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誼會上認識的絲襪熟女

我叫阿志,今年28歲。因爲父母逼婚,所以花錢參加了一個以相親爲主題的
聯誼會,會上有很多男男女女,可我卻被其中有一個穿著紫色連衣裙的熟女吸引
了我的目光,她長得非常像日本的AV女優高坂保奈美,簡直就是本人親臨。其他
的男人大概看她年齡有點大的緣故吧,都紛紛走向那些年輕的女孩。而我卻是個
熟女控,她正合我的口味,我走上前去做了自我介紹,然後我們就聊開了,從聊
天中知道她叫阿惠,今年38歲,離異不久,沒有孩子,丈夫離婚後把房子車子一
半的存款都給了她,從而讓他能夠脫身去和一個年輕女孩結婚。一邊聽著她說自
己的身世,我的眼睛一邊打量著她的穿著,沒想到她竟然穿著一雙蕾絲邊的肉絲
長筒絲襪,對于一個重度絲襪控的我,當時下面就硬了,正想立即把她按倒在地
開始大幹特幹起來。時間不知不覺流逝了,聯誼會結束了,我們依依不舍地告別,
互相留了電話。回來的路上,我的腦中一直想,一定要和這個熟女搞一搞。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短信電話交流不斷,感情也開始慢慢升溫,從交流中得
知,她參加相親聯誼會也是想多認識一些朋友,並不是急著結婚,我心中暗爽了
一下,這樣就可以做炮友,而不需要升華到要結婚的地步。

到了周末的時候,我打電話給她,約她出來,她卻回我道,要不,你來我家
吧。這個實在是很意外。于是按照她給的地址,打了個車前往,在她住的小區外
下了車,懷著忐忑的心情敲開了她家的門,阿惠穿著一件藍色薄紗緊身包臀短裙,
腿上是黑色的長筒絲襪,腳蹬一雙黃色的魚嘴高跟鞋出現在我的眼前,看著她這
一身打扮,當時我就勃起了,正想當場就把她按倒在地開始抽插。

我們坐在客廳上沙發上聊天。說是聊天,其實是她一直在說,我隻是在聽,
腦中都是和她做愛的場面,趁她說著,我的手不自覺地伸向她的絲襪腿,沒想到,
她竟然沒有推開我的手,我更大膽了,將她摟進懷裏,一口吻住她,熟女果然就
是熟女,她開始愣了一下,立即就應和我,和我舌吻起來了。我說,慧姐,你真
漂亮啊,好想幹你啊。她笑了笑,你們男人都這麽色。

我說,女人不都喜歡男人色嘛。接下來我的手伸進她的懷裏開始捏揉起來她
的乳房,而我們的兩張嘴仍然舌吻著。我一看時機不錯,就拉開拉鏈,掏出雞巴,
掀起她的裙子,拉下內褲,插進她的小穴,我們就這樣在沙發上開戰了,她的絲
襪腿緊緊地夾住我的腰部,我賣力地抖動我的腰部,抽插著她的小穴,我一邊插
著她的小浪穴,一邊問她,惠姐,你多久沒做了。她說,自從和老公離婚後,就
再也沒有做過了。她雖然是熟女,小穴卻很緊,大概因爲沒有生過孩子的緣故吧。
我說,惠姐,喜歡我的雞巴。她說,當然喜歡,你的雞巴比我老公大太多,他的
都硬不了。因爲有射意,趕緊停住,換了個背插體位插了一會,我的手在她的絲
襪臀上摩挲著,我的雞巴插在她的穴裏,感受到裏面分泌出的粘液,這刺激地我
的雞巴又更硬了。插了一會,又有射意,趕緊換個姿勢,讓她躺下,將她的雙腿
架在我的脖子上,她的高跟鞋勾在我的脖子上,我的手摸著她的絲襪美腿,體會
著絲襪的滑膩感,我用力地抽插著,最終在她的體內發射了。

我們躺在沙發上很久,然後兩人起身去衛生間沖洗,這時到了晚飯時間,我
們一邊吃晚飯,一邊像一對真實的夫妻那樣調笑著,按照我的要求,此時她換上
了一雙肉色的連褲絲襪,我調皮地在絲襪上開了一個洞,準備晚飯後開戰。

我正在吃飯,卻感到裆部有東西碰觸,我一看原來是她伸過來的絲襪腳,我
幹脆褪下褲子,讓雞巴和她的絲襪腳沒有褲子的阻礙,她笑說我流氓,可並沒有
收回絲襪腳,反而很配合我的這個玩法,我一看飯吃的也差不多了。就起身,抱
起她,進了房間,我說,姐,幫我舔舔吧。她此時也沒有任何羞澀了,立即含住
我的大雞巴,開始大力地吞吐起來。

舔了一會,我的大雞巴就硬得不行了,于是分開她的雙腿,插進了她的小穴,
這次她不想早先的一次那麽拘謹了,開始叫起床來,插到爽處,竟然叫起我老公
來了,而我則沈迷在她的那雙纏繞在我腰間的絲襪美腿,我的手貪婪地撫摸著,
而我挺硬的雞巴則大力地抽插著她的小緊穴,她叫道,老公,你好棒啊,你的大
雞巴插得老婆好爽啊,老婆的小逼要給老公的大雞巴給操爛了啊。

這時,我一邊挺腰插著她的小穴,一邊將纏繞在腰間的絲襪腿拿到嘴邊,開
始貪婪地舔起她的絲襪美腳,每一根絲襪包裹的腳趾我都不放過,她大叫著,老
公你舔得好棒啊,老婆要飛了。

聽著她的這些淫詞淫語,我也有點把持不住,再次在她的小穴裏射了出來。

事後我們摟在一起一覺睡到天將微明,那時我微微轉醒。正好晨勃,以前晨
勃的時候,通常都是撸管解決,這次身邊有個美熟女,于是翻身爬到她的身上,
附到她的耳邊,這時她也微微醒來,我說,姐,我們再來一次吧。她帶著惺忪感
的嗯了一聲。我分開她的大腿,憑著感覺插了進去。我們就這樣也不睜眼地開始
做了起來,不過,我的手倒是老樣子,開始摸著她的絲襪美腿,大概因爲晨勃很
硬的緣故。插了沒一會,我就有了射意。于是我也不忍了,大力抖著屁股,把精
液全射進她的小穴。

然後我又睡了一會,就起來了,她還睡著,我起身穿好衣服。在她耳邊說,
姐我先走了。她微睜開眼,說道,姐被你折騰得好累啊,就不起來送你了。我一
笑道,那姐你好好休息,我們再聯系。

本來以爲我們之間會是一夜情,雖然我是個熟女控,對于和熟女做愛是百做
不厭,尤其是她這樣愛穿絲襪的熟女。可畢竟我是個屌絲,而她是個有錢的美熟
女,也許她隻是想嘗年輕男人的味道。嘗過了就厭了,所以回到住處後,也不怎
麽敢再聯系她。就這樣過了半個多月,突然接到她的電話,電話她問我,住在哪
裏啊,姐想去看你啊。

一開始,我很意外,可轉念想,能再次和這個絲襪美熟女開幹,就心猿意馬
了。我把我的住處地址發給她。

過了一個多小時,我正在屋裏發愣,就聽見了敲門聲。

我忙去開門,隻見她穿著一件白色奶油色洋裝,腿上肉色長筒絲襪,腳蹬一
雙藍色的綁帶高跟鞋,肩上挎著一個大包,手裏還拉著一個大皮箱,她說著對我
說,說她的房子在裝修,能否在我暫住幾天啊,我靠這是上門送逼給操啊,我當
然說好了。能夠再操這樣的絲襪熟女實在是太棒了。

她放下自己的東西,在我住的屋子裏大緻看了一下,說了一句,環境還不錯,
就拉著我說,要我陪她出去逛街。

我們去了一個大商場,她先給我挑了幾件衣服,都是她付的錢,然後我們到
了女裝部,她開始一件一件的試,她試了一件帶拉鏈的紗裙,讓我進去幫她拉上
拉鏈,我隨手帶上試衣間的門,一進去,就立即摟住她,在她耳邊低聲說,姐,
想在這裏幹你。她笑了一下說,你啊真是年輕人,這麽饑渴,大上午的都這樣。
她一邊說著,我的手一邊掀起她的裙子,並拉開拉鏈掏出雞巴,然後我讓她斜依
在牆面,我用手托起她的一條絲襪美腿,她的手伸到背後,扶住我的雞巴插進她
的逼裏,因爲是在外面,所以她沒感發出太大的聲音,隻是和我低聲交流著。阿
志,你的雞巴真大啊,姐這幾天想死你的東西了。我一邊聽著她的淫話,一邊挺
著大雞巴瘋狂地插著她的逼,我的手貪婪地抓撓著她的絲襪美腿,那股絲襪的光
滑感透過我的手傳遍我的全身,帶到我的興緻異常高昂,我低聲說,惠姐,我愛
你。她也低聲回我,阿志,姐也愛你。

接著,我一使勁插到她的花心深處,在我的雞巴前端和她的子宮口接觸的那
一刻,我一瀉如注,將我的精液全灌進她的子宮裏。事後我們稍微處理一下,然
後帶著做愛的味道回去了。

回到我的住處,她說,姐被搞慘了,姐要去洗一下,我說,我也要去洗,我
們洗鴛鴦浴吧。

我們摟著一起沖著淋浴,我們互相給對方搓背,就像一對關系密切的夫妻。
我一邊洗著,一邊開口對她說,姐,要不你嫁給我吧。她笑了一下,你不嫌姐老
啊。我說,不嫌,我就喜歡姐這樣的。她說,現在不嫌,將來就嫌了。我說,姐
再老了,我也想操。她笑開了花。你啊。我說,姐就嫁給我做老婆,我可以天天
操你了。就想操我啊。不但想操姐,還想把姐操懷孕,讓姐給我生個孩子,讓姐
和我過幸福美滿的生活。她聽完我這番話,停了一下,然後說道,既然我們都願
意,你父母同意。我說,是我和姐結婚,關他們什麽事情。她說,你啊,事情沒
你想得那麽簡單。

我們洗好了澡,吃了晚飯,然後進了臥室,準備新的一次性戰。我說,姐你
幫我足交吧。她說,怎麽足交啊。我說,姐你穿上絲襪,兩隻腳夾住我的雞巴,
然後上下撸。她說,你啊,真會玩,姐都依你。

她從自帶的皮箱裏拿出一雙肉色雕花長筒絲襪,我一邊欣賞著她穿絲襪的整
個過程,一邊醞釀著自己的情緒,她穿好了絲襪,我也在床上躺好,然後她用絲
襪腳夾住了我雞巴,開始慢慢撸動起來,我體會著絲襪和雞巴的摩擦所帶來的快
感,簡直有升仙的感覺,撸了一會,我的雞巴就變得巨硬。

我說,姐,想插你了,說著,我讓她騎在我的身上,我們要玩觀音坐蓮了,
我先讓她的逼套住我的雞巴,然後把她的兩隻絲襪腳拿到鼻子前,一邊深情地聞
著她的絲襪腳所散發的特殊的氣味,一邊扭動著腰部,向上用力插著她的緊逼,
插了一會,我就感覺到她的陰道裏分泌出的一股涼涼的東西,我知道她是她分泌
出的陰精,這明顯是她很爽的表示,我插向上插得更快速了,不一會兒,我的雞
巴尖一麻,噴出一股濃燙的精液,她也完全坐了下來,我的腰部不再抖動,我感
受到精液順著她的陰道向我的雞巴末端流著,我們的交合處都完全浸漬在精液裏。

我們摟在一起休息了一會,我又來了興緻,于是提議放個A 片來助助興,惠
姐笑道,你個小子真會玩,好吧,姐也看看你們這些男人爲什麽這麽喜歡看這種
片子,說著,我下床把電腦和電視連接好,然後選了一部高坂保奈美的母子相奸
的片子。然後我回到床上,摟著她說道,姐啊,你看你和女主角像不像啊。她仔
細看了一下,說道,說真的,還真像啊。我說,你們真像一對孿生姐妹,第一次
見你就覺得你很像她,就被你吸引了。她說,你阿,真是個大色狼,你整天看這
種片子吧。我說,那姐以後陪我看吧。說著,我拿起她的一隻絲襪腳開始舔了起
來,舔得她咯咯直叫,而此時電視上的畫面裏的男優也正在舔著高坂保奈美的絲
襪腳,舔了一會,我對她說,要不然我們也想片子裏的場景來一次母子扮演如何,
此時的她已經被我舔得很爽,當然說好了。我說,那我叫你阿惠媽媽,你叫我阿
志兒子。她立即就入戲了,說道,那阿惠媽媽要舔阿志兒子的大雞巴了,說著抓
住我硬起來的大雞巴開始慢慢地吞吐起來。我說,既然阿惠媽媽要舔阿志兒子的
大雞巴,那麽阿志兒子也要舔阿惠媽媽的小浪穴,我們玩起了69,她的小穴,被
我狠狠插過的小穴,散發著獨特的騷味,我貪婪地舔吸著,被這股很誘人的味道
刺激下,我的在她口中的雞巴也愈發地更硬更長了。我說,媽,兒子要插你了。
說著,我翻身架起她的兩條大長腿,雞巴挺起插進了她早已泛濫了的小緊逼,我
的嘴巴則在她的絲襪美腿上瘋狂地啃舔著。伴著我的腰部向前挺插著她的小穴的
雞巴的抖動,她的兩條絲襪美腿也在我的脖子上抖動著,她時不時地雙腳並攏,
用絲襪腳勾住我的後頸,被這樣滑膩的絲襪腳勾著的舒爽感,透過我的脖子直傳
到下面瘋狂地抽插著的我的雞巴。我一邊插著,一邊放肆地叫著,媽媽,兒子要
射了,兒子把所有精液全射進媽媽的小逼裏,把媽媽的肚子搞大了。她也附和著
我說道,好兒子,快把臭精液全射進媽媽的臭逼裏,媽媽要給好兒子生寶寶了。
而此時電視上,高坂保奈美也被男優插得大喊大叫,伴著她的日語叫床聲和惠姐
當下的淫語,我再次在惠姐的緊逼裏發射了。射後以後,我們摟著一起很長時間
不分開。我們就這樣睡著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來。

此後的幾天,我們也是除了吃喝拉撒之後,就是操逼,每次都是無套中出內
射,她的逼裏不知道被我灌進多少我的精液。

幾天後,她說家裏裝修好了,要回去了。雖然有點依依不舍,可還是送她走
了。之後的幾天,我都有點魂不守舍的感覺,腦中都是她享受著我的雞巴抽插的
畫面。

又過了一段時間,接到了她的電話,說是出事了,讓我去她那裏一趟,我懷
著忐忑的心情去她的家裏。一開門,她叫說,姐真被你操你懷孕了。

聽到她這樣說,我竟然有點欣喜。我連忙摟住她,說,那好啊,姐你就嫁給
我吧。她說,可我大你很多啊。我說,也不多啊,才十歲而已,何況男人都比女
人早死,你大我十歲,我們正好可以白頭偕老啊。聽到我這樣說,她笑了說道,
你真想娶姐當你老婆啊。我說,當然了,姐這樣又漂亮又有錢的白富美正是我這
樣的屌絲求之不得的。她說,我們願意了,你父母會同意嗎?我說,這個由我來
解決。

我給父母打了電話,說自己把一個女人的肚子搞大了,他們正期盼著抱孫子
呢。竟然帶著欣喜若狂的聲音說,那好啊,什麽時候帶給他們看看。我說,這個
女人大我幾歲,而且結過婚。父親說,沒關系,隻要你喜歡的是女人,不是男人
就行了。靠,原來我一直不帶女孩回去,他們一直認爲我是個基,這時聽到我把
一個女人搞大,還不謝天謝地,祖上積德啊。

父母這關過了後,事情就進行地很順利了,大概是惠姐結過一次婚,有了經
驗,婚禮的一切都進行地很順利。在她的肚子開始隆起之時,她已經是我的老婆
了。

婚後,因爲她大我許多,所以對我很是寵著,我的各種性癖好,她都完全滿
足我,也許她也樂在其中。而在家裏,她也是穿著各種絲襪,而我也可以隨時挺
起雞巴插她。總之,我們的婚後生活是淫蕩的,美妙的,精液狂瀉,絲襪橫飛的。

我愛著這個作爲我老婆的絲襪熟女,這個絲襪熟女也愛著我這個年輕精壯的
丈夫。

推薦:

閱讀:

13 10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