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位里新來的女大學生

單位里新來的女大學生
哥們是個東北爺們,結婚好幾年了,孩子都上幼兒園了,我自認為我是一個保守的人,也過了瞎玩的年紀,沒想到真玩起來也是一樣瘋狂,這是我第一次出軌,應該也是最後一次。我在一個事業單位當個芝麻大的小頭頭,手下有個4、5個人。其中有一個是今年新招進來的女大學生,23歲,個子大約168吧,北方的女孩子都高些,皮膚很白,腿賊直,跟腿模差不多吧。性格內向很乖巧,長得也挺耐看的,我們平時叫她小雪。小雪是我們科室最小的,又是個女孩子,所以我平時比較照顧她,不給他安排太多工作,她的家不在本地,沒啥事就讓她回家看看,有時候媳婦弄好吃的也叫她來吃,沒事就來我家玩,處的就像妹妹一樣,她也很信任我。孩子放暑假了,媳婦休假帶她回娘家了,剩下我一個人逍遙自在。有一天我下班後和一群朋友胡吃海喝到很晚,開車往家走才想起來單位的電腦沒關,我白天下的小電影還在裡邊,萬一被人發現就操蛋了。

我就直接開車拐到單位,下了車往樓上走,樓道裡有點黑,我猛一抬頭隱隱約約坐著有個黑影,還是個長髮披肩的,差點把我嚇尿了,仔細一眼原來是小雪,我上前一把拉起她:你怎麼坐這了,差點沒嚇死我。小雪低頭也不說話,我一看情緒不對啊,忙問道:是不是家裡有什麼事,跟哥說說看看哥哥能不能幫上忙。

小雪搖搖頭,也不吭聲。我一琢磨,聽他們說小雪有個男朋友,是上大學時處的,看樣子估計是感情出了點問題,可這事我一個大老爺們咱也沒法勸啊。看小雪憔悴的樣子真有點叫人心疼,我又問:是不是沒吃飯呢?走吃飯去。說著硬把小雪拉上車,為了避嫌找了個離我們單位比較遠的一個很乾淨的小飯店,隨便要了幾個菜。我剛才出去沒少喝,就要了2瓶啤酒,給小雪要了一瓶飲料。菜不一會就上來了,我就勸小雪吃菜,她悶著頭也不說話,給她倒飲料她不要,非得要喝啤酒。我一看勸不住,就給她倒了一杯,沒想到她一口就乾了,就這樣她菜沒吃多少,倆瓶啤酒基本全整進去了,我看她臉色通紅,說啥沒讓她再喝。

結了賬出了門一見風小雪就開始晃,我只好連拉帶扯的把她弄到車上,開車把她送到家,她租的房子地點我知道,就是沒上去過,到樓下我看她這個樣子自己也是上不去樓了,只好攙著她往樓上走,這喝醉酒的人身子發軟,腿也抬不起來,跟半身不遂似得,一層樓上了10分鐘也沒上去,我一著急直接把她攔腰抱起,一口氣爬到5樓,差點沒累吐血。在她包裡找到鑰匙,開了門進了房間,我還真是第一次進她家。她租的是個單身公寓小戶型的房子,就一個床一個桌子,收拾的挺整潔。我剛把她扶進屋,她就直接跑到衛生間去吐了,等她吐完我把她扶上床,又是倒水又是用濕毛巾幫她擦,忙活了一身汗。小雪雖然喝多了,但是神智很清楚,一付感激的樣子看著我。

折騰了半天,她酒醒多了,我看她沒啥問題了,我就要走,畢竟孤男寡女的晚上在一個屋子裡容易出問題,我幫她擦身上避免不了耳鬢廝磨,加上我媳婦走了好久,下邊已經硬的不行了,再不走就露餡了。可是小雪不讓我走,非得讓我陪她一會,沒辦法我只好座靠在床頭,兩隻腿緊緊夾住小弟弟,陪她聊天.慢慢的她告訴我她失戀了,大學裡那個男朋友找了個既不年輕也不漂亮的領導家的千金,不要她了,說著說著她就撲到我懷裡哭起來,她這一壓到我身上可到好,我這小弟弟一下子就可恥的硬了,直接就頂在她的肚子上,弄到我是不知道咋辦好了。

小雪也感覺到了我身上的變化,僵著身子也不敢動了,當時我就蒙圈了,這下麻煩了,俗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這要讓我媳婦知道了她不扒了俺的皮啊。

我當時就是一頓天人交戰,想走就是邁不開腿。聞著她身上的香味,我有點迷糊了,她是側身爬在我懷裡,耳朵就再我嘴旁邊,我越看這耳朵是越好看,沒忍住就鬼使神差的上去咬了一口,小雪身子一下子就軟了,我當時一咬牙,人死吊朝上,藉這點酒勁手就伸她衣服裡去了,小雪的胸不大,一個手剛剛好,又軟又彈,異常敏感,才揉了幾下小櫻桃就立起來了。我慢慢把她放倒在床上,兩隻手一隻手一個,玩了個不亦樂乎。然後我就開始親她的小嘴,小雪很矜持,光能親到嘴唇,牙卻咬的死死的,我就用手捏她的小櫻桃,她不由的呻吟了幾聲,我趁機把舌頭伸了進去,一頓纏綿。我把小雪的衣服脫了個乾淨,慢慢的把玩。小雪被我玩的皮膚白裡透粉,兩條修長的腿夾的緊緊的,我慢慢分開她的腿,看見她的小穴,毛很稀疏,陰唇粉嫩,一看就沒有多少經驗。我溫柔的撫摸她的小穴上的小豆豆,幾下她就受不了了,水淌了我一手。我一看時機成熟了,趕緊掏出我漲的要爆的小弟弟,一點一點送了進去。小雪咬著白牙,不住的呻吟,手緊緊的抓住我。我欣賞著她的媚態,小弟弟又漲了許多,硬的像鐵,恨不得捅穿她,可是小雪用腿緊緊夾住我的腰不讓我用力插,我只好慢慢的跟著她的節奏走。慢慢的她適應了我的小弟弟,不在頂我,我就一手一個小白兔,連捏帶揉,一邊狠狠的插她的小穴。不一會小雪像八爪魚一樣的纏住我,不讓我動了,下邊的小穴不住的顫抖,她已經高潮了。等她緩了一會,我把她翻過身,讓她跪在床上,從後邊進入她。小雪的屁股不是特別大,但是很圓潤,皮膚光潔,手感也好。我一邊使勁揉她的屁股一邊使勁的干她,我衝的太狠,她歪倒的床上,我乾脆從側面乾她,把住她的一條筆直修長的腿,這樣進入的更深些。最後我把她兩條修長的腿架在肩膀上,在她屁股底下放了一個枕頭,這樣我就乾的更深,更爽。我像發了瘋一樣的衝擊,快出來我才想起來我沒帶套,小雪要是懷孕的可就麻煩了,可當時也顧不了這麼多了,攢了這麼多天的的精液全都灌進去了,過後我問她是安全期我才放心了。幾次高潮後的小雪渾身都成了粉色,爬在我懷裡像一個可愛的小貓。

我們兩個躺著聊天,一直聊了半夜。我一個勁的勸她別為了一個不愛你的人毀了自己,把她感動的夠嗆,抱著我眼淚嘩嘩的流。後來聊著聊著就聊到性上了,小雪說她就有過一個男人就是他的前男友,是個文弱的書生,東西也不大,也沒什麼技巧上馬幾分鐘就完事了,聽著我心裡這個舒服,畢竟男人也有虛榮心嘛。

一高興我又硬了,上馬一直折騰到天快亮我才偷偷摸摸的回了家。回家一琢磨我就愁了,倆人在一個單位低頭不見抬頭見,要讓別人看出來就麻煩了,主要是對不起我媳婦,也不知道小雪是真心喜歡我還是想報復她前男友,思前想後天都亮了才睡覺。

第二天到了單位,看小雪沒有怪我的意思,只是溫柔的瞟了我一眼,我的心情才平靜的一些。過後的兩天,我們兩個沒有再見面,觀察了幾天發現沒什麼風吹草動,看來應該是沒人發現,我們的心才慢慢放下來。一個悶熱的下午,大家都藉故不來上班,躲去避暑了,辦公室就剩我和小雪。那天以後小雪的身影總是在我腦子裡揮之不去,像是著了魔一樣弄得我是寢食難安。我觀察了小雪半天,看她在電腦前忙碌,快要下班了,我假裝上廁所來迴轉了一圈,確定沒有人會來了,回辦公司偷偷的把門反鎖了。我慢慢的走到小雪身後,我知道她感覺到了我的到來,因為她的耳朵變得粉紅了。我輕輕從後邊抱住她,她像徵性的掙扎了一下就沒有動。我並沒有想做太多,就像抱抱她,摸摸她。我把兩隻手從她衣服下邊伸了進去,抓住了的小白兔,輕輕的撫摸,揉搓。一會她就軟倒在我懷裡,這使我的膽子大了許多。小雪喜歡穿裙子,這樣才能展現她修長的腿,不過小雪比較矜持,裙子基本都是到膝蓋下邊。我把她抱起來,讓她坐在辦公桌上,我站在地上,親著她的小嘴,小雪有點怕,我也非常緊張,可是這種感覺像是毒品,越是怕你越刺激。由於小雪的不抵抗政策,我的膽子越來越大,掀起小雪的裙子開始撫摸她的小穴,開始小雪不讓,用腿緊緊的夾住我的手,我先是在她耳朵上吹了口氣,又在她小穴上邊的豆豆揉了幾下,她的腿馬上就夾不住了。小雪小聲求我晚上再弄。可我已經情緒高漲,難以自製。我掏出我的小弟弟在她腿間斯磨,小雪看我忍不住了,只好輕輕的抬起屁股,讓我脫了她的內褲,我輕輕的進去了她的身體,舒心的長出了一口氣,一邊捏著她的小白兔一邊插她,小雪怕出聲音,用手把自己的嘴摀住了。插了一會小雪說她安全期過了,我只好不情願的帶上了套套,讓她趴在辦公桌上從後邊進入。小雪一個勁催我快點出來,我也有點怕,可是戴了套子越著急還越出不來了。正在這時,突然響起兩聲敲門聲,這無異于晴天霹靂,差點把我嚇萎了,我們兩個連忙屏住呼吸,就听見兩個人的心彭彭的跳,在我向滿天神佛的禱告後,門後的人終於走了。小雪緊張的直接高潮了,夾的我特別的爽。小雪想要掙脫我,可我正是關鍵時刻,乾脆把她抱到沙發上,把她的兩條美腿架在肩頭,從上到下的對她猛攻,不知道插了多少下,才滿意的射了出來。從那以後我們倆個再也不敢在辦公室調情了。

週末,我問小雪回家不回,她說不想回去了,怕家人問起男朋友的事。週六我約小雪出去散散心,她答應了。我開車在她家後邊一個小巷子等她,她穿了一個白色半袖衫和短裙,修長的小腿弧線優美,帶著個墨鏡和涼帽,像個電影明星出街似的上了車。我們兩個沒往人多的地方去,越野車沿著松花江邊的小路漫無目的的瞎逛,車開著空調和涼快,小雪摘了墨鏡和涼帽,陽光照進車裡,打在她身上,有一種藝術的效果,衣服也變得透明起來,看著我差點沒開溝裡去。

我不得不打起精神,認真開車,隨意的走了好遠,我看水邊有一個小樹林,觀察了一下周圍沒什麼人煙,地方又難走,大熱天估計沒人來這,就把車停了下來,小雪剛要下車,被我一把拉住,摟到懷裡,越野車內的空間非常寬敞,我把兩個前排座椅放倒,這個車子就像床一樣。說實在的我早就想玩玩車震了,可是一直沒機會,小雪膽子很小,怕有人過來,說什麼也不肯把衣服都脫了,由於小雪過了安全期,我只好帶了套套。把她上衣和裙子掀起來,輕輕的愛撫她進入她,由於她穿著衣服,車裡空間還是有點受限,做的雖然別有風味,但是不夠痛快,小雪很快就高潮了,我卻沒有射出來。

收拾好下了車,把後備箱裡的烤鍋,墊子什麼在樹林裡放好,我們一邊野餐一邊喝了點啤酒,江邊的涼風吹過,美人在懷,那叫一個美。吃飽喝足,我們兩個躺在墊子上,看著藍天白雲,迷迷糊糊的,小雪酒量淺,一會就睡著了。我低著頭凝視著她的臉,我發現這小妮子越來越好看了,看著看著我就硬了,我偷偷解開她前胸的釦子,摘了她的胸罩,露出她那對可愛的小白兔,估計她們是第一次暴露在陽光裡。我輕揉了一會,看小雪沒有醒,就大起膽子慢慢的掀起她的短裙,褪下她的小底褲,陽光下的花瓣似乎還掛著剛才歡好時的露珠,我一下興致大漲,偷偷帶上套子,慢慢的就頂了進去。等小雪發現醒來我,我已經深深的插了進去。小雪性格溫柔,只是瞪了我一眼就任我胡作非為。在野外做真是非常愜意,天當被,地當床,放眼天邊讓我豪氣頓生,異常勇猛。連換了幾個姿勢,把看小電影上學來的招式全演戲了一遍,把小雪折騰的渾身香汗淋漓,連聲求饒才算罷休。

又躺了一會,小雪說身上都是汗,想擦擦,我說擦啥呀,直接去江里洗個澡多舒服,小雪有點動心了,可是我們都沒帶游泳衣,又怕有人來,小雪就有點猶豫。我就一個勁的勸她:沒事有我在,水邊都是水草,來人也看不見的。這水里多舒服,多涼爽了,不信你先到水邊洗洗腳,小雪還是小孩心性,架不住我一頓忽悠連哄帶騙小雪才答應去江里洗澡。不過她讓我答應她我當哨兵,在水邊警戒,不許下水。我連說行行。

小雪讓我轉過身,找了個水草茂盛的地方,慢慢的脫了衣服,溜進了水里。

我在水邊放哨放了半天,這里地勢開闊,一眼能看到幾公里遠,大中午的人們都躲著太陽,不出來活動了。我又巡視了一圈,確定沒什麼問題了,我也悄悄的把衣服一脫,溜進水里,從小我就在江邊長大,什麼仰泳、狗刨、扎猛子、踩水都非常熟練。我看好小雪的位置,一個猛子就扎了過去,小雪背對著岸邊,蹲在一個水草茂盛的小灣子裡邊,輕輕的擦洗身上,享受著江水的涼爽。

我怕突然過去會嚇到小雪,我就撥水發出了點輕微的聲響,小雪回頭看到是一臉坏笑的我,嬌嗔的問道:你不是答應我不下水嘛。我一臉無賴的說:我這不是幫你搓後背來了嘛。小雪紅著臉,低下頭,轉過身去。我趕緊湊過去,殷勤的搓這搓那的,一邊搓一邊講笑話:說從前有個日本太君,身邊一群漢奸狗腿子給他服務,一天他回家,發現妻子個一個漢奸在浴室裡,小鬼子就不願意了,質問漢奸:你在什麼的干活?漢奸說:報告太君,我給夫人搓澡呢。小鬼子往下一看,不對勁啊,搓澡怎麼這小弟弟怎麼還插進去了呢,漢奸忙說:報告太君,外邊都搓好了,就差裡邊了。把小雪逗的格格的笑,我就勢就摸到她腿中間說:來,咱們也搓搓裡邊。打鬧了一會,小雪又被摸的渾身軟了,我讓她跪在淺水里,從後邊插了進去,因為真怕有人過來,又沒帶套,插了一會又洗了洗就上岸了。

晚上往家走,商量半天也沒想出來吃點啥,小雪說:乾脆我回家給你做吧。

我說:真的嗎,你還會做菜啊。我們找個了偏遠的市場,買了些食材,偷偷溜到小雪家,然後小雪做飯,我幫忙。小雪家沒有空調,我們就擋好窗簾,都只穿了個內褲,小雪上身扎了個圍裙。我也不會做啥,就洗洗菜就沒什麼幹的了,我就看小雪做菜,看她頭髮挽起,手腳麻利的樣子還真像那麼回事。從後邊看她的脖子修長,腰身狹窄,兩條腿中間嚴絲合縫的,越看越愛看。我就從後比那摟住她,手伸到圍裙裡抓住她的兩個小白兔,小弟弟在她腿中間頂。小雪氣的把我轟出廚房,不讓我進去了。我就在客廳,一邊看電視一邊等著吃飯,忽然怎麼感覺有點家的感覺呢。我使勁晃晃頭,拋開這個思想,我媳婦對我千依百順,我可不能昧良心啊,可是和小雪短了我還真是狠不下心啊。

吃飯的時候很溫馨,吃完飯和小雪洗了個鴛鴦浴,她像個小妻子一樣溫柔的侍候我,弄的我心裡暖暖的。洗完澡,自然的由我把小雪抱上床,看著小雪溫柔的眼,柔滑的小嘴,挺拔的小白兔,細細的小蠻腰,筆直休長的腿,我越發感覺就快要失去她了,我更加的憐愛她,溫柔的愛撫,兇猛的抽插,讓我們迷失在愛和慾望裡……
更多推薦》

—— 完——

3 1 月, 2018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