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中回憶

校園的美好是最難忘記的,雖然學習不好,但是總有那二三知己,三五好友,
打打球,玩玩遊戲,那個時候什麼都不用想,只要自己過得高興就好,每當我下
班時,一個人在家裏,時不時發著呆,總會想起高中那個曾經讓我心動的女孩…

2007年,我上高一,個子很高,愛打籃球,但是對於女生卻是寡言少語,身
邊同學都是成雙入隊,只有我是一個人,直到有一天一個女孩映入了我的眼簾,
那天中午在家吃完飯後便回到學校,夏天嘛,女孩們都穿的比較少,這時前面一
個苗條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

亞麻色的緊身七分褲,將纖細的腿型顯露無疑,最重要的是屁股上清楚的印
出了一條內褲的形狀,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上身穿著白色的短袖體恤,可以隱
約看到粉色的胸衣,但是她當時吸引我的是她走路的姿勢,我對一個女生走路的
姿勢很在意,而她正是我所喜歡的那種類型,嬌俏的小屁股隨著雙腿的擺動一扭
一扭的,極其誘人嫵媚,我就這麼跟著她走了我們的教學樓,直到她走進教室,
我從她們教室門口路過,恰好看了她一眼,很清純,也很漂亮,然後我又轉身走
了回去,因為我的教室在另一邊……

一整個下午我都沒有聽進去課,滿腦子都是那女生扭動的小屁股,我第一次
迫切的想要知道她的名字,她的一切,我發了瘋似的,但是我卻沒有勇氣對她說
出一切,晚上下自習回到家,我迫不及待的鉆進被窩,褪下內褲幻想著她脫光的
樣子,幻想著那只著一條小內褲的屁股在我面前搖啊搖,而她不時回過頭來嬌羞
的看我一眼,在被窩裏,一只手快速的擼動著,想著她那泛著水光的蜜穴吞吐著
我的雞巴,我的手已經撫上了那不大但很挺拔、柔軟的小乳房,她的嘴裏不斷發
出小貓一般的嗯……嗯……嬌吟聲,我想像著在她的蜜穴裏不斷的抽插下,快要
高潮了,低吼一聲,將火熱的精液盡數貫入那嬌嫩的桃園中,然後我起身,擦拭
著床上的污漬……

第二天,淩晨四點,我便從床上爬起,夏天總是亮的很早,我習慣於每天早
起去打球,而從昨天起,又多了一項新的牽掛,迎著熹微的晨光看著那動人的身
影走進校園,整個早上我都心不在焉,總時不時看一下大門方向,結果隊友傳過
來的好幾個球都失誤了,被他們無情的嘲笑,哎,他們是無法理解一個即將墜入
情網的騷年的心。終於那個令我魂牽夢縈的身影走進校園,我隨手把手中球一扔,
對他們說道:「不玩了」。也沒有解釋理由,轉身就走,留下他們一愣愣的,我
又跟在了她的後面。

她今天換了一身裝扮,牛仔的小短褲,雖然看不到內褲的痕跡,但是兩條白
花花的美腿也夠誘人的,上身則是換成了嫩黃色的短袖T 恤,小胸脯鼓鼓的,青
春,性感,她一邊走著,一邊和身邊的女伴說著話,不時發出銀鈴般的清脆笑聲,
今天我終於可以仔細的看下她的長相了,不然每天晚上對著一個模糊的面孔打飛
機,還真是挺有難度的,她是那種很嬌美的瓜子臉,眼睛不大但是很靈動,小瓊
鼻隨著說話一動動的,很可愛,小嘴嫣紅,說話時可以看到整齊的貝齒,我被她
迷住了,這個可愛的小妖精……

我有些魂不守舍的走進教室,同桌捅了我好幾下才回過神來,他一臉驚異的
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什麼,他嘿嘿一笑道:「有事麻煩你一下唄」,我這人
向來好說話「什麼事,說」,「幫我送點東西給我對象」他說著從桌堂裏掏出一
個包的嚴嚴實實的小包,答應了他「八班那個唄」「額,不是,二十三班的,叫
張瑜」「我去,這才幾天呢,你又換了」他嘿嘿一笑沒有答話,同桌屬於那種很
能混的人,學習不好但是打架本事一流,當然換女朋友也是一流。

漫長的一節課終於結束了,我拿著他給的東西來到了二十三班,抬頭一看,
太巧了吧她們一個班的,又能看到他了,我敲了敲門,說道:「我找張瑜」。一
個女孩馬上站了起來,我呆住了,這是……怎麼會這樣,我感覺世界只剩下了黑
白二色,真是沒想到竟然被他先下手了,我呆呆的看著她,將手裏的東西交給她,
苦澀的說道:「鄭石給你的」,說罷轉身就走,回去的時候,看到同桌那張臉,
頓覺可憎,我知道他追到手的女孩就沒有幾個能保住貞操的……

即使他成了我朋友的女人,但這不妨礙她成為我每晚的手淫對象,我總是幻
想著她只穿著內褲在我面前走啊走,扭著動人的小屁股,然而每當我回到現實,
想到他們現在可能正在旅館裏,那誘人的小屁股在鄭石的手上不斷被揉捏著,而
她那粉嫩的小穴也在被他不斷地撫弄、抽插著,而她那嬌艷動人的小嘴卻又不斷
發出誘人的呻吟聲,每每想到這裏,我就更加難受,也更加興奮,每天晚上都在
這樣的煎熬中入眠。

隨著他倆的交往,我們也漸漸熟識起來,平時說的話也多了,最重要的是我
可以隨時偷看她在夏裝內若隱若現的玲瓏嬌軀,週五最後一節課,鄭石對我說:
「晚上包宿去啊」,我想了想,便答應了,反正明天不上課,他又接了一句「張
瑜也去,一會放學你先去定機子,我們隨後就到,記住,給我定個包間啊」,我
腦袋嗡的一聲,血液倒竄,我意識到一個絕好的機會正擺在我的面前,放學後我
以飛一般的速度來到網吧,因為明天休息,今晚人肯定很多,我定了兩個包間,
沒錯,是兩個,挨著的,07年上網是不需要身份證的,所以隨便開多少。

這家網吧的包間原本很大,但是為了吸引更多的人來上網,每個包間中間就
加上了一個木制的隔板,而不是墻壁,我所開的兩個包間正是這樣的,但是現在
還不能暴露,於是我就在大廳又開了一臺機器,坐下來等他們,沒過多長時間,
他們就來了,男的帥,女的靚,看起來還是蠻般配的,看到他們我立刻指引去了
那個包間,鄭石看到邊上那個包間的門敞開著,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我也對他
笑了一下,只不過兩個笑容裏所包含的卻是截然相反的意思,送他們進去後我又
到大廳裏坐了一會,直到過了半個多小時,我才走進包間,懷著滿心的期待……

我將門輕輕扣上,可不能打擾了他們,我將耳朵貼在木板上,卻沒有聽到什
麼異樣的聲音,只有敲打鍵盤的劈啪聲,這是某個很火的網絡遊戲,我心中暗哼
一聲「看你們能忍到什麼時候」,我打開電腦,卻沒有玩遊戲,只是靜靜的看著
小說,因為我怕錯過什麼。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兩個小時已經過去了,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時候,一陣
若有若無的談話聲,傳入耳中,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次不同了,雖說前面兩人也
聊過天,但都很正常,我再次將耳朵貼在木板上,聲音愈加清晰。

「老婆,都這麼晚了,應該不會有人發現了吧」,這是鄭石的聲音,其話語
中蘊含的某種意味,顯露無遺,它血液沸騰,但不是憤怒而是興奮,終於要開始
了麼,我沒有聽到張瑜的答話,但不久後,卻傳來了口舌相交的「嘖嘖」聲,我
的弟弟迅速在褲中勃起,只是看不到景象,頗為遺憾,兩人親了有一段時間,才
傳來了悉悉索索脫衣服的聲音。

此刻在我的想像中我的女神已經被扒光,那曾經只在我夢中出現的身影,正
在被別的男人褻玩著,我依然很興奮,這是旁邊傳來了哧溜哧溜吮吸的聲音,還
有女子壓抑的恩哼之聲,我敢斷定,她那粉嫩的小乳頭,一定在鄭石的吮吸下慢
慢變硬,就在我焦急於看不到之時,我卻猛然瞥見,我的頭上,木板相接的地方
發出了暗黃的燈光,由於怕驚動給他們,我連燈都沒開,剛剛這個發現簡直令我
欣喜若狂,我躡手躡腳的爬起來,站在沙發上,向對面望去,那淫靡的嘲頓時
映入我的眼簾……

剛才我猜錯了,那哧溜的聲音的確是鄭石在吮吸,但卻不是乳房,而是那令
我朝思暮想的粉嫩蜜穴,此時他的頭就埋在了她的腿根處,不斷晃動著,而張瑜
背靠著沙發,倆條腿向兩邊大喇喇的分開著搭在電腦桌上,星眸禁閉,輕咬下唇,
一縷發絲調皮的從耳邊垂下,小腦袋隨著鄭石的吮吸不斷晃動著,不時發出難以
抑制的嬌吟聲。

這樣一幕嘲深深的刺激了我,但這卻與我沒有一點關系,我「認真」地看
著,生怕錯過一個畫面。

⊥這樣,十多分鐘後,鄭石才抬起頭來,嘴上帶著張瑜的香甜蜜液,柔聲問
道:「老婆,舒服嗎」,張瑜小臉緋紅,但卻點了點頭,嗯了一聲,顯然在這種
地方野合,又被人這樣玩弄,讓她也是十分興奮,隨著鄭石抬起頭來,張瑜那粉
嫩的小穴也整個呈現在我的面前,很嬌嫩,盡顯少女的魅力,沒有一絲絲雜色,
陰毛很少,被淫水打濕,緊緊貼在尿道口周圍,大陰唇緊緊閉合著,並沒有因為
剛剛的褻玩而張開,看來還很少被人操,整個小穴水光瀲灩,令我沉迷其內。

鄭石這時又伸出中指,在小學周圍輕輕戳弄著,不時將手指插入,攪弄幾下,
弄得張瑜下麵淫水潺潺,沙發都弄濕了,幸好是皮的,猛然間鄭石將手指整個插
進去,大力抽插著,這顯然令張瑜十分興奮,纖細的腰肢向上拱起,兩條美腿也
不斷顫抖著,嘴裏更是發出了嗚嗚咽咽的壓抑呻吟聲,「啊,老公,輕點,要被
搞壞了,啊……」只見她身子一僵,旋即小腹便抽搐起來,身子也跌落在沙發上。

我可以清晰的看見,一股晶亮的淫水,沿著鄭石的手指流出,又留下,在他
手上拉出一條淫靡的白絲,顯然張瑜在鄭石手指的玩弄下達到了高潮,只是我沒
想到這樣一個清純的小美女,也會這樣淫蕩,張瑜的腿從電腦桌收回,緊緊並攏
著,小身子蜷縮在沙發上細細的喘息,顯然還沒從高潮的餘韻中出來。

鄭石用手輕輕撫慰著她光滑的美背,許久,才將她從沙發上拉起,又擺出剛
才那樣淫蕩的姿勢,只不過這次他已褪下下身的褲子,一條與我同樣被壓制許久
的巨龍挺身而出,只不過安慰它的是溫暖的小穴,而我卻只有冰冷的大手,鄭石
將張瑜兩條美腿環繞在自己腰間,柔聲對身下的麗人道:「老婆,我要進去了」,
隨即下身一挺,伴隨著張瑜的輕叫聲,昂首挺進那春水蜜穴。

張瑜渾身一震,剛剛經歷過高潮的小穴,十分敏感,此時又被這大家夥侵入,
更是讓他有了一種又要高潮的感覺,鄭石俯身將她摟住,張瑜也順勢勾住他的脖
頸,鄭石感覺到身下那不斷收縮的緊窄蜜穴,輕輕在張瑜耳邊說道:「乖老婆,
放鬆點,你下麵的小騷逼太緊了」,張瑜聽他這露骨的調戲,害羞的用粉拳輕砸
他的胸膛,撒嬌道:「不許這麼說我,才不是小那個」,鄭石嘿嘿淫笑著:「小
什麼啊,小騷貨」,說罷不等張瑜答話,下身用力挺動起來,張瑜啊的驚叫一聲,
又馬上咬住下唇,輕輕的嬌吟,簡直要甜出蜜來。

我下身漲的不像話,只能將它釋放出來,不斷用手搓弄著,欣賞著這場活春
宮,鄭石將她放躺在沙發上,伸出手,握住那隨著抽插而不斷晃動的柔美嬌乳,
大力揉捏著,不時用手指捏一下,挺立的小乳頭,惹來張瑜不依的嬌叫聲,他們
這個姿勢我正好可以看到,那巨龍在小穴內不斷進出的嘲,緊窄的蜜穴隨著巨
龍的每次抽出都會被帶出些許粉嫩的媚肉,還有潺潺流淌的春水,而後又被狠狠
的貫入。

整個嘲不斷地重復著,較小美麗的少女被壯碩的男孩爆操著,嬌嫩的小穴
被巨龍淩虐著,少女只能在其身下被動的承歡,鄭石喘著粗氣,一邊挺動,一邊
問道:「好老婆,你是不是,小騷貨,看你這樣子,還說自己不騷麼」,張瑜也
只能嬌叫道:「老公,你壞,啊……嗯,好舒服,老公用力草我的小騷逼,啊」,
我簡直無法置信,看來性的力量是無窮的,他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

兩個人交歡的聲音一直縈繞在我耳邊,我手上的動作也不禁加快了,就在這
時張瑜「啊」的一聲尖叫,八爪魚一樣緊緊環繞住鄭石的身子,小身軀不斷地顫
抖顯然是被操到了高潮,這時鄭石也是低吼一聲,不過卻是將陰莖從蜜穴內拔出,
發出「啵」的一聲,然後把陰莖放在張瑜柔嫩的小腹上,噴射出一股股白濁的精
液,幾乎覆蓋住了她的整個腹部,隨後兩人緊緊相擁在了一起,張瑜那粉嫩的美
穴,在巨龍拔出後,正慢慢合攏,陰部稍稍有些發腫,因摩擦而產生的白漿就糊
在大陰唇周圍,看起來很淫靡,我的目光隨著她陰部的合攏也慢慢從那幽深處收
回,輕手輕腳回到沙發上,清理那一攤精液……

第二天一早,我在大廳等到他們出來後,便一起出去,各回各家,二人出來
時,看不出任何異樣,而只有我知道這本該屬於兩個人的秘密,張瑜那女神一般
帶給我的驚艷,也慢慢消退,直至不見,他們兩人也沒有交往多長時間,鄭石很
快有了新歡,而張瑜在出入時也挽住了另一名男子的手臂,畢業後,我們再沒相
見,雖然一個是我最好的同桌,一個是我曾經的女神。

>>>>>>更多減肥相關推薦閱讀:指南

9 10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