞。少霞也真是個很乖的女孩,聽話的把精液全部吞掉,還伸出小舌頭幫我做清理,嘿嘿!爽到了。

爽完后我就摟著少霞撫摸,把玩著她的身體,直到聽到少晴回來的聲音才回到少晴的床上。

我和少霞有了個小秘密,就是她成了我的小老婆,但我保證不給破處,她也同意隨便我做其它的事!

【完】

心跳跳—專屬性愛情慾文章與部落格:

9 8 月, 2015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