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和護士】【完】

人物簡介:

陳美伶:私立國光醫院第一外科女醫師

陳玉娟:私立國光醫院第一外科護士,陳美伶之妹

宋文祥:私立國光醫院第二外科醫師,陳美伶同事

鄧 暉:救世會兼國光醫院理事長

鄧大舟:工商職校太保,鄧暉之私生子

李麗玟:私立國光醫院護理長

PART 1

外面充滿初夏的明亮陽光,可是只要走近院內一步,馬上聞到強烈消毒藥水的味道。

私立國光醫院的一樓是用來看門診的診療室。

候診室里有病患及陪伴的人,顯得很擁擠。

在一個角落里坐著一位年輕的男人,睡衣的胸前敞開,伸出用繃帶纏繞的右腳,獨占一把長椅。

這個男人留著平頭,有兇惡的面相,令人聯想到流氓的態度,使人感到恐懼,沒有人敢過去。

他的名字是鄧大舟,是市區內和私立國光醫院同一企業的工商職業學校上學的太保。

無照駕駛的大舟,在雨天路滑時摔倒。但很奇跡的,只有右半身摔痛和左腳挫傷,只要修養二星期就會痊愈。

自從用救護車送進這個醫院已經三個星期,應該已經痊愈,可是受到年輕護士周到照顧的大舟到今天還不肯出院。

不過大舟沒被趕走還能住院享受是有原因的。

私立國光醫院事由法人組織「救世會」提供經費成立,也掌握醫院的經營大權。

救世會的理事長鄧暉和情婦生下來的孩子,就是鄧大舟。

雖然是情婦生的,畢竟有他的血統,所以鄧暉很寵愛大舟。

因此在醫院里沒有人敢趕大舟出院,因為大家都怕掌握醫院實權的鄧暉。

大舟把醫院看成是自己的天下,整天在醫院里晃來晃去。

假借散步,每天都會來候診室,躺在長椅上欣賞年輕護士的豐滿屁股或大腿,還有隆起的美麗胸部。

大舟所選定的位置是在樓梯的斜下方,因為從這里可以看清楚在樓梯上下的護士裙子里的情景,比花錢看脫衣舞更有意思。

臉上露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淫邪笑容,大舟開始物色對象。

看到從第一外科診療室走出的年輕護士,好像是見習護士。有豐滿的體型,大舟也不怕別人側目,用眼光追逐護士的屁股。

見習護士來到幾公尺前一個坐輪椅的男人前停下,說完二、三句話,就彎下上身,調整輪椅。

白色的制服群隨著彎身撩起,能看到穿白色絲襪的大腿。

身材不高但屁股豐滿的年輕護士好像不能順利調整好輪椅,上身更向下彎,努力工作。

喲!這個女人竟然穿粉紅色的三角褲,還有很美的屁股,會不會排泄性欲?下一次和她約會,說不定會答應   。

他住院時最感困難的,就是如何處理性欲。

如果在平時,隨便找個太妹做一下就能解決,但在醫院里無法辦到。

不得已只好靠手淫,可是在醫院里無事可做,無法發泄性欲的急躁感,越來越強烈。

真想從這個護士的背後插進去,一定會瘋狂的扭動豐滿的屁股。

這種體型的女人,那個地方一定也很豐滿。

啊   真想性交   。

他正這樣的幻想,年輕的護士推輪椅進入診療室。

因為來不及和那個護士搭訕,大舟伸一下舌頭後,便尋找下一個獵物。

向四周看的淫邪眼光,突然停住。

看到掛號處正有女醫師和護士愉快的說笑,向這邊走過來。

她們的接近,使得大舟的胸部好像有很重的東西壓迫,呼吸感到困難。

身材高挑的是第一外科的女醫師陳美伶,另外露出笑容的,也是第一外科新來的護士陳玉娟。

她們是姊妹,姐姐是醫師,妹妹是護士,兩個人都很美,在醫院里沒有人不知道。

姊姊穿著白色上衣,右手輕輕的插在口袋里,美麗的臉和薄薄的嘴唇,卷曲的頭發,披散在肩上。

醫師的上衣,無法掩飾高高隆起的胸部,挺直的上身,更強調胸前的曲線。

妹妹顯得比姊姊可愛,圓圓的臉,留著短發,大眼睛發出純真的光澤。

美麗的姊妹一起走過來,男人們的眼光里露出贊美和羨慕。

大舟遲遲不肯出院的最大理由,就在這兩個人的身上。

女醫師為看傷口蹲在腳下時,微微露出雪白的乳溝,妹妹換藥時,柔軟的手指帶來美妙的觸感   。

其他的醫師和護士沒有一個能跟她們姊妹相比的。

大舟每次看到她們,心理只想到一件事,就是性交。

大舟的心理,突然產生邪念,就在兩姊妹來到他面前時,故意推倒拐杖。

妹妹很驚訝的向後退一步,姊姊用銳利的眼光看著仲強。

「鄧大舟,你是故意推倒。」

聲音低沈,但候診室里的人都聽得到。

「哦?看起來像那樣子嗎?」

大舟絲私毫不在意的樣子。

「你自己減起來吧!」

女醫師毅然的說,嘴唇微微顫抖著。

「不要這樣兇嘛,美麗的臉孔會不好看的。」

「要讓我說幾次?你自己撿吧!」

「喂,我可是病人,醫師可以對病人說這種話嗎?」

「你的腳早就完全好了。」

「我說痛就痛。」

「胡說,你自己撿吧!」

「我不要。」

妹妹玉娟在旁邊,看到姊姊和大舟起爭執,忍不住蹲下來,想撿起拐杖。

就在這個時候,躺在長椅上的大舟,也看到了豐滿的大腿和透明薄薄的褲襪,露出白色的三角褲。

而在褲襪的正中央,縫線陷入溝里。

真受不了

她們在白色制服里,有這樣誘惑人的東西,而且想和男人睡覺,變成濕淋淋的樣子

大舟感覺出自己的龜頭,滲出分泌液。

大舟看到玉娟撿起拐杖時,向他的下體瞄了一眼。

果然,她們是想和男人睡覺   。

不知美麗的女醫師是否感覺出大舟的念頭,用輕視的眼光向大舟看一眼,催促妹妹一起走開。

姊妹兩人在電梯門前說幾句話,姊姊走近電梯,而妹妹在胸前輕輕擺手後,獨自一個人走上樓。

PART 2

凌晨一點,美伶走出病房三樓的值班室,向第一外科病房走去。

外科主任本來認為年輕女醫師擔任值班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不必勉強值班。可是美伶卻說:「不要因為我是女性,就有特別待遇。」所以今天就擔任值班。

她不希望因自己是女人,就擁有特別待遇,醫師是不分男女的,沒有這種想法就做不下去。

美伶從大學附屬醫院派到這里來已經一年,今年27歲。

因為她的美貌,在學生時代就受到男人們的包圍,甚至有教授提出私人性的約會。可是她完全拒絕,因為她不想利用女人的武器,她有一份完全靠自己實力的自負。

不過美伶究竟是個女人,第一次深夜值班時確實感到害怕,但經過幾次以後也就不在意了。

美伶拿著手電筒照射前方,向護理中心走去,她知道妹妹玉娟今晚做第一次的大夜班。

玉娟從護專畢業後,三個月前被派來這個醫院。

護理站里有兩個人,一個是妹妹玉娟,一個是護理長 李麗玟。

二人停止折疊紗布的工作,回過頭來看著美伶。

大夜班的護士是半夜十二點與三點巡視病房,除非是緊急狀況,一般來說是很空閑的。

美伶對護理長也在這里感到奇怪,但想一想,她可能是為了要幫助對工作不熟練的玉娟吧。

護理長露出驚訝的表情站起來。

「有什麼事   ?」

「對不起,嚇奶一跳,只是不放心玉娟,過來看看而已。」

美伶用隨和的口吻說,笑時嘴角微向上揚,形成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

護理長是中年女人,微胖的身上形成的緊張感覺立刻消失。

「不會有問題的,奶的妹妹做的很好。」

護理長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說完就坐下。

「姐姐也真是的,再這樣擔心眼尾的皺紋會增加的。」

玉娟一面折疊紗布,一面用開朗的口吻說。

「好啊!奶還說這種話。」

美伶做出要打她的動作,玉娟發出性感的笑聲。這樣一來,短發隨著搖動,更顯出可愛的模樣。

看到天真美麗的妹妹,美伶就會感到很不安。

因為她很純真,一點也不了解這個社會。

美伶雖然不敢說自己多麼老練,但自以為比妹妹更了解這個社會。

兩個人在一起聊天,話題是醫院里各種毫無根據的謠言。

就在這時候,突然聽到鈴聲,呼叫的紅燈亮起來,三○五號,是鄧大舟的病房。

護理長站起來,按一下表示知道的開關。

是他的病房   。

美伶想起一星期前,鄧大舟故意推倒拐杖的事件。

玉娟站起來要走出去時,姐姐把她拉回來。

「這一次,我去。」

「那樣不好,這是護士的工作,不能麻煩大夫。」

「不要緊,本來我有話要對這個病人說,這是好機會。」

美伶說完就向護理中心的門走去。

「姐姐,我也去。」

「不,奶不要去   」

三○五號房是從走廊邊數過去第四個病房,美伶來到房門前做一次深呼吸。

他不過是一個高職生,還住在單人房里。而且,傷口痊愈了也不肯出院,他究竟有什麼想法,應該嚴重警告一次才對   。

敲兩下門後走進去,在微暗的床頭燈下,看到大舟睡在病床上。

大舟也聽到了聲音望著門口,同時臉上變成緊張的表情。

美伶走到床邊,盡量用平靜的口吻說。

「你有什麼事?」

「原來是奶   」

大舟做出奇妙的表情眨眨眼。

「我不可以來嗎?」

「當然可以,但是   」

大舟鼓起嘴巴。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和計劃的完全不一樣,大舟感到困惑。

為什麼來的是姐姐,而不是妹妹   。

他已經調查出來,今晚的大夜班是陳玉娟,想等到把她騙來了以後,設法找出理由,把她奸淫   。

「怎麼了?有不舒服的地方嗎?」

美伶擺出很大方的態度在病床邊坐下,看著露出困惑表情的大舟。

果然他有預謀,我決定來這里是對的   。

「在這個時間叫護士,一定有嚴重的事吧?」

美伶用挖苦的口吻說。

在身旁感受到美麗女醫師散發出來的氣氛,大舟更困惑,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來的是妹妹,就立刻把她推倒   。

可是,姐姐美伶的身上感到一種不可侵犯的氣質,只好拿起枕邊的雜志來看。

「你不要這樣!」

美伶把雜志搶過來丟在地上。

「奶這是干什麼!」

看到自己心愛的雜志丟在地上,大舟瞪大眼睛露出本性。

美伶當然也不肯退縮。

「你的傷已經完全好了,有很多病人排隊等病床,不要在這里混時間,趕快出院吧!」

美伶看大舟露出兇暴的眼神,但還是用訓示的口吻說。

「奶可以用這種口吻對我說話嗎?知道我的老爸是誰吧!」

大舟住在醫院中,從來就沒有人敢這樣對他說話,與生俱來的叛逆心又出現在心頭上。

「你不靠父親的力量好像什麼都不能做,真沒有用,已經是成人了   」

美伶在心里想,也許說的太過份了,但也是為大舟好。若再沒有人給他當頭棒喝,他這一生就完了。

可是這樣的好心結果是相反的引起大舟的獸性發作,大舟因為被指出弱點,氣得咬牙切齒,怨恨的瞪著美伶的臉。

「我剛才說的話,你要仔細想一想,沒有事我要走了。」

美伶想站起來,就在這剎那,大舟從心里頭浮起殺意的念頭。

「女醫師啊,等一等嘛!」

「還有事嗎?」

「痛啊!」

「痛?」

「是啊!很痛。」

「哪里痛啊?」

「那里,那里痛。」

美伶做出疑惑的表情。

「嘿嘿,還不明白嗎?」

大舟抓住美伶細細的手腕,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壓在睡褲的大腿根上。

「啊!」

美伶反射性的想收回手,可是大舟拉住不放,另一只手繞到美伶的背後,然後在卷發蓋住的耳邊悄悄說。

「存滿了,快要爆炸,所以很痛,幫幫我弄出來吧!用奶的手指揉一揉,不然用嘴也好。女醫師,好不好嘛   」

那種像說情話的聲音,使美伶雪白的皮膚立刻冒起顫抖。

「不能這樣   」

「奶看,硬繃繃的,就算當一次泰國浴女郎,讓我射一次吧!」

大舟在美伶的耳邊不停的說,同時更用力把美伶的手壓在勃起的東西上,形成握住大舟雄猛肉棒的狀態。

美伶用全身的力量甩開大舟的手,可是用力太大,失去平衡倒在地上,男人的身體壓上來。

很重   剛剛有這樣的感覺,美伶又感到一陣強烈的頭痛,形成忘我狀態,是大舟拉她的頭發。

「喔   」

大舟抓住美伶的頭發,用力向床上拉。

「啊   不要    」

美伶拼命的揮動雙手。

大舟騎在她的上半身,用雙膝壓住美伶的雙手,從枕下拿出膠布。

這本來是為強JIAN玉娟準備的,作夢也沒有想到要用在姐姐的身上。

「嘿嘿嘿   」

淫笑一聲,從膠帶環上剝下膠帶。

美伶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瞪著大舟,眼中透露出恐懼。

「做什麼   唔   」

說到一半就變成低低的哼聲,因為膠帶已經貼在嘴上。

「唔   唔   」

他早就準備好這東西   ,他的行為是當真的。

恐懼感使美伶的汗毛豎立。

”不要!哎呀!〔

美伶在心里這樣大叫,可是貼上雙層、三層的膠帶,她只能從鼻孔發出哼聲,同時像蝦一樣的彈動身體。

白色的緊身裙撩起,幾乎耀眼的性感大腿,在微暗的燈光下出現。

真想馬上給她插進去   。

大舟心里想著,用力把美伶的雙手扭到背後,用膠帶卷上好幾圈。大舟從過去的經驗知道,這樣能使身體無法抗拒。

「嘿嘿嘿,這種樣子真好看,如果剛才聽我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後果了,這叫自作自受。」

像勝利者一樣輕輕拍打女醫師的臉。

美伶對大舟睜大眼睛,好像有什麼話要說,但這種毅然的表情更刺激大舟。

大舟只是看到這種惱人的表情,大腿根的肉棒就漲得發痛。

要快一點插進去,不然馬上就要爆炸了。

大舟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雙手放在隆起的胸部上。

「唔   唔     」

美伶發出哼聲,全身挺成拱形,同時拼命的搖頭,從敞開的領口露出里面的襯衫。

這種樣子真叫人受不了   。大舟騎在美伶的身上,用雙手抓住襯衫的領口,同時用力向左右拉去。

PART 3

鈕扣脫落,立刻露出黑色胸罩和雪白的乳溝。

「真受不了,女醫師啊!醫生怎麼可以穿這種性感的內衣,是穿給哪個男人看的呢?」

大舟在胸罩上揉搓。

「啊   」

美伶皺起眉頭發出沉悶的哼聲。

絕不能讓病患看到肉體   ,更何況是這樣的年輕人。

美伶突然雙腳用力向上踢,上半身用盡所有力量搖擺。

就在這剎那,美伶的臉上受到強烈打擊,痛得幾乎要昏過去。

「奶不要亂動。」

在模糊的意識中聽到男人的聲音,立刻產生無法形容的恐懼感,只有咬緊牙關忍耐。

為什麼我有這樣的遭遇?我究竟做了什麼   。

正在這樣想時,又聽到男人的聲音。

「奶是任何辦法也沒有了,不會有人來這里了。是奶自己不好,要當撲火的飛蛾。」

大舟拉下胸罩的肩帶,然後一口氣取下胸罩。

原來這就是美麗女醫師的乳房   。

乳房隨著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同時散發出強烈性感。

用手指撫摸,立刻感到它的彈性,把手指反彈回來。一面輕輕揉搓,一面吸吮可愛的乳頭。

「哦   」

美伶從膠帶的隙縫發出哼聲,同時拼命扭動身體,雪白的乳房左右擺動。

改變騎馬的姿勢,拉起緊身裙,露出修長而性感的大腿。

「啊   」

一陣哼聲,美伶的雙腿猛踢,使得裙子更撩起,露出大腿根。大舟看得幾乎忘記呼吸。

美伶穿著黑色的吊襪帶,吊起極薄的長襪。

包圍性感大腿的絲襪,只到大腿根下數公分的位置,上面有兩條吊襪帶,兩腿之間是高開叉的三角褲,從黑色的蕾絲邊露出陰毛。

這種挑撥性的黑色內衣,使大舟的虐待狂更加熾熱。

女醫師還穿這種華麗的內衣   。

大舟用雙手抱住美伶的雙腿,突然低下頭把臉靠在雙腿之間上。

”不要   啊    〔

美伶拼命的哼著,同時扭動身體。

似乎是為了要讓她知道,到緊要關頭時,男人和女人的力量有多少差距。

大舟的嘴像吸盤一樣的在下腹部上親吻,幾乎使美伶要放棄抗拒的力量。

美伶在過去只和幾個男人有過關系。可是27歲成熟肉體的敏感度,好的連自己都感到害怕。

美伶知道自己體內的欲火,一但燃燒起來可能會無法控制,所以才盡量避免和男人接觸。

雖然隔著三角褲,但大舟的舌頭舔到神秘的花瓣或敏感的肉丘時,像是引起一陣抖 的電流從背後掠過。

美伶知道這樣的感覺,就是快感的前兆。

這樣下去太危險   。

美伶用盡全身力量抬起雙膝猛撞大舟的頭。

聽到低沈的聲音,男人大叫「痛啊!」

趁這機會,美伶從床上滾下來,向房門跑去。

還差一步時,有股強大的力量拉住她的衣領。

”唔   啊     〔

二個人的身體糾纏著倒在地上。

碰到桌腳,花瓶掉在地上摔破,水流過來沾濕美伶白色的制服。

用吃奶的力量撞開男人的身體,搖搖擺擺站起來。可是立刻被男人追到窗邊。

美伶後背靠在窗簾上瞪著大舟。

「嘿嘿嘿,該認命了吧,就當作是替代妹妹吧!」

美伶想逃走時,已經被拉進男人的懷里。

”啊   〔

美伶修長的身體,從腰開始向後仰。

大舟一面吻雪白的喉嚨,一面用膝蓋頂開美伶的雙腿。

只顧抗拒男人親吻的美伶,這時才緊張的想夾緊雙腿,但已經來不及了。

大舟恣意的享受充滿彈性的大腿所帶來的摩擦感,用自己的腿上下摩擦。

”不要   〔

美伶受到淫邪的沖擊,全身都緊張起來。

像毛毛蟲一樣在脖子上蠕動的嘴唇,從大腿內側到鼠蹊部來回摩擦的腿   。

好像全身都有強烈電流通過,開始像瘧疾一樣的顫抖。

當大舟用力吸吮她的乳頭時,美伶意外的感到從身體里涌現出快感,使她覺得狼狽。

大舟好像看準這個時候,在她耳邊說。

「真沒有想到乳頭會硬起來,奶是有性感了嗎?」

美伶猛烈搖頭。

「這也難怪,有這樣完全成熟的肉體,當然會想到要男人。對不對,女醫師?」

在耳邊聽到這樣充滿刺激的話,美伶感到無比的屈辱感。更用力搖頭時,黑發隨著飛舞。

「自尊心還是這樣強嘛。」

大舟再度吸吻更勃起的乳頭。

”哦   〔

美伶仰起美麗的臉龐,完全露出雪白的脖子。

她有性感了   。

大舟更得意的在乳房上發出啾啾的聲音親吻,這時美伶夾緊的雙腿,逐漸失去力量,然後又像振作精神似的夾緊。

支撐起帳棚的肉棒頭,碰到美伶柔軟的下腹部,幾乎快要爆炸。

要忍不住了   。

大舟用右臂摟緊美伶的細腰,左手拉起緊身裙,順勢手指進入三角褲與腹部之間。

感到粗糙的陰毛,然後有肉纏繞在手指上。

”哦   〔

美伶拼命的想夾緊大腿,可是有男人的腿在中間,無論如何都會留下空隙。

大舟的手指繼續前進,中指進入肉洞里。

”啊   〔

美伶在這一剎那,全身緊張,長長的睫毛開始顫抖。

肉洞里是濕濕滑滑的,大舟感到手指會被燙傷一樣的火熱。

「奶也是好色的女人,這里面已經濕淋淋了。」

美伶拼命擺動紅潤的臉。

「嘿嘿嘿,奶還頑強   」

中指已經進入到根部,柔軟的肉完全纏繞在手指上,手指在里面攪動,這時候濕淋淋的肉壁有著強大的彈性,好像要把手指吸進去。

大舟對美麗的女醫師有著這樣敏感的肉洞,不但覺得意外,甚至還有些感動。

這時候,大舟露出殘忍的眼神,從美伶的肉洞撥出手指,用力把貼在美伶嘴上的膠布拉下來。然後把反抗的美伶用力向下壓,使她蹲下來。這時候大舟也脫下了自己的睡褲。

「在給奶插進去以前,要先給我舔這個東西。」

抓住美伶散亂的頭發向上拉。美伶不得不抬起頭時,在眼前看到大舟勃起的肉棒。

年輕的肉棒雖然沒有東西支撐,但高高舉起,從龜頭的頂端滲出透明的液體。

還來不及說不要   。

堅硬的肉棒頂開她的嘴,想逃避,可是大舟的雙手抓緊她的頭發,就是動一下,男人的肉棒依舊緊追不舍。

大舟不顧一切的把肉棒插入嘴里,龜頭碰到喉嚨,美伶幾乎感到窒息。

「不準咬,如果奶咬了,以後我會給大家看傷痕,說這是陳美伶醫師咬的。」

美伶無法說話,只有鼓起鼻子,皺著眉頭。

「嘿嘿嘿,很臭吧!幾天沒有洗澡了,奶就給我舔乾凈恥垢吧!」

如在平時,美伶是絕不允許男人這樣玩弄她。

可是現在想反抗也用不上力量。

不但如此,受到這樣野蠻的侵犯,偶而還會產生暈眩感。

大舟越來越大膽,雙手抓住固定美伶的頭,屁股開始前後擺動。火熱的肉棒在嘴里前後滑動。

大舟舒服的瞇起眼睛,能在醫院里有這樣的美女替他吹喇叭   。

低頭看著嘴里含著肉棒的臉頰,隨著進出起伏的模樣。

既然如此,就先射一次再說   。

大舟加快在美伶嘴里抽插的動作。

「喂!奶要用舌頭舔!」

一面說,一面瘋狂般的抽插。

還差一點,快了   。

就在這時候,病房的門突然砰的一聲打開,大舟緊張的抬起頭來。

有一個身體健壯的年輕男人站在那里,大舟看過這個人。

他是第二外科病房的年輕醫師宋文祥。

大舟的雙手不由得松開時,美伶趁機向文祥跑去。

看到美伶的這個樣子,文祥幾乎嚇壞了,剎那間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而且她的雙手還用膠布綁在背後。

「宋大夫   」

美伶噙著淚倒在文祥腳下。

到這時候,文祥才看出狀況,心理產生無比的憤怒。

扶著讓美伶站起來,很快取下雙手的膠帶,讓她先離開這個病房。

美伶用雙手摟住胸前站在走廊上,第一外科病房的走廊,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似的,靜靜的沒有人影。

我得救了   。

美伶突然流下眼淚。

聽到病房里,文祥怒吼的聲音,美伶整理著凌亂的衣裙。

PART 4

在文祥從三○五室出來的前幾分鐘,美伶已經能穩定自己的情緒,但身體仍舊微微顫抖著。

「奶沒有受傷吧?」

美伶輕輕搖頭。

雖然是受到強迫的行為,但被同事看到這種難看的樣子,美伶無法抬起頭看文祥。

「還是回去休息一下吧!」

文祥用鎮靜的聲音說完,轉身就走在在美伶的前面。

美伶看到文祥白色上衣的背影,感到一種心安。

外科病房的值班室走路不到兩分鐘的距離,文祥推開門先讓美伶進去,自己跟進去後,順手關上房門。

值班室是四坪左右的套房,有單人床和辦公桌,以及衣柜和小型冰箱。

美伶在文祥的勸告下坐在床邊,雙手把掉了扣子的襯衫拉在胸前。

「奶受驚了。那個小子真可惡,要報告院長立刻趕他出院,絕不能留下那種人,即使他是理事長的兒子   事情是有限度的。」

文祥一面說,一面給美伶倒一杯水。

「謝謝。」

美伶一口氣喝光,冰涼的水通過乾燥的喉嚨,覺得很舒暢。

喝完水,咽了一口氣,這才看著坐在辦公桌前的文祥。

文祥是年輕的醫師,有著良好的手術技術,待人和藹,在醫院里是很有前程的人。

美伶對文祥的感覺有了些微妙的轉變。

文祥的技術不錯,面貌也可列入英俊的范圍,分成七三的頭發,濃濃的眉毛,四方的下額,令人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意志。

「謝謝你   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才好?」

這是美伶的真心話。如果文祥當時沒有趕來,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後果,只是這樣想就令人覺得汗毛豎立。

「哪里,奶這樣說就   」

文祥難為情的笑著用手搔頭,那種誠懇的樣子,使美伶產生好感。

今晚文祥是第二外科病房的值班醫師,除非有緊急的狀況,一般來說并不會有特別的事。

文祥為打發無聊的時間,帶著緊急呼叫器準備去第一外科的護理中心。

一聽說陳美伶醫師去鄧大舟的病房,突然感到不安。

文祥和全院的男性職員一樣,也許比他們更向往陳美伶。所以他特意來到第一外科其實是心里想   也許能見到美伶。

趕去查看結果,果然出事,現在文祥雖然假裝很鎮靜,但實際上他的腦海里一直盤旋著剛才看到的那幕充滿刺激的光景。

美伶嘴里含著大舟的陰莖,以及從上衣露出像白玉般的乳房,光是回想就會讓他覺得頭昏腦脹的場面。

看到那種場面很難有人不動心的。

「我不贊成像奶這樣美的女性,深夜去男病人的單人房。常言道,男人都是狼。就拿我來說,深夜單獨和奶在一起,也不知道會作出什麼事了。」

文祥說完點燃香煙,剎那間形成奇妙的氣氛。

美伶感到文祥注視著她的胸部,重新拉緊上衣的領口,原來隨便伸出的雙腿夾緊後,向一邊傾斜。

可是這種小小的動作也變成妖媚的舉止,誘惑著男人的心。

而且,受到男人暴行的美伶,頭發披散在肩上,從凌亂的白色制服里散發出快要崩潰的女人性感美的氣息。

美伶發覺房里的氣氛越來越微妙,站了起來,她想打電話告訴妹妹玉娟,她已經回到值班室。

「我要打一通電話。」

伸手拿辦公桌上的電話時,突然被文祥抱緊。

”不要!〔

剛張開嘴想說話時,男人有煙味的嘴壓上來。

反射性的抗拒,她并不是討厭文祥,只是不希望在這種情形下,這種地方發生性關系,也不希望他把她看成輕浮的女人。

可是,美伶的這種念頭,在一句文祥的「美伶   我愛奶   」就輕易地瓦解。

幾乎被大舟凌辱的恐懼感,空虛的不安感占據美伶的心,下意識的尋求能依賴的人。

文祥和大舟不同,他很溫柔,好像安撫她似的,用雙臂擁抱她,經過接吻後,身上抗拒的力量自然消失。

雖然如此,美伶還是表示最大限度的抵抗。

文祥的行動逐漸大膽,撫摸美伶柔軟的後背,舌頭伸入她的嘴里。

在這剎那,美伶的身體僵硬,然後把一切都給他似的,放松了身體的力量。

文祥擁抱著美伶放在床上仰臥。

美伶修長的手指,仍舊顫抖著抓住胸前領口,文祥把她的手拉到頭上,形成雙手高舉的姿勢壓住。

「啊   」

美伶輕輕叫一聲把臉扭轉過去。

說起來,美伶真是個美妙的女人。

天不與二物,但她兼備自信和美麗   。

文祥不由己的凝視她天生之美,黑黑的長發落在床單上,發根微微冒出汗水。

從輕輕閉上的眼睛和顫抖的睫毛,看得出她內心掙扎的情形。

文祥再把自己的嘴壓在美伶的嘴上,伸手準備解開胸罩的掛鉤。

「我知道了   」

美伶說話時,嘴唇顫抖,但仍保持毅然的口吻,從床上站起來。

文祥瞪大眼睛   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而美伶站在床邊,把白色制服脫下。

這是她最小的意志表示,幾乎受到大舟的凌辱,然後以這種方式被文祥占有肉體,她的自尊心

【待續】

心跳跳—專屬性愛情慾文章與部落格:

23 8 月, 2015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