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後我上了她

10年前的我和她同處一個班,並且是前後坐,我和她成績同樣的優異,同樣有一個條件十分優越的家庭,同樣在異性羨慕的眼光裏成長,我們互相高傲著,裝著彼此看不見對方的存在,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她確實是當時我們學校最漂亮的女生,她紅潤的臉龐,鼓脹的胸脯,彈動的臀部一次次的喚醒誘惑和罪惡這對孿生兄弟。但那個時代的我對男女性事的瞭解真的很貧乏,每次獨自面對著膨脹的陰莖一籌莫展,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打開浴缸的噴淋頭,用酥麻而溫暖的水珠沖到射精。

我和她的親密接觸從一次考試開始的,那是一場期末考試前的測驗,我和她破天荒的同時考砸了,晚自習後,老師把我和她留下長談,講的大概都是戒驕戒躁一類的廢話。在深夜回家的路上,我們都因為考試的失敗而感到莫名的輕松,第一次開始真誠地交談,話題是胡亂的,但很甜蜜。此後我們的關系開始了微妙的變化,見面時逐漸有了羞澀的微笑和簡單的問候。晚自習結束後我們也越來越多地結伴而行了,為了更加親密的和她同路,我藉口鍛煉身體而放棄了騎自行車學,以免每天晚上的同路有自行車的阻擋。我的詭計得逞了,在不騎車放學的那些日子裏,我能清晰地瞥到她起伏的胸部,聞到她淡淡的體香,她不再遙遠和高傲,我甚至坐上了她自行車。她滾圓而精緻的屁股那麼直接而震撼地闖進我幾公分的視野內,她柔軟的腰支似乎不是為了騎車而扭動,她耳根上細軟的絨毛蒸騰著微微的熱氣,我在她看不見的背後淫邪貪婪的欣賞著一個少女熱烈的青春。我幻想變做車的坐凳,生硬地分開她柔軟的兩片臀,直抵她飽滿的恥骨,摩擦著她神聖的私處。每次想到這裏,我褲子裏的陽具便堅硬無比,我用書遮擋著自己的羞愧。更深地陷入狂野的想像。這就是我和她在高中 生涯裏激情的頂峰。我肆意地在想像中猥褻著心中的天使,以為她是聖潔無比,並毫無知覺的。然而在十年後的交談中得知,她何嘗不知道我當時目光的炙熱。只是她當時對我也是心儀無比,一個少女在面對自己所愛的時候,勇敢往往能戰勝矜持。她說她喜歡被我火熱的眼光盯著,我知道這些的時候就後悔莫及,恨當時自己沒有仔細揣摩她的心理,要不然,我十年前就能得到她純潔而整的軀體了。

後來我們各自讀了不同的大學,種種原因,我們並沒有發展起我們的愛情,但我們各自延續著自己精彩的人生。再後來聽說她嫁給一個高官子弟。而我也開了竅,把大學的同窗美女娶回家做了太太,我以為時間消磨著一切,包括年少時代的激情,直到我十年後在高中同學聚會上遇見她。

她一襲鵝黃的職業裝,依然信奉天主教的她在脖子裏一條細鉆鑲嵌的十字架的映襯下白皙而優雅,短裙下隱約凸現著她更加豐滿的曲線,少了少女時代的羞澀,多了幾分成熟的韻味在她若有若無的香水味道裏,我能感覺到了她在床上翻雲覆雨時的風騷迷人。我們都不是當年的我們了,時代的變遷和社會的歷練多少改變了我們。我們都慶幸自己做了這個時代的寵兒,在十幾年裏,我們都成長為私營公司的老總。在那天的同學聚會裏,我們不約而同地成了聚會的中心。這多多少少讓我們都覺得興奮。以至在酒後的感言裏,她居然不顧自己和我的身份,忘形地說,我們天生是一對!

天生一對,呵呵,這樣的言論在十年以前充其量是一句讓我沾沾自喜的誇獎,讓我在某個深夜的手淫找到一個充分的理由。可現在不同了,在這十年裏我不但鍛煉出了一個優秀的上半身,同時也豐富了我的下半身經驗。我預感著十年前的夢將在現在充分實現了……那是一個大雨的下午,我接到了她電話,說下雨天比較空,她想讓我帶她去看看上次聚會上提到的我新投資的項目。半個小時後我在窗口看見她的寶馬X5如約而至,由於雨還在下,她從車裏出來後是一路小跑進公司的,我在窗口清晰地看到她豐滿的胸脯在淡紫色西裝裏隨著腳步彈跳著,因為步子很大,臀部的形狀也一覽無餘。她闖進了我的辦公室,有點淩亂的頭發,睫毛上的雨水增添了她精幹形象下的嫵媚。“你也不給塊毛巾我擦一下,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她叫道,“哈哈,你還以為你是塊香玉啊”我玩笑道“你不是要看我投資的項目嗎?反正馬上出去了,別擦了,再說我也沒毛巾,我自己一般都擦窗簾上的”。她撲的一下笑了起來,細白的牙齒一如當年。在我的玩笑裏,氣氛輕松了起來。她也好象回復到從前天真可人的模樣。我情不自禁的說到:“你現在還是那麼漂亮。”“是嗎?”“呵呵,走吧,先陪你出去看看。”我知道公司人多眼雜,面對這樣的美女萬一有過火的言語動作難免有非議,所以我想先安排她出去轉轉。

我新投資的物流中轉站在江邊上,六月的暴雨迅猛而磅礴,我開著她的寶馬X5穩重快捷地穿梭在暴雨中,255的輪胎準確而狂暴地壓榨出路面的積水向兩邊飛散。天色越發的昏暗,江邊的風肆虐的呼嘯著,她打開了CD,“你怎麼還在聽童安格的歌啊?”當耳邊傳來一世緣的歌聲時我問到。“我一直在聽啊,我聽了十幾年還是這麼喜歡聽……”“你這麼懷舊啊。”“過去的總是美的……”“你難道現在還不快樂嗎?”我放慢了車速轉頭看她,“我總覺得遺憾……”她的表情在儀表臺星星點點的按鈕的微光裏憂鬱了起來,我的車也停了下來。“遺憾什麼?”“你個笨蛋!”她一下子撲到我身上大聲叫了起來。突如其來的投懷入抱是意料之中的。我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天色是大暴雨時的黑暗了,我停車的地方是江邊防洪堤的下麵,四周是高高的蘆葦,這種天氣,連個鬼也沒有了。我關掉了引擎和燈光,只留下音樂開著。在童安格的歌裏,我慢慢回到了我的高中時代,回到了坐在她自行車後的那個年代,回到了用淋浴沖刷激情的那個年代……她柔軟的乳房已經貼住了我的胸膛,我在訝異於寶馬寬大空間的同時,她濕潤的唇也火熱地探索到了我的耳朵,靈活的舌頭就象一條勾引出罪惡的蛇,在我耳道裏攪動的時候也點然了我壓抑了十幾年的欲望火山。我知道炙熱的巖漿即將爆發在這個少時的情人身體裏,她剛才還是一個精幹的公司經理,一個高官家庭的少婦,一個豐腴的女人,馬上,不,現在就要成為我跨下嬌喘的尤物,她將用她潮濕溫暖的腔體包裹我的橫沖直撞,她將象一匹馬在我的牽引下肆意馳騁,高聲嘶吼,沖向快樂的顛峰。

電動的坐椅向後放平了,她的乳房在紫色的職業裝下劇烈地起伏著,我翻身伏上了她的身體,比起剛才坐著的擁抱,雙手地解放開來了,她順滑的長發在坐凳上散落開來,嘴唇上是一層光亮的無色唇膏,閃著晶瑩欲滴的光華,我能感覺到下體貼住了她的小腹,溫度越來越高,我猜想她流水了,一定是的,象透明的油脂一樣的分泌物,等待著我的插入,但是我不能,我不能讓這個從來都是高傲的漂亮女人這麼快就欲死欲仙,我要折磨她,我要她求我操她,我要她的逼裏象億萬只螞蟻在噬咬,我要她放棄掉一個高貴的外殼,我要用我所有能發揮出來的骯臟想法幫她洗禮升華。

我的手已經探索到了她胸罩裏的兩團綿肉,成熟女人的氣息在我解開她衣扣的時候撲面而來,她面上的潮紅已經泛濫到了胸口位置,那個鑲鉆的十字架就在我的嘴唇裏含著,今天她就是受難的耶蘇,她痛並快樂著……奶頭在我舌頭的添舐下勃起成兩顆小紅棗,“恩,我好舒服啊……”,她的舌頭還在我的耳道裏滑動,含糊不清的呻吟讓我的興奮不斷的升級,我用牙齒仔細地咬住了她突出的乳暈,用舌頭不斷的刮擦著已經進入我口腔的乳頭。她的下身隨著我的舔舐不斷的扭動著,我已經解開了她裙子的扣子,絲襪有著不同於肉體的柔滑,它包裹著我身下這個女人的小腹和臀部不被我侵犯,我能感覺到這是一條價格不菲的褲襪,正是它修飾著她平時修長的大腿和滾圓的屁股,它是維護她平時高傲優雅的一部分。而現在就拽在我手裏即將被我撕裂,如同撕裂她的高高在上的外殼一樣。我揉動著她的小腹不斷向下滑去,我即將探索我十年前就應該探索的領地……我開始極度興奮起來,她的陰阜居然只有柔柔的數根陰毛,幹凈的陰阜高高突起,觸手極其綿軟,再往下去,再往下去,她的陰唇是那麼的不同,就是鑲嵌在肉裏的一條縫,並沒有外突的部分,我的中指猶如陷如了一團油脂裏,滑膩的液體已經流出了好多,我用手指蘸著這些滑膩塗滿了她整個陰阜,加速搓揉起來,她象一條痛不欲生的蛇不斷扭動腰肢,雙腿不斷交叉開合,“我舒服死了啊……”她帶著哭腔喊了起來,我保持著僅有的一點清醒,用我的舌頭深深伸入了她的嘴,她努力喊道:“唔……我要你,我要你快給我!!!”“叫我老公,我是你真正的老公啊!!”“老公……唔……我,我現在什麼都是你的,快要我吧,我不行了啊……啊……”

陰蒂在我滑膩的手掌摩擦下已經勃起了,我用中指順著淫水滑入洞口,感覺著她如花般的腔體內棱肉收縮蠕動,我已經不能在支撐下去了,我抽出手指伸入了她紅潤的嘴巴裏,她已經沒有了尊嚴,“添吧,是你自己的騷水!”她一邊添著自己的體液,一邊幫我解開褲子……當我怒勃的陰莖呈現在她眼前時,她整個身體被一層淡淡的粉紅色包圍了,我在此時是一個開天辟地的神,跨下的陽物有如頂天的柱子,閃著耀眼的紅,而她在粉紅的光澤裏也化成了一個柔和的天使。男人的根其實是一種精神和力量的象徵,是女人的圖騰。所以,在和諧忘我的性愛裏,女人幫男人口交是自然而然的程式,她用雙手捧起我的陰囊,晶瑩剔透的嘴巴被我粗壯的陰莖撐成了一個圓圓的O,可以感覺她沒有口交的經驗,她不會用牙齒磕碰我的冠狀溝,不會用舌尖抵住我的馬眼,更不會用口腔的深處接納我的沖撞。然而這一切已經讓我瘋狂忘我了。就在現在,我苦苦等候十年的高貴女人屬於我了,我可以任意享用她身體裏的任意一個腔道,她如此的美麗,她的美麗又幻化成如此的淫邪妖媚,她在痛苦和歡樂裏蛻變,蛻變出更加妖艷的放蕩。我抽出了她嘴中的手指,再次攻擊她柔軟濕滑的下體,她的下麵已經潰不成軍了,淫蕩的體液失去了控制,從陰阜開始到屁股縫部成了放蕩的沼澤。

在她一聲高亢的“哦”裏,我陰莖最終插入了她的陰道,這是一種沒有章法的插入,去他媽的九淺一深,去他媽的死往生返,我不要控制我自己,我只知道我的陰莖要進入她的最深處,我要和她進行五臟六腑的交流,我沒得到她的處女,但我知道,她最深處的神秘和嫵媚,她最寶貴的情感和心靈都讓我佔有了,這種佔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她在天地間只屬於我,只有我能和她合體共赴生與死的快樂顛峰。她的呻吟已經不是呻吟了,是一種來自胸腔的哭喊和激吼,在她的忘我瘋狂裏,我能感覺到我的陰莖似乎前所未有的堅硬粗壯,極度的膨脹讓我十分清晰地感受到她陰道內無數圈狀肌肉的咬合,我雙手使勁按著她雪白而平坦的小腹,盆骨的邊緣在小腹上凸現出兩條美的曲線,我的汗水不斷滴在了她肚臍周圍,我狂暴地抽插,我的手隔著她的小腹都能感覺到我陰莖強有力的沖撞。

她的高潮就象車外的暴雨一樣猛烈迅疾,她在瞬間失去了控制:“我要死了啊……!”,籠罩在她身體上的粉紅似乎消失了,她的腰肢不再緊繃,臀部和大腿也失去了應有的張力,她的整個身體和乳房一樣陷入了一種毫無力量的柔軟中,象一攤爛泥。伴隨著她小腹的一陣痙攣抽搐,陰道裏的肌肉也從死死的咬合變成了節律的收縮,迎合著我陰莖內血管的搏動,最終連陰道裏的肌肉也毫無力量了,我除了溫暖已經感受不到她陰道的包裹了。褪去粉紅色的她渾身雪白,她躺在了汗液和體液的包圍中,雙目緊閉,毫無知覺。胸口的十字架還閃者微弱的光。我慢慢抽出臨近噴發但堅挺依舊的陰莖,能看見陰道裏的肉是高潮褪去後的鮮紅色。沒有任何東西插入的陰道口居然維持著我插入時的空腔,深可見底。

面對沒有知覺的她,我不禁重回到十年前的意淫時代。現在的我和坐在她自行車後的我一樣處在她的知覺之外,我翻過她的身體,她美的背部柔和地呈現在我眼前,十年前,我隔著重重的衣服欣賞著她的細嫩的脖子,單薄的背,柔軟的腰,圓潤的臀部,而十年後,這一切毫無遮掩的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以更加美的形態呈現著,粉嫩的脖子上依然有著細軟的絨毛,腰一樣的柔軟迷人,順著腰的曲線就是更加圓潤肥碩的臀了,它們組合成了一個美的梨。我的目光最終停留在她的背部,精緻的肩胛骨應該就是天使的翅膀的部位吧,欺雪的白色,看不見任何瑕疵。我從沒想過一個女人的背居然會勝過胸部千百倍的迷人。

我在她的安詳裏手淫了,我肆意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背上,不,是她的翅膀上,雪白的皮膚上灑落著同樣雪白的精液,象開著的一朵朵白花,我幻想這些花會滲入天使的肌膚,永不消失……有人說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問題的,錯了,我想,高潮之前,男人的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但高潮之後,只有女人才用下半身思考。那次以後,她說她什麼都肯答應我,她願意為我做一切事情。我玩笑說,你什麼都不用為我做的,你是我的天使。你只要送我一樣你認為最寶貴的東西給我做個紀念。沒想到她把脖子裏的十字架取下掛在我的脖子上。“這玩意兒就這麼寶貴嗎?”“反正十輛寶馬也換不到它!”她很堅決的說。我笑笑說:“我相信”。

我不信天主教,但這個精緻的十字架我就掛在脖子裏,我不想取下。

>>>>>>相關推薦:、

25 8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