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與肉欲 】【共七章】【未完】

一、會面

淡黃色的燈光下,一個年輕人正在電腦前忙碌的敲打著。

這是一間精致寬敞的書房,深紅色的實木地板上倒映著電腦桌的陰影,落地窗敞開著,一絲絲夏日夜晚清涼的氣息徐徐吹入室內,陽臺角落里的盆栽在微風吹拂下緩緩搖擺著。

從陽臺向遠方眺望,四周一片寂靜,鄰近的高層公寓樓內漆黑一片,只有時不時從住宅區附近的山林中傳來的鳥叫聲,才能為這寂靜的場所帶來一絲生機。

寬敞的木質書桌上,擺放著一臺27寸的電腦顯示器,DOS系統的界面上,一行行外行人見若天書的代碼一行行掃過,右側體積碩大、仿佛一個結實的保險柜般的墨黑色主機箱上閃爍著忙碌的燈光,風扇聲微不可聞,只有將手貼近排氣孔才能感受到一陣陣灼熱的氣流。

至于書桌的左側,打印機、掃描儀、攝像頭,各種設備一應俱全,寬敞的書桌被占據了一半。

書桌側面,巨大的書柜上擺滿了各種書籍,其中電腦相關再次占據了近三分之二的容量。

一個典型的技術宅書房。

劉春希在打完最后一行代碼后,深深地吐出一口氣,喝了一口手邊的黑咖啡后,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眼睛。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從桌面上拿起手機發了個短信。

「我這邊又完成了一個程序的編寫,任務提交完了后少說也是十萬元的外快。祝賀我吧!另外,你在干什么呢?還在寢室夜讀呢?」發完短信后,劉春希望了望書房墻上的掛表,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

一邊品嘗著咖啡,劉春希將電腦退回到了windows界面,上了紅客聯盟的網站,輕松愜意地將自己辛苦一天編寫的軟件上傳過去,想著再過不到一周就能再次賺得十萬RMB,劉春希的眉頭愉快地向上挑了挑。

幾分鐘的功夫,短信鈴聲響起,劉春希嘴角挑去一個微笑,讀起短信來。

「恭喜啊,親愛的,你果真是個電腦天才呢,明天周六,我們去吃一頓飯吧,怎么說也是一周沒見了,這段時間你一直呆在家里。我嘛,剛完成作業,宏觀經濟學的作業太多了,馬上準備洗洗睡了——愛你的雨煙。」劉春希看完短信后,果斷地關了電腦,轉身撲到寬大的臥床上,望著陽臺外面漆黑的夜色,露出滿足的笑容。

劉春希是Q大計算機專業的高材生,雖然剛剛升上大二,但實際能力早已超過學校的授課標準。

偶然一次在紅客聯盟上接受并完成了一個編寫程序的任務,成功的獲取了數千元的報酬。

仿佛是找到了發揮自己才能的小天地,劉春希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地投入了進去,短短半年間,隨著自己在論壇內的等級不斷提高,任務難度加深,報酬提高,他竟已積攢了數百萬資產。

在這種情況下,劉春希自然不會滿足于繼續住在校舍中了,即便Q大的學生公寓硬件條件不錯,于是便打算在外面干脆買一套房子好了。

左挑右選后,劉春希在京都的西郊找到一片密林中的高檔公寓,或許是因為地角太偏,整座小區六棟高樓數十套房屋連五分之一都沒有售出。

不得不降價拋售再加上劉春希的分期付款,竟讓他成功地在買下了其中一套頂層公寓。

三十層的公寓樓只能住二十戶人家,每套房屋均是三層復式,同一樓層也只能容納下兩家而已,本是為高端住戶準備的豪華舒適的住宅,卻因為地腳過偏而遭受冷眼,開發商算是虧老本了。

而對于劉春希而言,這個典型的技術宅兼程序猿恰恰需要一個僻靜的場所,高層、密林中、周圍沒幾家住戶,自己只需要每個星期開車采購一番便可——學校已經辦理休學了。

寒雨煙,劉春希高中的同學,兩人在上了共同的一所大學后便墜入了愛河。

本來對于劉春希這樣一個技術宅而言,寒雨涵這等校花本是自己仰慕的存在。

可在大學一次圖書館的偶遇,成為了兩人相戀的契機。

當時,大一軍訓后不久的劉春希照例帶著自己的筆記本到圖書館編寫程序代碼,為了能夠有一個僻靜的場所,他特意花錢在圖書館租了一間屋子供自己使用。

「C語言?原來你會編程啊!」

就在劉春希投入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時,一個溫柔淡雅,成熟嫵媚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寒……寒雨煙!?」

看清身后人的身份,劉春希吃驚地瞪大了眼睛。

寒雨煙被譽作Q大新校花絕不是毫無根據的炒作。

175的高挑身材,豐乳肥臀的曼妙身材固然是迷人無比,但令她成為Q大校花的決定性因素,還是那酷似劉亦菲版小龍女的容顏與氣質。

寒雨煙是個極富女性魅力的存在,雖然現今不過20,但卻擁有這會令所有人誤以為已是25、6的成熟氣質與作風。

因此往往有很多不明其身份的學生竟恭敬地喊她做老師,還稱贊她竟然長得如此年輕……「啊……還好啦,我一直都對變成很感興趣的……」此時的寒雨涵上身穿著一件質料細膩的白色長袖高領襯衫,一對豐滿的乳房堅挺地聳立著,西服長褲嚴實地遮住下身,黑色皮鞋裸露出的足背上小片的潔白肌膚看的劉春希心潮澎湃。

「話說回來,你也來學習的?」

看到寒雨煙手中的經濟學書籍,知曉她報考經管專業的劉春希挑起話題,他可不想這么一直豬哥般地看著她。

「誒,我打算在圖書管里找個地方好好把這學期的書看完,結果……書還沒看呢,倒是路過時從窗戶外見到你了。」一句話從頭到尾,始終是那沉穩溫柔的嗓音,一般的年輕人絕對難以抗住她的魅力。

好在劉春希畢竟是和她同班三年的高中同學,對于寒雨煙的這些表象都是熟悉的,倒也沒有完全像那些不熟悉她的人一樣,輕輕敲敲桌面說道:「一起學么?」兩人在高中雖然不是十分熟悉,但也可以算是泛泛之交,畢竟劉春希雖然始終沒教過女友、甚至連A片都沒看過……可不意味著就是個屌絲,不至于向備胎一樣畢恭畢敬地面對女神。

雖說寒雨煙絕對是女神中的女神。

「你在設計什么程序呢?」

寒雨煙并沒有對熟人客氣,在劉春希身旁坐下后,并未急于看書,而是興致盎然地望向電腦屏幕。

「這是我給自己電腦設計的防火墻。瑞星啦,卡巴斯基啦,這些說實在的,我都信不過,他們的主程序也早就被我破解了,所以我覺得我還是干脆自己設計一個防火墻好了。」對于自己電腦的能力,劉春希是相當自豪地。

寒雨煙在聽了他的介紹后,彎彎的柳眉輕輕挑起,清秀的臉龐上閃過一縷驚訝,支著下巴的右手歸攏了一下自己迷人的秀發,用依舊平淡溫和的語氣說道:

「啊……行啊……我竟然一直都不找你這么厲害呢!」雖說語氣始終是平淡溫和的,但并不妨礙自己表露出各式各樣的語氣,只需要在關鍵部位適當的拉長音,或者是在音量和整體語氣不變的前提下改變一下聲調即可。

就這樣,兩人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相遇,寒雨涵很快便被劉春希高超的電腦技術吸引到,兩人便逐漸陷入愛河中。

雖然兩人到目前為止已經相戀近兩年,但也不過就是普通的牽手和擁抱而已,即使是蜻蜓點水般的親吻,也是一個月前才剛剛「解鎖」的。

寒雨煙是個十分保守的女孩。

用高中時期苦追她而不得的男生們的話來說就是:「能穿褲子不穿裙子,能穿長褲不穿短褲,能穿長裙不穿短裙……」其實這一點劉春希一直在吐槽,高中時期,你有多少機會不穿那邋遢運動服?不過,上了大學后的寒雨涵倒是真的把當時那些學生們的評價給實現了。

可以說,在能夠穿得比較清涼的日子里,她基本就兩種打扮。

一種,便是典型的辦公室白領的打扮。

高領長袖襯衫,只偶爾會換成短袖低領;黑色西服褲,只偶爾會換成黑色及膝裙;再就是,白色或黑色的皮鞋。

另一種,算是青春運動型吧,寒雨煙會在這時扎起馬尾,讓及腰的烏黑秀發歸攏起來。襯衫換成休閑式,其他不變,然后把西服褲西服裙換成相應的牛仔。

劉春希到不是很著急,他很是享受這種平淡的愛情,雖說自己肯定是對雨煙的身體感興趣的,但也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下一部蒼老師的課程好好溫習就是了。

第二天一早,收拾得干凈利索的劉春希開著自己同樣是分期付款買來的寶馬760飛馳在公路上,半年數百萬的收入,使他可以不必吝嗇于花費。

避開高峰期,半小時的路程后,汽車停在了三環西側的一家高檔西餐廳,自己女友早早就訂好了座位,自己只需要掏腰包就是了。

「お久しぶりです(好久不見)」

遠遠望見雨煙一套萬年白領裝坐在一張四方桌前,劉春希嘿嘿笑著用日語問候道。

「耍什么酷,好好坐下。」

雨煙并未像以往那樣微笑著回應,而是微皺著眉頭,雖然語氣依舊是溫柔的,但劉春希明顯感到她有心事。

「怎么了這是?」

劉春希在她對面做好,輕輕捧起雨煙一只潔白細嫩的玉手,輕輕在她指尖上親吻一口,關心地問道。

雨煙那我見猶憐的模樣讓劉春希心跳不已。

但眼下自然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手上加大了握住的力度,關切地說:「有什么心事告訴我,還能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么?」雨煙聞言嘆了一口氣,喉嚨咕嚕著用頗為渾濁的聲音說道:「先點菜吧。」知道雨煙向來是說一不二的人,劉春希便暫時放下疑問,對服務員喊道:「點餐。」隨意點了幾道兩人愛吃的菜,服務員前腳剛走,劉春希便接著問道:「是論文出現問題了么?」時至6月,正是論文周的時間,按理說以雨煙的水平,小小論文是決不在話下的。

但和以往不同,同樣是天才的雨煙在今年年初就選擇直接跳級到大四,打算提前畢業。

當時作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她笑著說道:「這樣,我們就有更多時間在一起了。」雨煙聽了春希的話,淡淡地苦笑了一聲道:「我說你怎么什么都清楚?」春希翻了翻白眼,笑嘻嘻地伸手拍了拍雨煙的腦袋道:「你現在不是正在忙畢業論文呢嘛。別忘了,你畢竟正常來說應該是在上大二呢,突然就跳級到大四,你當你和我一樣是天才么?」雨煙聞言呵呵笑了起來,腦袋左右搖了搖,額頭一縷烏黑的發梢從耳邊垂下,她也懶得去整理,斜著眼睛俏皮地望著春希:「天才?得了吧,你除了電腦還會什么?」「哎~呀!」春希頓時苦笑著撒起嬌來,雖然自己的電腦技術高超,但雨煙的能力卻是綜合性的,堪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雖然只選擇了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但春希毫不懷疑她能在很多個學科上考取本科證書……碩士不敢保證,本科絕對無壓力。

「怎么?我的情郎這就自卑了?」

雨煙似乎也暫時將論文的事情放下了,興致勃勃地看著春希出丑。

「胡說八道,找打!」

「話說回來,武也那小子現在換了幾個女朋友了?」飯局進行中,餐廳正播放著一首舒緩的鋼琴曲,周圍的座位上一對對青年情侶隨處可見,看到一對對親熱的男女,春希若有所思地說道。

藤武也,兩人共同的同班同學,一個雖然挺英俊卻又十分花心的男子,第一次見到雨煙是就打算向她告白,卻被他自己的初中好友一腳踹飛。

「誰知道呢,說真的,你覺得他和依緒在一起的可能性大么?」雨煙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立刻聯想到某人。

「依緒啊……」

想到武也的那個初中摯友,利落的短發和干練的作風,春希有點頭大:「你確定武也那小子把她當女人看了?」「哈哈哈哈~」說到了好笑之處,兩人都忍不住開懷大笑。

「也許依緒能和我弟弟湊一對吧……呃……那他一定會成為氣管炎的……」雨煙抿了一口紅酒,溫柔地看著春希的臉龐:「而我……」「你是我的!」沒等雨煙說完,春希便突然把嘴湊了過去,在雨煙的嘴唇上親了一下。

「去!」

雨煙沒好氣地那高腳杯的杯底敲打了一下春希的腦袋。

「哎,我們在26號桌,你進門右拐就能看到我們。」雨煙的手機這時忽然響了起來。

「嗯?」

春希笑嘻嘻地揉著自己的腦袋:「誰來了?」

「我約了武也過來的,他回國了」

雨煙放下手機,輕松愜意的抿著紅酒。

話音剛落,一個爽朗的聲音在春希背后響起:「嘿,春希你這混蛋!」「武也!你小子回國了!?」春希十分驚訝地看著武也做到四方桌的一面,打量起對面許久不見的高中好友來。

藤武也一直都是春希高中時最好的朋友,不過他高考之后選擇的是一所位于澳大利亞的大學,所以彼此之間已經有很久沒有見面了。

此時他忽然出現在自己眼前,春希頓時感到驚喜之極。

澳大利亞的陽光海灘使武也的身體上染上了一層性感的古銅色,而且自小就堅持鍛煉的他此時更顯強壯,勻稱的肌肉一看就相當的結實。

「好小子,成健美運動員啦!」

春希毫不客氣地捏起武也胳膊上的肌肉:「好小子,真夠結實的!」武也本來和春希一樣是個秀氣性的帥哥,如今的他在秀氣之余,更添了一分硬朗。

「誒……我已經吃過飯了,那么……你和他說了嗎?」武也轉頭看向雨煙。

「你沒來我哪能說……」

雨煙嘆了口氣,笑容從她的臉上消失。

「怎么回事?」

春希覺得似乎有些不對勁,問道。

武也看了一下沉默的雨煙,嚴肅地對春希說道:「這是一件很長的故事,你慢慢聽我說。」雨煙和武也的父母是一對企業家,武也父母家的產業設立在澳大利亞,而與雨煙家的企業有著一些貿易往來、逐漸熟絡起來的兩家便動起了聯姻的念頭。

雨煙和武也初中時被雙方父母帶著見了一次面,由于當事雙方還小,而且也不是已經決定好要聯姻,所以武也父母只是讓兩人彼此間認識一下而已,對于兩人泛泛之交水平的相認相知并不是很在意。

武也家雄厚的財力讓雨煙的父母打起了主意,于是便要求雨煙從現在開始——初一——變要以一個仿佛封建時代的大家閨秀般的生活作風來要求自己,不但從來沒有交過男友,更連衣著打扮都相當保守。

雨煙的父母認為,一個大家閨秀型的女孩,就算武也不喜歡,借著他的線也會吊到其他的金龜婿。

可千算萬算,哪怕雨煙父母考慮到了住在國外的人大概思想開放,卻也沒想到會開放到「那個地步」。

武也的父母是澳大利亞一家國際性奴隸組織的一員。

就如同字面意思,培養性奴,販賣性奴,提供性奴服務……當然,也有俱樂部之類的機構。

去年的一次澳洲之行,雨煙的父母「偶然」發現武也的父母「行蹤詭異」,處于好奇心理跟蹤了過去,結果顯而易見地,落入了「組織的魔爪」。

雨煙的母親毫無懸念的被作為性奴培訓然后販賣掉了——有的是客戶對中年美婦感興趣,但是,誰會去買一個中年男子呢?

不忍心見到雨煙的家庭就這么家破人亡,武也的父親幾經周折獲得了一個解決途徑——自己家花了一大筆錢成為「性奴俱樂部」的會員,然后「預購」雨煙成為自己兒子的性奴。

「情況……就是這樣了,現在已經到時限了,這個假期就要開始對她……進行調教……」武也不敢看春希的眼睛,低著頭說道。

雨煙至始至終都低著頭,似乎對手提包上的紋路長生了巨大的興趣,一個勁地瞧著。

但任誰都能那俏臉早已一片緋紅,呼吸也前所未有的粗重起來。

「……」

春希面無表情地盯著武也,一句話也沒說。

二、被打亂的生活

見春希始終都沒有出聲,武也抬起頭來,神色頗為不安地看著他說:「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廢話!!!!!!!!!!」陡然響起的怒吼令餐廳附近的的人全都轉過頭來,一對對不明真相的情侶有的好奇,有的生氣地望向春希。

「先生,餐廳內請保持安靜。」

聽到吵鬧聲的服務員聞聲而來,站到桌邊善意地提醒道。

「啊,抱歉,我這位朋友心情不好,請你見諒。」武也立刻打發走服務員,繼續對春希說道:「你放心,我不會把……起碼……我不會把雨煙賣出去的……什么的……」說完話,武也用手拍拍依舊處于鴕鳥狀態下的雨煙,示意她說話。

「春希……」

只是叫了聲名字,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話的雨煙的聲音有些顫抖:「一直瞞著你,是我的錯。」聽到了雨煙的聲音,一直處于呆滯狀態下的春希似乎回過神來,神色復雜地望著雨煙。

「我……說真的……說什么呢?」

此時必須說些什么,即使內容毫無營養,雨煙苦笑了一下,臉蛋上的紅暈依舊存在。

原本因為尷尬而不斷在手提包上廝磨的右手握住了春希的手,五根秀氣修長的指甲在燈光下閃爍著光澤,纖長的玉手有些僵硬。

「呼……」

過了半晌,春希吁吁呼出一口長氣,忽的一下拿起酒瓶,把剩下的半瓶紅酒咕嘟咕嘟幾口喝干,酒瓶放下時的聲音相當響亮。

「所以……你才提出提前畢業?」

剛喝完半瓶葡萄酒,春希的嗓音有些沙啞,他抬頭望著對面的雨煙說道。

「嗯……」

雨煙也是陰沉著臉,并沒有做出什么慌亂、或是繼續解釋時的那種神色,幾個吸氣調整了一下后說道:「是的,我當時……」?春希果斷地拍了拍雨煙的手說道:「你當時自然是要給我一個解釋了,而且,憑我對你的了解,如果只是分的話,你是不會以這種理由來騙我的,是吧?」?

聽到春希的話,本來還在吭哧著句子的雨煙又是一個微微的苦笑:「這世上會有什么白癡拿這種故事當分手的借口?」春希望著雨煙,然后又看向神情尷尬的武也,嘗試著露出一個微笑,但可以很明顯地感到嘴皮子運動得不到位:「然后?這就分手?然后你就……就這么樣……了?」?

武也這時插進嘴來:「我當然不希望雨煙和你就這么分手了,否則也沒必要將事情講給你聽,大可以干脆說自己想和你分,和我好就是了。」?

春希收起那勉強做出的皮笑肉不笑,神情間依舊是十分激動,但他還是勉強克制住自己的情緒,盡量用平穩的說:「那你們還有什么打算不成?」同時,再次握住雨煙的手,手心的汗珠粘在雨煙嬌嫩的手背上。

「雨煙……武也是這么叫的呢……是啊,以前在班級里自然是要老老實實叫全名了,現在是私下里,而且兩人早就認識……呵呵,我這算是吃醋嗎?」武也神情嚴肅地說道:「你……以后還希不希望和雨煙好?」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或者說,就你本人而言,你希望……和她就這么分手嗎?」?

雨煙神色十分不自然,而眼神更是不斷閃爍著,本來一直低頭欣賞著桌面的餐盤。聽到武也的話,猛地抬起頭來盯著春希的臉。

「當然……不希望……我愛她……」

春希緩緩地說著,作為一個紅客聯盟的高級會員,他自然是知道地下世界的存在,也聽聞有性奴之類的存在。

但他絕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會有一天碰到這種事情,而且還是自己一直心愛的女孩和自己高中的好友。

春希作為頂級程序員的大腦一直都在迅速運轉著,但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的他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在武也長達數分鐘的敘述過程中,春希可恥地發現自己的肉棒竟然興奮地挺立起來了,無論是上街看那些衣著暴露的美女也好,還是輕輕摟著自己的女友也好,自己從來沒有這么興奮過。

隱蔽地用手壓了壓撐著牛仔褲的肉棒,他緩了口氣說道:「你什么意思?」?武也見春希似乎已經平靜下來了,一顆懸著的心算是放了下來,他生怕春希因為憤怒而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到時候麻煩可就大了。

「首先我的說明一下,春希,這背后的那個組織來頭可大著呢。」武也見春希凝神望著自己,細細地解釋起來:「這是一個地下世界的跨國組織,它的實力異常龐大,無論是人力還是物力,可以說不比一個小國家要差。無論是努力販賣也好,還是什么俱樂部也好,都是它的業務的一部分。」「我的父母本來是負責奴隸采購這一領域的,那天是去‘性奴俱樂部’談生意去的……好吧,你愛罵罵吧。」聽到春希靠了一聲,武也繼續說道:「不管你在現實是什么身份,在組織里你都得重新排行,所以屬于‘采購’的我父親想要救雨煙的父親,就必須先加入俱樂部才行。」「雨煙的母親……我很遺憾,對于一個綜合實力不弱于一個小國家的組織而言——何況還是歐洲國家——除非你的身份牛逼到了一個相當的程度,否則不過就是一起失蹤案的事。她母親……據我所知是被一個澳大利亞當地的富豪秘密購買的。」「本來呢,當時雨煙的父親是要被秘密殺害的,但我父親不希望他就這么死了,畢竟好幾年的交情在那,所以便想出這么個注意。」「我們加入的‘性奴俱樂部’和普通的奴隸販賣不同,會員們的玩的女人,或者說是性奴,基本都是會員們自己培養的。俱樂部有提供,但大多數都是你自己解決。」「俱樂部自身的性奴,那就是十足十的性奴了,任何黑暗的事情都可以發生,據說還有被宰殺的……」「而會員們帶來的性奴,所謂性奴就是個名稱,是可以隨時解除的……但是在你玩她們的時候,除了一些極端黑暗的事之外,和一般性奴待遇一樣——畢竟這是‘性奴俱樂部’,不是一般的‘假面舞會’之類的。硬要說怪誰,只能說怪我們雙方父母當時去的不是地方,如果去的只是假面舞會……呵呵,想多了。」「我們的打算就是,先讓雨煙成為性奴,然后……性奴的「身份」是可以解除的,只需要花一筆錢就行,只不過一般沒人這么做罷了。

到時候我們再把雨煙的性奴身份解除,就可以恢復到過去的生活中了……」「總的來說就是,將一個‘無辜’的人(雨煙)調教為性奴,以此替換一條人命(本可以但不會有人購買,因此算是‘損失’的雨煙父親)。」「所以……你打算把她調教……一番,然后去那個什么俱樂部掛個名,然后再解除?」春希的肉棒實在漲得難受,但在場的兩人現在都看著自己,他也不好再想剛才那么做,只好忍著。

「嗯。」

武也尷尬地點頭:「還有……這個……我和雨煙的情況特殊不是嘛,所以我必須把調教的詳情匯報給那里才行。不然,如果只是掛個名然后再贖走,那豈不是可以什么都沒發生?」「所以……你……」春希緊緊地咬著牙,望向一直沉默著的雨煙:「你……沒什么想說的?」雨煙長長地嘆了口氣,并沒有刻意擺出一副所謂哀怨的表情,語氣盡量平穩地說道:「你……可以和我分手……如果你受不了,因為,即使我被贖回來……我也不會再是我了。」「不,我當然不會想和你分手!」春希堅定地抓著雨煙的手說道:「這一點我可以想你保證,雨煙,無論發生什么,我都會愛著你。」「即使我……在長達半年的時間里和武也頻繁做愛?要知道……我……春希……我們都還沒做過啊……」對于一向十分保守的雨煙而言,露骨地說出這種話顯然已經可以算是反常舉動了。

不過,事情既然已經到這一地步,還有什么算反常呢?「我父親現在一直在澳大利亞……我得救他。」春希可以肯定,在雨煙說出「和武也頻繁做愛」這句話時,自己的肉棒簡直要興奮得爆掉了。明明心里感到十分痛惜,可這份興奮地感覺卻怎么也屏蔽不掉。

對于這種“不明狀態”,此時的春希并沒有考慮太多。

春希將胳膊伸過桌子撫摸著雨煙細膩的秀發,盡管心情始終沒有平靜下來,但還是盡量用平穩的語氣說:「我們是不是沒有別的辦法就出你父母了?」雨煙的父母,春希是見過得,一對很不錯的夫婦,待自己也挺好,春希也的確不希望就不出來。

「我媽媽……我不知道購買者的具體身份,只知道他住在澳大利亞,如果知道了的話,也許能買下來。至于父親……」雨煙苦笑了一下,她這一會兒苦笑的次數趕得上幾個月的了:「除非你是蜘蛛俠……」「報警……」還沒說完,春希就意識到是行不通的,報警?報什么警?國際刑警?別開玩笑了。

「所以……我必須得……這么做,因為,俱樂部需要資料。」說道敏感的地方,雨煙的音量頓時低了下去,語氣也變得相當羞澀。

「資料?」

春希望向武也,如果是在線傳遞,不知道自己的電腦技術能不能順著網站取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第一份資料是性奴的個人身份信息,」

武也作為一個大老爺們自然不會羞于說出這些敏感的字眼:「包括文字介紹和照片。第二份資料是調教的詳細過程。以日記的形式書寫。第三份資料是調教過程中拍攝的照片,第四份資料是調教過程中拍攝的錄像。其中,俱樂部發來了一份調教指南,指南中的內容是必須要在材料中體現出來的。」「不要想著去黑網站,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資料是最后用優盤親自交到對方手上的。」武也嚴肅地說道:「就算你打算這么做也沒那個機會,因為根本就沒有什么性奴之類的網站能讓你去黑。這組織在明面上的那些產業,你知道是什么?就算知道了,能從那些產業的網站一路追尋到俱樂部嗎?

別胡思亂想了。你當這些主意我沒想過么?」

武也這一番話倒是緩解了一下現場尷尬嚴肅的氣氛,三人都輕松地笑了一下。

「那么……」

再次低頭沉思了一下,春希說道:「武也,你小子在京都沒房子吧?老家的別墅?」「春希……讓武也……在你家住行嗎?」一直仿佛局外人的雨煙插嘴了,而這一插嘴就立刻語驚四座。

武也頓時滿臉通紅,春希十分驚訝地看著她說:「雨煙……你這到這意味著什么嗎!?」三人吃飯的四方桌是靠墻的,所以春希得以坐在皮沙發上。

雨煙從對面的椅子上站起,快步坐到春希的身邊,柔軟的身體依偎在他的懷中,右手攥住春希的褲子,咳咳兩聲清了一下嗓子,然后說道。

「春希……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而且這么做對我們彼此都會有折磨……但是……我還是希望,武也能夠在你家里調教我!」雨煙的話從各種意義上講都足以讓春希目瞪口呆,料到春希的反應,所以雨煙停頓了片刻后繼續說道。

「春希,你并不能算是局外人,因為你是我的男友。在你已經知道這一切的前提下,如果我們可以避開你……有意義么?或者說,你確定你在接下來的半年中不會一直在忐忑不安中度過?與其每日想象著,還不如干脆一點,大家共住一個屋檐下,讓你見證整個過程。」「對于結果,我并不清楚。分開來,調教后的結果;住一起,調校后的結果。不管我們選擇哪一種,結果都是不可知的。分開來,也許我會在這半年的調教里愛上武也,也許不會。住一起,也許你會因為看著我被調教而不再珍惜我,也許不會。」「春希,你希望在接下來的半年里一直過得忐忑不安么?,你希望在接下來的半年里一直過得糊里糊涂么?」用那一如既往的溫柔而平穩的語氣,說著那內容驚人的話語。

「這個問題,我早就考慮到了,所以這才……一口氣說這么多」「唉……」春希把自己的腦袋靠在雨煙的腦袋上。

已經下定決心的三人打車前往賓館,武也已經將「設備」都帶來了。

「今晚……么?」

看了看表,現在是下午一點,估計到家后調教就會開始了吧,然后就是長達半年的……是該說幸運,還是不幸運呢?

三、傍晚瑣事“喲!”

三人站在小區內的停車場里,因為住戶稀少的緣故,所以即使隨意停車也不會有誰說些什么。

“你小子行啊,在這么偏僻的地方找了個這么好的地方!”武也從寶馬車的后備箱里拿出兩個巨大的LV箱包,木質的外殼和內里厚實的皮革護墊可以保證里面的東西難以損壞。

“而且這個地方人煙稀少,除了住戶和小區的保安之外,你就看不到別人了,就連物業都是在離這里有好幾公里遠的山腳。而且現在房子根本就沒賣出去,本來一共就只能住120戶,現在六棟樓一共就住了……十戶?反正我這一整座樓里是沒別人,跟個鬼樓似的。”

“那你怎么選在這里住?”武也又從后座上拿出兩個同款的木質提包,不比那能裝上百萬的提款箱小,而且貌似還相當沉,所以春希和雨煙就幫他把兩個箱包拉著了。

“我不是程序員嘛,當然要找一個僻靜的地方了。你想啊,你在書桌前靜靜地敲打著,陽臺的落地窗開著,一股股從樹林中吹出的微風拂過你的……”

“得了吧,就來的那路上,你讓我一個女孩子大半夜可真不敢走。”雨煙沒等他把話說完,一個腦瓜嘣彈了上去:“一條通向山林深處的狹長馬路,旁邊是一片樹林……白天到挺好,半夜你給我走走試試?”

自從車子開進這密林公路后,雨煙就打開寶馬車的天窗,一向文靜端莊的她少有的鉆出來,舉起雙臂大聲呼喊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那柔美的聲音回蕩在山間,車速也逐漸減緩,知道雨煙這是在舒緩自己的壓力,春希牢牢控制住車子,當她盡情宣泄。

因此,剛下了車的雨煙還處于興奮狀態,三人伴隨著她一個個敲向春希的腦瓜崩走進電梯。

“一整棟樓就你一個人住……真奢侈啊!”水晶拱門裝的電梯緩緩打開,腳踩米色的地毯對面是一個半圓形小憩處,朝著一面巨大的弧形玻璃望去,遠方郁郁蔥蔥的密林正隨著微風搖擺。

“當當當!”武也很專業地在那弧形玻璃上敲打了一番,驚訝地說道:“我說,這地方多少錢一平啊?光著弧形玻璃就造價不菲了,而且這還是防彈玻璃!”

“呵呵,45000一平。”春希有些不好意思地撓著腦袋。

“啊!?”雨煙頗為吃驚地捂住嘴巴:“春希……我知道你賺了不少錢……但這也……”

“呃,一共350平,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以我的賺錢速度還是不成問題的。”春希頗為自豪地拍拍胸脯,計算機能力可以說是他最大的長處。

“1500萬,首付超過300萬……這還是在五環外……”武也目瞪口呆地看著春希:“你小子可真是個十足的暴發戶啊,一有錢了就使勁花!”

等三人走到春希房子的外門時,武也再次吐槽起來。

“這實木門……鍍金把手……再加上門上的裝飾……沒個7、8萬下不來啊,這他娘的好趕上上海那幫頂級別墅的了……”

“啊……貸款了貸款了~”春希花了一個月給那個美國客戶的制作的那款軟件直接就給自己帶來了五百萬美元的收益,懂得韜光養晦——買著屋子叫韜光養晦?——的春希見人都只是謙虛地說自己只是賺了幾百萬而已——的確是幾百萬。

打開房門,首先是鋪著大理石地磚的玄廊,一側鞋柜一側衣架。對面就是一張寬敞的真皮沙發,整個客廳的地板均是淺米色的實木,武也毫無懷疑房屋采取的肯定是地熱供暖。因為客廳的一側便是落地窗和陽臺,根本就看不到北方房屋必須的暖氣。

“你小子真他娘的夠奢侈!”瞅了一眼掛在墻上的時鐘,下午五點半,雖然6月的京都并未見天太黑,但差不多到吃晚飯的時間了。

“那么,我們是住在樓上嗎?”黑色的連褲絲襪晃得春希眼暈,即便看不到那密實黑色下的大腿,但那纖長的腿型是那么的苗條,配合著黑絲反而更加具有殺傷力。纖若無骨的黑絲足輕輕踩在米色地板上,產生出一種強烈的反差,連正在搬箱包的武也都忍不住看了好幾眼。

春希點了點頭說道:“一樓臥室是我住的,我帶你們到樓上。”

親自給自己女友和基友在自己家里分房——開房?——是什么滋味?春希不知道自己胸口現在這種感覺究竟應該叫做心酸還是興奮,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從開了門,自己的肉棒就沒軟過。

二樓樓梯在餐廳,只需要從客廳走幾步到就行了,武也暫時沒著急搬箱子,在春希的帶路下跟在最后走上樓梯。

“雨煙穿得是及膝裙,他是看不到什么的……”

心里這么安慰著,但春希知道這根本沒有意義,因為他知道,雨煙在接下來的半年里將會和武也做數百次上千次。

一二三樓樓梯是連在一起的,上了二樓,樓梯間周圍四面好幾扇們,春希介紹道:“二樓有兩個臥室,然后是我用來存放書籍、重要電腦資料的圖書室,在還有一個臺球室。三樓是健身房,酒吧,還有一個三十平的屋頂花園。你們……隨意了。”

雖然二樓有兩間臥室,但春希可以百分之百保證,他們是絕對不會分開睡的……春希知道武也的性能力,那小子高中時每個月都能換個女友,哪個不是被甩了還依舊對他戀戀不舍?春希可不認為那只是因為人品……話說這方面他有人品嗎?

“雨煙……沒問題吧?”這才意識到為什么雨煙要選擇自己家了,是怕缺少了自己的陪伴么?春希也不知道自己分析的對不對,腦袋里亂糟糟的。

“這兩間臥室都有落地窗和陽臺啊,條件真不錯呢。”雨煙滿意地點點頭。二樓的臥室倒是有些模式化,一模一樣的家具和布置,席夢思床對著等離子電視。

“以后,就要一直住在這里了啊……”兩個男人耐心地陪著雨煙在整個房子里轉悠著,沒有人不耐煩。

我去搬行李了。“

屋頂花園上,吃過為了省事而買的肯德基后,武也識趣地閃了下去,把空間留給兩人。

原本談笑自如的氣氛頓時消失,雨煙伸了個懶腰,春希則是望向遠方的樹林。

”春希……“沉默了片刻,雨煙開口道,雖然語氣很溫和,但春希能感到其中隱藏著的不安。

”你……有處女情結么?“

調教指南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要把性奴的第一次給主人享用,必須要真實而連貫地拍下,不但要事先拍下完好的處女膜以示證明,更要在此之后拍下破裂后的模樣,不能有鏡頭切換出現。

”……“春希沉默了片刻,說道:”現在說這個還有意義么?“沒有像一般的小姑娘那樣大哭大鬧,雨煙反而是露出了一個笑容,雖然帶有一絲傷感:”還真是我所期望的回答呢。你要是現在說什么我不在乎之類的……哄不諳世事的女孩呢?“”呼……“春希嘆了一口氣,將雨煙摟進懷里,女友那柔軟而富滿彈性的豐臀壓在穿著牛仔褲的大腿上,隔著夏季面料,一股溫熱的觸感刺激著春希的神經。

雨煙自然也感受到春希褲子里挺立的肉棒,雖然從沒經歷過這種陣仗,但這并不會妨礙她緊緊摟住春希的身體,將那紅潤的嘴唇緊貼過去,濕潤的舌頭不斷向里探入,生澀而大膽地和春希深吻起來。

”唔……唔……嗯嗯……嗯……唔唔……嗯~~~唔……唔唔唔……嗯嗯……嗯……“春希的右手依舊摟著雨煙那細膩潔白的脖頸,左手則是有些不老實地順著那纖細的柳腰而下,隔著西服裙輕輕撫摸著雨煙那豐滿的臀部。

”唔!!哦!唔……哦哦……啊……哦……嗯嗯……嗯……“在春希的手第一次捏到那肉呼呼的肥臀時,初次經歷的雨煙頓時驚呼了起來,但很快又繼續陶醉在和春希的深吻中。

而在此過程中,兩人的嘴唇始終沒有分開過,依舊在彼此的口腔內攪動著。

兩個人都是初次進行如此的親熱,但作為人性的本能,雖然十分笨拙,但都自然的做出自己想做的事情。

本能地,雨煙原本側坐在春希大腿上的臀部緊緊夾了起來,西服裙愣是被竄上了一大截,已經接近大腿根的地步了。隨著春希左手對臀部的不斷撫摸,雨煙的大腿根開始不斷摩擦起來。甚至隨著高潮的逐漸到來,還不斷主動地抬起屁股,讓春希的手能夠直接從后面撫摸到自己的私處。雖然是隔著裙子、褲襪和內褲三重阻礙,但也足以產生足夠的刺激了。

”我愛你……春希……我愛你啊……吻我……吻我……“雨煙松開嘴來,雨點般的親吻飛快地落到春希的脖頸上,兩條腿跨坐到他的左腿上,隔著褲襪和內褲,讓蜜穴盡可能緊貼著春希的大腿。即便是隔著好幾層布料的阻礙,但畢竟是夏日服裝,一絲絲淫水逐漸滲透進牛仔褲中,雨煙已經被撫摸得動情了。

”嘖嘖、嘖嘖……“

春希用力地吸允著雨煙那粉嫩白皙的脖頸,緊咬的嘴唇在耳根處留下了一片片紅腫的痕跡。隨后又將舌頭伸出來,貪婪地舔舐著,一片片亮晶晶的唾液很快就沾滿了雨煙俏麗的臉蛋與那香汗淋漓的粉頸。

”春希……好好親我……我……哦……哦哦……“被吻得興奮起來的雨煙十分主動地將舌頭伸入春希的口中,那如靈蛇般的香舌不斷將自己的唾液送入對方口中。雖然技巧十分生澀,但十足的熱情卻完全彌補了一切。

隨著裙擺被蹭到了腰際,雨煙整條修長的黑色腿基本已經都露了出來,若是從春希的視角低頭看,正不斷摩擦著自己大腿的女友的襠部清晰可見,甚至連水漬都有了一灘。

春希的雙手已經順勢握住了那飽滿的豐臀,彈性十足的觸感再加上襪褲的絲質,春希的兩手瘋狂地抓揉著這兩片肥碩的肉蛋。高潮逐漸臨近的雨煙緊緊摟住春希的脖子保持著深吻的進行,胯部配合著春希雙手的姿勢在他大腿上前后運動著摩擦蜜穴。

”好老公……你愛我嗎?“

兩人分開的嘴唇間,一道晶瑩的唾液線滑落,一邊保持著胯部的運動,臉色潮紅,面露春色的雨煙喃喃地問道。

”愛……我愛死你了……雨煙……好老婆……好寶貝……你是我最愛的人……“一邊劇烈喘息著,同樣被這一番痛吻搞得大汗淋漓的春希說完一連在雨煙的紅唇上親了三口。

”愛我……愛我……要愛我……愛我啊……啊!“感到高潮即將到來,雨煙緊緊摟住春希的脖子,大聲喊叫起來,拖鞋早已被丟開,隨著運動頻率的陡然增快,一對性感迷人的黑絲足連帶著小腿在一個瞬間緊繃起來。

就在高潮的同時,雨煙忽的瞥見武也竟然走進了花園,相當驚訝地看向自己,強烈的羞恥感與高潮的快感瞬間變疊加到了一起。

”哦哦哦……啊……啊……啊……哦……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我要到了……啊!!!!!“想到自己高潮的模樣竟然被人看到,頓時一股股淫水從蜜穴中一跳一跳地大量涌出,身體隨著淫水涌出的節奏而連續顫抖了數次,任由自己首次高潮時激動的嗓音從樓頂傳開去。

”呼!呼!呼!“腦袋被悶在雨煙洶涌的巨乳中,即便隔著襯衫和胸罩也能感受到那美妙的柔軟,逐漸緩過來的春希隔著襯衫在雨煙的乳根部位親了一下,然后頗為激動地望著依舊面紅耳赤,還沒有完全緩過勁來的雨煙。

”春……春希……“一縷香汗順著脖頸從耳根流下,雨煙深情地望著,用羞澀的聲音說道:”我雖然不能把初夜給你,但高潮的第一次,你得到了。“”雨煙……“春希的大腿已經被淫水打濕了,而自己的肉棒也在雨煙大腿根的摩擦下,就這么隔著褲子射了出來,滿內褲黏糊糊的。

”呃……“

就在這時,一個相當不和諧的聲音從他們身后響起。

”呃……大家好哦?“

本來還沉浸在高潮余韻中的雨煙頓時一個激靈竄了起來,相當剛才的模樣,面紅耳赤而又手忙腳亂的整理著自己的裙子。

春希十分驚訝地轉過頭去,只見武也神色尷尬的站在花園門口,一副進也不是出也不是的模樣。

”呃……你在這呆多久了?“

”剛來……“

”你看到什么了?“

”動作片的高潮……“

兩人好好地安慰了雨煙一番,在她心急火燎地下樓到臥室里準備洗澡后,武也神秘兮兮地拉著春希望樓下走。

”你干嘛?“

”伙計,想不想偷窺我和雨煙做愛?“

春希被這句話搞得心力有些酸溜溜的,自己的女友和別人做愛,自己還得靠對方的幫助來偷窺?

不過這種想法不過是一閃即逝,他很快就抓住了重點。

”你什么意思?“

春希被武也拉近二樓臥室,此時雨煙正在內里的浴室洗澡,只見武也伸手指向床頭上方:”你看那是什么?“春希購買的公寓是豪華裝修的,所以在墻面上自然是有著精致的墻紙的,他順著武也的手指看去,并沒有看出什么區別。

但他知道武也自然不會無故放矢,于是便站到床上湊近了去看,果然發現了貓膩。

床頭正上方墻面的頂部,一個針孔攝像頭已經安置到位。

”房間四面墻上都被我安放上了,這是一款相當先進的針孔攝像頭,可以說,清晰度不比普通的攝像機差——當然,價格也格外貴就是了,我這可是為了你啊!“說著,武也從兜里掏出一張光盤:”以雨煙的性子,她是絕不會好意思讓你也在現場呆著的。到你書房把軟件安裝好,然后就能偷窺了。“”啊……“還沒等春希說什么,武也打斷他繼續說道:”當然,主權限在我這里,可不能讓你把什么都看了,我會限制的。我知道你黑客能力強,但接受錄像的是我的電腦,除非給你傳遞時連成局域網,不然你是沒機會入侵的。……還有問題?偷……窺?別告我你不打算這么干!……摯友啊。

本樓字節數:37419

總字節數:108127字節

【未完待續】

心跳跳—專屬性愛情慾文章與部落格:

5 9 月, 2015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