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雜性關系】【完】

(一)

在一間華麗的大宅中,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剛好睡醒,她身上穿著一件雪紡睡衣,在陽光下,美好的胴體若隱若現,透出青純的氣息。美兒今年剛好19歲,她出身于一個富裕的家庭,是獨生女,父親是一間上市公司的總裁,美兒長得十分漂亮,她有著一頭長長的卷曲頭發,眼睛大而明亮,櫻唇就像兩片花瓣,肌膚白得透明,柔嫩得仿佛可以滴出水,她發育得很好,雙峰雖不算豐滿,但很合比例,腰枝纖細,雙腿修長,尤其是穿著高跟鞋時,一雙美腿更是搖曳多姿。美兒從少就在某著名女校念書,由于家中管教很嚴,她一直是一個純純的女孩,不但從來沒有拍過拖,連男孩子的手也幾乎沒碰過。

少女的心事,當然是渴望著愛情。美兒其實一直暗戀著一個人,他叫明朗,是美兒父親的公司中的一名投資經理,他非常年輕,今年只有27歲,在公司中工作了約大半年,但他眼光獨到,已經為公司賺了不少錢,所以很得美兒父親的信任。明朗畢業于名牌大學,但他的出身并不好,他的父母一早就死了,他從少就與姐姐相依為命,在孤兒院中長大,但他天姿聰敏,靠著獎學金讀完大學,還到哈佛念完商學院。而他的姐姐,明麗,現在是美兒父親的秘書,也是一個聰明漂亮的成熟女人,美兒對她們兩姐弟都很有好感,尤其是明朗,他非常英俊,深棕色的眼珠,配上高挺的鼻梁,結實的身軀,而且溫柔又善解人意,是公司中很多女職員的夢中情人,但他一直沒有拍拖,他解釋說是要專注于工作。自從美兒在自己的生日舞會上見過明朗后,美兒就喜歡了他,明朗也對美兒很客氣很溫柔,但卻像妹妹一樣,保持著距離。美兒性格含蓄,當然不敢表白,雖然只是像兄妹般的關系,但可以和他說說話,美兒已經很開心。但有些時候,美兒也會幻想著,要是和明朗拍拖會如何,她甚至想著明朗親吻她,擁抱她的情境,在這時候,美兒會忍不住輕撫自己的身體,幻想著那是明朗的大手,當手撫過自己的胸部,小腹,到自己的處女地時,美兒就會全身發燙,也會感到一陣熱流從處女地涌出,身體有一種顫栗般的快感。美兒雖未經人事,但她也知道什么是男女間的私密事,也會有美麗的想像。但當然,美兒只敢把這些放在心深處,成為她最大的秘密。

(二)

現在已經是晚上差不多十一時了,明麗才剛剛整理好一份重要的合同,她的老板,美兒的父親凌云天,凌氏集團的總裁,現在還在自己的房中,與美國分公司的部下開著視像會議,明麗當了凌云天的秘書已經有三年,她的弟弟明朗也是她介紹入公司的。明麗今年29歲,但仍然非常漂亮,她與美兒不同,她的美是成熟艷麗的,她有一雙彷佛可以勾人心魄的媚眼,身材非常豐滿,上圍達36D,即使是穿著上班的套裝,依然無法遮掩得住無邊的春色,她也喜歡用濃烈的玫瑰香水,她一走過,那香味和搖曳生姿的胸部,足以令很多男人產生幻想,但明麗并不只是單靠美貌的,她雖然沒有弟弟出色,但她也是一所本地大學的一級榮譽畢業生,而且她的工作效率,比很多男人不知高多少,所以她才可以得到凌云天的賞識。這時,公司中早就沒有人了,明麗把終于準備好的文件送入凌云天的房中。凌云天今年雖然四十多歲了,但他仍然很俊朗,面容剛毅,很有霸氣。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他抬頭見到進到他房中的明麗,面上卻展露出一個少見的溫柔笑容。外人一直盛傳明麗與大老板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當然這些都只是傳言,沒有人敢問起,當然也沒有任何證據。而事實上,明麗的確是凌云天的情婦,他們的關系己經持續了差不多兩年,但他們很小心,在公司中都保持著距離。

明麗見到凌云天的笑容,她就知道,他與美國那邊的事情談好了。她實在太了解他了,他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甚至只是沉默著,她都能估到他的看法。這時,明麗見到他心情不錯,又想著公司中沒有人了,她就大膽的靠近他,坐到他的腿上,伸手輕撫他的臉,輕聲說道:“凌,事情談妥了?”凌云天的大手撫上明麗的胸部,那柔軟的手感令他迷醉,他吻著明麗的唇,回答說:“大致上都OK了,不用擔心。”說著,可能也因為心情輕松,凌云天的呼吸漸漸急促,他松開了明麗上衫的鈕扣,直接用力的揉搓著明麗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入了明麗的裙子里,手指就不客氣的插入了明麗的小穴中,摩擦著她的嫩肉,受到刺激,明麗開始喘著氣,也反手將凌云天抱著,把自己的小舌伸入了他的口中,手也不停的撫摸著凌云天的胸膛,凌云天的胸膛還是相當結實,肌理分明,明麗愛撫了一陣,就伸手替他解開了長褲的扣子,他的分身已經硬挺起,凌云天就一把抱起了明麗,將她放到桌上,把明麗的內褲扯下,明麗也配合著把雙腿張開,她的柔嫩完全呈現在凌云天的眼前,明麗的小穴還是美麗的粉紅色,而且在不斷的滲出愛液,把桌面弄得一片濕潤,凌云天用力壓按著明麗的小核,明麗受不了這種刺激,開始大聲呻吟,凌云天喘著氣說:“濕成這樣,你很想要嗎?求我!”明麗知道凌云天的喜好,就嬌喘著說:“我很想要,求你,凌,快點插我,求你!!”在明麗的叫聲中,凌云天腰一挺,立刻就進入了明麗的小穴,兩人同時發出一聲滿足的叫聲,明麗夾緊自己的陰道,用力吸著凌云天的陽具,把他緊緊的包裸著,而凌云天就越動越快,每下都頂入了明麗的深處,明麗扭著纖腰,配合著把自己迎向他,兩人忘情地發出了激動的叫聲,房中傳出一陣陣劇烈的肉體碰撞的聲音,過了不知多久,凌云天才滿足地射在了明麗的小穴內,事后,兩人還緊緊的抱在一起,完全沒有注意到門外站著一個人,還有那近乎瘋狂的憤怒眼神。

(三)

明朗面色鐵青的站在門外,在門縫中看著明麗和凌云天做愛,還有凌云天臉上那激情過后的滿足的表情。雖然他早有聽聞過明麗和凌云天的事,也有人在暗中說,明朗之所以得到凌云天的信任,是因為他姐姐出賣自己肉體的關系,但他不愿相信,不愿相信他的姐姐會甘愿做別人的情婦。

自從父母在明朗六歲時因一宗交通意外,不幸雙雙過身后,明朗身邊就只剩下明麗,明麗當時也只有八 歲,但就表現出不一樣的堅強,處處保護著明朗,明朗對明麗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那是一種像對姐姐又像是對母親的依賴,而這種依賴在明朗十一 歲時更演變成一種奇異的感情。在那一年,明朗和明麗在某間兒童之家居住,在一個晚上,明朗因為想到洗手間,就于半夜起床,當經過女廁時,明朗聽到里面傳來細微的響聲,在好奇心驅使下,明朗偷偷的進入了女廁內,想看一看發生了什么事,怎料,明朗竟在里面見到了明麗,她正半閉著眼,依靠在墻邊,一手在撫摸著自已的乳房,那時的明麗己經發育得不錯,她的乳房像兩個半熟的蜜桃,圓潤而堅挺,她的內褲褪到了膝下,另一手在摩擦著下身的蜜穴,她在微微呻吟,努力的壓抑著聲音,面色酡紅迷醉,她的手指動得很快,明朗隱隱看見明麗的指尖拈著一些液體,連空氣中都似乎傳來一種香氣,明朗的眼睛完全無法離開這刺激的場面,他感到自己的下體傳來一陣火燒般的燙熱,呼吸越來越急促,而明麗在一陣劇烈的全身抽搐后,軟軟的靠著墻喘息了一會,就穿回衣服,而明朗就立刻回房,躺在床上,腦中揮之不去明麗的影子,她美麗的乳房,柔嫩的肌膚,還有那陣陣的低喘和那迷人的香味。那晚,明朗完全沒法入睡,他撫弄著自己已經熱得發燙的分身,第一次射了。從那日起,明朗對明麗有了一種全新的感覺,他會不自覺的盯著明麗看,想著她美麗的身體,想著她的嬌喘,還有她的美麗的花蕊。隨著兩人日漸長大,明麗變得越來越漂亮,身型越見豐滿美艷,明朗看著明麗的眼光也越來越熾烈,甚至連明麗與別的男人說話,他也會不高興,他開始害怕自己有一日會管不住自己,跨過那條界線,對明麗做出不可挽救的事,所以,他才會決定離開明麗,到哈佛念書,他希望大家分開一段時間后,他可以壓下那種可怕的想法。

可是,在哈佛的幾年,明朗發現自己完全無法忘記明麗,即使有了無數的女朋友,做了無數次的愛,他的腦中還是不自覺的浮現起明麗的樣子,雖然懷中抱著不同的女子,他還是要幻想著她是明麗,他才能興奮起來,在高潮中他也是叫著明麗的名字,他對明麗的思念,不單沒有減退,反而愈來愈深。直到畢業后,他無法再壓抑自己了,就決定回來香港。明麗很高興,她一早就安排好明朗到凌氏工作,明朗也沒有拒絕,因他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見到明麗。

再見到明麗時,明朗的眼中只剩下驚艷,明麗比幾年前更多了一份成熟的美態,好像一個已經熟透的蜜桃,散發著誘人的香味,明朗沉醉于明麗的艷色中,對其他女人完全沒有興趣,即使公司中很多女職員對他有好感,甚至是太子女的美兒,他都保持著距離,他想著,即使他和明麗沒有可能,但能兩個人一起生活,他就已經很滿足。他對明麗的幻想越來越多,甚至明麗在浴室洗澡,他都會站在門外,傾聽著水聲,在幻想著明麗沐浴在水中的春色。后來,他慢慢發現明麗有服食避孕藥的習慣,他的心在那一刻抽痛得很緊,想著明麗會在某人的身下承歡,身體被其他男人占有,他就幾乎發瘋,他很想知道那個男人是誰,憑著男人的直覺,他一直認為是凌云天,雖然表面上,明麗和凌云天保持著距離,只有公事上的接觸,但他感覺到凌云天看著明麗時,有一剎那,會不自覺的流露出一種迷戀的神色,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剎那,但已經足夠讓明朗明白他們之間的不尋常,因為那種神色是只有當一個男人迷戀一個女人時,才會有的樣子,而那亦正是他自己看著明麗時的樣子。

所以,今天晚上,當明麗說要OT準備文件時,他才會偷偷的回到公司,雖然內心是不想有任何事情發生,希望自己的直覺是錯的,但是,他見到的,卻是他最害怕的事,是他一直在惡夢中才會見到的事。明朗的手緊握成拳頭,指甲陷入了肌肉中,滲出了血絲,但他混然不覺,看著明麗打開雙腿,主動迎向凌云天,而凌云天就激烈的抽插著明麗的小穴,還在她體內射滿了精液,明朗的心痛得撕裂般,他的目光是帶血的瘋狂,他不會原諒任何碰明麗的人。

明朗不知自己是怎樣回到家中,他的腦中空白一片,只是不停地回憶起明麗剛才衣衫不整,被凌云天搞得欲仙欲死的樣子,還有凌云天占有著明麗身體時迷醉的神情,他并不怪明麗,但卻將自己所有的憤怒都發泄在凌云天身上,他不停地想著,他應該用什么方法才可以折磨凌云天,才可以讓他生不如死。很快,他腦中就閃過了一個人—美兒,凌云天的小公主。

(四)

美兒放學后,還是有很多的課后活動的,就像今天,她要與同學練習管弦樂團的表演曲目,之后還要留在學校完成一個project.美兒拿著小提琴,正把算到音樂室練習時,一名同學走進來,興奮地對美兒說:“美兒,門外有一個好帥的男生找你啊!”美兒有點奇怪,她并不認識什么男生啊,但當她見到站在校門口的明朗時,她感到一陣驚喜,她估不到明朗會來學校找她。明朗是那種不論在什么場合,都能輕易吸引所有人目光的人,美兒覺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幾乎要由胸口中跳出來,她走近明朗,卻發現明朗與平日不太一樣,他的臉色很差,眼圈瘀黑,樣子十分憔悴,美兒嚇了一跳,忍不住問他:“朗哥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嗎?”明朗面色陰沉的望著美兒,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卻道:“你現在有時間嗎?我知道你父親這幾天不在,可以陪我到一個地方嗎?”雖然美兒還要練習,但這是明朗第一次主動找她,她不想拒絕,而且,美兒想著父親這幾天出外公干了,她可以晚一點回家,所以,她就答應了明朗的要求。在很久以后,美兒有時會忍不住回想,若果她當時沒有答應明朗,一切是否就會不一樣了,他還會是她暗戀的,那個溫柔的朗哥哥。

明朗把她帶上車后,就一言不發地向前沖,他車開得很快,美兒害怕得緊緊地抓住了椅子,她很想問明朗發生了什么事,但明朗的樣子很可怕,美兒不敢出聲,不久后,明朗在一間酒店前停了車,就把美兒帶到了一間套房中。進得房后,明朗依然一言不發,只是盯著美兒看,美兒被他盯得有點怕,因為他的目光很冰冷,不帶半點感情,與平時的他完全不同。在這樣的沉默中過了不知多久,明朗才突然開聲道:“你知道我為什么要帶你到這里嗎?”美兒搖著頭,明朗就繼續說:“是因為你爸爸,他搶了我最心愛的人,所以,我也要讓他嘗嘗同樣的痛苦。”美兒越聽越害怕,她幾乎是顫抖著聲音說:“我不明白,朗哥哥,你到底是怎么了?”明朗突然笑了起來,但那笑容卻非常恐怖,“是啊,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是發瘋了吧,被你父親迫得發瘋了,他為什么要碰我姐姐?為什么?為什么?”美兒見到明朗近乎失控的樣子,她很害怕,轉身就想走,但明朗比她更快,他捉住了美兒的手臂,他很用力,美兒覺得自己的手臂好像要折斷了,忍不住哭了起來,但明朗卻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說著:“你知道我現在要做什么嗎?就是你父親對我姐姐所做的事啊,我要他知道,心愛的人被別人糟蹋的感覺!”美兒聽后,大約估到明朗的企圖,她雖然喜歡明朗,但并不等于她同意在這種情況下與他發生任何關系,而且,明朗的精神狀態明顯不太對勁,美兒就拼命的掙扎,但她的掙扎根本就毫無作用,明朗一把就將她抱起,雙雙倒在床上,他健碩的身體壓著她,手用力的拉扯她的衣服,她薄薄的校裙很輕易就被撕破了,被明朗隨手的扔開,明朗的手移到美兒的胸前,美兒的胸圍是淡淡的粉色,上面有些碎花,還是很少女的style,明朗的大手熟練地松開了美兒的胸圍扣,美兒的乳房就完全的展現出來,美兒的胸部很美,雖然并不是很大,但卻很堅挺,很有彈性,乳尖是嬌嫩的粉紅色,很是誘人,明朗很就快就把其中一粿含在口中,吸啜著她的甜美,他的大手還用力的揉著美兒的另一邊乳房,他的手剛好能包著她的,柔滑的觸感令他沉醉,而美兒原本僵硬的身體,因為明朗的撫摸而變得燥熱,但美兒的理智卻告訴自己不能這樣下去,所以她就努力的扭動著身子,可能是由于明朗太專注于玩弄著美兒的雙乳,美兒掙扎了一會后,趁明朗一時分心,終于把握到機會,她就立刻用力的蹬了他一腳,那一腳還剛好踢在明朗己經堅硬的分身上,明朗低呼了一聲痛,手勁松了一下,美兒就立刻跑下床,想要奪門而出,可是,她還是快不過明朗,明朗忍著痛,抓著美兒的一條腿,美兒失去了重心,就重重地跌在了地上,明朗重新把她甩在床上,美兒因為剛才跌倒,身上很痛,而且還頭暈著,在她再沒有氣力反抗明朗時,美兒突然感到下身一陣涼意,原來明朗已經褪下了她的內褲,她現在已經全身赤裸,明朗雙手捉著她的腿向兩旁拉開,美兒大驚,想要移開身子,但明朗加重了力度按著她,并突然低下頭吻著她的禁地,美兒忍不住大叫了一聲,她感到小腹中有一股熱流要涌出,全身騷軟發麻,她很害怕,不停的想要避開明朗的吻,明朗抬起了頭,他的眼中都是強烈的情欲,他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見到美兒還想要掙扎,他很快的撿起了美兒已經破碎的校裙,把它撕成碎條,用那些碎布把美兒的雙手縛在床架上,他把美兒的雙腿抬起放在肩上,將自己的陽具貼著美兒的玉洞口,美兒是第一次見到男人的分身,那勃起堅硬的樣子讓她很害怕,她流著淚,嘶啞著聲音求他:“朗哥哥,求你清醒一下好嗎?別這樣對我啊…”明朗沒有出聲,美色當前,他早已經憋不住了,他在美兒的玉洞口摩擦了幾下,就突然挺腰用力,他的陽具就立刻沖入了美兒的處女禁地中,而且一插就幾乎頂到了美兒的子宮,美兒痛得大叫,尖叫著哭出聲,她的陰道還未夠濕潤,而且這條未經開拓的甬道,根本就無法容得下明朗粗暴的進入,但明朗完全沒有半點憐惜,他劇烈的抽插著,把自己的巨物反覆送入美兒狹窄的小穴中,每一插都到底,發泄著自己的瘋狂的欲望,美兒只能大聲喘著氣,身體完全失去力量,只有被撕碎的痛,她軟軟的身體被明朗的動作帶動著而前后擺動,她的陰道滲著血,染紅了身下的床單,明朗用力抽插了不知多久,才激烈的射在美兒體內,他的體液混和著美兒的血,慢慢地滲到了床單上。

明朗發泄完后,人反而清醒了不少,看著眼淚都流乾了,失魂落魄地躺在自己身邊的美兒,明朗心中閃過一陣內疚,但很快,當他腦海中想到明麗和凌云天做愛的情境,他的內疚立刻又消失,他坐起身,看到美兒破碎的校裙,想了一會,就穿衣離開了房間,但他很快就回來,手中拿著一套女裝裙,他解開了縛著美兒雙手的布條,把衣服扔給她:“這件事你若敢對別人說,我保證,在網站上立刻有你的艷照流傳,你好自為知了!還有,我很滿意你的服務,我會再找你的。”明朗揚了揚不知什么時候拿在手中的相機,就離開了房間。美兒在明朗離開后,才慢慢的坐起了身,但只是輕輕一動,下體就傳來劇痛,美兒看著染血的床單,眼淚又不自覺地流下,她不敢相信她一直喜歡著的朗哥哥,竟然會對她做出這種事,這和她想像中的第一次完全不同,她只感到被撕裂,無論身心都被傷得支離破碎,她掙扎著起身,只想立即離開這里。

明朗把車子停泊在一個海邊,一邊抽著煙,一邊回想著剛才的激烈,那令他很著迷,他喜歡美兒的身體,她緊致的陰道,充滿彈性的乳房,還有她身上淡淡的香味,這是他第一次做愛時不用想著明麗。他雖然回味著美兒的美好,但他同時又狠狠的告訴自己,美兒只是他報復的工具,他與她做愛,只是為了奪取她的純真,讓她受侮辱,他一遍遍的說服自己,不能心軟。

(五)

凌云天因公事到了星加坡幾天,一下機,他就立刻趕回家,他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見到美兒了,而且,他的管家告訴他,美兒有些不舒服,請了幾天假,他擔心得很。凌云天疼愛女兒幾乎是人盡皆知的事,凌云天只有美兒這個獨生女,他把她當成是小公主般寵溺,為她提供了所有最好的一切,但是,另一方面,他亦對美兒嚴格的操控管束著,他讓她就讀一間校風很嚴的女校,而且,還安排司機每日接送美兒上學,直到最近美兒19歲了,在美兒反覆的撒嬌要求下,他才終于同意讓美兒獨自上學,但他也嚴格規限著美兒每天回家的時間,美兒是一個很乖的女孩,她從來沒有反抗過凌云天的「獨裁」,而且,一直以來,美兒也和父親的感情十分好。

雖然每天都有與美兒通電話,但凌云天還是不放心,他回家后,立刻就到了美兒的房間,美兒見到凌云天,一把就撲到他懷中,凌云天抱者美兒明顯消瘦了的身軀,心痛的說:“還有什么不舒服的嗎?讓醫生替你檢查好嗎?剛才管家告訴我,你一直不肯看醫生。”美兒連忙搖頭說:“我沒有事了,我只是掛念爸爸你,我真的沒事了,明天我就會去上學。爸爸你有買禮物給我嗎?”凌云天見了女兒的笑臉,拿她沒法,就拿出了一大堆禮物。當晚,凌云天一直陪著美兒說話,直到美兒睡了,他還坐在美兒床邊,心中思潮起伏。他疼愛美兒,是因為深愛著美兒已經去世的母親,即使,美兒并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他也愛屋及烏,這個秘密,除了凌云天外,沒有人知道。在美兒還小時,他將她當成親生女兒般寵愛,但當美兒日漸長大,她長得越來越像她的母親,凌云天有很多次,都差點把美兒錯認,他害怕有一日美兒會離開他,他不想再經歷那種失去的痛苦,所以,他開始控制著美兒的生活,尤其是不讓她結識到男孩子,美兒的19歲生日會,是凌云天第一次答應美兒,可以讓男孩子參加,所以,美兒的同學才可以帶她們的男朋友來,而明朗也因為明麗的關系而出席。

凌云天看著美兒的睡臉,思緒回到很久以前,他與美兒的母親相識的經過。那年,凌云天只有19歲,他因為家境不好,中學畢業后就不能繼續讀書了,所以他就到了一間工廠做初級文員,晚上再念商科。在工廠中,他對一個女工很有好感,她叫桂美,20歲,長得很漂亮,人也溫柔,凌云天很快就與桂美拍拖。有一天,桂美突然沒有上班,凌云天覺得很奇怪,因為桂美從不請假,她很重視每月的勤工獎,所以,在下班后,凌云天就到桂美的家中找她,但她的父親只是支吾以對,說桂美病了,不想見人。過了幾天,桂美突然相約凌云天見面,但地點是某一間小酒店,凌云天到達后,就發覺桂美有點奇怪,她竟然喝了酒,而桂美對他,也表現出與平日不一樣的熱情,往日桂美很保守,只肯讓他親吻,連撫摸都不行,但這日,桂美竟然主動抱著他,吻他,還吸啜著他的舌,在她激烈的吻下,凌云天只覺全身愈來愈燙,腦中的疑惑全因眼前的激情而褪去,只剩下濃烈的情欲,雖然他當時還是處男,沒有經驗,但他憑著本能,很快就剝去了桂美的衣服,桂美柔軟的身軀展現在他的眼前,她的身體因激情而泛起一層玫瑰色,她主動拉起凌云天的手,放于自己豐滿的乳房上,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柔嫩和彈性,凌云天激動得近乎失控,他低頭把桂美一粿已經突起堅挺的櫻桃用力吻著,大手也揉搓著桂美的乳房,桂美在他的刺激下,發出大聲的呻吟,她不停的扭動著身子,高聲嬌喘,還把大腿纒上了凌云天的腰,將自己的小穴磨擦著凌云天早已堅硬的巨物,她的小洞口不斷的涌出愛液,凌云天再也按耐不住,他腰一挺,很輕易就推入了桂美早已潤滑的甬道中,桂美在他進入的一刻,發出很大的叫聲,她雙腿把凌云天的腰夾得很緊,凌云天感受到桂美的陰道收縮得很利害,這種劇烈的磨擦令凌云天很興奮,他越進越入,桂美也把腿抬起,盡力向旁邊撐開,在桂美的配合下,凌云天很快就頂到了桂美的子宮內,在那種緊致柔滑的包圍下,凌云天瘋狂的抽插著,想要進到更深的秘地,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在桂美體內完全爆發。當晚,凌云天完全管不住自己,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插了桂美的小穴多少次,直到筋疲力盡,他才沉沉睡去。

在第二天早上,凌云天醒來時,桂美已經離去。自此之后,桂美就像人間蒸發一樣。凌云天曾到過桂美住的地方找她,但包租婆說桂美一家人突然搬走了,也沒有留下聯絡的方法,凌云天不停向桂美的朋友打聽她的下落,幾經轉折,才從桂美的一個舊同學處聽說,桂美的父親欠下了一筆賭債,無法償還,桂美就被那個債主強 奸了,后來,還到了澳門做小姐,凌云天就回想起那夜桂美反常的表現,他很后悔自己沒有再細心一點,雖然凌云天一直沒有放棄過尋找桂美,但他始終沒有桂美的消息。直至幾年后,凌云天突然接到某醫院的電話,他趕到醫院時,桂美已經因為難產過身了,只遺下一個小女嬰,凌云天很傷心,他不愿桂美的孩子沒人照顧,所以,他就自稱是小孩的父親,把那個小 女孩帶回家撫養,「美兒」的意思,也是懷念桂美而改的。后來,凌云天轉做投資經紀,憑著獨到的眼光,他很快就闖出了名堂,還被公司的太子女看上,雖然凌云天并不喜歡對方,但對方雄厚的背景卻是凌云天需要的,結婚后,凌云天藉著妻子的財力和人脈,創立了凌氏集團,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至今,已經是首屈一指的大企業了。

(六)

“先生已經回來了,他正在小姐房中。”聽完傭人的說話后,蓮娜揮手叫傭人離開,一臉不屑的躺在床上,蓮娜雖算不上非常漂亮,而且比凌云天大10歲,但她保養得宜,身型豐滿,看上去還是徐娘半老,很有風韻。她與凌云天結婚已經十多年了,但夫婦間卻是「相見如冰」,尤其是當凌云天的生意越做越大,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之后,他們之間,莫說是親熱了,就是連說話也不多。蓮娜在房中待了一會,還是忍不住到美兒房中去找凌云天,但當她見到凌云天看著美兒睡臉時的專注神情,她又感到莫名的憤怒,她從沒有見過凌云天用這樣溫柔的目光望過自己。當初,她明知道凌云天不喜歡自己,她還是堅持嫁給她,她當時己經離婚幾年了,身邊還有不少的追求者,但她就是看上凌云天,她喜歡他堅毅的神情和獨到的眼光,她不介意他帶著個小 女孩,還用盡自己的財力和人事關系幫助他,凌云天對她很客氣,但也很冷淡,他把他的專注都放在公司和美兒身上,曾經,蓮娜會安慰自己,凌云天只是事業心重,但漸漸,蓮娜開始忍受不住凌云天的忽視,但無論她做什么,都完全無法引起他的注意,每天回家,凌云天只會去看女兒,接著就到書房工作,連蓮娜想為他生小孩,他也不同意,說他不想因其他事而分心。

蓮娜看到凌云天陪著美兒的專注的樣子,她心中很痛,但她不想再與凌云天吵架,她轉身離開美兒的房間,回房穿上了外衣,就駕車到了一間她常到的酒吧,侍應帶她到她慣常的位子坐下后,就為她奉上了她喜歡喝的馬天尼,蓮娜才剛坐了一會,突然,一陣打斗聲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抬眼看到遠處幾個人扭在一起,有些侍應就忙著調解,蓮娜認出其中一人竟然是明朗,她有點奇怪,她見過明朗幾次,印象中的他雖然年輕,但有著與年紀不符的冷靜成熟,她對他很有好感,他完全不像是個會醉酒生事的人,她見到明朗被侍應拖到酒吧外,她就忍不住跟著外出,只見明朗靠在酒吧外的墻上喘氣,臉上都是傷,蓮娜與侍應交待了幾句,那侍應就回到酒吧里,明朗見到蓮娜,先是一愕,接著就低下頭默不作聲,蓮娜見他滿臉通紅,顯然是喝了很多酒,就對他說:“你沒法駕車了吧,我送你回去好嗎?”她見明朗依然是不出聲,就走過去扶著他,明朗其實已經醉得腳步不隱了,蓮娜吃力的把他扶上車后,他就癱軟的坐在椅上,蓮娜才剛坐下,明朗就倒在她身上,他的男性氣息噴灑在蓮娜臉上,夾雜著酒味和煙味,蓮娜抱著他,漸漸地感到心猿意馬,她有多久沒有被男人抱過了?望著身邊這個俊秀的男生,蓮娜輕輕撫摸著他的臉,忍不住低頭吻著他,就像本能一樣,明朗回吻著,還把手按在蓮娜的胸部,用力搓握,蓮娜呻吟了一聲,也回抱著明朗,和他熱烈地擁吻著,她松開了自己的上衣,把明朗的頭拉下,按到自己的豐滿的乳房上,明朗立刻就吸啜著蓮娜的乳尖,并在她的乳房上咬出一個個紅印,蓮娜喘著氣,把手伸到明朗的衣服下,撫摸著他堅實的胸膛,還解開了他的褲子,把他熱燙的陽具握在手中,她上下揉搓著明朗粗大的分身,感覺著它在她手中不斷的脹大,明朗的喘息越烈,蓮娜就將椅背按下,她躺在車廂中,明朗整個人壓在蓮娜身上,蓮娜配合著將內褲褪去,她很久沒有和男人做愛了,她的小穴在刺激下,早己濕得一塌糊涂,明朗的手在蓮娜的私處撫弄著,他的手指插入了她的洞口,在粗魯的挖掘著她的嫩肉,還用力的拉扯著她的小核,蓮娜覺得既痛又很刺激,她的汁液噴灑了出來,她扭動著細腰,忍不住大聲叫著:“啊…我想要,快點,快…”她把自己的洞口貼近明朗,明朗就把自己已硬得發痛的陽具毫不猶豫地迅速插入蓮娜體內,蓮娜年紀雖然不輕,但她沒有生過孩子,陰道還是很緊致,她的嫩壁因為明朗的進入而劇烈收縮著,她把腿頂在車窗上,配合著明朗的動作而前后擺動身體,明朗的每一下推進,她就向上迎,讓明朗的巨大頂入了自己的子宮內,蓮娜興奮得全身發抖,明朗也發瘋般不斷抽插,把蓮娜的小穴撐至極限,他的手發泄般用力揉搓著蓮娜的巨乳,口中不斷呻吟,在模糊的叫著什么,蓮娜用力摟著他,在最高潮時,蓮娜聽到明朗口中叫著:“美兒…”

明朗醒來后,覺得自己的頭痛得幾乎要斷掉,最近,他向公司請了大假,每天都喝得醉醺醺,明麗雖然問過他發生了什么事,但他沒有和明麗說話,總是臨近天光,待明麗上班了才回家。明朗四周望了一下,發現自己在一架車內,他坐起身來,腦中不斷閃過昨夜發生的片斷,這時,蓮娜回到車上,明朗覺得很尷尬,發生了那種事,他不知應該和蓮娜說什么,蓮娜坐在他身邊,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不用介意,大家都不是小孩子,我也不用你負什么責任,只是…”她略有深意的看著明朗,繼續說道:“你和美兒是什么關系?昨晚你不斷叫著她。你上了她嗎?看那女孩還一副清純的樣子,背地里卻不知和男人干了什么。”明朗大吃一驚,他估不到自己會叫著美兒,而且,雖然他知道蓮娜不是美兒的母親,但他不喜歡蓮娜說起美兒時的語氣,蓮娜見他面色不善,以為他是害怕,就對他說:“你知道你同美兒的事給凌云天知道的后果嗎?不過,你不用緊張,我不會同他講的,而且,我可以幫你,我當初可以幫凌云天有今日成就,我也一樣可以讓他跌下來。我可以讓你取待他。”明朗聽后,沉默不語,他明白蓮娜想利用他,但是,反過來說,蓮娜也同樣有利用價值吧!而且,他亦暫時不想讓凌云天知道他與美兒的事,所以,他就答道:“多謝你的抬舉,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七)

今天,凌云天為美兒在家中舉行中學畢業舞會,美兒的同學和朋友們也會出席。因為凌云天不想讓美兒離開他到外國,所以,美兒就選擇了一間本地的大學就讀。而蓮娜從不參與任何美兒的事情,她在一大早就離開了家。美兒換上了凌云天為她準備的粉色小禮服,坐在自己房中,她呆呆地望著鏡子,自從被明朗強暴后,美兒晚上不斷發惡夢,雖然身體上的傷早就好了,但她總是覺得下體會傳來陣陣撕裂般的痛,美兒不敢把這事告訴凌云天,她并不是怕明朗的威脅,她仍然是很喜歡明朗,她不想明朗受傷害,而且,美兒一直覺得那天的明朗不對勁。另一方面,雖然美兒知道爸爸和蓮娜關系不好,但她也不想知道爸爸和明麗之間的事,她亦刻意逃避去想,明朗為什么會因為明麗而失控。但今天,明朗也會出席舞會,這是她在那件事后,第一次見到明朗,她很害怕,她不知怎樣去面對他。在她發呆時,凌云天走了進來,他笑著說:“你的朋友到了,怎么還在發呆?”美兒強打起精神,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我只是有點緊張呀。”美兒知道她不能逃避,否則,她的爸爸一定會起疑,美兒和凌云天一起下樓時,她的同學們,還有明麗和明朗都到達了,明朗盯著樓梯上的美兒,今天美兒穿了一件雪紡的及膝裙,很優雅大方,散發著迷人的少女氣息,明朗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一夜,美兒的香味,還有她的緊致和柔軟,明朗覺得自己全身愈來愈燥熱,他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沖動,眼光卻沒法離開美兒身上,美兒看到明朗緊盯著自己,眼中又是那種彷佛想要吞掉她的瘋狂,她覺得很害怕,就一直避著他,在舞會開始時,美兒選擇了和一個同學的哥哥跳舞,雖然美兒一直很受男孩子歡迎,但她總是很害羞,不太敢和男孩子談話,但今天,她為了避開明朗,就不斷的和不同的男孩跳舞,不讓明朗接近她,也正因為美兒今天的主動,使得很多原本就對她有意的男孩都圍在她身邊,明朗見到一直被不同男孩包圍著的美兒,手中的拳握得愈來愈緊,心中壓不下一陣陣的嫉妒,直到連凌云天也看不過去美兒被一大堆男生纒著,他就叫美兒回房間換件新衣服,美兒才如釋重負般逃回房。明朗趁著明麗和一些客人跳舞而凌云天也和他的客戶傾談時,他立刻跟著走上了二樓,因為美兒在房門上掛了一個手造的娃娃,他毫不困難就找到美兒的房間。

美兒回房后,攤在床上發呆,她一直回想著明朗剛才緊盯著她看的樣子,她不明白那樣激烈的目光代表什么,當她在胡思亂想之際,她聽到房門打開又鎖上的聲音,她以為是凌云天,就坐起來:“爸爸…”美兒的聲音因為害怕而消失,因為她看到的,是一臉憤怒的明朗,他緊握雙拳,一步步走近她,美兒想要避開,但就被明朗一把抓住手腕,按在床上,美兒怕得閉上眼不敢看他,見到美兒害怕顫抖的樣子,明朗心中一陣煩躁,他開聲道:“怎么,見到其他男人就那么熱情,見到我就怕成這樣,你這小淫婦!”美兒聽到明朗的說話,她很委屈,紅著眼低聲道:“我沒有…是你的樣子很可怕…”看著美兒嚇得哭了,明朗忍不住伸手,想要抹去她的眼淚,但他的手卻突然僵在半空,為自己心中的柔軟吃了一驚,他不應該有這種情緒的,他應該是要報復她的父親,他不能再看著美兒的臉了,于是,他就將美兒的身子翻轉,手很快的撕破了她的絲襪和小小的內褲,露出了美兒圓潤堅挺的臀部,美兒大吃一驚,但她被明朗用力按著,明朗壓低聲音,在美兒耳邊說:“樓下都是你的朋友和同學,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的關系嗎?想讓你父親看到你這個樣子嗎?”美兒抽泣著,卻不敢反抗,她的確是很介意別人知道這件事,明朗見美兒不再反抗了,他撫摸著美兒的充滿彈性的臀部,手指伸入了她嬌嫩的菊穴中,輕輕擺弄著,美兒的喘氣聲夾雜著細微的哭泣傳入他的耳中,他感到自己的下身開始滾燙,他很快地脫去褲子,急不及待的把早已硬挺起的陽具塞入美兒的菊花蕊中,美兒尖叫了一聲,哭著求他:“我這里很痛,真的,求你不要這樣…”明朗用力抽插了幾下,他隱隱見到美兒的菊穴滲出了血絲,他心中也有點不忍,就把自己的分身抽了出來,他把美兒反過來面向著他,美兒眼里閃著淚花,明朗看到美兒楚楚可憐的樣子,他忍不住低頭吻著她的唇,他的手伸到美兒的小穴,美兒的陰毛很柔軟,但她的洞口還是乾乾的,在他的觸碰下,明朗感到美兒洞口的嫩肌在微微顫動,他的手指慢慢的按壓著美兒的陰部,在她粉色的陰唇上反覆揉搓,又把手指伸入了美兒的洞口內,撫摸著她滑溜緊致的肉壁,在他的刺激下,美兒輕輕呻吟著,她的聲音很甜美,好像在誘惑著他,明朗感到美兒的洞口開始微微濕潤了,他無法再等待,他的陽具已經脹得發痛,他低吼了一聲,就把自己的分身埋入美兒狹小的玉洞中,明朗一進入,美兒還是痛得哭出聲,但比起剛才明朗插入她的肛門,還有第一次做愛時好得多,明朗啞著聲說:“若想不痛,就乖一點,把腿張開…”明朗一下一下的抽插著美兒的小穴,美兒也開始張開腿,慢慢學著容納他,她感到自己陰道的肌肉在收縮著,明朗喜歡美兒的緊致,那肉壁彷佛能把他的分身吸啜著,很刺激,他愈動愈快,房內只有他們的喘息聲和肉體劇烈碰撞的撞擊聲,直到明朗終于盡興地射了,他才抽身離開美兒。

美兒全身乏力地躺在床上,剛才明朗的抽插,她感覺不到快感,她還是覺得痛,雖然己經比第一次好了一點,但她還是無法覺得享受,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傳來,美兒和明朗都嚇了一跳,門口傳來凌云天的聲音:“美兒,你換好衣服了嗎?大家都在等你表演小提琴啊!”美兒立刻回答道:“我很快可以下來了,爸爸你到樓下等我好了。”美兒看了明朗一眼,把裙子拉好,蓋著還在滲著明朗體液的下身,臉紅紅的坐起來,她迅速地在衣柜中拿了一套白色的小禮服,沖進了浴室中,還差點撞到了門,明朗見到美兒的樣子,忍不住笑了,連明朗自己也沒有發現,這是他這段時日以來,第一次的笑容。

心跳跳—專屬性愛情慾文章與部落格:

23 9 月, 2015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