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斷藝術院作者不詳

魂斷藝術院作者不詳

魂斷藝術院

字數:6155字

今年17歲的阿詩——擁有著清麗的容顏,婀娜的體態和甜美動人的歌喉,這三個足以成為女人自傲本錢的天賦條件使她有著和其他一樣女孩的夢想,成為一名歌星,用自己的歌聲和舞蹈,像小鳥般的飛翔在人生的舞臺上。

她懷著美麗的心情踏上了到南京藝術學院的路途。

憑著中學時代對音樂,舞蹈方面知識的造詣,阿詩不費力氣的就拿到了入學試的滿分。她一個人走在湖邊,望著碧綠的湖水,感到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她哼起自編的小調,閉上眼睛,想象出一幅幅仙子在飛舞的畫面,而她,就是那個美麗的仙子了。

誰知道,走著走著,因為閉著眼的緣故,她不小心一腳踩空,掉入到湖水當中。阿詩不會游泳,她大叫:「救命!救命!」很快,一個男生跑了過來,到湖邊俯下身子,一手拉住了正要下沉的她。

阿詩狼狽的全身都濕透了,夏天輕薄的白色長裙緊貼著她玲瓏有致的軀體,勾勒出動人心弦的曲線。她面露感激的對男生說:「謝謝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很難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有機會的話我想好好報答一下你!」

男生笑了笑:「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先回去換衣服吧!」說是那麼說,但他眼神直視著阿詩的騷胸,看得都有點發直了。

阿詩也感到了那灼灼的目光,害羞得面露紅暈,「謝謝你!那,那我先回去了……」

阿詩回到校宿舍,沖了個熱水澡,然后換上一套新的制服,就去上課了。教導阿詩的有一個年過五旬的老頭,是校內有名的博士。阿詩的聰穎和天賦博得了他的歡心,他平時很注重培養這棵好苗子,兩人關系一直非常之好,甚至阿詩干脆認了老頭做「干爹」,老頭也對阿詩寵愛有加,常常幫她個別輔導,有時侯輔導到很晚他也毫不在乎。

這天晚上,阿詩輔導完,從練習室走回宿舍的路上,又遇到了上次救她的那個男生。「你好!謝謝你上次救了我,如果有我能夠幫到你的地方,請盡管開口。」
阿詩上前熱情的打招呼。男生支支吾吾的說:「啊,你好!你說的都是真的嗎?剛好我現在有一件事,或許你可以幫上我的忙。」

「真的!?」阿詩很高興:「太好了!希望我不會給你帶來麻煩~」

「我想要求你做我的模特兒,希望你不會拒絕。」

「當然不會!」阿詩很爽快的答應了。

隨著男生來到他的畫室,阿詩坐到了畫架前的椅子上,略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要我擺什麼姿勢呢?

「我,我要畫的是人體素描,所,所以……」男生面紅了,沒有說下去。
阿詩心裡一驚,很后悔自己剛才答應得那麼爽快。著急的她沒有說話,只是在腦子裡面不停想著該怎麼拒絕這個無理的要求。

這時男生憋足了勇氣說:「所以你必須脫得一絲不掛!這是你的諾言啊,而且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阿詩滿面緋紅,她想:「什麼,要我脫光身子!但,但我的確答應過要幫助他的啊!」急得幾乎掉出眼淚。「該怎麼辦才好!?」

男生繼續說:「你必須履行你的諾言啊,而且這是為藝術而犧牲啊,這所學校的人,夢想著成為明星的你,難道還沒為藝術犧牲的覺悟嗎?我保證我不會對你做出任何過份的行為!」

阿詩聽了,慢慢地點了點頭,喃喃說:「好吧,不過我脫衣服時侯,你不能看著我。」

「好!」男生轉過臉去。阿詩脫下自己的舞鞋,長筒襪子,脫下衣裙和解下頭上的蝴蝶結,跟著卸下文胸和三角褲,然后一絲不掛的坐在木椅上。

「好了,你可以轉過頭……頭了……」阿詩滿臉通紅。

男生盯著阿詩那雪白的肌膚和挺拔的乳峰,粉紅的陰部,不由得血脈擴張,心跳加速。

「請將你的大腿張開點。」男生說。

阿詩慢慢地張開緊閉的雙腿,露出完整的陰部。

「不錯,再用手指將你的陰唇扒開。」

阿詩聽了,又羞又惱,想:「怎麼要求別人做那樣的動作的!?」但想到這是為了藝術犧牲和報答恩人,她仍是照辦了。

「然后將另一只手捏在你的右乳上,用力將乳房迫出來!」

阿詩又用左手捏在自己右奶上,用力將奶頭部分迫得漲漲的。

幾番折騰,男生終於開始畫了,但他似乎不是在畫畫,而是在欣賞阿詩的裸體和那淫褻的動作。突然,他快步走向阿詩,捏住她的右乳:「擠大一點!再大一點!」

「好痛!」阿詩立刻反抗,但她馬上被男生另一只手攬住了,而捏住她右乳的那只手也在上面使勁揉搓起來。

「不,不要……呀……啊!」阿詩拼命擺脫,她的陰唇已經男生用手按住。
啪!在掙扎之下,木椅倒了,兩人癱倒在地上。阿詩撿起文胸和三角褲就要往外跑,誰知道大腿被男生緊緊抱住,走不了。男生順著阿詩條腿往上擒,然后整個人壓在阿詩身上。

「哎……啊!」阿詩的陰道被男生用手指狠狠的戳了一下,幸好她閃得及時,不然處女膜都會被捅破!阿詩用盡力氣一把推開男生,飛跑出去,總算脫離了險境。

很快三個月過去了,一切早以恢復正常。今天是星期天,阿詩被邀請到「干爹」家裡作客。吃過午飯后,干爹要求阿詩跳一次《底比斯的姑娘們》給他看,阿詩想也沒想就答應了。跳完后,他對阿詩說:「你像天上的月亮,像清風中的香蘭,像荷塘中的蓮花,更像那飛舞的仙女,掛下千千條美麗的緞帶,放下萬萬個迷人的幻想……」阿詩聽到這樣熱情的贊美,不由得心花怒放起來。

忽然,阿詩覺得有點不對勁:「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光顧著練習,休息太少的緣故呢。干爹,我有點頭暈。」

老頭說:「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他把阿詩帶到客房,「你就在這好好休息一下。」

阿詩覺得有點天旋地轉的,實在支撐不住了,倒頭就躺到了床褥上。

干爹關心地坐在床邊說:「要不要我替你按摩一下?」

阿詩明顯已經開始有點意識混亂,而且覺得全身酸痛,「啊……嗯,嗯。」
老頭用手慢慢幫阿詩擦背,她稍微覺得舒服點了,而且多日的疲勞似乎也在消失。不知不覺的,干爹的手已伸到了她的腋下。突然「干爹」用手捂住阿詩的胸乳,把嘴唇貼到她香噴噴的小嘴上,他貪婪地吸吮著少女馥郁的體香,說:「詩!我愛你!我恨我不晚點出生,結緣你這樣聰慧和有天賦的上帝完美之作啊!」
阿詩想反抗,但全身力氣就像被抽空了一般,有勁使不出。就像一只無助的小羊羔,可憐巴巴地躺在床上,等著那只老色狼的宰殺。

「別想反抗了,剛才你喝的湯已下了藥,你好一段時間都會有氣無力的。」
老頭淫笑道。

他脫掉阿詩的舞鞋,隔著阿詩肉色的絲襪不斷的用鼻子勐嗅,就像一只老態龍鐘的狗一樣。

「啊……不,不要……干爹……」阿詩驚恐的叫著。

「香!真香!這是少女才有的味道!」老頭嗅完阿詩的腿,又馬上風卷殘云的把她的連衣裙,文胸,三角褲扯下,把絲襪用手拉破成一個個大洞,然后按照色情錄像不斷的擺弄著她,讓她做出各種淫褻的姿勢。

阿詩全身無力,絕望的大叫:「救命,救命!」她一身裸玉盡情展露在老頭眼裡。

老頭變態極了,他用舌頭從阿詩雪白的大腿根部開始舔,然后舔到屁眼,粉紅的陰阜,渾圓飽滿的屁股,修長的玉腿,再到上端點綴著紅色瑪瑙的白嫩的乳峰,還輕輕的在乳頭上咬了幾下,就像小孩子吸吮奶水那樣。

「嗯……嗯……干女兒的奶子味道真的不錯,嗯,啊。」老頭無比的陶醉,阿詩感到無比的屈辱,但又無計可施,只好任由擺布。

最后,老頭舔完了阿詩的全身,然后把她整個兒反轉,使她屁股朝上。
「少女的皮膚就是滑嫩啊!屁股多麼的漂亮啊!」老頭情不自禁的說。說著,就用力去抓阿詩的肉股。

「呀!哎……啊!放了我!……啊!」阿詩叫道。

老頭扒開阿詩的屁股,湊前鼻子在阿詩的屎眼聞香!

「啊!香,香,香……妹妹的屁股好香!」屎眼上面的彎曲段是一條淺紅色的裂口,那是阿詩處子的陰溝。

老頭用手指張開裂口,瞪大眼瞧阿詩的陰道,處女膜仍完好的封在那兒。
「呀……哎……啊!不要這樣……啊!」阿詩的陰唇被老頭用手指甲亂刮,痛得她眼淚直冒。

「碰!」的一聲,有人闖進房中,阿詩馬上用撿到救命稻草的眼光望過去,誰知道,那人竟然就是上次強奸她未遂的那個男生。

老頭說:「孫子,咱們來一起分享這個美人兒吧!」

男生淫笑著:「求之不得啊!」

男生用力張大阿詩雙腿,說:「爺爺,快動手吧!」

變態的老頭竟然拿起了一把明晃晃的剪刀,雙眼盯著阿詩張得大雙腿中間可憐的花心,面容扭曲的笑著。

「你……你要干什麼!?不要啊,我不要這樣失去啊!」阿詩看到這幕面無血色,嘴唇發白。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老頭用剪刀活生生的戳破了阿詩苦苦守了17年的處女膜,鮮紅的貞血頓時濺了出來!星星滴滴,落在她稀疏油亮的陰毛上,緊閉屁眼上,還有老頭猙獰可惡的嘴臉上。

老頭伸出舌頭,把嘴角的貞血舔個一干二凈,贊嘆:「好味,好味!」
跟著,阿詩個陰戶被男生用力張到大得不能再大,閉著小陰唇也不能封住那可憐細嫩的陰道,一個肉色的大洞開在她誘人的閃亮著汨汨淫汁的花蕊之中,老頭舉起他滿是瘡膿的黑色肉棒,一灌而盡!

「啊!………」由於陰道內淫水分泌不足,阿詩幾乎被插到反唇!

男生松開張大阿詩雙腿的兩手,扶了她起來,再使她張大雙腿,大字型的坐在床上。老頭一邊用手捂住阿詩白嫩的肉股,雙腿張開卡在她的蠻腰上,再用陽具插入阿詩陰道,繼續來回抽插。

男生也不甘落后,他從阿詩身后岔開雙腿,將她雙腿夾在中間,陰莖直插阿詩同樣未經人事的屎眼,而雙手就緊握她的兩個雪白大奶,使勁將其撞凹,搖晃,不斷揉搓。

阿詩前后被同時夾擊,大奶肉股也同時被揸,一時間痛得她失聲:「呀……
啊……啊……呀!「同時私處開始流水,暖暖的淋在老頭的大棒上。

老頭越插越爽,越插越用力,男生覺得手中的兩團大奶在漲大,手指夾住的奶頭在勃起,發硬,乳暈中又突起許多小粒粒,頓時覺得情欲高漲,更在阿詩后面瘋狂抽動起來!

阿詩只覺得雙奶脹痛,肛門火辣辣的劇痛和陰道癢癢的疼痛,由於前后受敵,她呻吟得好辛苦:「呀……哎……不要,不要……啊!」阿詩滿臉紅霞,汗水津濕,如瀑青絲披散在香肩上,氣喘不止,鮮血還在陰戶下流出。

「爺爺,咱們交換一下吧!」男生提議。

「好!」兩人很快交換了位置,繼續抓緊時間污辱阿詩的胴體。

男孩用龜頭頂在阿詩的陰核上,磨來磨去,弄得她「哎……啊!」直叫,淫水橫流,陰唇四片紅腫充血緊閉,全身有一種電麻的快感!

男生又用舌頭舔開阿詩的嬌嫩的大小陰唇,然后一雞巴插入阿詩陰道!
「啊!!!」阿詩的BB剛才才被老頭插完,現在又被男生插,所以覺得很痛!

而老頭畢竟年老,不敢去玩屎眼,就用手去戳弄阿詩前面的陰毛。

突然,阿詩大叫:「呀!!…………」原來是老頭將她陰唇旁邊張有的幾條細毛拔了出來!老頭意猶未盡,用另一只手去拔阿詩的腋毛,又一下子拔了一小把。痛得阿詩直叫媽媽!

然后男生兩手仍擠捏著阿詩這個小美女的大奶頭,手掌就壓在乳房表面。老頭拔了會陰毛覺得膩了,就和孫子分享阿詩對乳奶。兩人各自用手捂住她的一只乳奶,捂得密不透風,然后兩只手掌夾住那個奶子在中間不斷揉搓,阿詩的奶頭被擠得感覺就像觸電似的。「吖、呀、啊……哎」直呻吟。

突然,男生身體一震,射了精,阿詩一抖,射出了陰精,完成了交合過程。
男生和老頭又將阿詩面朝天地放在床上,兩只手去拉扯她奶頭,兩只手去拔她的陰毛,還兩條舌頭同時舔她粉色的陰溝,使得阿詩又流出了汁。男生用舌尖挑起陰溝上部,露出了阿詩那未被污辱的尿道。

「爺爺,你來看看,這是哪裡啊?」

老頭瞇起雙眼,湊近仔細端詳。只見細細的一個紅色小口開在鮮嫩粉紅的花蕊中心,緩緩淌著淫水的陰道之上。

「嗯,這就是小妹妹尿尿的地方啊,就是醫學上說的尿道。」老頭聞了一下,煞有介事的回答。

阿詩被人這麼研究分析自己最私隱的地方,羞辱難當,細細地抽泣起來。
突然,男生用手指朝那可憐的尿道插了進去!

阿詩頓時全身痙攣,瞳孔擴大,身下的汁液則流個不停,對奶子也漲得更大!
大叫道:「呀!啊!呀……哎……呀……不要……碰我那裡……不要……插我尿尿的地方呀!」

「啊——!」又是一聲慘叫,原來是阿詩一大把陰毛被老頭拔了出來。
老頭用阿詩的陰毛去撥弄她漲大的奶頭,奶頭開始變得更硬,變得更長而紅杏般的乳暈中又開始有肉粒凸起,越撥就越硬;停止撥弄,阿詩的大奶頭又開始慢慢恢復原狀,但只要又撥一下,可愛的奶頭又立刻勃起了。

老頭抓住勃起的大奶頭,含入口中,輕輕一咬,奶頭又勃得更硬了了。阿詩覺得個奶頭癢滋滋的,好難受。

「呀……哎……呀!」男生已將陽具重新插入阿詩陰部,說:「還玩不玩?」
阿詩痛苦的搖頭。

「哪輪到你說不玩!?」男生將手指插入阿詩尿道,同時用陽具狠狠地抽插她的陰道,另一只手卻插她屎眼,三管齊下,而老頭也沒閑著,把雞巴塞進了阿詩最后的那個洞——她發出痛苦呻吟的櫻桃小嘴。

兩爺孫配合著節奏,每抽插一下,阿詩都含煳不清地慘叫一次:「啊!」
「啊!……」「啊!……」「呀……!」「呀!!!」「啊啊啊……!!」
老頭把臉湊近阿詩美麗的面龐,淫笑著說:「小美女,我要撥光你的陰毛,你說~~好嗎?」

阿詩哀求道:「別,別啊!求求你,求求你……別拔我的……啊!別撥我的,陰……陰毛啊!」顯然,她是一邊受到男孩的轟擊一邊求饒的。

老頭捋起阿詩所有的陰毛,鼓起力氣,要一次連根拔起!!!

「別!別!!!痛、痛死我了!別……啊……別!!」阿詩苦苦乞求,但她的陰毛仍是被拉高起來,帶起整個陰戶的皮膚,大陰唇,小陰唇也被拉扯得長長的,不知道是因為太痛還是太刺激,乳白的淫水像缺堤似的從變形的陰唇,陰道中涌出!一個如花少女的下體竟受到如此虐待,讓所有男人看到都會欲火高漲!
「哼!」老頭用盡全身力氣,死命一扯,只聽見阿詩「啊!……!!!」
一聲慘厲的叫聲,全部陰毛悉數被拔盡,陰戶上紅紅腫腫的,溫熱鼓起的陰阜,大小陰唇的皮膚都被扯裂了一部分,沒了毛的毛孔、受傷的皮膚不斷滲出血水來……阿詩雙眼緊閉著,忍受著莫名的痛苦,恥辱的眼淚在她如花的面龐上肆意的流淌著。

男生仍在有節奏的抽、插、抽插,阿詩又慢慢開始有節奏的跟著慘叫,「啊、啊、啊啊!」

老頭用個錦緞盒子把手中的那一大把陰毛珍藏了起來,笑著說:「哦哦,又多了一件完美的戰利品!」

他把盒子細心的放好,然后問半昏迷的阿詩:「用針刺你奶頭怎麼樣?」
阿詩當然不答應,立刻搖頭。

老頭繼續追問幾次,阿詩仍是搖頭。

突然老頭說:「不要用針刺你奶頭好不好?」這下,阿詩習慣地還是搖了頭。
老頭得逞似的大喜:「是你答應的!你答應了啊!」老頭馬上取出一根針,向阿詩個大奶頭刺去!

「啊!!!」阿詩覺得奶頭好痛!血從乳頭流出,滴落在雪白無暇的乳峰肌膚上,仿佛雪中一點紅!

老頭刺完一個奶頭又換了另外一個,這次針完全穿透了乳頭,著著實實地從另一端穿了出來。

「啊,嗯!」這次阿詩只是發出沉悶的呻吟,一來是因為她已經受盡折磨,叫得嗓子都快啞了;二來是因為前面的非人虐待已經使她對痛楚的忍耐,到達了一個新的高度。

又用另一根針不斷地在兩個乳頭都輕刺了二十多下后,老頭獰笑說:「舒服嗎?我的小美人兒。」

阿詩聽了,恨不得馬上殺了這個變態的「干爹」,但她已經全身無力,且被男生三管齊下,只能無助的任人魚肉。

最后阿詩從下午2時整整被折磨到了第二日早上的9時,被禽獸不如的兩爺孫足足干了十多次。經歷了生不如死的一天,當明星的美夢也化為了泡影。
【全文完】

更多推薦》

19 10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