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噢……哥哥作者bottlee

我的哥哥

(一)

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喜歡用做兄妹的方法來拒絕女孩,我就是這樣,在高三那年,我無緣無故地多了個哥哥。

他是某著名大學裡的大四學生,我對他很崇拜,他讓我第一次知道愛一個人的感覺是如此深刻與難忘,但他卻對我說,在他心裡我一直只是他的妹妹。也就是這樣,我們成了所謂的兄妹,也許這是我和他之間所能達到的最短距離。
然而很讓我想不通的是,男人怎麼會喜歡和自己的妹妹做愛。事情發生在高三開學不久的一個晚上,我正在上晚自習,哥哥突然打電話來跟我說他和女朋友分了手,很不開心,為了開解我心裡的哥哥,我偷偷從教室溜了出去。

我們聊了一會兒,他說他和女朋友已經互相不理睬有三個多星期了,今天終於分了手。他似乎喝了些酒,顯得很傷心,我也不懂得該怎麼安慰他。他說著說著,突然就把我摟在懷裡,把頭伏在我的胸前。

我當時真的好激動,這是他第一次這樣抱住我,我覺得好溫暖,好舒服,他的臉貼著我的乳房,壓得很緊。這是第一次有男人這麼貼近我的敏感部位,而且又是我的初戀男孩,我真的好緊張,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有傻呆呆地坐在草地上。

當時我們兩人在一堆灌木叢裡,沒有燈光,從外面看根本不知道草地有人,哥哥摟了我一陣子,突然把手從我的腰部伸進了我的校服裡撫摩我的身體,起初他只是不停地摸我的小腹,在我的肚臍四周劃著圓圈,接著便好象逐漸往我的胸部摸了上去,不時地觸碰一下我的乳罩。

我怕極了,雖然我喜歡他,但我畢竟是個女孩子啊,他怎麼可以這麼肆無忌憚,想摸哪裡就摸哪裡的。我想拽開他的手,可他的力氣好大,我的兩只手加起來都沒能停止他右手在我身上的動作,反倒一不留神,被他的左手乘虛而入,從背后把乳罩的扣子解開了,原本繃緊的乳罩一下松脫,哥哥的手很迅速地摸上了我的胸口,抓住了我的乳房。

我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哥哥用雙腿夾著我我的身體,雙手一前一后按住我的上身,右手輪流揉捏著我的兩邊乳頭。我所有的掙扎都無濟於事,我又不能大聲叫非禮,他畢竟是我最愛的人啊。

「哥哥,不要這樣……求求你……」我小聲地哀求著。

可哥哥全不理會,還一邊用嘴吻著我的臉和脖子,喘著粗氣說:「好妹妹,你的身材真棒啊。」曾經多少次,我只能在夢中才能和他親近的哥哥,現在是實實在在地把我抱在懷裡,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已經膨脹得老高的下身,但我卻無法接受這一切,這樣的時機,以這樣的方式,都不能。

「哥哥,求求你……」我鼻子一酸,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來。

我的淚水似乎起了一些作用,哥哥怔住了,卻沒有放開我,他在我耳邊輕聲地說:「對不起妹妹,我太粗魯了,可你知道我是多麼需要你麼?」他的聲音很溫柔,讓人聽得心都軟了。他又繼續說:「我真的好痛苦,沒人關心我,沒人愛我……」

「哥哥不要這樣說嘛,」我聽了他的話心都碎了,打斷他的話說,「你還有我啊,哥哥。」

「你真好,妹妹,求你不要拒絕我好嗎?」哥哥說。

「可是……哥哥,如果你需要,我會給你的,但不要今晚,好嗎?」我說的都是實話,那晚我實在是毫無心理準備,我還是個不到17歲的小女孩啊。
哥哥又說了:「妹妹,不怕告訴你吧,哥哥為了滿足女朋友,一直都服用性藥,這些藥吃了后如果得不到發泄對身體是有害的,哥哥已有一個多月沒有過女人了,難道你真的見死不救嗎?」我想不到哥哥會對我說這些東西,一下羞得不知說什麼好。哥哥見我不出聲,在我身上的動作又一次瘋狂起來。

我的心裡七上八下的,完全沒了主意。哥哥把我摟在懷裡,又是撫摩又是親吻,猶豫不決讓我犯下了大錯,我微弱的反抗如同無物,亢奮的哥哥扯下了我的上衣和乳罩,把上身赤裸的我按倒在草地上,反復地啃著我的兩個乳房。他的胡子扎在乳房的嫩肉上,有點疼,尤其是乳頭。

哥哥很心急,他邊舔著我的乳頭,邊把右手伸到我的大腿根部,用其中一只手指摩擦著我的小陰唇,不一會就把我那兩片閉合著的嫩肉分開了。

「唔…哥哥……不要……」我還想做最后的努力把他的手拿開,可一切都遲了。哥哥一拽,把我的內褲和短褲一起扯到了膝蓋以下,啊,我全身都赤裸了,我又羞又怕,那裡畢竟是外面啊,萬一有人走過來怎麼辦?

哥哥可完全不管這些,他把我的褲子脫掉,扔得遠遠的,接著就脫自己的褲子,我知道他今晚是要定我了。其實當時我心裡也并非完全抗拒,我好愛他,我希望通過這樣,可以不再做他的妹妹,我希望他能負責任,可后來我知道自己錯了。

哥哥看起來很激動,他的下身豎著堅硬的肉棒,又粗又長,特別是那巨大的頭部。那時的我還不懂做愛是怎麼回事,只知道那樣能讓哥哥快活。我不敢看哥哥那裡,只是仰頭看著天上的星星,那晚天色特別清,我還能清楚地回憶起天空中的北斗星,很美,我在美麗的星空下,把少女之身給了我心愛的人。

我不知道哥哥是怎麼進入我的身體的,只覺得很疼,那是種鉆心的疼痛,從陰道口傳來,當哥哥鋼管一樣的陰莖刺穿我的身體的時候。我沒有喊,甚至連哼都沒有,我怕被人聽到,也不想讓哥哥掃興;我也沒有哭,能把第一次獻給我愛的人,當時的我無怨無悔。

下體被一個巨大的東西塞住了,我知道那是哥哥的生殖器,對於上過生理衛生課的我來說,還是知道一點的。

他把肉棒在我的陰道裡反復拔插,把我的陰道擠得一開一合,感覺有些怪怪的,但總的來說不算很壞,有點癢癢的。他每拔插幾下,就會停下來親吻我的乳頭、脖子和臉頰,他的雙手抓著我的胸脯,把我兩個已快發育好的乳房捏出各種形狀。

那晚哥哥真的很沖動,只做了大概15分鐘就有些堅持不住,但他的表情看上去很滿意。哥哥在臨沖刺前停了下來,俯下身把我抱住,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就這樣,在我的初夜,哥哥同時得到了我的初吻。

我吻得很投入,傾注了少女所有的感情,仿佛全世界只剩下我和哥哥兩個人了。我們雙唇雙接,舌頭緊緊地纏綿在一起,哥哥的胡子有些扎人,但對我來說那是夢寐以求的。

哥哥終於開始了最后的沖擊,他捧著我的屁股,巨大的陰莖在我陰道裡快速抽送起來,在幾十下高頻撞擊后,哥哥的肉棒插到了我身體的最深處,濃濃的精液象潮水般射進我的子宮裡,我能感覺到哥哥那股暖暖的愛液,連續十幾次沖向我的陰道盡頭,哥哥的肉棒仿佛充滿了力量,每一次的強烈跳動都把他身體產生的液體完全射進我的子宮裡。

哥哥射完精好久,仍瘋狂地抱著我的身體,吻著我,插著我,不愿分開。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哥哥臉上滿足而依依不舍的表情讓我終身難忘。

哥哥終於耗盡了他的力量,疲倦地趴在我身上喘著粗氣。地上的草很硬,哥哥的體重又不輕,我的后背象針扎一樣疼。可我忍著疼痛一動也沒動,我好享受那片刻與哥哥肌膚相親的時光,那種毫無阻隔,兩人完全融合為一體的感覺。
我是多麼期待哥哥能對我說一聲「我愛你」啊,這句話曾被我幻想過在不同的情況哥哥會對我說出來,卻從沒想到過會在和哥哥翻云覆雨后聽到這句話,那是多麼甜蜜啊。然而我沒能等到我期盼已久的甜言蜜語,哥哥的氣息漸漸回復了平緩,他最后在我嘴上深深吻了一下,便把已經軟綿綿的陰莖小心地抽離了我的身體。我這才發覺自己流了好多血,大腿根部一片蔫呼呼的,身下的草地也染紅了。

哥哥射了好多精液進我的身體裡,我剛坐起來,白花花的濃液便流了一大灘出來,幸虧我一向在身邊備有一兩片衛生護墊,才得以把褲子重新穿上,但下陰仍舊隱隱作痛。哥哥沒再對我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幫我整理好衣服,扶起我說:「早點回去吧。」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那晚我象丟了魂似的,滿腦混亂地回了教室,也不知道復習了什麼內容。很難想象一個男生的精液竟然這麼多,直到我上完自習回到家,陰道還不時流出粘粘的黏液。但我當晚沒有洗澡,我不忍心把哥哥的精華就這麼洗掉。

第二天我根本集中不了精神上課,心裡總飄著哥哥的影子,晚上我又忍不住偷偷溜出學校去找他,我心裡仍抱著希望,希望可以不再做他的妹妹,我要做他的女朋友。我去了他在外面租的小房子,哥哥不是個好動的人,沒事總愛在屋子裡玩計算機。

我真的太想他了,哥哥剛打開門,我便不顧一切地撲到了他的懷裡。他輕輕地撫摩著我的長發,用嘴吻我的臉頰、耳根、嘴唇,我摟著他的脖子,踮著腳用力地去吸他的嘴唇。我的瘋狂舉動似乎讓哥哥感到有點吃驚,但他并不抗拒。
過了一會,哥哥抱起我,把我放到了他的床上,開始脫我的衣服。我沒有反抗,象個聽話的孩子,很自覺地把身上的衣服脫了,我喜歡看哥哥和我做愛時的表情,那種滿意而充滿占有欲的眼神,那種恨不得把我吞下肚去的表情。

由於是在屋子裡,那天的心情輕松了好多,我和哥哥都脫得赤條條的在床上亂滾,而且當哥哥進入我的身體時也不疼了,讓我感覺很好。我的下體流了好多液體,高潮迭起,也許是前一晚做過一次的緣故,哥哥表現得特別勇猛,前后做了一個多小時,但他的精液量卻絲毫沒有減少,象牛奶一樣濃的液體再一次灌進了我的子宮裡。

那晚我們玩得很瘋狂,做完第一次后,哥哥把我拉進洗澡房,洗鴛鴦浴,哥哥要我叉開腿,讓他看著他的精液從我的陰道裡倒流出來,還要我小便給他看。
我不知道哥哥為什麼會有這麼讓人難堪的嗜好,可我真的很愛他,對他的要求的有求必應。我們的鴛鴦浴洗了好久,皮都快脫了,接著我和哥哥又做了一次愛,才急急忙忙地趕回家。

我始終沒有成為他的女朋友,哥哥給我買了事后避孕藥,我仍舊是他的一個小妹妹。很快我聽說他和女朋友復合了,我好傷心,有一個月沒和他見面。但我們的性關系沒有斷,誰叫我這麼愛他呢。

后來我干脆長期吃起了避孕藥,哥哥每隔段時間就會找我「玩」,為了哥哥我幾乎獻上了我能做的一切,我吞吃過他的精液,讓他用內窺鏡看我的陰道,甚至吃性藥來提高自己的性欲。哥哥和我做愛從來都是直接在我體內射精。

我們這樣的關系一直持續到我讀大學,那時他已經畢業參加工作了,后來我偷看了他的日記才知道,哥哥一直有服用睪酮素的習慣,而他的女朋友一直都拒絕和他發生關系,因此一直以來他只有和他的妹妹——我做愛,來達到發泄性欲的目的。

更讓我傷心的是,哥哥在日記裡寫,每次他向妹妹的身體裡射精的時候,都會在腦袋裡默默地念叨著女朋友的名字。想不到自己竟糊裡胡涂地做了一個供人淫樂的妹妹三年,還獻上了寶貴的處女之身。

最近我在網上看到報道,說男人的精子射進女人的子宮后,只有部分能流出來,剩下的會被女人的子宮吸收,雙方的DNA會融合在一起,如果一個女人長期和一個男人做愛,她的子宮裡就會沉積大量的那個男人的DNA,這導致這個女孩將來生出的孩子會很象這個男人。

哥哥長期服用睪酮素,精子的活動量和數量一定不低,說不定已經「污染」
了我的子宮,可我實在太愛他了,離不開他,現在我們仍維持著這種兄妹關系,我希望他能回心轉意,但那一天究竟會不會到來呢?

(二)

不知不覺已經大二了,看著身邊的好朋友一個個墜入愛河,我也開始有點動搖,畢竟,每個人都有初戀,雖然初戀很難忘,但把握能看得到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呀。我身邊也不乏追求者,因此我決定忘記過去,去尋找屬於我自己的幸福。於是我沒再和哥哥聯絡,也拒絕接他的電話,我想躲避也許是忘記他的最好辦法。

一個周末的晚上,我躺在自己的房間裡看著書,算算日子,和哥哥有四個星期沒見了,快有一個月了。我不禁嘲笑自己,不是說不想他麼,怎麼又想了。
其實哥哥挺好的,可他也有選擇愛的權利啊,是我自己占有欲太強了嗎,想一個人綁住他?這麼久沒見,哥哥會想我麼?我的心情亂糟糟的,無法入眠。我突然有點渴望現在他會出現,渴望他的愛撫,渴望他的身體……畢竟兩年了,我們過了兩年的夫妻生活,我很享受每一次和他的交合,也很喜歡。可是,我要的是一個未來啊,這是哥哥不能給我的,這就是我決心離開他的原因。

正胡思亂想著,手機響了,啊,是哥哥的短信。我開機一看:「我就在你家樓下,我現在上來。」

天啊,不會是真的吧?我從房間窗口朝下望去,果真是他,一個熟悉的身影走進了樓梯口。他竟然這麼大膽,找到我家裡來了,要是讓爸爸媽媽知道我和他的關系,可不得了啊。

我連忙走出房間,幸好,時間不早,爸爸媽媽都睡了。我躡手躡腳地走出客廳,萬分小心地打開門,不一會兒,就見到哥哥從樓梯走上來了。哥哥也看到了我,他很高興地叫著:「妹妹……」

「噓……」我示意他別做聲,把他拉進屋裡,重新關好門,趕忙把哥哥帶到我的房間裡,把門鎖上。

我剛把門栓上,哥哥就從背后抱住我,親我的脖子。他總是這麼急色的,我還想跟他說什麼,他的嘴巴已經貼了上來,把我的嘴吻住。

哥哥今晚一定喝了不少酒,一身酒味,滿臉通紅,身上滾燙滾燙的,象個小火爐。哥哥把我抱起來,放在床上,雙手一邊探索著我的上身,一邊為我將衣裳解開。我睡覺沒有帶乳罩的習慣,這樣更舒服一些,蓬松的睡衣很輕易地就被哥哥脫掉了,哥哥又將我的睡褲褪掉,自己也脫了衣服,爬上了我的床。

哥哥看來真的喝了不少,樣子有點可怕,臉上青筋暴現,連眼睛都喝紅了。
哥哥畢業后找了份銷售的工作,經常要陪客戶喝酒。哥哥每次喝完酒就會特別想要,而且每次做都會射出好多精液,因此當遇到重大項目的時候,我幾乎長住在哥哥的出租屋裡,象妻子般服侍他。

哥哥趴在我身上,貪婪地舔著臉和脖子,用身體在我身上不停地蹭著我。哥哥最喜歡這樣了,他總是贊美我的皮膚細膩,讓他愛不釋手。他雄偉的胸膛貼在我的兩個胸脯上磨來磨去,將我的乳房擠壓出各種形狀,我的乳頭被他揉得癢癢的,麻麻的,感覺特別舒服。

哥哥的嘴一路啃一路向下移動,堅硬的須根劃過我的乳房、腰、小腹,扎得我有點疼,卻一點也不讓人討厭。哥哥在我的陰道口很輕很輕地吻了一下,然后捧著我的屁股,細細地端詳著我的下體,看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我伸手擋住自己的下體,不讓他看。

哥哥拿開我的手,說:「哥哥插又插過了,摸也摸過了,還害什麼羞啊?」
「唔……整天都要看人家那裡……」我羞得臉都紅了,其實我也愿意聽哥哥講我的下身,因為我看不到自己下面是什麼樣的,可我也是個很靦腆的女孩,把下身完全暴露給別人看總讓我感到很難堪。

哥哥也是知道的,他對我說:「妹妹,你的洞洞這麼美麗,多看幾次也無妨啊。」

我說:「妹妹下面不是給哥哥看的,是給哥哥的小弟弟用的。」

哥哥笑著應道:「好啊,那小弟弟就不客氣了。」

哥哥的陰莖高高揚起,硬得象石頭一樣,上面的血管漲得滿滿的,龜頭洞上分泌出一點透明的液體,看來他今天真的很沖動。

兩年來哥哥的陽具長粗長長了,這是哥哥長期吃各種補藥的結果,但哥哥說我也有功勞,因為我讓他經常有機會鍛煉,所以他說不但下體體積大了,而且射精的力度也進步了好多。

哥哥跪在我的前面,我張開雙腿,哥哥挺起肉棒,就朝我的陰道插進來。我和哥哥現在已經配合得很好了,哥哥很愛護我,每次進入我的身體時都小心翼翼的,不過做到后面就往往變得很粗暴。哥哥的肉棒已徐徐進入了我的身體,我的下身被肉棒塞得滿滿的,這是久違了的充實感,我不禁歡快地呻吟了一聲。我覺得自己真傻,逃避了哥哥一個月,才發覺原來我們都是那麼的需要對方。

哥哥擺動著下身,開始在我的陰道裡摩擦他的陰莖。哥哥今天格外興奮,抽送速度特別快,節奏也控制得很好,時深時淺,時輕時重,弄得我十分舒服。
「妹妹,你今天狀態蠻好啊,這麼快就這麼興奮了。」哥哥邊插邊說,「是不是想哥哥了?」

「唔……呃……」我邊呻吟著邊回答。

「想哥哥就告訴哥哥嘛,哥哥很疼你的。」哥哥把身子伏下來,將我壓在身下,吻著我的臉頰說。這是我們最喜歡的性交姿勢,哥哥既能更多地接觸我的身體,又能省下支撐身體的力氣。而我則喜歡被哥哥雄壯的身軀壓在身下的那種被征服感。

「哥哥,那你想我嗎?」我用四肢扣住哥哥的身體,讓他貼得我更緊。
「想,想死我了。」

「想我什麼啊?」

「什麼都想,想妹妹雪白的肌膚,翹翹的屁股,柔軟的乳房,纖細的腰肢,還有妹妹最舒服的肉穴。」

「唔,哥哥你好壞哦。」我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是真的,哥哥真的好想念可愛的妹妹啊,好妹妹,不知不覺我們認識已兩年多了,」哥哥撫著我的乳房說,「那時妹妹的乳房剛開始發育不久,還只有小櫻桃那麼大,現在哥哥一只手都已抓不住了。」

「現在老了,是嗎?」

「怎麼會呢?妹妹今年才18歲,是女孩子最美麗的年齡耶。」

「妹妹已經不是女孩子了。」我嘆了口氣。

「妹妹現在是少女嘛,妹妹從小女孩變成了如花似玉的少女了。哥哥還記得第一次和妹妹做的時候,妹妹的下面好少毛的。」

「大壞蛋,誘奸未成年少女。」我嬌嗔地說。

「是啊,我是誘奸未成年少女,你快叫人抓我呀。」

「你要是答應娶我我就饒過你。」我半帶開玩笑地說。

「啊,娶自己的妹妹啊,那種感覺一定好刺激的。」哥哥不置可否地說。我明知道哥哥是在哄我的,但即使這樣,心裡也感覺舒服一點。

哥哥今天一定又吃了什麼性藥,剛猛異常,快速的抽插一直沒有停止過,我的陰道裡充滿了液體,小腹以下的皮膚都滾燙滾燙的,我開始止不住地呻吟起來。小陰唇隨著性交的進行變得很敏感,酥酥麻麻的。哥哥不定時地會來一次特別用力的插入,擠得我的陰道外圍特別舒服。

我逐漸被哥哥送上了情感的顛峰,從陰道上壁源源不斷地分泌著液體,射在陰道裡泛濫一片,我和哥哥的結合部發出了吧嗒吧嗒的水聲。

我的身體由於抽搐不由自主地往上卷,長期的經驗讓哥哥很清楚我身體的反應,他知道我高潮了,進一步加快了抽送的頻率,哥哥的進攻使我泄了身,陰道裡突然涌出好多液體,在我的屁股上亂爬,連床單上都濕了。

哥哥很滿意地揉著我濕嗒嗒的屁股,說:「妹妹,哥哥的小弟弟舒服麼?」
「唔……呃……舒服……」

「哥哥厲不厲害?」

「哥哥……好勇猛……啊,哥哥……快點……射……嗯……」

「哥哥偏不射。」哥哥的抽動速度一點都沒降下來,持續的攻勢使我很快又泄身了,陰道裡的液體如同哥哥的力量似的,無窮無盡地往外分泌著,大顆大顆的水珠緩緩地從陰道口滾落到床上。我的全身似乎都變成了性敏感區,全身上下都感受著強烈的快感。

「妹妹,聽說你交男朋友了?」

「呃……唔……呃……是的……」我的聲
更多推薦》

2 11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