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放激情的藏族姑娘

我是一名電訊助理,由於工作的原因,我要經常到那曲地區管轄的縣區、牧
區去維護信號基站,保障信號暢通。大家不知道來沒來過西藏,那簡直就是純凈
的天堂,藍天、白雲、草地、青稞和牛羊。但是時間長了感覺和地獄差不多,吃
飯不熟,呼吸困難,有時驅車一兩個小時看不到一個人,到處是路,到處沒路,
能看到個人,就能高興半天。

言歸正轉,去年藏族「望果節」前夕,有幾次報修電話說安多縣的一個區域
信號突然沒有了,快下班時領導派我和一個藏族司機叫貢嘎的師傅開車去維護,
準備好必要的工具後明天出發。靠,安多太遠了,倒楣透頂,唉!雖然心理再不
痛快也得去啊,誰讓咱命苦呢,錢拿的比別人少,工作比別人多。哦!

第二天清早在路上,司機貢嘎一直給我介紹沿路的風景,我半支吾著,心想
TMD西藏的景色都一樣。後來他看我不太感興趣就給我說起藏族女人,這些老
開放是真的,和西方差不多一樣開放,他說他上的一些藏族女人爽死了,很多女
人陰道裏面都特別熱,特別緊,而且屁股挺起來的時候非常有勁,這是經常騎馬
練出來的,你們漢族女人不行,腰和屁股都沒勁,不夠爽!哈哈!不信你在這找
一個女人試一試?」

我沒有上過藏族女人,老婆看緊,加上藏族女人身上那股味道很難聞,城
市的還好說,農村和牧區的那簡直不敢靠近啊。

大約在下午2點多的時候,我們到達到故障點附近的一個村子,記不得什麼
名字了,反正挺原始的,家家墻上都貼著牛糞圈,是冬天用來燒的。在一個看著
好象挺「富裕」的藏族家裏,司機貢嘎和他們用藏語交談著,詢問沒有信號的情
況,瞭解到前面山上有個基站,這些天突然沒信號了。看來我又得背著工具上山
了,痛苦啊,本來高原氧氣就不多,說不定上這個小山得要我的命啊。

但是那天我運氣好,司機貢嘎和那個藏族的一家人喝起了清稞酒,我因為有
工作,就按藏族習慣,用青稞酒點了三點,敬天、敬地、敬菩薩。然後主人吩咐
他們家的保姆帶我去。保姆聽到後很高興,急忙回房間換了一身衣服,笑著跑出
來。保姆看起來年齡和我差不多,臉上有兩朵高原紅,蠻可愛的。由於穿著藏族
的衣服看不出來身材怎麼樣,不過藏裙很鮮艷,頭上戴一頂紅色藏帽,腳上穿著
高筒藏靴,胸前兩串念珠也很漂亮。

有個美女陪著總比一個人或和司機一起上山好啊。我一邊從車上卸工具包一
邊問:「美女你叫什麼名字?」

她想了一會才說:「我叫曲-比-雅-瑪,我的普通話說不好,你別笑我。
」說著跑去牽來兩匹馬,我說我不會騎馬,她就送回去一匹,把工具包拴在另一
匹馬上。出了村子雅瑪就問我叫什麼名字?我說:「叫陳哥哥。」雅瑪笑著轉了
轉美眸說:「噢!我明白了,嘻嘻。」

小山上的基站看著不遠,走了半個多小時,才到半山腰,我實在不行了,就
在一塊很大、很光滑的石頭上坐下來休息,看著山下的美麗景色,有點陶醉了。
突然雅瑪指著遠對我處說著什麼。我藏語不好,沒有聽明白什麼意思,雅瑪看我
沒明白,就用普通話和藏語混著說,我感覺好像是說是她住的村子。是啊,好遠
啊!周圍那麼遠的範圍都看不到一個人,有的只是草地和野犛牛。

姑娘坐在我身邊,喝著我給她的飲料。忽然感覺這個藏族女孩還是很可愛的
,我用半生不熟的藏語問她多大了,雅瑪說她23歲,和我想像的差不多。她和
我說了幾句話,我只明白其中一句:「陳哥哥,我……」其他幾句都沒聽不懂。

然後雅瑪半蹲起來,把藏裙一撩,就看著我笑,我還沒弄明白呢,就聽到嘩
嘩嘩的聲音,接著看到有小股的水從她腳底流出。我靠,當著我的面就敢噓噓,
也太開放了吧,我想到老婆,馬上就轉過臉,不敢看,也不敢想了。(兄弟的老
婆有點兇)

她在我身後呵呵的笑了起來,靠在我身邊對我說著我半懂不懂話,我想可能
是她噓噓的事情,或者喜歡哥哥什麼的,想著想著弟弟就有反映了,真想狂幹她
一場,可是和她接觸時間短,加上又是藏族的,誰知道人家願意不?算了,我轉
身去了大石頭的背面去尿尿,這樣就不會瞎想了。

正當我尿著的時候,突然有只手從身後抓住我的弟弟左右搖晃,嚇的我把尿
都給我憋回去了,我知道是她,我馬上提上褲子,轉過臉看她。她還在咯咯的笑
。我想你敢抓我,那我也不能吃虧,我伸手去探她的裙底,沒有想到她反映挺快
的,沒有抓到,我馬上伸手攬住她的腰,右手去摸她胸部,靠,沒有想到雅瑪的
乳房挺大,還挺軟,彈性很好,人家是吃牛肉喝羊奶長大的,怪不得會發育那麼
好。

我有點報復性的猛摸幾下,沒有想到小雅瑪竟然哼哼的又呻吟,感覺她的身
子有點軟了,小嘴張開露出整齊的玉齒。她反手摟住我的脖子向下倒,眼睛也閉
上了,頭上的紅色藏帽也滾落一邊,滿頭的小辮子垂落在光滑大石頭上。這不就
是說我可以上她嗎?

嘿嘿!不管那麼多了,先上了再說。我沒有吻她,因為怕她身上的味道我不
敢聞。我怎麼也解不開雅瑪的衣服,她睜開眼睛看我還在研究怎麼解衣服,就笑
了一下,伸手往裏一拉,衣服就開了。我當時覺得臉都紅了,羞愧的撓著頭。老
子好歹也是人人敬仰的助理草我媽啊,連個衣服都解不開。

唉,不想那麼多了,如果現在不把她拿下,那就更糗了。我分開雅瑪的衣襟
,哦!裏面竟然沒有內衣,胸部大約有36左右,乳頭像小花生米一樣大小,粉
紅粉紅的。忍不住舔吸了幾口,她馬上就「啊……呀……噢……」的胡亂叫,真
是沒有想到,這種聲音全世界通用。

我也不客氣了,用兩只手揉搓她的兩個奶子,隨著我手上的力道加大,雅瑪
的反映也越來越大,身子不住的亂扭,這姑娘太有勁了,險些有點按不住她,同
時還不斷發出啊……啊……啊的叫聲。我把她的裙子拉下來,哦9然也沒穿內
褲。雅瑪很配合我,把脫掉的衣裙,墊在光滑的石面上,躺在上面笑著看我,眼
神還帶點羞澀。

我分開她夾緊的雙腿仔細一看,簡直驚呆了,陰部隆起,暗紅的大陰唇、粉
紅的小陰唇和陰蒂濕潤光亮,陰道口還在流出淫液,更難得的是周圍陰毛很稀少
,像是剛發育的。雅瑪皮膚白皙、細嫩,整個陰部比我以前見到的都小巧而精緻
,比我老婆的好看多了。

我禁不住用嘴輕輕的吻上,同時把她的小陰唇吸入口中,雅瑪啊的一聲身體
抽搐了幾下,整個身體又扭動起來。雅瑪伸手緊緊抓住我的陰莖,還不停的揉搓
,好象要掐斷一般。喔喔!這麼刺激,差點射了。我以最快的速度脫完衣服,恨
不得馬上插進去。但想到雅瑪可能是處女,便拿起陰莖在她陰道口來回摩擦幾下
,沾了她的淫液,腰向前一挺,緩慢的進入了她緊窄濕熱的陰道。

「哦!啊……噢……」幾聲歡叫,嚇我一跳。雅瑪的臉部已經扭曲變形,表
情看似有些痛苦,但叫聲卻好似轟幹著馬群。我不擔心被別人聽到,在方圓幾十
公里都看不到人。她的叫聲越來越大,刺激我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雅瑪的小
手用力掐著我的臂膀,屁股和腰使勁往上挺。我感到臂膀有點疼,同時感覺她的
小穴在劇烈的收縮,一吸一吸的,雅瑪的身子和手都軟了。好舒服啊,那種感覺
緊緊的,濕濕的,暖暖的,不,應該是熱熱的……

哦!不好,感覺要射,我趕緊把小弟弟退了出來,看雅瑪的陰部已經泛濫成
一片了,稀疏陰毛和淫水粘在一塊了,但是沒有看到所謂的處女血。我心裏暗暗
高興,不用擔心了。靠,不客氣了,又向雅瑪發起猛攻,每次拔出都是龜頭到她
的陰道口,然後在快速連根插入,每次插入都感覺到,龜頭碰撞到了她陰道底部
那塊溫暖的凸肉。

而每一個來回雅瑪都禁不住大聲喊叫著,在她的叫聲和我蛋蛋與她的屁股的
碰撞聲中,我扛起她的腿架在肩頭,繼續大力的抽插,感覺到她的小穴又一次劇
烈收縮,雅瑪的身體也在更猛烈的晃動,兩條白腿在空中胡亂的蹬著、晃動著,
叫喊著我聽不懂的藏話,那種景象簡直美呆了。

突然,雅瑪猛的起身,坐到我腰部,對準我的弟弟猛的坐下去,然後雙手扶
著我的臂膀,屁股快速扭動或起落著……陰莖再次進入了一個又熱又濕又緊的地
方,好象有個環緊緊的箍住我,那種突然的刺激差點讓我控制不住,她不停的上
下套弄,又磨又蹭的,弄的我飄飄欲仙啊。

胸部隨著上下的移動而不停的晃動,很是壯觀,雅瑪不停的叫著,我的藏語
很爛,不能給大家翻譯她喊的是什麼了,猛然間,雅瑪大叫一聲,就趴在我身上
,緊緊的抱住我,美眸已經看不見黑色的瞳孔,臉上的兩片高原紅也沒了。雅瑪
的陰道一陣陣急搐收縮,像小嘴一樣在吸允我的陰莖。

在這樣強烈刺激下,我實在控制不住射了,也沒有顧慮她會不會懷孕,射完
後一點勁也沒了。雅瑪坐在旁邊用裙子清理我倆身上的淫液,還壞笑著玩弄已經
疲軟的小弟弟。我靜靜的躺在大石頭上,看著藍天白雲……閉上眼睛回味著剛才
的激情,真是太爽了,那感覺真是……不說了。

休息了一會,我想抱一抱雅瑪,伸手一摸發現她沒在身邊,我抬頭一看,雅
瑪赤裸著身體,唱著我聽不懂的小曲,手捧著一束格桑花笑著向我跑來,還一蹦
一跳的,看起來這這姑娘身體太棒啦。我睜大眼睛驚呆了!藍天、白雲、綠草、
格桑花、裸女……這簡直太美了!沒帶相機真後悔啊。我急忙跑上前去抱起她往
回走,雅瑪緊緊摟住我的脖子吻我,然後咯咯笑個不停。激動啊!太激動了!

回到原處把她放下了,雅瑪靠在我的懷裏,舉起格桑花用生硬的普通話問:
「陳哥哥喜歡格桑花嗎?」我正數著她的小辮子,急忙回答:「喜歡、喜歡、非
常喜歡,它就像你一樣鮮艷美麗、熱情奔放。」靠,激動也別這樣吹捧啊,太沒
出息啦吧。雅瑪似乎聽懂了我的話,轉身坐在我大腿上,扶住我的臂膀,嘻笑著
又扭腰又晃屁股。

不好,我的小弟弟又抬頭了,我急忙拍打她圓翹的屁股,想讓她別動。這姑
娘可能也感覺到了小弟弟的在頂她,搖晃的更來勁了,還咯咯壞笑。陰莖在與陰
唇磨蹭,淫水已經流到石頭上。雅瑪舒服的閉上美目,頭向後仰,數十根小辮子
垂到我小腿上。我也爽極了,抱緊她又想幹一次。雅瑪睜開美眸看我,馬上明白
了我的意圖,高興的握住我的陰莖,抬起屁股就要往裏插,我急忙起身抱住她想
從後面插,雅瑪驚愕!爭大美眸看著我。

我想向她說明,可我的藏語太爛,乾脆親自動手,把我倆的衣服落在一起,
拉著她,讓她跪趴在上面,雅瑪雖不明白我要幹什麼,但積極配合。我手握著漲
大的陰莖到她身後,雅瑪隨著我回頭,這時她似乎明白了,又咯咯笑著把圓翹的
屁股撅高、晃動,好像在說來啊,有能耐你來插呀……

我一看姓花太美了,還一鼓一鼓的動著,禁不住伸手輕撫,由於淫液的滋
潤很柔滑。雅瑪爽的直抽搐,我用手指往裏探,剛插進一節趾頭,她就大叫並回
頭看我,我趕緊拔出手趾。看到姑娘痛苦的表情,我放棄了幹她屁眼的念頭。把
陰莖從後面插進陰道,啊!比上次還緊,夾的弟弟有點疼,但更爽了。

不過這次抽插的時間也長。雅瑪的扭動和叫聲也比上次大,看來她比前次更
舒服,啊!啊!幾聲狂叫,這姑娘身子又軟下來了。我也射在裏面。雅瑪躺在我
懷裏,拉起我的臂膀讓我抱著她。我抱著她一手撫摸乳房,一手撫摸陰唇和陰蒂
,感覺她的身子還在抽搐……

太陽要落山時,我倆手拉手牽著馬來到山頂,檢查了基站,是因為太陽能板
輸出線斷了,小毛病,不到一小時就更換完。我和雅瑪回村,我牽著馬,雅瑪在
我身邊不好好走路,一蹦一跳的像是在跳鍋莊舞,還唱著我聽不懂的歌曲,唱完
一個歌就笑著親我一口,我太喜歡這個姑娘了,曲比雅瑪……曲比雅瑪……我心
裏默念著……」

吃完飯,由於天晚了,我和貢嘎就睡在車裏,第二天回家的時候,雅瑪和主
人一家送我們,我看到她含淚微笑著揮手,雖然沒說話,但從雅瑪的美眸中我能
讀懂,這姑娘非常喜歡我,想讓我帶她走……唉!她太單純了,同時也太可愛了
,雅瑪……雅瑪……我心裏呼喚著……貢嘎開動汽車,雅瑪的主人一家回屋了,
她一個人還站在那揮手。身影越來越小……

貢嘎邊開車邊對我壞笑,哼!這個老流氓,懶得理你。可他突然問我說:「
小丫頭不錯吧?你小子爽歪了吧?」我有點不好意思,閉目養神。看我沒理他,
這老傢伙還來勁了,「我們藏族女人就是比別的女人爽,那屁股多有勁,那陰道
多熱、多緊,還特別熱情奔放……」

我感覺他說的沒錯,就問貢嘎:「你是怎麼知道的?」

他壞笑著說:「我猜你小子很可能幹她了,1、桑努(那家主人)的兒子告
訴我說這丫頭熱情、奔放,很單純又很愛玩,他幹過她;2、小丫頭看你的眼神
有些依依不捨,還含著淚呢,3、雖然你倆在我面前沒說話,但你看她的眼神也
跟她一樣。」

】,這老流氓還真精明,說的句句在理,還是承認了吧……貢嘎又壞笑起來
,拍拍我說:「你小子還得繼續努力,以後這樣的機會很多。」我茫然看著遠處
……

在路過安多縣城時,給老婆買了個她一直捨不得買的手鐲,高興的她沒有發
現我的不自然表情。戴上手鐲越看越喜歡,滿面笑容。晚上洗漱後上床,老婆又
一次主動投懷送抱,讓我幹她以資鼓勵,並討論我倆造出精品下一代的計劃……
靠,真是有付出就有回報啊!

一年來看我拼命學藏語,老婆很喜歡,還經常鼓勵我呢,哈哈!傻老婆以為
我很上進。說實話,到現在我一直都還想著那個藏族姑娘,雖然我們沒有很好語
言溝通,但那種感覺,那種激情,那種舒爽很難忘卻。盼望那個基站再出點故障
,盼望領導再派我去,盼望再次見到那個可愛的雅瑪,盼望再……

>>>>>> 推薦閱讀:

8 9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