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事我来爱六

陆涛心想,糟糕,正是来着不善,善者不来。他四周一看,眼下能逃出去的就只有这个窗户了,好在这里是一楼,下面是草地。陆涛不再细想,飞奔到窗户,纵身一跃,一个翻滚,落在了草地上。

李东林隐约听到有响声,一看GPS 定位仪,亮点正在移动,拔腿就追了出去,

只见陆涛已经上了辆出租车,已经离去。李东林心里暗骂,妈的,抓不到你,老子不姓李!

陆涛只是一个劲的催促出租车司机开快点,待已走出十几分钟的路程,才稍稍冷静下来。这才想,现如今到底找谁好?这个礼物是李东林送的,说不定赵靓的礼物也有问题。还是看看赵靓有没有什么情况。

陆涛说道,师傅,麻烦你把我送到荷花苑小区门口。

且说赵靓下班后回了家,吃过晚饭看了会电视,洗浴出来,换上了条白色的镂空内裤和淡蓝色丝绸吊带睡裙,长发披肩,一副轻松的模样。她坐在梳妆台前,欣赏着自己,发现指甲有些长了,翻箱倒柜,愣是没找到指甲剪。她又到卧室转了一圈,到杂物柜翻看,这才找着。只是原来卡在柜子上的一个螺钉掉了下来,弹到了门边。赵靓看到门似乎没关好,推开再关了一下,并无在意。

赵靓修剪了会指甲,注意到了放在一旁的李东林送的护肤品。细瞧了一会决定试一试效果。她打开包装取了粉色塑料瓶装的护肤品,倒了点在手心,然后均匀的涂抹在脸上。脸上顿时有了一种非常清凉的感觉,原本绷紧的脸一下轻松了许多。她闭着眼睛,轻轻的呼吸,护肤品迷漫的独特味道让她有些心跳加速。

赵靓的手伸进了睡衣,开始在身上漫游,似乎每一个地方都在召唤自己。最终她把手停在了自己的乳房上,慢慢的揉捏。她睁开了双眼,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神中透着些许迷离和倦意。

荷花苑保安室,五六个保安正听保安队长肖文吩咐,

「廖文,你到小区四处巡逻下,没什么问题,就可以下班了,有问题及时回来报告!」

廖文拿了手电和警棍,领命出来,沿着小区的小路慢慢的巡逻。走到二栋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像往常一样抬头看了看,只见有二楼的窗子还亮着灯光。他知道这是赵靓的住的房子。心想,平日里到这点不都睡了吗,怎么今天还亮着灯?他的好奇心让他想上楼一探究竟。

赵靓住这个荷花苑时间不长,但是缺很快引起了廖文的注意,在他看来,这是这个小区里,唯一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又非常漂亮气质的女孩。所以,每每碰到赵靓,廖文都会报以非常热情的微笑,晚上巡逻也会格外的注意下这里的动静。廖文心里清楚,癞蛤蟆很难吃到天鹅肉。

廖文放轻了脚步,慢慢的上了楼,但见赵靓家的门透出一丝光线,心想,不会是进了强盗了吧。他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无人答应。他借了个胆,拉开了门。屋里的灯还是开着的,屋子异常的整洁,还有一股独特的香味。

廖文听了里面的卧室传来了一阵阵的呻吟,他往里走了几去,探头看去。

只见赵靓在椅子上不停的扭捏这身体,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抚摸自己的下身,不停的喘息。廖文屏住呼吸,惊愕的看着这一幕,他恨不得扑上去,压住她,疯狂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她。只是,他还不敢打破这诱人的场面。

赵靓似乎无法满足这手的带来的快感,她挪动了下身体,将睡裙往上拉了拉,露出了白色镂空的内裤,三角地带贴在了椅子靠背的边缘,双乳紧紧地贴在了靠背上,玉体开始上下的活动,椅子带来的刺激,让她更加的兴奋。

赵靓发出了断断续续的低声的浪叫。

「嗯……嗯……好舒服……好舒服……陆涛……快……快……干……我……」

陆涛?廖文听了这个名字,心想,这不是我兄弟的名字吗?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这小子成天玩游戏,哪来这么好的艳遇!廖文接着看下去,自己的身体也有些热乎,情不自禁的摸着了自己的肉棒。

赵靓挪动玉手,把肩膀的吊带退了下去,雪白挺立的双乳跳了出来,乳头晶莹剔透。只见她双手紧握着乳房,在椅子的靠背上来回的磨蹭。

赵靓的双眸紧闭,头发散乱,呼吸越来越急促。

「陆……涛……我……好……想你,好……想你的……大……鸡巴……啊…」

正当廖文看的入迷,忽然,房间里响起了手机的铃声,把廖文吓的往后跳了一步。正想夺门而去,刚到门口,又站住了。电话还在响,并没发现赵靓去接听。廖文又调转头,再探头看去。

手机响了会,停了。

只见赵靓一手挪到了下身,把内裤拉到了一边。浓密的阴毛和两片薄薄的阴唇露了出来。赵靓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阴唇,慢慢的揉动。

廖文咽了口口水,他试探的喊了下,喂!见赵靓并无动静,又连着喊了几句,还是没有动静。廖文蹑手蹑脚的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房间门口。廖文心想,这赵靓八成是中邪了,要么就是眼睛瞎了,我这一大活人站在面前都没反应,真够怪的!廖文又上前了几步,站到了赵靓的跟前,他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只见赵靓缓慢的转过头,呆呆的看着廖文。

廖文战战兢兢地说道,「赵……赵……赵小姐,我……我无意冒犯……。」

说完,转身要走,心想,这下完了。

这时,一直柔软的玉手拉住了他,只听赵靓娇声说道,「我不让你走!」

廖文赶紧哀求道,「赵……赵……小姐,我……我……错了,您放我走吧!」

廖文心里连声叫苦,万一她拉着自己,大叫怎么办?完了完了!

「我就不让你走,我要你抱抱我,我全身好痒好痒!」

廖文这时觉得似乎这话并不是要抓自己,而是一个女人的最盛情的邀请。正是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廖文转过身去,一双迷离勾魂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赵靓开始解廖文的皮带,廖文惊愕道,「这……赵小姐,你真好,呵呵呵呵!」

廖文傻笑了起来!

赵靓把皮带解开,退去了外裤内裤,肉棒直挺挺的蹦了出来。

赵靓一手握着肉棒,把包皮翻开,伸出了粉嫩的玉舌,在龟头上舔了起来。

廖文张大了嘴,瞪着个小眼,忍不住叫出了声!

赵靓握着肉棒的根部,将整个肉棒舔了一圈,又吻住了龟头,用力的吸了几口,一口将肉棒吞了进去。廖文差点没站稳,赶紧抓住了凳子。只见赵靓快速的吞吐这肉棒,借着口水的滑润,不时的将整根肉棒都吞下去。

廖文抽出了肉棒,把赵靓抱上了梳妆台上。赵靓背靠墙壁,玉腿如M 字型张开。廖文快速的退去了赵靓内裤,之间灯光下,乌黑的阴毛,均匀的分布在三角地带。阴蒂红粉发亮、阴唇薄而粉嫩。廖文的手指在肉穴外滑动了几下,轻轻的将阴唇分开,里面是粉嫩的肉穴,带着些许的淫液,犹如一朵绽放的花蕾。

廖文吻住了肉穴,他恨不得一口全部都咬住,含在嘴里吸允。

「嗯……嗯……用力……嗯……用力吸……」赵靓发出了颤抖的呻吟。

廖文伸出了舌头,轻松的钻了进去,快速的转动,一股淡淡的咸味的淫液被他吸了出来。他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水,这几乎他的肉棒疯狂起来。

赵靓顶不住这狂吸,双腿紧紧的闭合,夹住了廖文的头。

「啊……快……快……不……行了,陆……涛,我好爱你!」

廖文吸完,又舔了起来,在肉缝上,疯狂的舔舐,舌尖触碰到阴蒂,快速的抖动。这使得赵靓扭动的屁股,发出一阵阵的浪叫。

「快……快……用鸡巴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下面受不了了。」

廖文心想,还真是看不出来,外表清纯,内心这么淫荡。

廖文站了起来,用肉棒敲了敲赵靓的肉穴,问道,「想要么?」

赵靓嘟着小嘴,脸飞红霞,不停的点头。

「想要什么?说出来,我才知道。」

「鸡巴,想要你的鸡巴。」说完,竟伸手就握住了肉棒,要廖文立刻插进去。

「看把这猴急的。」只听吱溜一声,肉棒冲了进去。

赵靓脖子一仰,「啊……!」

廖文拿出了吃奶的劲,搂着赵靓就是一顿疯狂的抽插,「真爽……真……爽。」

房间里,是肉体的撞击声,夹着两人不停的呻吟。

赵靓双手环抱这廖文,「陆……涛……我要你……天天都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好吗?」

「好啊!我也想天天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做梦都想。」

「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廖文将赵靓翻了个身,跪在了梳妆台上,他没那么高,把一旁的椅子拉了过来,站在了椅子上。廖文把赵靓的双腿稍稍的分开,整个屁股高高的翘起,肉穴微微的张开,等着廖文的肉棒。

廖文在屁股上甩了几巴掌,抬起肉棒,刺了进去。

这是丢在床头的电话又猛的响了起来,吓的廖文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廖文跳下椅子,喊了句,「哪个狗日的这么晚还来电话!」廖文拿起电话,本想直接接起,很骂一顿,但是,显示的名字是陆涛,电话号码是那么的熟悉,他愣住了。寻思道,难道真是我兄弟?

在梳妆台上翘着屁股的赵靓见肉棒没了,撒娇道,「快点嘛,快点来操我嘛!」

廖文上去就在她屁股上来一巴掌,「别急,一会就来。」说完,在自己口袋掏出电话,找到了陆涛的电话,号码是一致的,他确信肯定是同一个人。

廖文按了下关闭铃声,暂把这是丢在一边。低头看去,刚刚被吓的肉棒都有些软了。一脚踏上了椅子,一脚踏在了梳妆台上,摸着赵靓的头,

「看你这么急,你也帮帮忙,赶紧给我吹大来!」

赵靓玉唇一张,将肉棒吞了进去,卖力的吹着。廖文手指一伸,插进了赵靓的肉穴之中,不停的扣动,肉棒也渐渐的膨胀了。

廖文说道,「好了,别吸了。」

廖文再次移回到刚才的位置,从后面直插了进去,双手揉着两个晃动的乳房。

赵靓扭动着屁股,配合这抽插。

廖文紧闭着双眼,每一次都冲到最里面,每一次都感觉无数的精液要喷洒了。廖文的速度明显的提升了,也更加的用力。

廖文催促到,「快,快叫大声一点,快叫……」

赵靓的呻吟明显的提升,大声的浪叫起来。

「啊……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的逼,操)死我,我爱你,陆涛,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

廖文在一声惊呼后,把精液全部喷进了赵靓的肉穴。廖文将肉棒抽了出来,弄白的精液流到了肉穴口。

赵靓扭动着屁股,娇声道,「我还要……我还要……」

廖文一看,心想,我搓,这还不够啊!换做别的女人,早飞几十次了。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了?

廖文把赵靓抱到了床上,「还是消停一下好!」

赵靓哪里肯放,又扑向了廖文,廖文一个起身,躲了过去。

「我还要,快,快来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

赵靓犹如一个饿虎般,在床上扭动,双手不停的抚摸,哀求着廖文。

廖文性情已过,看到赵靓这般摸样,知道今天这事蹊跷,不能让她一直这样。廖文举起手掌,一掌打在了赵靓的脖子上,赵靓立刻昏了过去。廖文将赵靓放平,盖好被子出的门去。

出来门后,廖文心想,这陆涛这么晚给赵靓到底什么事情呢?他们俩的关系肯定不一般,我何不跟陆涛联系下,打探个究竟,也好找个机会,真正认识下赵靓这个妞,想着,狂喜不已。

陆涛人到了荷花苑的门口,一连几个电话,赵靓都没有接听,暗骂,他娘的。可此时,又不敢再回去,好歹要找个地方对付一宿,冷静一下。

陆涛拨通了电话,几秒钟后,电话通了。

「廖文,你还没死吧,我搓!」

「没呢,刚刚准备休息,这么晚了,还没睡?」

「好久没跟你联系了,你现在在哪里了?」

「我到荷花苑小区当保安了,有两三个月了。」廖文回答道。

「不会吧,我就在荷花苑门口呢,今天遇到点事情,愁死我了。」

「什么事情这么急?」

「电话里说不清楚,赶紧过来接我,一会跟你说。」

不一会,陆涛远远的看着一个人向自己走来,此人正是廖文。陆涛这才心里松了口气,早就应该想到这个老朋友的。

廖文小跑着上前来,爽快地说道,「这下可巧,兄弟,走去我那!」

陆涛跟着廖文到了住处,坐定,廖文问道,「兄弟到底碰到什么事情了?」

陆涛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推薦閱讀:

21 3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