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女同

我是一名差點富二代的男人,但是我這事業裡面卻沒有過富二代的身影。父親是做金融的,家業流傳到我這代已經是奄奄一息的狀態。但是通過我和我老頭子的不懈努力,家業保住了。 10年前我結婚的,也就是我的大老婆。當時家業做得紅紅火火,結婚的大排場轟動了整個縣級市。我跟我的大老婆(安妮)在我們20來歲就已經談戀愛到現在結婚,一個很正常的女人。相夫教子,而感情的基礎也過了七年之癢。正是這七年之癢可能改變了我的後半輩子,我們為了慶祝我們的七年之癢浪漫的在海南三亞選擇我們的“二次蜜月”。海景的房間、久違的激情在那一夜猶如洪水般傾瀉。因為當時公司處於頂峰時期,男人有錢容易被誘惑,而女人有錢卻喜歡尋找激情,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我大老婆的一次“艷遇”讓我有點一驚一乍。
我們在三亞住了一個多月,在準備返程的前幾天。這天,安妮自己很早起床,下房間去吃早餐。她認識了“怡好”(小老婆),是基於吃早餐排隊領餐認識的。因為當時怡好很趕時間的買一份早餐,並跟安妮商量說有急事能不能讓怡好插個隊。安妮的多年氣質與度量當然的禮讓了,而怡好也禮貌的答謝,並決定安妮是個貴婦,留下了張名片。怡好是保險公司的一名員工。

怡好的單子簽下來了,她覺得安妮是她的貴人且想讓安妮買保險,就用答謝的理由邀請安妮吃飯答謝。當時安妮對我的陳述,感覺怡好嘴很甜,人也比較溫文爾雅便接受了邀請。怡好開心得像個小孩子一樣,緊張的穿起最好的衣服,細心的打扮與安妮見面。當晚他們聊得很開心,安妮給了一份安全感和責任感給怡好。在這裡插個介紹,怡好其實是個雙性戀的女孩子,偏愛與那人多點,而且曾經有過女性的伴侶。怡好在幾天的時間裡面,平淡的各種藉口約出安妮。怡好是對安妮產生了好感覺。

三亞回到家後,怡好頻繁的給安妮電話、短信、郵件、禮物等等一些曖昧的行為。開始我非常懷疑,但是安妮很坦白的說出,是怡好。一番陳述後,我才開始知道原來她跟怡好有聯繫,而且怡好提出到我公司工作。經過安妮的請求我也就答應了,怡好辭去了三亞的工作來到了新的城市,在公司做了行政。每天纏著安妮,而安妮卻要帶著我們剛剛三歲的兒子。安妮基本經常上我我們家做飯、幫忙家務等等。這天,安妮生日。安妮也沒有想到這也是她這輩子當中居然有這種事情發生在她的身上。我的酒莊這天不對外營業,用來作為安妮的生日patio,安妮很多朋友都到場,很開心,而一直暗戀而且示好的怡好。看見我們幸福的登場有些很不高興,當晚怡好表現得異常的曖昧,幫安妮頂酒、幫抵擋尷尬場面等等,喝了很多酒。散場後,怡好醉了,安妮提出命人送怡好回去。但是爛醉如泥的怡好卻有點酒瘋一樣的可愛的鬧起了性子,怎麼樣也不好抱她上車。安妮見狀就安頓了怡好在家裡住下,安妮洗完澡出來後,比較擔心怡好的心情,跟我說了一聲“我去看看那個丫頭”便穿著絲滑的睡衣真空的去看看怡好的情況。安妮走到怡好休息的床頭邊摸了摸怡好的額頭並幫她蓋好被子,誰料在蓋被子的時候,驚醒了怡好。怡好很感動並且很迅速的抓住了安妮的手,忽然的蹦出了一句:安妮姐,我很喜歡你。你能不能接受我,我這半年一直想找機會跟你表白,但是我卻害怕驚嚇到你,今天晚上我看見你跟晨總如此恩愛我真的心好痛。一番話語落下,安妮有點不知所措的。怡好你喝醉了,早點休息吧。便甩開怡好的手慌慌張張的走回房間。思緒沒多久便覺得可能這個丫頭打小缺少安全感才是這種想法。

那次之後怡好的攻擊欲越強烈,而安妮感覺情況不妙的時候想做出一個了斷。約怡好出來談個清楚。就是那個晚上安妮對怡好的看法改變了。安妮其實也是個風情萬種的妻子,當局面還是安妮的控制之下後。斷然的拒絕了怡好的好意。而怡好的意願也就暫時放下攻勢讓安妮沒有那麼煩惱,因為當時我的公司出現了比較嚴重的狀況。當他們在咖啡吧出去到對面取車的時候,一輛摩托車疾馴駛來,朝著安妮衝來。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怡好推開了安妮。摩托車重重的甩到怡好的腿上。怡好進了醫院,小腿骨骨折,在這一個多月裡面。安妮每天到醫院照顧怡好,在那個時候安妮開始瞞著我接受了怡好。

怡好出院後,安妮找藉口說到怡好宿舍照顧還不是很方便的怡好。畢竟救了安妮一命,我也沒有想太多,而當時公司處於開始下滑的階段,我也疲於公司事務沒有多加留意。正是那個時段,安妮跟怡好有了女同生活。我也無法理解當時安妮是怎麼樣接受怡好的,至今我還沒得到答案。我的公司開始給了我巨大的壓力,銀行遲遲沒有放款,我也迫不得已的在外面以兩分息的借錢維持公司的經營。壓力的驅使下,加上求人幫忙的接待。我很多時候都是爛醉如泥且憂心耿耿的回到家裡。安妮見我如此難受,並把她們的快樂時光暫時放下。把心思轉移回到家裡。

一年後,我終於熬過了這個難關。安妮也開始跟怡好繼續的維持關係。在安妮不敢言語的約會上,我又開始懷疑安妮出軌。當我找到私家偵探得知了情況後,我還是比較震驚的而不是打擊。因為比較怡好是個女人。事情揭曉後,我們三個人坐下來開始商量。我不知從何說起,也不知道怎麼樣去處理這種關係。不知道怎麼樣去理順。事情也就一直拖了幾個月的時間,我也不知道當我的關係圈子知道我的老婆居然跟個女的勾上的時候,別人會怎麼樣想。但是事情的發展卻總是讓我出乎意料安妮是個知情達理的女孩子,向怡好提出,她們不會有將來,畢竟我才是她的丈夫,孩子的爸爸。不可能這樣去讓我受盡閒言閒語,但是又捨不得怡好。也很矛盾,經過挺長的時間。安妮居然開始想我介紹怡好,也讓怡好接受我。尋人耐味吧!是的,在安妮的多次撮合中。作為經過起落的男人來說,一個事業有成的男人來說。

外面的誘惑已經夠嗆的了,何況這是老婆的想法。我跟老婆多次溝通後,我才發現,老婆真的跟怡好是相愛了。她當時到現在給我的想法都是:這是緣分,也是例外,他說覺得她開始愛上了怡好。覺得自己喜愛的東西跟怡好分享並非會讓心裡打結。而怡好也接受安妮的想法。我也受寵若驚的開始跟兩個女人吃飯、逛街、旅遊、看電影,這種感覺真的好奇怪。相處下來後,你真的就習以為常了。在我們第一次的那個晚上,我提著驚喜且意外的心情,跟兩位上帝那麼恩賜的女人一起做愛了。而安妮也是有備而來的,我們都是成年人,他們看過歐美的女同A片,我也跟安妮看過A片。對這方面認知而不深知的情況下進行的。這是我這輩子最深的生活印象了。

我洗好澡,赤裸的在房間等候(我另外的別墅)。安妮也打點好氣氛隨後鑽上床開始平時我們夫妻的正常程序,安妮一邊幫我口交,一邊叫我放鬆心情接受(作為男人這個時候還不接受真的就有問題了),等了幾分鐘,在衛生間出來的怡好穿著睡袍,開始不太自然向我們走來。安妮的嘴巴離開了我的陰經,拉著怡好的手帶到了床上,坐下後,安妮說:怡好,你來抱著晨(我)​​,你們先觸碰一下,我怕你不習慣,別緊張,我們既然有過生活,我能接受的你也能接受的,而且我老公也不差的哦。說完便說下樓準備點甜點等下吃。安妮下樓後,我開始拿被子蓋住了我的下半身。並坐了起來,看著不敢正視我的怡好。跟平時很不一樣,一個非常自信、自知的女孩子害羞起來也是那麼的可愛撩人。我剛剛想說話的時候,怡好雙手摟到我的脖子是,頭放在我的肩膀上,叫了一聲我的名字便沉默了,我見氣氛有點不對也應了一聲:恩。我也不知道說些什麼。沉默不久後,我的雙手開始樓到怡好的小蠻腰上。就是這個瞬間,視乎我們找到了連接點。怡好便很自然的整個人樓了上來我也很迎合的的抱緊了怡好,一陣沉默的擁抱後,我開始抽出身子。直視著還是不敢看我的怡好,緩慢的接近了怡好的嘴唇。碰到了一下,兩下,第三下我貌似控制不住一樣,開始自然的親吻了怡好,一陣主動後,怡好也開始向我投降般的迎合。我們開始激吻,我一個縱身反壓怡好在我的身下。

激情瞬間爆發,我的手迅速的遊走到34C的雙峰上,怡好開始喘氣,並且低聲的呻吟。一陣激吻和主動攻擊後,我的手開始遊走到怡好的臀部,好有手感,怡好的慾火開始慢慢的點燃一樣,氣喘加重,這迷人的呻吟,我再也無法控制我的手游走到了怡好的內褲外陰外面。怡好“嗯”得一下。我從內褲邊邊上,伸手觸碰怡好的外陰,怡好“嗯、啊的開始有點中氣的呻吟,並用手抓了我的後腦勺頭髮。我見我們狀態上來了,開始用嘴巴攻擊怡好的雙峰,舔、吸的來回挑動這迷人的乳房,怡好的外陰已經濕透。我便主動的約親約下,以殞雷不及掩耳到了之勢舌尖舔起怡好的陰帝,小黃豆一樣。此時的怡好已經完全的進入狀態,雙腳放在我的背上,雙手放在我的下顎骨上面,摸著我的眼睛、到鼻子,摸到我的嘴唇後,食指放進我的口腔裡面,我此時嘴唇舌尖我離開怡好的陰帝,用我的鼻尖觸碰著陰帝,開始吸著怡好的芊嫩的手指,幾秒後,怡好的手指在我的口腔內做出彎鉤的手勢,順意的把我夠到她的嘴唇上,拿出手指後我們繼續的親吻著,怡好稍微用力的撲向我,我也順著怡好的力度躺了下來,怡好開始調皮的親吻我的下巴,看是緩慢的下游走。此時的我,開始吞嚥口水,準備享受這那麼激情的時刻。怡好第一次幫​​我口交其實只是舔了舔,而且牙齒的觸碰其實並非那麼舒服的。在怡好找著幫男人口交的位置的時候,安妮回到房間了。進門看見我們後,很識趣的說出:呵呵,那麼快找到感覺了。走到床邊後,問我舒服嗎?我有點對不上話題一樣,啊?的一聲回應。老夫老妻還是老夫老妻啊,安妮親吻了我一下,也親吻了怡好一下:我下樓煮糖水,你們今天晚上先玩啊。你啊,溫柔點哦,你可是人家第一個床上的男人啊。

哇!不是吧,我是不是上輩子救了多少人命才換來這輩子的艷福啊。那個晚上我射精之後,下樓三個人吃了糖水,因為床還是一般的雙人床,安妮為了讓我們繼續的加深感覺,提出讓我跟怡好睡,她睡別的房間,但是怡好提出,剛剛她很滿足了,讓我跟安睡吧。安妮思考了一下,也好!當晚回到房間,我比較累的躺在床上安妮老婆繼續的幫我口交,口交一下之後,便以為過來到我身邊。跟我聊起了天來:怎麼樣?接受得了嗎?我:只要你的感受啊!安妮:我想通了的呀。也許這就是命吧!。我:深情脈脈的看著安妮,娶到你真是我幾身修來的福。安妮:你就甜吧你啊!以後照顧不來我們兩個,我夾著怡好遠走高飛去。我:呵呵,給我個宇宙做膽我也不敢啊。

之後的生活,我們很快的融入了一起。像一家人一樣了,雖然給不了名分給怡好,但是她也沒有多吵吵鬧鬧,而安妮也很照顧的過戶了一套房子給怡好,也許這也是他們想要的。有時候我出差在外,他們也可以互相慰藉。而我在家的時候,基本是一個星期被輪個3天,坐了一個上來,另外一個在親對方或者在我們的私處口交,有點像歐的AV電影,至於效果肯定沒有影片裡面的靈巧。而且長輩們也開始接受了我們的關係,只是怡好的家長還是比較反對的。但是怡好姐妹多,他們得到了好處,而且女兒也過得好也就半推半就了。兒子也叫怡好做媽媽,而且怡好也打算近期給我生育寶寶而開始做準備了。

這次旅遊理所當然的帶上兩位老婆一起出行,昨天晚上一戰,具體的我就不描述了。也是我第一次享受兩位愛妻的服侍。抽5分鐘陰道,怡好幫口交,之後抽5分鐘怡好,安妮幫口交,來來回回半個小時射精的時候,安妮幫我口爆的,因為我忍不住就射了。我們也不是經常這樣,因為這畢竟不太乾淨的,而且最近還有一些炎症但是激情來的時候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要保持清潔,而且我有時候跟安妮睡,有時候跟怡好睡的,所以玩起來還是比較放得開。

看到這裡可能朋友們不信天下有這種好事,或許這真的就是命,但是這是我的真實生活。寫出來是想抒發我有那麼好的生活而產生的喜悅,總不能跟同事、朋友說吧。

更多推薦》

27 12 月,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