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少婦

那天過後,我後悔了好久,準確說是害怕了,我怕她告我強奸,我可不想坐牢。接連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天天躲在家裏不敢出去見人。

一天,五哥‘長白虎王’給我來電話叫和他去辦點事,我帶著我的保鏢坐車去了他指定的地點,一個廢棄的廠房,方圓幾裏都沒有人煙。等我到的時候見已經有一臺黑色‘凱迪拉克’和幾臺日本豐田停在那了。我的車停在它們的旁邊,我的手下把車門打開。

我走下車,一個留個平頭一看就是個黑社會的年輕人走過來,“六少來了,虎王在裏面等您呢。”於是我跟著他走上二樓,身邊跟一個保鏢,其他人等在樓下。

一上來我就看見虎王背對著我站在那裏,一個老頭跪在地上,渾身都是血。

“五叔,我來了,什麼事啊?”我低聲問他。

“哦,老六來了,這個日本人在我們這裝逼,媽的小日本!”說完‘虎王’狠狠的踢了那個老頭的雞吧一腳,老頭疼的嗷嗷直叫。

日本人,靠!老子最討厭他們了。‘虎王’給了我一把‘54’手槍,“老六你自己看著辦吧。”媽呀,這是在逼我殺人啊,砍人我到是幹過,人還是第一次。

我拿著手槍,心裏冷颼颼的,我感到自己在顫抖,槍怎麼拿不穩呢。身邊十幾個人看著我,我要是不殺他可能死的就是我了,就算不死以後也別想混了。

我走到老頭跟前,老頭哭著說:“孩子,我知道你是好人,求你不要殺我,求你了放了我把,我……我給你錢,要多少給你多少……求求你了……”

這時‘虎王’上去就給了他腦袋一腳,“媽,當我們中國人是什麼啊?老六,中國人和日本人的仇已經一百多年了,你要是中國人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媽的,一聽到日本人和中國人的仇,我就渾身是膽,對著老頭的腦袋就是一槍,“去死吧日本豬,要怪就怪你是日本人吧。”‘砰’的一槍他的腦袋就開了花,他的血水和腦漿噴了我一身。

我……我想吐,我轉身飛快的跑到一邊吐個不停,把昨天的飯都吐了出來,接著就是渾身發抖。

‘虎王’來到我身邊拍著我的背,“老六舒服點不,有膽量,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都快哭了。回家休息一下,晚上來‘千人’,我請你。”‘虎王’帶著他的人走掉了,我的手下過來扶著我上車回家,幾個小弟在清掃現場。

車沒開多遠我就喊叫著:“停車,我……”哇的一聲我就吐在地上了。

回到家裏我的手下給我換了衣服又洗了澡,還給了我一片安眠藥,“六少,吃點先睡吧,要不會睡不著。”

我感激的拍拍他的肩膀,“謝謝。”

我迷迷糊糊的睡在床上,“誰……是誰叫我。你……你不是死了嗎?”

那個白天被我殺死的日本老頭站在我面前,“為什麼……為什麼要殺我……說啊!”他陰森森的叫著。

我轉身就要拿槍,怎麼,我……我的槍呢?“救……救命啊……救我啊……不……不要過來!”‘啊’的一聲我從夢裏被嚇醒了。

這時我的小弟五六個人沖到我的屋子裏,“老大,什麼事?”

我看著他們,“沒……沒事,幾點了?”

“老大,7點了,‘虎王’剛才來電話說在‘千人’等你。”我的貼身保鏢列雲說道。

“走,去‘千人’。”

我坐車來到‘千人’的門口,很多和我一樣的年輕人等在那裏等待進場。我的保鏢推開人群走過去,他們見我們不是好惹的也就沒幾個人敢說什麼,頂多是小聲嘀咕。

“媽的,你說什麼!”我的保鏢也不知道聽見了什麼,對著一個流利流氣的青年人大叫道。

這時在門口看場的幾個人跑過來,“六少來了,怎麼了?”

我揮手叫住他們:“走吧,我今天心情不錯。”

我和我的保鏢走進了‘千人’,跟著一個領班來到一間大包房。“大哥們都在啊,我……我來晚了,對不起啊。”我見老大們都在,馬上低頭賠禮。

“老六,不錯啊。”老大笑呵呵的對我道。

“什麼不錯?”我一頭霧水,一看電視才發現裏面是我殺那個日本老頭的鏡頭。

我一邊說笑一邊說:“老大,我回去吐了一下午啊,難受死了。”大哥們哈哈大笑。

“第一次嘛,沒關系,以後習慣了就好。來,老大給你個禮物,作為你正式加入‘唐人會’的禮物。”說完老大把一個盒子放在我面前,我開盒一看,是一把銀白色的手槍,叫什麼名字我也不知道,不過很眼熟。

“謝謝老大,不過這叫什麼,這把槍叫什麼啊?”我這一句話讓大家笑了很久。

五哥‘虎王’笑著說道:“你不是玩反恐的嗎?這就是‘沙漠之鷹’啊,下回不要吹你反恐玩的多好啊,‘沙漠之鷹’你小子都不認識。”

我拿著這只槍,“老……老大,怎麼用啊?摳扳機就可以啊?”

老大拍拍我的肩膀,“孩子,人要活到老學到老啊,不過看你愛問就有發展啊。明天帶著你的弟兄去打靶場叫他們教你,你的命一半就在你小弟手上,對他們一定要好,要不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明白了?”

“謝謝老大的教誨,我明白了。”我點頭示意。

和老大他們瘋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中午我才去上學。你最不想碰到一個人的時候卻總能碰到他,我在校園裏碰到了那個婊子,我怕她認出來,低頭就跑。

等我認為自己跑到安全的地方才出了一口氣。“嗨,你跑什麼啊?怕啊?怕那天晚上就不要那麼兇啊。”一個女人嬌美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媽的,早知道我就帶保鏢來上學了。

“我……我怕你啊……你想怎麼樣?媽的!再惹我……我……我就把你賣到非洲去當雞!”我嚇唬她的大聲喊著。

“唉咕(朝語),你還真狠嘛!這麼狠心就不要我了,嗯,老公?”說完她就抓著我的手臂摩擦著。

“靠,我可不喜歡‘飛機場’,看你那扁平的胸部吧,還沒我的大呢,摸你還真不如摸我自己的爽。什麼時候胸部大了再找我。”我轉身丟下這個婊子就走了。

半個月後,我和五哥‘長白虎王’去朝鮮接走私車。我們帶了70多個小弟從龍井和朝鮮的邊境偷渡過去,這邊是二哥王虎的地盤,那邊也是朝鮮邊防的頭和我們交易,所以很順利的就過去了。

因為是冬天,河面已經結了厚厚的冰了,我們買了70多臺走私車,都是日本、德國和美國的。朝鮮那邊有一個大的停車場,到處都是各種外國汽車,四周都是朝鮮的軍隊。五哥給了對方一個軍官一皮箱的錢,都是美圓,我也沒問多少就每人一臺汽車開著往邊境的小河開。

剛過邊境就看見前面的車停了,四周都是解放軍拿著沖鋒槍對著我們,“下車,把手舉起來跪在地上!”

媽的,倒楣,第一次做生意就被抓了。我的報話機裏五哥的聲音傳了過來:“大家照他們說的做,把槍收起來。老六跟我過來。”我照五哥說的做,往他身邊去。

“站住,要不開槍了!”我嚇的跪在地上不動了。

“那是我兄弟,讓他過來。”五哥的聲音傳了過來,我看看那年輕的士兵,他示意我過去。

我跑到五哥身邊,“五哥。”

五哥看來認識對方的頭,“李排長,這是我兄弟郝六,也是二哥的兄弟,以後這個道由他跑了。老六,認識一下,這是李排長,以後還要多多合作。”

我伸手和李排長握握手,“李哥。”

李排長拍拍我,“大水沖了龍王廟啊,原來是自己人。那兄弟們先走吧,我和兄弟們回去啃土豆去了。”

五哥回身在車裏拿出五萬塊人民幣遞給李排長,“小李拿去,讓兄弟們吃點好的,有時間來延吉,兄弟好好安排你。”

李排長推託著:“大哥,這要是我們頭知道了不好吧。”

五哥拍拍他,“兄弟說啥呢,拿去,要不就是不給我面子。”

李排長笑著把錢拿走,“謝謝五哥啊,六子再見。兄弟回去了。弟兄們今天看見我們埋伏的走私犯了嗎?”

⊥聽那些士兵喊道:“沒有,長官。”

李排長說:“收隊,回去休息。”

士兵們目送著我們的車隊開走了,李排長還向我揮揮手,我也揮揮手。一路開到一個山頭,山腳下有一個防空洞,防空洞的大門一開,裏面空空蕩蕩的,我們把車停在裏面,70多人坐著其他有牌照的車回到了延吉。

路上我問五哥:“那裏沒人看守能行嗎?”

五哥拍拍我,“老六又長知識了吧,那是軍隊的,有你二哥的人常年看守,安全極了。”

回家休息了一段時間,我又和五哥去了吉林,聽說那裏的‘酷斯’迪廳的老大需要點傢伙。我們坐著他的‘凱迪拉克’來到吉林,吉林的天氣好冷啊,幸虧我一直在車裏。

來到‘酷斯’的門口,幾個膀大腰圓的大漢將我們領到裏面的密室,一個平頭的男人坐在沙發上,我們一進屋他就站起來,“五哥來了,這位是?”

五哥馬上為我介紹:“這是我們的小老弟,叫郝六,老六,這是吉林的龍頭叫‘龍哥’。”

我馬上伸手過去,“龍哥好。”

龍哥看著我,“小弟,年齡不大啊,今後大有前途啊。”

於是龍哥一揮手,屋裏的保鏢全出去了,五哥也讓我們的保鏢出去了,這時屋裏就剩下我們三人對坐在一起。

“五哥,現在兄弟有點小麻煩,需要點傢伙。”龍哥低聲說著。

五哥點頭道:“龍哥,我們也聽說了,你說吧要什麼,不過你要先交錢啊,這可是我們的規矩。”

龍哥點頭,“五哥,我要15把AK,20把短槍,50個手雷,子彈五千發,不過……你要留個抵壓的,你也清楚這也是規矩。”

五哥看看我,我馬上道:“好,我留在這裏。五哥你可要快去快回啊。”

五哥看看我,“好兄弟,不會讓你久等的,龍哥,醜話可說在前面,我兄弟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唐人會’不會罷手的。”

龍哥拍了一下五哥,“五哥你放心,我會讓你兄弟這幾天過的開心的。”

五哥對我說:“老六,等著哥,哥一定快去快回的。龍哥,我兄弟就由你照顧了。”

五哥轉身就走,龍哥站起來,“五哥不玩會了?”

五哥回頭道:“我兄弟還等我接他呢,交完貨再玩也不遲。”

五哥走後一天一個電話問我怎麼樣,我說不錯,他說正在籌貨,貨齊馬上來接我,叫我不要擔心。住在龍哥這裏的幾天我才知道他是要和當地一個大的流氓組織爭老大,他在我身邊加派了20個帶傢伙的保鏢。

天有不測風雲,我在吉林的第三天,去一個朝族飯店吃飯的時候,一個俄羅斯女人走到我們的包廂門口,輕易的將外面幾個龍哥的小弟無聲的幹掉了。門一開,她拿著‘烏茲’微型沖鋒槍對著我就掃射,我身邊最近的一個龍哥的保鏢用他巨大的身體擋在了我的前面,另外幾個人也拿出了手槍。

我高叫一聲“要活的”,一個子彈打在她拿槍的手上。她的槍掉在地上了,一個保鏢從她的身後抓住了她。

我們押著她回到龍哥那裏,再將那幾個受傷的保鏢送到龍哥的醫院,幾個死的也厚葬了。由於那幾個保鏢用生命保衛了我,我就受了點輕傷。

第二天五哥帶著一百多人和傢伙來到吉林。我們三人來到地下室,見那個女殺手被吊在墻上,她身上的衣服都沒了,剩下的就是一道道的傷痕和血跡。我越看這個婊子越來氣,拿起地上的狼牙棒就往她身上打,這個婊子看來是受過訓練的,已經被折磨了一天了還是咬緊牙關就是不說。夠義氣,我喜歡。

五哥看看龍哥,“什麼方法都用了?”

龍哥搖頭道:“都他媽的用了,這婊子嘴硬的很。”

“既然她不愛說話就把她舌頭割了吧。”五哥很冷酷的說著。

我們來到上面,一個小個子跑了過來,“龍哥,她是劉胖子請來的俄羅斯殺手。”劉胖子就是龍哥要對付的人,我們的線人也跑過來和我說了同樣的話。

龍哥說:“五哥,真不好意思,讓老六受驚了,這是50萬,當做老六的壓驚費。”

五哥揮揮手,“龍哥,現在不是你和劉胖子之間的事了,也是我‘唐人會’和他的事。”

我看兩個大哥對我這麼好,“龍哥,這50萬我再加100萬當死去的兄弟的安家費,那個女的你能給我嗎?”

龍哥看著我,“好,老六夠義氣,那個女的就交給你處理了,你的100萬我也不要你出,媽的,我一定把劉胖子的人頭給你拿回來。”

兩天後,我們一行二百多人拿著傢伙來到吉林郊區的一個別墅,很快就將外面和裏面的人統統幹掉。再將房子按煤氣洩露的方法處理掉現場,我們帶著劉胖子的人頭來到死去的兄弟的墓地去祭拜他們在天之靈。

回到延吉後,我把那個殺手放在家裏。老大們也對我這次的表現十分滿意。

回到家裏我把已經養了一個多月的女殺手扒光,撬開她的嘴,見裏面真的沒有舌頭了,再將她的陰毛統統剃掉。上去就給了她幾個巴掌,“婊子,記著,你的命是我給你的。”她點點頭看著我,我看著她身上一道道還沒有消去的鞭痕,一口一口的舔著,用手狠狠的按著她身上的鞭痕,痛得她身體一陣陣的顫抖。

我拍著她的身體,“去把屁眼洗幹凈。”沒想到她竟然聽懂了,走下床自己拿起我抽屜裏的粗粗的針管去了衛生間,過了很長時間,這個婊子看來也洗完澡了,濕漉漉的走了進來,躺在床上。

“你能聽懂漢語?”

她點點頭,我被她那楚楚動人的模樣吸引了。一用力,將她按在床上,騎上去在她的大奶子上亂咬,她因為說不出來話只能‘嗯……嗯……’的叫著。

她的奶子比那個女孩的大多了,小逼也寬多了,搞的我都沒意思。一來氣,我將我買的一個黑人的假雞吧套在自己的小肚子上,用假的去操她的小逼,用真的去操她屁眼。她的屁眼可比她的小逼爽多了,夾得我舒服死了。沒幾下她的淫水就流了下來,她抱著我的頭瘋狂的晃著身體,最後還是我先敗下來。

我坐在坐便器上,低頭抽著煙,她站在我身邊示意我她要尿尿。我指一下旁邊的浴缸,“到那裏去尿,我要看著你尿尿。”她在我身邊撒嬌了一會,我給了她屁股一巴掌,“快去,一會還有事。”她站在浴缸裏面看著我尿了起來,還調皮的眨眨眼睛。我實在沒有力氣了,要不我一定去操她。

我給了她一件黑色的紗的連衣裙,裏面什麼也不讓她穿,把手槍放在她的大腿裏。坐在車上我問:“你叫什麼啊?”

她在紙上寫道:‘娜塔莎’

“哦,你以後就是我的貼身保鏢了,你要用性命來保護我。”我點點頭對她說道,她也看著我點點頭。

我們來到老大的‘千人’,坐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裏面,看著臺上的脫衣舞和下麵瘋狂扭動的人群,我摸著我身邊娜塔莎的大腿喝著可樂。不一會一個女人向我走來,娜塔莎將手放到槍上看著那個女人,等她走近我才發現是那個婊子。我拍拍娜塔莎,“沒關系,我認識。”

那個婊子走到我面前,“哦,原來有了個外國妞。老公你不會不要我了吧,看我的奶子是不是比以前大了許多啊。”說完就坐在了我身邊。

我笑著將手摸在她的奶子上,“嗯,比以前大多了,是不是吃藥了?”

她看著我,“為了你,吃藥怕什麼啊。”

我讓她坐在我的腿上,伸出手在她身上亂摸著。這個婊子對我說:“老公,你叫什麼啊?我叫金美燕。”說完她將自己的胸罩脫了,讓我的手放在她的奶子上。

我上去就咬了一口,“沒做手術,把下麵的也脫了吧,你看看我的保鏢,比你開放多了。”

女人就怕被人說她不如其他的女人。美燕看看娜塔莎的衣服,見裏面什麼也沒有,當著娜塔莎的面將自己的內褲脫了。我將她的內衣褲放在她的皮包裏面,將自己的褲子脫到腿上將美燕抱坐在我的腿上,將我的雞吧插進她的小逼裏。美燕的小逼可比娜塔莎的緊多了,美燕正對著我,我咬著她的奶子,她整個人隨著我的沖擊一上一下的套弄著。

“老婆,我叫郝永鵬。”我輕聲對美燕說道。

她也小聲叫著:“永鵬……咬啊……哦………咬的我好舒服啊……老公……我……我愛你……我……我願意為你做一切……”我聽著一點都不感動,因為婊子的話沒幾句是真的。

我看看娜塔莎,可能是因為剛才不過癮,她正在用手撥弄著自己的小穴呢,小嘴也成了一個O字型。這時一個舞女走了過來,娜塔莎第一個清醒過來,死死的盯著那個舞女,舞女站在我的桌子上跳起了香艷的辣舞。我也邊看邊繼續操著美燕,美燕幾次想轉過身來都被我制止了。最後舞女脫的一絲不掛,將她自己的內褲放到了我的面前,美燕再也忍不住了

“賤……賤貨……沒看見啊……還過來勾引……勾引我的男人。”等我剛要射精的時候,美燕突然站起來,“我……我要吐。”轉身就跑了,我示意娜塔莎跟著美燕一起去。

等兩個女人走後我對那個舞女道:“我馬上就要射了,可是人被你氣走了,你說怎麼辦?”

我身邊的保鏢狠狠的看著她,她跪在地上,“讓我來。”用勾魂的眼神看著我為我口交。沒幾下我就射出了精液,她將我射的精液都喝了下去,還舔舔嘴,“我走了,有時間來找我哦,我就在這工作。你的女友來了,拜拜了。”看著這個風騷的舞女走開後,美燕和娜塔莎就回來了。

美燕抱著我,“老公送我回家好嗎?”我起身帶著兩個女人坐車回家了,走到門口時剛才的舞女還給了我一個飛吻。

>>>>>>更多保健相關知識推薦閱讀:兩性指南

11 10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