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醉酒

我叫阿七,注意,這不是外號,我姓「阿」名「七」,哈哈,一個奇怪的名
字。由於成績一直不好,所以父母把我送到了一個小縣城讀高中,這學校升學一
直很高,父母對我升大學抱有很大的期望啊I是我並不是如父母想像般乖乖讀
書,不然也沒那麼多的「好事」了。

好了,言歸正傳,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住校是一個很無味的
事情,天天都有人管束你生活的一切,這種感覺很不好。於是我和幾個平時玩得

不錯的同學一起商量著出來租住,想盡一切辦法後這一理想終於水到渠成的辦了
外住手續,哈哈,自由了!歡呼吧,為社會又多一個人渣而歡呼。

星期六,無聊的一天,我的室友們都是本地人,所以今天都回家了,星期天
晚上才回來。

白天在網吧泡一天,下了幾部南國的「文藝片」在MP4上,提到這個不得
不佩服日本文化的「博大精深,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從人數上說,
有什麼3P多P100人幾百人等等,從XXOO上說,有1穴雙穴三穴同插等
等,從關系上說那就有點恐怖了,什麼媽媽,阿姨,姐姐,弟弟奶奶爺爺還有狗,
不得不佩服南國人的膽量,什麼人都敢上,是不是人都能上,哈哈,把我們大好
青年全給「毒害」了。下載好了我就帶著寶貝兒的MP4回「家」(出租房)了,
天已經有點黑了回家之前買了些花生和兩瓶二鍋頭,我一回家就直奔我的臥室,
帶上房門就開始欣賞大片了。對於一個還是處男的高中生來講,這無疑是最猛的
春藥,才一看見女優的MIMI漏出來,我的小JJ就熟練的抬頭了,把MP4
放在桌子上,我擺好姿勢,右手就像平常一樣開始撫摸和套弄著JJ。片子看得
人口幹舌燥的,片子裏的幾個男人把女優翻來覆去的操弄著,我邊打著飛機一邊
猛灌著二鍋頭,越打越興奮,不知不覺酒也喝光了,可是天不如人願啊,正當H
IGH時MP4沒電了,當然,我的小JJ也跟著沒「電」了。鬱悶啊,我站起
身來準備去充電,但是腳就有點不聽使喚了,糟糕,酒灌多了。我搖搖晃晃的把
MP4插上沖著電,無聊了,我就仰在床上等待著MP4的起死回生。夜是漫長
的,拉開床頭的窗簾正好可以看見漫天的星星點點……

一個人在安靜的房間裏,我滿腦子都是哪些南國騷貨的蜜縫和碩大的雙峰和
滿臉的淫笑,時間就在等待中悄悄過去。哈MP4終於沖好電了,我拿起MP4
放起了剛才的片子,但是怎麼都沒感覺了,我想可能是看過了吧就沒感覺了,我
準備再去以此網吧。於是我帶著數據線就準備一路直殺網吧,剛出大門差點摔了
一跤,果然是喝酒誤事啊,這樓梯老高老高的,我慢慢的一點點的下了樓,太累
了,以前下個五樓也就一溜煙的事,坐下休息下吧,於是就坐在樓下邊的門口小
憩一下,坐一會應該就能清醒了。

這一坐我就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起身拍拍身上的外套,看看天色貌似夜已
深了,管他的,我還要去下片呢,於是一路向網吧行去。今天網吧的人挺多了,
看樣子都在開通宵了,我也去排隊,前邊老長的人在排隊(因為我們這一帶學校
很多,什麼技校,高中都有幾所,所以週末出來玩通宵的學生太多了,許多網吧
都是滿滿的)我身後也有立馬排上來不少人,這時就在我後邊站了一個女孩子,
估計1617歲的樣子,樣貌清秀,並不出眾,就是眼睛特別大,衣服穿的挺嚴
實,但是下邊卻穿了條很短的裙子,額,這打扮確實有夠怪異的,於是我也時不
時的偷瞄下那兩條粉嫩的白花花的腿,真想掀開裙子看看看不到的那一截。可能
是看見我的猥瑣目光了,她也臉紅著拉拉裙子試圖遮擋一些春光。

排了半天終於到我了,我想我也開個通宵吧,10元錢下一晚上的片呢。收
銀員微笑的等待著我掏錢,我錢一般放屁股的包裏,可是我一摸怎麼一分錢都沒
有,頓時才想起,白天回去的時候我買了些酒和花生啊。我大急,排半天隊難道
就這樣走了?我不甘啊,現在回去拿錢的話,回來還得排隊還要走老長的路,我
正在思量的時候,後面的人已經開是不耐煩的催促我了,焦頭爛額之際我把目光
投向了我身後的乖巧妹妹,我看她樣子應該挺好說話的(好欺負),於是我厚著
臉皮對她說「額,你好,你能借我10塊錢麼?我出來忘記帶錢了,我一定還你
的,我家在附近,明天早上就給你,保證??????」說了很多,她被我一通
話給說愣了,不過她還真借了10元錢給我,我開了機器擠出人群等著她出來,
不一會她也出來了,我又是一通保證什麼什麼的說了一堆話,「不要緊不要緊,
你明天給我就好了」她笑著回答。畢竟我差人家錢,雖然不多,但是你也別跑太
遠去,於是我們就坐在一個雙人包間裏,這坐下不要緊,可是我現在才反映過來,
我這還怎麼下片啊,旁邊坐一女孩,你就是臉皮再厚也下不手啊,哎,鬱悶啊。

無聊啊,我一會百度,一會56的亂點些東西來看,開始我們還挺拘束的,
問了一些無聊問題,「你是哪個學校啊,我就X中的,我叫阿七」「XX技校,
護理班的,叫我琳琳就可以了」「你肚子餓不餓」「不餓」一夜就這麼過去一半,
她估計有點困了,就爬桌上睡了,撩人的小裙子也不顧形象的被搓上來了一大截,
看得我心癢癢的,我YY著就這麼睡吧,不要醒來了,我的小弟弟也順勢而起了,
我時不時的看她醒沒醒,沒醒我就繼續看大腿和露出的一點點白色內褲。現在她
看不見我得抓緊時間下片,我熟練的打開網站找到BT下載,飛快的使用迅雷下
上幾個種子檔,不過多久就下好了一部,我這人就是好奇,我看她還在睡就點
開一部來瀏覽一下,太精彩了,看得我都不想點快進,就這麼專注的看著螢幕,
小弟弟也越來越漲,我不安的挪動的姿勢,我可能是忘記旁邊還有人了,當我看
了好一會的時候突然聽見旁邊怎麼有點喘息聲,我轉過頭來看看,原來她已經醒
了,正直勾勾的看著我這邊的螢幕,我頓時大囧,臉刷的就紅了,立馬關掉播放
器。她被我這一驚也是立馬反映過來把頭扭了過去,不敢看我。

怎麼辦?太丟人了,看毛片被人逮著了,我慌不擇地的亂動著,慌亂的按鍵
盤,不知道按了些什麼,正在我心慌的時候,她說話了「不要緊的,你看你的好
了,不用管我的」大汗??????我也不知道怎麼的就說一句「一起看吧,包
間有簾子的」她也沒回我話,我想我一大老爺們還怕別人怎麼滴,於是我壯起膽
子又以此打開播放器,南國美眉的淫蕩身軀又看是在男人堆中扭動,帶起一片片
乳白。她「專心」的點擊著QQ空間,我時不時的偷瞄她的反映,我發現她也在
偷偷的偷瞄我的螢幕,就這麼我們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心的越坐越近了。我咽著
吐沫滋潤幹澀的喉嚨,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們已經緊緊的挨在了一起,她也專心
的看我的電腦螢幕了,感受到她的體溫和身上的香氣,作為一個小處男的我怎麼
可能把持得了啊,好難受啊,真想把她就地正法了。心智混亂之下我伸出了邪惡
的手搭在了她的大腿上,她開始身體抖了一下就平靜了,像個沒事人一樣,也不
看我,臉紅著的看著A片,時不時的咽著口水,見她沒反抗我色心大起,把手伸
進了他的裙子裏,隔著內褲來回的撫摸著,她的內褲好濕啊,全是水啊。滑滑的,
摸了好久她開始喘得比較厲害了,臉也是紅得不得了,我還沒試過口交,每次看
見A片的口交我就特別興奮,今天我想要試一下。這時我對他說「靠著我睡一下
吧,桌子上不舒服」她先是一愣,然後點了點頭,於是靠在了我的肩膀上,A片
也接近尾聲了,現在我也沒心思看那個了,我把手慢慢的從她的領子向下滑進去,
果然摸到了好東西,軟軟的還有一個小丁丁,那就是乳頭了吧,好硬啊,我看過
書,這應該是發情了。我揉搓了好久,左邊的摸了摸右邊,兩團肉被我摸得滾出
了乳罩。奶子摸夠了我開始把另一只手放到她的裙子裏,開始撫摸她的小BB,
好滑啊,簡直是泛濫了,邊摸她也邊喘還咽著口水,手在我背上來回的摸著,我
把手從咪咪的地方拿出來,拉過她的手放在我高高昂起的雞巴上面,她也拉開我
的拉鏈把手伸了進去,第一次被女人摸小弟弟是什麼感覺,簡直是酥麻極了,我
幫她扣著下麵的水簾洞,一會滑進去一會滑出來,她也不敢叫出聲,極力的忍耐
著,她輕輕的套弄著我的雞巴,我也是水多,感覺內褲濕了。

摸了好久我從她內褲裏把手拿出來,手上全是黏黏的水水,她閉著眼睛,我
把她輕輕的順勢按到了我的大腿上,貌似是想讓她好好的睡,我正在想怎麼她給
我口交的時候,她竟然出人意料的把我的雞巴從拉鏈口掏了出來,在小臉上噌了
幾下就一口含在了嘴裏。這一含不要緊啊,我只感覺我被包圍在一個溫泉的世界,
好溫暖好癢啊,他在我的雞巴上又含又舔,一只手還摸我的蛋蛋。我的褲子上全
是她的口水啊,一進一出的,估計是剛在A片裏學的,有點生硬,不過對我來說
可是天堂了,不一會我就射了,沒有通知她,直接射在了她嘴裏。她瞪著眼睛看
著我射,似乎很意外,不過還是沒有鬆口,把我的精子全部接納了。隨後小心的
把雞巴給放了出來用衛生紙吐了精子,我看她臉紅紅的,眼睛虛瞇著,就像AV
女優,我的心裏馬上就想幹她,她小心的站起來把內褲拉下半截對著我的雞巴就
坐了下來,一下子我腦子裏就什麼都空了,她在我身上快速的扭動著,快感一陣
一陣的襲來,沒幾下我又射了,直接射在了裏面,我也沒管它,讓他繼續扭動著,
一次次的內射,直到她高潮才結束,持續了20多分鐘的激戰結束了,她慢慢的
從我身上下來,下來不要緊,可是我的褲子完了,全是一攤攤的精液,她給了我
一些衛生紙擦掉,但是還是濕濕的。不僅濕濕的,還會蔓延擴散,不一會都濕到
褲腳了,跟著我的衣服也濕了,我越想越不對,怎麼濕了呢,不對,這不對,啊
??????我??????額下雨了,暈,原來是夢啊,我原來在樓下就睡著
了。靠,全是假的,全是假的啊??????老子還是處男!

兄弟,你太有才了,哥哥我一直在熱血澎湃的欣賞著呢,你來個下雨,不但讓人激動,還能讓人會心一笑,有多少人曾經有過春夢呢?很有意思 樓主繼續 看好你哦!樓主,太不給力啦~正爽著呢,來個下雨?我小兄弟萎了你要負責的啊!樓主第一次寫還是不錯得了,個人感覺細節不夠豐富。
多點細節描寫會好很多。這片文章以前沒看過,激情描寫還不錯,就是短了點。寫的不錯啊,很精彩。看到一半就覺得是意淫,不然人家憑什麼和你一個包間。你太有才了,哥哥我一直在熱血澎湃的欣賞著呢,你來個下雨,不但讓人激動,還能讓人會心一笑,有多少人曾經有過春夢呢?南柯一夢啊呵呵!不過也不錯啊至少還有這樣的夢境!也算值回票價了4著這還能讓人會心一笑,有多少人曾經有過春夢呢哈哈,不錯應該是某人自己寫地,情節很真實哈哈!確實會心一笑![url=http://www.rochefresh.com/]羅氏鮮[/url]


年底安檢的幸福作者:冥鬼作者:冥鬼

事情發生在2012年年底,也就是12月底,我們公司組織了一次比較大
的安全檢查,我全權負責這次檢查,故事也就因此而發生。

12月22號,我獨自一人到單位倉庫檢查安全工作,負責倉庫的的庫管員
是陳姐,陳姐離婚快1年了,雖然說已經38歲了,但是看起來風韻猶存,只有
30歲左右的樣子,身材勻稱,凹凸有致。我剛一進倉庫陳姐就喊我:「小張,
你小子怎麼想起我來了?」「我最近比較忙,沒有什麼時間來你這看你呢!」我
不好意思,只好搪塞。陳姐直接湊到我面前問我:「你小子是不是升職了?」我
說:「沒有呀,只是臨時負責這方面的檢查」。陳姐看著我,:「就你小子還負
責安全檢查,你負責身體檢查還差不多」。我壞笑,看著陳姐那鼓鼓胸脯,「陳
姐,要不我給你檢查下身體怎麼樣?」「來呀,你小子要是不檢查,我就閹了你!」

「別!別!別!我還要找媳婦呢!」

「就你小子這模樣,還愁找媳婦?我要是年輕十歲,絕對嫁給你,可惜我著年紀大了!」

「陳姐,你可不能這麼說,我可是對你傾慕已久了,要不我們接觸試試?」

「去你的,你小子竟是拿陳姐開心,就我這年紀,脫光了你也不想看!」

我心想著陳姐是有名的騷貨,如果能行我也幹她一回……正在我想入非非的
時候,陳姐猛的走過來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你小子是不是在想能不能操
我?你要是[url=http://www.slimmingtw.com/]減肥產品[/url]想,姐現在就給你。」

我聽這話臉馬上就紅了,我畢竟才27歲,雖說不是什麼純情少男,但也沒
有上過幾個女人!我還是下意識的紅了臉,我連忙鎮定心情,調整心態,對陳姐
淫蕩的笑了起來,「你說的是真的?」

「你陳姐我什麼時候說過假話?我還真想跟你這樣的年輕小夥子試試,我倒
想看看你這個大小夥子有沒有沖勁呢!」陳姐悄悄的對我說。

我提起嗓門喊了聲:「陳姐,麻煩你打開小倉庫的門,帶我我進去檢查下滅
火器和消防栓,還有倉庫的包裝箱有沒有安全隱患。」

陳姐笑瞇瞇的答應:「好,你等我拿鑰匙。」

十分鐘後,陳姐出現在我面前,手裏拿著一串鑰匙,徑直帶著我朝負二樓的
小倉庫走去。

我們來到負二樓,陳姐打開倉庫門直接就走了進去,我緊跟其後,剛踏進倉
庫我就一用力,從後面抱住陳姐,兩只手直接摸在陳姐的乳房上,陳姐含羞笑道:
「你還來真的?真想操我這老傢伙?」

「陳姐你可不老,我喜歡你這樣有韻味,有經驗的女人,快關上門,我都想
了,你摸摸我雞巴都硬了。」

陳姐趕忙把門關上,右手順著我的腿摸到了襠部:「呀!你小子還真硬,個
頭不小呀,快拿出來陳姐給你吹吹。」

我拉開拉鏈,拿出長槍讓陳姐看我的雞巴,這個雞巴是我引以為自豪的,長
有15公分左右,還很粗,陳姐一看也覺得有點大。說她還沒有嘗試過這麼的雞
巴插她呢!陳姐用兩只手握住我的雞巴,慢慢的揉搓,我的雞巴也越來越硬,硬
的我受不了,我抱起陳姐就往倉庫裏面走去,找了一處稍微寬敞的地方,讓陳姐
跪下,陳姐顯得很聽話,跪下之後就開始舔我的雞巴,陳姐開始用舌尖舔我,我
舒服的呻吟起來,慢慢的,陳姐的嘴唇觸碰到了我的龜頭,我好像觸電一樣,舒
服的一塌糊塗。

「是不是沒有女人給你口交過?」陳姐忽然問我。

我點頭,確實沒有享受過女人口交帶來的快感。

陳姐開始把我的龜頭吞進嘴裏,慢慢的套弄,我的刺激感更加強烈起來,陳
姐的嘴裏也發出嗚……嗚……的聲音,接這樣,陳姐給我口交了將近五分鐘的時
間才停下,我也快忍受不住要射了。陳姐看著我,拉了一塊包裝箱直接躺在上面,
示意我脫她的褲子,我像條餓狼猛地撲過去,幾下就把陳姐的褲子扒了下來,提
槍就要進入,陳姐推了我一把:「你小子以為是找小姐呢,上來就直接進去,你
怎麼也得撫摸幾下,等我滑了再進去呀!」

我不好意思的把手放到陳姐的陰部,開始慢慢揉搓起來,開始是外陰,慢慢
的由外向內,觸摸到了陳姐的陰蒂,陳姐輕輕的呻吟起來,嗯……嗯……,我繼
續探索陳姐的陰部,中指摸到了陳姐的陰道口,用指尖在陳姐的陰道口慢慢的旋
轉撫摸,這下陳姐可受不了了,呻吟聲更加的大了起來,陰道裏也慢慢的沁除了
黏黏滑滑的分泌物,我眼看火候到了,用我的中指猛的插進了陳姐的陰道,陳姐
呻吟的淫蕩聲音更加的強烈起來,用雙手拉著我:「快……快插進去,我要」。

「陳姐,你要什麼呀?」我壞笑的說道。

「我要你的雞巴,快點給我插進來,我好想呀。」

「那我就進來來呦!」

「快點,我受不了了,快點進來。」

我抬起陳姐的雙腿,慢慢的扛在肩膀上,露出了陳姐的陰部,陳姐的陰部有
些黑,一看就是被很多男人幹過,我提起長槍就直奔陳姐的陰道口而去,我的雞
巴觸碰到陳姐陰道口後並沒有直接插入,而是在陰部慢慢的徘徊,將陳姐的分泌
物慢慢的塗在自己的雞巴上,以起到潤滑作用,陳姐的分泌物很多,連紙箱子上
都有些濕潤了,我的雞巴很快就沾滿了陳姐的分泌物,然後直奔陰道而去,只聽
呲的一聲,我的雞巴進去了三分之一,陳姐猛地夾緊了雙腿:「慢點,你雞巴太
大了,我有點受不了,先慢慢適應以下。」陳姐說完就慢慢的放鬆陰部,讓我先
不要往裏面插,我也停在原地沒有再繼續深入。

過了大概1分鐘左右,陳姐漸漸的適應了,讓我試著慢慢往裏插,我慢慢的
用力,輕輕的插入,直到全部插進去,才停下。這時,陳姐也松了口氣,微笑著
對我說:「小張,你著雞巴還真大,我這陰道都有點受不了,還好都插進去了,
動的時候慢點,不要讓我痛了。」

我點頭,開始慢慢的抽查起來,開始有點阻力,慢慢的在陳姐的分泌物的潤
滑下,抽查變得順暢起來,我的抽查速度開始加快起來,陳姐的慢慢的適應了我
的大雞吧,也慢慢的呻吟起來,跟著我的抽查速度越來越快,陳姐的呻吟聲也是
越來越高昂起來。

我插了一會兒,又把陳姐的腿抬的高了些,這個動作我經常在A片裏看到,
能夠插的很深,據說能夠插進子宮,我慢慢的往裏插,正在我把雞巴插進四分之
三的時候,陳姐忽然「啊」的叫了一聲,我問陳姐是不是太舒服了,陳姐瞪了我
一眼說道:「別太用力,你剛才已經插到我的子宮頸了,不要用太大的力氣往裏
插,我有點疼。」

我聽後沒有在深入,慢慢的抽查起來,又插一會兒,我看陳姐呻吟起來,我
忽然猛的一用力,將雞巴齊跟插入,陳姐一下就夾緊了栓推,我感覺的我插進了
陳姐的子宮,陳姐的子宮頸把我的龜頭包裹的緊緊的,對我龜頭的刺激相當的大,
我幾乎要呻吟出聲了。陳姐皺著眉頭,顯然我雞巴插進他的子宮,他有些疼痛,
看樣子是在忍耐,我輕輕的親了陳姐的大腿內側一口,想要把雞巴從陳姐的子宮
內拔出來,陳姐卻用雙腿夾著我的屁股不放,輕輕的對我說:「不要動,就放在
裏面,你想插,我今天就讓你想怎麼插就怎麼插,你要輕點,插子宮裏可不能像
剛才那麼猛了,我會受不了的。」

我聽了陳姐的話後便慢慢的在陳姐的陰道和子宮裏蠕動起來,起初,我的龜
頭在陳姐的子宮裏顯得很緊,根本就難以抽查,後來陳姐慢慢的放鬆後便可以抽
查了,陳姐的分泌物又開始多了起來,我的抽查速度也隨之加快,陳姐的雙腿終
於放開了,我開始更加快速的抽查起來,陳姐又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我的抽查
速度越來越快,插在陳姐的陰道裏都發出了呲……呲……的聲音,陳姐的呻吟聲
也慢慢的轉變為了浪叫:「快……快點……用力插我……在插深點……

我挺直腰桿,長驅直入,次次見底,插得陳姐淫叫不止,就這樣足足插了半
個小時,我還沒有射的意思,但陳姐已經受不了了。像虛脫了一樣,任憑我怎麼
插。我慢慢的趴在陳姐身上,在陳姐的耳邊輕輕的吐出一句話:「陳姐,我想插
你菊花,射在菊花裏」。陳姐含含糊糊的答應著「你想怎麼樣都行」。

我拔出插在陳姐子宮裏的雞巴,把陳姐的身子翻過了,讓陳姐像狗一樣的趴
著,露出她豐滿的屁股,我先用一根手指在陳姐的陰道裏沾滿陳姐的分泌物,慢
慢的在陳姐的菊花周圍滑動,把陳姐的分泌物塗抹在菊花周圍,然後把手指放在
陰道裏塗抹,這樣進行了幾次,陳姐的菊花周圍已經塗抹大量的分泌物,我慢慢
的用中指插進陳姐的菊花,菊花很緊,手指只進去一小部分,陳姐就說疼,我勸
慰著陳姐,同時中指在陳姐的菊花裏慢慢的搖動,知道她適應了,我才慢慢的插
進兩根手指,兩根手指完全適應了之後,我將我的雞巴在陳姐的陰道裏沾滿陳姐
的分泌物,開始對準陳姐的菊花慢慢的插入。

剛開始的時候只是插進去一點點,陳姐就夾緊屁股,我只有等待她慢慢的放
松,放鬆之後再往裏面插。終於,我的龜頭進去了。陳姐也痛的好像完全沒有剛
才的快感。

「還從來沒有人插過我的菊花呢,你這是第一次,太痛了,你輕點。」

「我剛剛把龜頭插進去,你忍著點,我再多插進去點,你就能適應了。」

陳姐點頭示意我可以插了,我腰桿猛一用力,一下雞巴就插進去三分之二,
陳姐菊花包裹住我的雞巴,好緊好緊,刺激的我差點就射了。陳姐慘叫一聲趴在
紙箱子上:「小張,快拔出來,我受不了,太疼了,你雞巴太大,我的菊花容納
不下,快點拔出來。」

我撫摸著陳姐的乳房,勸慰陳姐:「我不動,很快就不痛了,你忍著點,過
一會就舒服了。」

⊥這樣插了三次,我的雞巴才全部插進陳姐的菊花裏,開始了慢慢的抽插,
起初我哦自己都感覺到抽插起來很費勁,陳姐也是疼得一直不讓我我抽插,可是
慢慢的陳姐的菊花適應了我的雞巴抽插,開始有了一點快感,後來隨著我的雞巴
在陳姐菊花裏快速的抽插,陳姐也得到了菊花的高潮。我在抽插了半小時後將千
萬子孫交代在了陳姐的菊花中,又讓陳姐幫我把雞巴舔幹凈才穿起衣服和陳姐離
開小倉庫。

我悄悄的在陳姐的耳邊說:「陳姐,明天我還來怎麼樣?」

陳姐笑著回答:「你明天要是來,我還讓你插菊花」。、

11 8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