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狩獵

彭川衛來到張雅事先告訴的的房間門前,剛想摁門鈴,卻被從另一扇門裏出來的阿香給喊住了,這使彭川衛非常慌亂,生活中有許多事就是這麼巧。其實阿香想出去買衛生巾,因為她來那個了,就在她打開房門時,看到彭川衛在對門正想摁門鈴,她以為彭川衛糊塗了,走錯門了,便喊他。
彭川衛一楞神。當他看到阿香時,便明白過來了,便借坡下驢。忙說。“你看看我,這記性。”
他慌忙朝著阿香走了過來。
“我看你是老糊塗了。”
阿香嬌嗔的說。
彭川衛怕惹起沒有必要的麻煩,慌忙向阿香走了過去,這時候有三個打扮入時花枝招展的女人們唧唧喳喳向張雅那個房間裊裊婷婷走去。彭川衛慌忙緊走幾步,攬著阿香走進了房間,回手慌張的把門關上,他透過貓眼,看到張雅出對門出來,正光彩照人的跟剛才彭川衛遇到的三個濃裝堰抹的女人說笑著,真的好懸啊,彭川衛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被張雅遇見他跟阿香在一起,後果不堪設想。
“幹麻,使這麼大勁;摟著我,”
阿香爭托彭川衛的束縛,“我要出去一趟。”
彭川衛怕阿香出去碰到張雅,忙阻止說。“我來了,你不陪我,出來幹啥?”
“我想買東西。”
阿香說。
“買啥東西?”
彭川衛問。
“我大姨媽來了。我得給他買東西。”
阿香說。
“你大姨媽來了,那呢?”
彭川衛挨著房間轉了一圈。“沒有啊。”
阿香呵呵的笑了起來。“你笑死我了,你真逗。把我肚子都笑疼了。”
彭川衛沒有覺出自己有好笑的,便問。“你大姨媽在哪?”
阿香笑得眼淚都下來了,“你真不懂還是裝不懂,連大姨媽都不知道,還董事長呢?”
彭川衛如的霧裏,“我不給你說的。我的出去給大姨媽。要不大姨媽一發怒我該遭殃了。”
阿香調皮的說。然後不等彭川衛言語,就沖出房門。
彭川衛想把阿香追了回來,他怕阿香跟張雅撞上,張雅又認識阿香。如果撞上她們會打起來的。彭川衛為阿香捏了一把汗。
等阿香再次出現在彭川衛面前時,手裏拿著衛生巾。彭川衛似乎明白啥叫大姨媽了。
鬧過小小的誤會。彭川衛惦記起來張雅了,不知道現在張雅是不是焦急四渴的等著他,她的生日他不到場是一種不可原諒的錯誤。
彭川衛在阿香的房間裏,心神不寧,焦躁不安的走來走去。
“咋的了。你好像有心事?”
阿香問。
“沒有。”
彭川衛說。
這時候彭川衛的手機響了起來。彭川衛拿出手機一看,是張雅打過來的電話,真是越怕啥越來啥。
彭川衛咋能在阿香面前接聽張雅的電話,接聽後說啥,這成了彭川衛的一個難題。彭川衛在猶豫這個電話是接還是不接?
“誰的電話,讓你緊張成這個樣子?”
阿香問。
“沒啥,是一個管場的朋友。他找我出去。有個應酬,我在考慮接不接這個電話。”
彭川衛處變不驚的說。
“那就不接。天天有應酬。”
阿香說。“我讓你在家陪著我。”
彭川衛的手機不響了,他的心也不像剛才那麼慌亂了,他摟著阿香說,“好的,我在家陪著你。”
然後關了手機。
武鬥覺的高艷很有趣,尤其被他強奸的時候就更加好玩和美妙了,於是武鬥陶醉在玩弄高艷的樂趣之中。
武鬥值班,吃過晚飯,便閑的無聊。他在礦區四處散步,轉悠一圈。來到礦燈房,這裏的有一定的吸引力,武鬥來到三窗口,他輕輕的推開房門,以為三窗口的工作人員是高艷呢?當他推開門,不由得一驚,原來三窗口是一個,陌生的女人,他的到來女人沒有察覺,她貓著腰在清理礦燈,碩大的屁股十分性感的突兀的撅在那裏,曲線迷人。武鬥的神經騰的被眼前這個屁股給蹦緊了,他的心速加快了起來。沒想到礦燈房裏有這麼多美妙的女人,真是藏龍臥虎之地啊,武鬥無限感慨的琢磨著。
女人的身體在動作,隨著她的身體動作,她那迷人的曲線也就暴露出來了,武鬥的眼睛都看直了。
女人身著一條白地黑花的裙子。上身的一件洗得有些發白的工作服,這件工作服穿在她身上顯得更加嫵媚,漂亮。
曼妙的身體在衣裙裏。偶而抖落出一片迤儷的風光,十分動人,十分撩人。
武鬥上前一步,伸手在她那勾魂心魄的屁股上擰了一把,女人尖叫的抬起頭,驚訝的望著武鬥。
“武礦長。”
女人囁嚅的說。“你啥時來的?”
武鬥望著戰戰兢兢的女人心裏非常愜意。因為這個女人歸他管,所以他對自己畢恭畢敬,即使自己對她有所不恭,她也會原諒自己的。
武鬥這樣想便對這個女人放肆起來了。“你叫啥名字,這個窗口不是高艷的窗口嗎?”
武鬥坐在礦燈房工作人員的坐椅上。問。
“好艷,今天沒有上班。武礦長你找她?”
女人很緊張,說話的聲音裏有些顫抖。“我叫葉紅。”
“很好聽的名字啊。”
武鬥贊嘆著道。“人跟名字一樣的美。”
葉紅羞紅了臉,忙說。“武礦長誇獎了……”
“真的。”
武鬥莞而一笑,放下了威嚴,使葉紅心裏那很緊張的神經有些松動。“你是我見到的最美的女人。”
武鬥的熱情洋溢使葉紅受不了,她的臉像紅布一樣的紅了起來,非常醉人,十分撩人,武鬥春心蕩漾,躍躍欲試。
“武礦長,你還有事嗎?”
葉紅小心翼翼的問。“沒事我工作了。”
“你忙你的,我坐一會兒就走。”
武鬥說。
“那好,我把礦燈上架,要不明天工人們戴該沒電了。”
葉紅嫣然一笑說。“不好意思,怠慢了,我先忙了。”
武鬥沒有吱聲,定睛的凝視著葉紅,葉紅大概是為了掩飾尷尬,便開始忙碌起來了。
武鬥認真的打量起了葉紅,只見葉紅曲線迷人,風情萬種,渾身上下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高聳的胸脯,渾圓的屁股,修長的大腿,白皙的皮膚,整個人兒性感動人,是個人見人愛的尤物。
武鬥心裏升騰起無限的渴望。“葉紅,你家都啥人?”
武鬥並不想走,即使葉和平能夠落她,她也賴著不走,這使葉紅很緊張,他跟葉紅聊起家常來了。
“老公和孩子。”
葉紅其實早就滑幹完活了,她在沒活找活幹,如果閑下來,就要面對武鬥了,她現在非常害怕他。怕他搞她。
“孩子多大了?”
武鬥佯裝關切的問。
“四歲了。”
葉紅羞澀的答道。葉紅在擦試著礦燈。高聳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動彈,像兩團豆腐似的,在衣服裏顫動,纏得武鬥渾身驚悚。
上翹的臀部豐滿圓潤,在裙子裏不安分的張揚它的形狀。裙子裏偶而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十分性感,撩人。武鬥心速加快,呼吸急促起來了。
眼前這位性感的女人使武鬥要噴鼻血。他太渴望將她棉農到床上了,這個女人在床上一定夠味。
武鬥沒有想到,他來找高艷切在這兒彭到了葉紅,這個葉紅比高艷更美妙。武鬥在心裏得意忘形了起來。
“男孩女孩?”
武鬥有一搭沒一搭的問。
“女孩。”
葉紅一別擦桌子一邊說,當她在擦桌子裏面時,踮起了腳尖,裙子也跟著往上提了一大截,裸露出豐腴雪白的大腿。使武鬥眼睛一亮,她甚至連大腿根部都裸露出來了,連裙子裏的內褲是顏色都看過分明。那是一條肉色的內褲,乍眼一看武鬥以為葉紅沒有穿內褲,肉色的內褲將她那渾圓的屁股兜都更圓了,肉色跟她身體裏的膚色相近,武鬥冷丁的以為她沒穿內褲,這使他大喜過望,因為他又可以欣賞這免費的春色了,可是當他細看起來,才發現她穿了一件肉色的內褲,這使他有點絕望,因為的那薄薄的布,隔絕了裏面美妙的風景,人們是能琢磨,用這薄薄的布匹,就能把人的身體遮擋的天衣無縫。真是太神了,現在武鬥痛恨那些製作衣服的人們,如果沒有他們,他可以一飽艷福。現在卻失他與布隔絕,這多少令他失望。
武鬥的眼睛像釘子似的釘進了葉紅的身體。葉紅每一個動作都讓他心猿意馬,魂不守舍。他真想現在就把她做了,可是他轉念一想,還是多欣賞一下,這麼美妙的尤物早早就進入口中有點遺憾,美味都要一點點的品嘗。更何況這麼美麗的女人,他認定這個女人跑不出他的手心,早晚都是他的,何必操之過急呢?
“你老公是幹啥的?”
武鬥控制住自己的欲望。漫不經心的問。
“他在一家工廠當工人。”
葉紅向他瞄了一眼,美麗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非常可愛。葉紅從不多回答他的話,只是他問一答的方式跟他打發時光,雖然葉紅對武鬥有些輕慢,但武鬥並不生氣。依然跟她有話沒話的搭訕著。
葉紅不想理睬他,可是他是礦長,是這個礦一手遮天的人物。她怎敢得罪呢?只好尷尬的陪著他。
“那他一定很辛苦啊。現在工人都不咋掙錢。”
武鬥說。“你們的生活是不是很緊巴?有啥困難你吱聲。”
“謝謝礦長的關心。”
葉紅報以感激的一笑,非常迷人。
“葉紅,你很勤快,我進來到現在你也沒閑著,去洗個手歇一會兒吧。”
武鬥佯裝關心的說。
“不用,天天這樣習慣了。”
葉紅又去拿礦燈,忙碌起來了。
武鬥望著她迷人性感的背影,突然沖動了起來,下身騰的勃起,鯨硬如鐵,這時葉紅正在擦洗礦燈,性感的身影正對著武鬥,武鬥一個箭步沖了過去,伸手從葉紅的背後薅掉她的裙子,雪白的大腿和肉色的內褲展現在他的面前,由於內褲很乍很小,幾乎能看到內褲裏的內容,兩掰圓潤的屁股像豆腐腦似的在他的面前顫抖,抖得他心驚肉跳,失魂落魄的。
武鬥從葉紅的身後抱住了她。葉紅驚叫著,“武礦長,你這是……”
她的臉像晚霞一樣的紅了起來。
“我喜歡你,想吃你的豆腐。”
武鬥恬不知恥的說。“你這麼美,讓我稀罕一下吧。”
“你不可以的。”
葉紅扭動腰枝在掙紮。“我有老公,有家庭,你不可以的,你放開我,你不要欺負我這個弱女人。”
“這那是欺負啊,這是愛,我這是死去活來的愛你。”
武鬥並沒有放了她,反而將手向更深處摸去,將她的內褲薅掉,葉紅慌忙的提上,他倆撕扯起來,最後葉紅那天肉色的內褲被武鬥撕個粉碎。
這使葉紅大駭,她沒有想到會遇上強盜似的礦長。
武鬥將葉紅的內褲撕個粉碎,葉紅的裙子被他扒掉了,再加上內褲沒有,下身鮮活的暴露在武鬥面前,那雪白的屁股素、使武鬥的性欲大增,他像餓狼一樣的向葉紅撲去,武鬥雖然像個野獸,但他不想一口將她吃掉,他要好好對她玩弄一番,武鬥從葉紅的後面控制住她,其實他不控制葉紅也不動了,因為她已經蒙了,再加之武鬥的身份在這兒,所以她不敢輕易妄動。
葉紅是個膽小的女人,是個逆來順受的女人,葉紅年近三十,是個迷人的少婦,周身非常豐韻,動人,要不武鬥也不能這麼喜歡她,武鬥在她雪白細膩的屁股上撫摸,喘著粗氣,幾乎把所有的力氣都用在手上,一只大手有力的在她那肥碩的屁股上撫弄著,隨著手的動作。武鬥的面部表情痙攣了起來。下身更加膨脹了起來,似乎就要爆炸了。
葉紅忍受著屈辱承受著這意外蹂躪。她知道自己在他手下工作,就得臣服於他,不然日後找她小腳可夠她受的,她想起了老公,想起來他們過著吃不好餓不死的生活,如果她下崗了。她們家就要徹底崩潰,面對著武鬥的淩辱,她那有理由去抵抗啊,因為她肩負著家的重擔。現在她才真正的感到貧窮的無奈。
如果她富裕,她可以拒絕他的騷擾。
“你真性感。”
武鬥喘息如牛的說。雖然他跟她還沒有做,但他已經很疲憊了,因為他被她的肉體所琢磨著,使他力不從心了,葉紅的身體太美了,使他愛不釋手。
葉紅一聲不吭,她閉上了眼睛,承受著這無妄之災,武鬥從她的身後將雙手包抄過來,伸向她那兩高聳的乳房,在那柔軟的乳房上揉搓了起來,弄得葉紅哼唧的叫喚起來。
武鬥非常喜歡聽這種聲音,她的叫聲喚起他的欲望,他將他那個東西掏了出來,在她那喧軟的屁股上摩擦一番,然後把葉紅的大腿用他的腿分開,從她的後面放了進去。
葉紅發出歇斯底里般的尖叫,這種叫聲似乎她非常痛苦。她感受到有一根棒子似的東西進入她的身體裏,她的下體裏火辣辣的疼痛。然而這種疼痛並不是隨著他的進入而消失,而是有恃無恐在劇烈的加重。
葉紅的呻吟聲越來越激蕩,在室內飛舞。似乎能把房子抬起來。
武鬥這個惡魔最近喜歡從後面做。其實他是從A級片裏學的,他看著外國人各種做愛的姿勢,羨慕不已,現在他才真正是開了眼界,人家外國人才不白活,尤其這些拍錄象的人男人,他更是羨慕不已,他們同時跟那麼多漂亮的女人做愛,真他媽的爽,這些漂亮的女人為啥這麼下作啊,他若有所思的弄不明白這些女人們。
現在他特可以像那些外國男人一樣在葉紅身上發泄了,他沒有想到這個女人並沒有反抗他的入侵,很快就被他給招安了,武鬥使勁的在葉紅身上發作,葉紅被他弄的不停的呻吟,他暗著葉紅的腰,用手搬住葉紅的腹部。使勁往他身子拉近,他能感受到葉紅的屁股的柔軟的彈性,使他的欲望更加血脈賁張,激情四射。
葉紅痛苦的承受著武鬥的蹂躪,雖然身體裏像針紮般的疼痛,但她不敢得罪武鬥,武鬥讓她幹啥她得幹啥,她不敢有一絲毫的違背。
武鬥從她的後面做的性起。便狂動了起來,好像壓上槍膛的子彈,就要發射了的時候,武鬥卻從她的身體裏出來了,薅過她的頭發,將她的臉拽了過來,然後將把有青筋賁張的東西對準她的臉,她頓時感到惡心,嘩的,翻江倒海的嘔吐起來了。

推薦:

閱讀:

18 9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