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子傳奇作者景子

景子傳奇

景子傳奇 景子老師的課外授業

第一章 沉倫的教室

(一)

早上朝陽照遍兩旁林陰的小道上,由此路進就是英正學院。一個個在學少年穿著整齊步入學門,呈現一片朝氣勃勃景象。

此時,學生群中輕輕起哄,或細聲談論、或偷偷窺探,一個美女在人叢中施施步至,軟長秀發風中飄蕩,優美體態在套裝下更見成熟風韻,正是英正學院的新任英語教師--松下景子。景子到任后立即成為學生的偶像。這裡是只有男生的學校,二十四歲又是有理性美的景子很快有了英正美女的綽號。

自小就對教師充滿憧憬,剛在三個月前才考得教師資格的景子,急不及待的就在此頗具名聲的英正學院任教。

這樣就任后過了一個月……(哦……是香田吧……)在回家的路上景子遇上了穿著英正學院校服的少年——春川香田,他是英正三年三班的學生,景子在大學時代做過當時國中的香田的家庭教師……

「香田。」

春川香田回頭,看見正走上前的景子,現出錯愕的表情。

「我……我還有事……」別過頭就匆匆跑掉。

看著優等生春川的背影,景子心生不安。

不久之后,春川香田的母親佳代夫人來拜訪景子。

「好久不見,……本來想去拜訪妳的……」景子奉上茶。

「哪裡,我兒子又要蒙妳管教了……」佳代接過了茶。

「找我有甚麼事?」

「是因為……」佳代欲言又止,垂下頭。「因為想談一下香田……他……他成了不良少年的事。」佳代捧著茶杯的手震了一兩下。

「甚麼?」景子還是很不相信所聽到的,以前的純品學生成了不良少年?
「是,不喜歡上學,回家很晚……最近不肯和我說話……他上了國中后父親就去世,大概是我太縱他的關系吧。」佳代輕拭眼角流下的小淚珠。

「我每周也只教香田兩節課,他的成績也最好,不可能是不良……而且已經高三了……正是不喜歡受到干擾的年齡吧,我剛來學校,班上的情形還不清楚,不過我會找導師商量一下,放心吧!」景子對佳代作出安慰。

「對不起,松下老師剛來不久就找妳麻煩,但看過去教過香田的份上……請幫忙……」

「別客氣,這是當老師的我應份的。」

佳代離開后,景子也為春川香田的事擔心起來:「說起來,香田的樣子是怪怪的,難道他……校長說去年學校中發生了紏紛,莫非和香田的變化有關系?」
「去年的紏紛?哦,只是著名的本校也和其它學校一樣有了不良學生而已。就是三年五班的黑田,他是以候補的身份進來的……因為后來成績追不上就變壞了,把其它成績不好的學生集合起來,組成了《黑志會》,在校內外動用暴力,由於過去本校也沒有不良學生,所以校長和老師都不知該如何對付……」景子一早就回校打聽之前學校所發生的事。

同事深深吸了一口煙草續說:「結果是分成開除不良學生的強硬派和響應輔導教育的溫情派……強硬派就是妳的前任吉澤老師溫情派的代表是教數學的橫田老師。編班時不良學生集中到橫田老師的三年五班,吉澤老師不滿就辭職,妳是來替她的……可是不用擔心,橫田老師大概指導有方,最近的《黑志會》眾也沒甚麼了。」

「現在好象上課后也作課外補課或在黑田家主動舉行學習會,所以橫田老師的分量增加,得到校長的欣賞……」

「可是,為甚麼像春川那樣好的學生會一個人編入五班?」景子追問春川的事。

「……這……這是因為……至少也得有一個好的做其它的人的模范吧。」同事吞吐說出。

景子心中反復推敲,可是也找不出任何問題,只是覺得事情不是如此簡單。一下課,景子就對春川的班主任橫田老師商量春川的事。

「我有我的教育方針,請不要多管閑事!」橫田不滿的回答。

「近朱者赤,春川在國中時是很好的孩子,松下老師為甚麼只顧春川……」未待景子說完,橫田就打斷了景子的說話。

「你在當春川的家庭教師時就有了特殊關系吧?春川香田是人見人愛的美少年,而且……春川也好象很喜歡松下老師的樣子,當然,你是本校學生也憧憬與贊美的新任美女教師……」

聽著橫田下流的說話,景子全身也在顫抖著,不相信這是會出自一個老師口中……

「我是談正事,橫田老師認為春川可以為其它學生犧牲嗎?」景子少有的發怒。

「松下老師為何這樣認定?是春川說的嗎?」

「不,是她的母親……」

「哦,那個美女寡婦嗎?……似乎還不愿讓孩子自立……不要管這件事吧,以后后悔我可不管的……」橫田似是作出恐嚇。

放課后的校長室,景子找來了春川作詳談。

「我是請校長允許使用這裡,不會有人來的,你的媽媽很擔心你的事,你有甚麼苦惱嗎?」景子輕聲細問。

「不知媽媽說了甚麼,但我已不是小孩了,請不要管我的事……」春川晦氣回答。

「甚麼,你說甚麼?讓母親擔心,你不覺得難過嗎?」景子怒斥。

「把苦惱說出來會覺得輕松的……」景子抑著氣,捉往春川的手作出鼓勵。
「經常和黑田在一起,不是你的意愿吧……果然是被迫的……」

「不,不是!……」景子說出黑田的名字后春川就突然激動起來,「老師,不要多管閑事了……你會后悔的!」春川說完就奪門而出。

景子至此就知道事情頗嚴重。

終於也到了上三年五班課的日(子,在下課后留下了三數個作值日(生的學生,當中包括了《黑志會》的黑田。

「你們好象和春川很要好……不課后在一起多數會做些甚麼呢?」景子對黑田作出試探。

「沒有玩呀,是用功,還有一年就要考大學了……每周三是自動的在一起用功的。」黑田恭敬回答。

「自動的嗎?對春川有甚麼好處呢?」

「不一定呀,有些事是我們比他知道的多,而且……橫田老師也高興說這樣使教學進步了!」黑田滿有自信的說著。

「哦,我也想看一次你們的課外修習。」

「真的嗎?有松下老師來看,大家會更有精神的」黑田高興的說著。

「那就請明日(下課后到這教室來,再見了,松下老師。」

轉眼就到了下一天的五時許,此時校內的學生也全離開了,在日(間嘈雜的走廊現也變得靜下,就只有景子腳下那高跟鞋所發出的聲響。

「哦,是松下老師,聽說現在要去看學生們的課外自修,真是熱心呀。」
在課室外打掃雜工向景子打招呼,但眼角卻往景子的美臀處偷望,這是景子不知道的。

「卡啦……」景子推開了課室的門,只見室內只有五個學生圍在一起似是議論著甚麼的,但就是不似在討論功課。看見推開了門的景子,五人的表情亦變得怪怪的。

「只有這裡的五個人?春川呢?」景子走到他們旁邊,覺得現時的情況與所想象的有些不對勁。

「卡……叭……」推門的聲響起,景子回頭看就見黑田不知何時已走走到她身后并把門關上。

「今天是全校憧憬的松下老師第一次出席,我們《黑志會》四名干部決定和老師拍照紀念,然后舉行歡迎會……」黑田雙手放在身后,輕描淡寫的說話。此時其它四人站了起來并發出陰深的眼神。

景子感到強烈的壓迫感,身體不由得往后退,真至背部碰上了黑板才停下。
「……歡……歡迎會或紀念照相是太隆重了……而且,我也沒有說以后不會來……」

黑田:「不能只一次呀,因此一定要拍老師的裸體照才行!」

「你說甚麼?!」景子知道他們是不懷好意的,但也估不到會說出此等說話來,畢竟這也是在校院中,勢不會如此娼狂吧。

「救……!」景子記起之前在門外有打掃的校工,所以欲高聲呼救。但《黑志會》的人行動極其迅速,兩人從后挾制景子上半身的同時,已有一人把事先準備好的手拍塞入景子口中并在后腦打上了結,使她不能作聲。

「啊……啊……」景子嘗試呼叫,但也只能發出低沉的聲音。

身后男子輕輕的欲脫下景子上身的西裝外套,景子只能不停擺動著身體去抵抗。

「不要亂動,太亂動衣服就易弄破了,要穿破衣回去嗎?」上身受制的景子畢竟體力就是不及男生大,挺直的外套就給脫下了。就在全部注意力只放在上半身的時候,下體一涼,只見身后的另一男生已把套裝裙解下,退到地上,露出純白的內褲。

「喲,內褲是雪白的,真是純情的老師呀。」黑田站在前面輕挑說出。
「唔!」景子雙肩感到痛楚,把她的上衣脫去的男子用力的用繩把景子雙手縛到背后,粗麻繩緊緊的陷入了肉中,把手腕的皮膚也擦破了。

教室內的情況起了急劇的變化,這是景子做夢也不曾想過的。

「呼……嘩……嘩……」密室內輕輕起哄,但見景子緊閉上眼,心中念著若這是夢就快快給我醒來吧。乳罩給除下,雙腿闊闊的被拉開,在膝蓋處被用繩縛在桌上,豐滿的胸部隨著身體的顫抖不停在震蕩,纖幼的腰部像極蜂后的小腹,如何也找不到一點脂肪。全身就只剩下一條白色內褲去遮閉最羞恥的下體,但這防線被除去也只是遲早的問題吧。

「嘩,想不到在套裝下的裸體竟是如此美麗……」

「是呀,當老師太可惜了,該做裸體模特兒。」

「好大的胸部呀,還未產子也擁有如此巨乳,作用就只有引誘男人吧。」
「在純潔的面孔下是魔鬼的身段……」

在學生面前裸露身體,還受到評頭品足及下流的說話,景子身上傳遍寒意。
「果然是英正美女,和蟋蟀的完全不同……」黑田走近景子,向她耳中吹了一口氣。

「蟋蟀就是你前任的吉澤老師……松下老師打聽我們的事,就告欣你蟋蟀辭職的原因吧……蟋蟀是想開除我們,所以我們就把她輪奸了……開始時不愿意,到最后是扭腰叫好,之后又叫來玩她幾次……因此她辭職了。我們對那老女人沒興趣,她是不能和老師比的……」

景子此時才真正知道之前學校發生的騷動是何等的事情。

這時戴眼鏡的井原跪下,看著絲薄內褲內若隱若現的黑色部份入神,用手指勾下少許內褲邊緣:「這是和蟋蟀一樣是黑森林嗎?」

見到井原的舉動,景子知道這是他們想脫去內褲的時候。「唔……唔……」口中不能叫出聲響,心中的著急叫腰下美臀輕扭,穴中更有了緊張的尿感,但這樣的動作反而更叫男生們欲炎高脹。

「唔……」黑田在景子的乳蕾上彈了一下,使她發出了深深的一下呼吸聲。
「他們每晚夢到老師的裸體還遺精了,這樣是會使他們難以集中精神去用功的,就給他們看真的吧,讓學生爽快也是老師的責任吧。」黑田在教師桌的木匣內取出了剪刀并張開了把它放到內褲側的邊線上。

「唔……唔……」景子搖著頭表示不要,屎液被緊張的心情帶動,急急的涌到陰唇上,只要景子一放松肌肉,小便就會流出來吧。

「美麗老師的陰部展覽就由我來剪采吧,不要亂動,否則弄傷大家心儀的老師的身體就不好了。」

「卡!卡!……」在兩聲清脆的剪刀聲下,一片白布就從景子身上掉下。陰部全完展露在學生面前,羞取的心叫景子失神,腦中一片的空白,本來控制著陰部緊收的意志就失控了,一注熱尿如泉噴出,灑到地上。

「陰戶比夢中的更美呀,想不到景子師還會為我們作小便表演。」

「沾上了尿液的陰戶閃閃生輝呀,沾滿淫水時也是一樣的情境吧。」

黑田:「不要只顧看的,快拿相機出來讓我與老師合照一張。」

「是,會長。」

黑田走到景子身后,右手摟住了景子的纖腰,左手則放到滿有重量感的美麗乳房上并以兩根手指搓弄乳頭,井原與其如余男生也拿著照相機從不同角度上作對焦。

從鏡頭反射出來的光線使景子感到心寒,側頭避開。

「把漂亮的臉對住鏡頭吧。」黑田用原先放在腰肢上的手去把景子的臉轉向鏡頭,景子就這樣拍下了一張恥辱照。

其后,美麗的陰戶更被拍下了多張大特寫,各人也換了不同的姿勢與景子合照。快門響聲與閃光燈在室內就有如狂雷瘋電不停侵擊景子的身體。但……這只是惡夢的開始吧。

************

黑田:「要答應不叫,就把嘴上的布取下來……」

景子想這會是唯一對話的機會,也許能說服他們,所以點頭答應。

「快把繩子解開,被人看到你們會受警方檢控的。我來到之前還遇見作校工的田島先生……」剛被解開口巾的景子即作出連串利害關系的言論,希望以此可嚇怕他們。

「不用擔心,現在三樓是不會有人來的,我們要他把風,不過剛才還不時偷看……進來吧,也看了這麼久了。」

「卡……喀……」門再被推開。

「松下老師放心吧,沒有人會來的……」校工田島進了來。

景子:「呀!不要看,快關上門!」

「不準大聲叫,三樓是沒有人,但校園裡還有許多人是未走的,你不想以這姿態現於人前吧。」黑田用手封住景子的嘴。

「求求你們放了我,我對你們做了甚麼,要這樣對待我……?」景子眼中閃出了淚光,聲音也變得沙啞。

「理由有很多,第一是要封住多管閑事的松下老師的嘴。第二,老師有好奇心,我就讓妳知道我們的秘密,可是也要老師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景子的乳房、小腰、大腿處處受到四名男生的撫摸。

「老師的皮膚真滑溜。」

「想到一會可和老師在課室中做愛就覺得盆身血氣沸騰,真開心。」

「忍不住了,會長,快讓我插入這處吧。」身形肥胖的長野向黑田請示,手指就往景子的小穴隙撩去。

「不!不能碰這裡!」景子聽見他們要進行輪奸,忍不往就大叫出來。
身旁的井原再次掩住景子的嘴,說:「老師這麼大聲的叫,是想還留在學校的師生也看到裸體嗎?不如讓我幫你到窗外大叫:『讓想看美女老師的都到三年五班來』,好不好?」

景子搖頭示意不要,再次清楚自己現時的處境。「好吧,我不大叫了,也保證不把今天的事說出去,快放開我吧……」景子說出交換條件。

「老師妳還不了解自己的立場,說話要恭敬一些,我們可以馬上就把你輪奸的。」黑田說著就伸手按在景子的陰戶上,進行磨擦。

其它人見到黑田有所行動,所以分別也對景子作出撫摸。

「嘩!老師的大腿很有彈性!」

「老師的桃子顏色真美,是和處女一樣。」

************

各人也對景子的身體贊美。

「對了,還有第三個理由就是差別待遇,春川雖然是美少年,但老師只給他性交課外教育,太不公平了。」黑田在景子陰戶上的手加快了磨擦動作。

「胡說!我和春川沒有關系……」全身也受到刺激的同時,景子作去否認。
「不用隱瞞了,從家庭教師時就開始了吧……但又何必在校長室做愛呢?」
校工田島上前靠近,并用色情的目光橫掃景子全身。

「靠近看是更美呀,乳房高高的隆起,細腰和大腿也太美了……」

「不!我沒有,你說謊。」景子作出反駁。

「老師與春川在校長室的事我全看到了,老師強迫要與春川性交,但他拒絕就逃走了。」田島繼續作出胡言。

「誤會了,不是你所想那樣的……」

「別再爭論了,就叫春川來問一問吧,順便叫還未離校的學生上來作證,并可看看美女老師的裸體吧。」黑田發出了命令。

「好,順便也收取些參觀費吧。」井原作勢要走出門外。

「不要去!我承認就是了,不要叫我再丟臉了。」

景子希望這樣可使他們滿意而減少對她的折磨,但黑田又怎會這麼容易就放過她。

「承認了嗎?不止是上一次,早就偷偷的作愛了吧!」

「好壞的老師,甚麼時候奪去了春川的童男身……?」黑田不停地對景子作出言論上的羞辱。

「不……我沒有和男人……」景子細聲說出,但也逃不過黑田的耳朵。
「哦?真的嗎?二十四歲的美女會是處女嗎?」黑田故意大聲說出,這引起了一片哄動。

「真的嗎?」

「不可叫人相信呀。」

「可是從這美麗的顏色看來,也許是真的……」井原與田島細心觀察景子的陰戶,并伸手撥開了兩片陰唇。

「蟋蟀是有丈夫的不會有問題,但處女的話就麻煩了……」黑田思考著。
「自尊心越強的美女就越不愿人知道恥辱,何況是被我們輪奸……」

景子越聽就越心驚:「不……不能這樣……今天的事我絕不會對別人說,所以……」

「在神圣的教室破處女也不好……只要答應我們的話,我可以重新考慮。」
黑田似是讓步,其實心中早就有了別的打算,首先第一步就是切底的把景子的羞恥心洗去。景子以為得救了,連連稱是。

「會長,不能呀,如何解決硬起來的老二呀?」其它人也以為黑田妥協。
「簡直像叫春的狗,忍不住就看著偶像老師手淫吧,比賽看誰射得準。」
黑田用粉筆在景子腳前的地上畫上一界線。在景子耳邊說:「怎樣?讓他們對著妳手淫好嗎?這是條件之一,這總比輪奸好吧?」

景子知道自己確是沒有選擇余地(不錯,這總比給輪奸的好吧),但愿《黑田會》守諾言的,景子就點頭答應。

「老師,我先來。」第一個上前的是井原,伸手拉開校褲拉鏈,把早就急壞了的熱雞巴露了出來,并急速的用手在肉棒上不停力套弄。包皮的伸縮把龜頭間斷的露出及遮敝。除了在教科書上,景子就從未見過真實的陽具,現在眼前的是自己的學生在對自己做出淫邪的動作,由龜頭滲出的分秘液在包皮的磨擦中發出規律的聲音。

羞恥感使景子轉側了臉及合上眼,心中叫讓……不能這樣,太過份了吧……面前的景子含羞的臉配上美艷的身體,使井原手淫也達到高潮的頂點。

「呀……這不是夢,這是真實的美女老師……我的手淫對像呀……老師……我不……行……了……」隨著急喘的呼吸與說話,井原就實時在景子身上射上兩注濃濁的精液。

(……嘿……松下景子,這不過是開始而已,我會叫你以后更慘的……)黑田心中暗笑。

更多推薦》

17 11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