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秘密

「不要這樣……」

他們不是說好要出去吃飯嗎?為什麼說著說著,轉眼間竟然滾到床上來!

等到裘裘回神之後,她發現自己的身體跟傅中恒交纏著,他的舌色情地吮住她的嘴巴。兩人熱情地擁吻著也就算了,他修長的手指還在她的私密處放浪地扣弄著,逗得她心神蕩漾,腹下一陣難耐的搔癢……

「唔……」他激情地吻住她,兩人在彼此口中交換口水。她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青草香。

她的鼻子蹭著他的,與他耳鬢廝磨。他則用他的另一只手玩弄她的乳蕾,在他手指的玩弄下,她的乳尖變得又硬又挺。

「翻過身去。」他要她跪趴著,他要從後頭將手指伸進她蜜穴裏。

「唔……」怎麼……這麼舒服,這麼讓人銷魂蝕骨?裘裘初嘗性愛滋味,她從來沒玩過這麼令人迷醉的性愛遊戲。

他的手指弄得她全身好癢、好麻、好想要……

她不斷的扭動腰部,帶動臀部,私密處還頻頻散出發情的味道。

「妳好甜……」他的手撥開她的花瓣,吻住那顫抖的小核。他舌尖還伸到裏頭去,舔吻蜜洞裏的皺褶。他呼出來的熱氣直接噴在她敏感的洞口。

小綠、小綠……

傅中恒在心裏幻想著,現在他手中抱的是自己的最愛,是他想了一輩子的女人……

他的唇舌極盡所能地取悅他最愛的女人。

天哪!她快不行了。

裘裘十指緊緊的抓住床單,強抑住想要尖叫的欲望,隨她情欲愈來愈高漲,她蜜穴裏的春潮便泛濫得更嚴重。

她好想、好想要……

雖然她不曉得她要的是什麼,但想要的欲望一波高過一波,她愈來愈激情地搖動著臀部。

傅中恒看到她腰肢款擺的模樣,放棄繼續用溫熱的舌頭取悅她,改而用修長的手指進出她情欲高漲的蜜穴裏。

她好濕……濕得他光以一根手指就能輕輕松松進到裏頭去。為了讓她更有感覺,他又加入了第二根手指,快速的在她體內抽動著。

「啊……」她身體快速地顫抖了起來。

她不行……不行了……她快要尿出來了……

「別……別再弄了……」天哪!他怎麼可以這樣弄她!

「不,快走……」他再這麼玩下去,她會……忍不住的!

「啊……」因為太青澀了,所以他才稍稍一弄,她就到達了高峰,春水伴隨著他手指快速的律動而大量的噴出。

她太興奮了,流得他滿手部是。

他將手中的蜜汁抹在她身上,再一一的舔去。

他的舌頭弄得她好癢,尤其是到了她的臀部時……

「不能再舔下去了。」她及時轉過身來,吻住他的唇。

他的嘴上全是她的味道,讓她吻起來覺得好色情,好像是吃到自己的那個……

他則一邊吻她,一邊玩弄她的椒乳。他用手掌將它整個托住,握在手中晃動,她的乳房形成美麗的波形,他用手指玩弄上頭的粉紅果實。

他們色情地互吻著,直到彼此的氣息都亂了……

她還爬到他的腰側上坐著,他一弄她的敏感點,她身下的蜜穴就湧出蜜來,把他的腰都弄濕了。

「坐下去一點。」

「唔!」她乖乖的聽話,臀部往下移,直到有一個堅挺的東西卡在她的臀縫中。

那是什麼?

裘裘心口一突。

「再往下移一點。」他將她的身子往下拉,把自己火熱的欲望滑到她的溝渠中,讓他的熱鐵燙著她的蜜穴。

沒進去……

再試一次。

還是過門沒入!

他只好將手伸到胯下,扶住自己的欲望戳上戳下的找入口。

「啊……」他在做什麼?他拿什麼戳她?

裘裘微微地抬高臀部,低下頭往後看,見到他的手握著自己的熱鐵在她的蜜處掃動。

原來是他的那個啊!

裘裘沒想到會看到這麼煽情的畫面,一時之間忍不住紅了雙頰。

「坐下來。」他終於找到了,手改扶在她的腰間,要她放下身子,他才能進去,「快。」

「是。」她身子一低,他的巨大便刺進她的體內,「不……不行……你太大了。」

她要出來。裘裘抬高臀部,想要避開那可怕的痛。

「不,妳再忍忍,再忍忍……」她現在出來,他會瘋掉。他翻過身子,改將她壓在身下。

他一手揉弄著她的花核,一手拿著自己的欲望去掃她的洞口,讓她先放鬆一下。她現在太緊張了,花穴緊得他根本進不去。

「坐起來看。」他將她抱起來坐在床上,讓她看他是怎麼愛撫她,看他的手指怎麼取悅她。

「不……」這個畫面太色情了。

裘裘閉起眼,她不想看,但他手指進出她體內的聲音卻又那麼的淫蕩、那麼的激情,水聲四濺,代表著從她的身體流出充沛的春潮多得令人覺得羞恥。

因為覺得羞恥,她的身體慢慢的放鬆了,洞口不像剛剛那麼緊。

傅中恒選在這個時候將自己的熱鐵刺進她的花穴。

「啊……」她痛得十指掐進他的肩膀。

他緩緩地擺動腰部,緩緩地進出她的體內,慢慢地讓她接受他的存在,慢慢地讓她感受他在她體內時那份被充實的感覺之後,他再緩緩地將欲望抽出……

他看到她臉上的失落,然後又再進去,規律的抽動著。

漸漸的,裘裘習慣了他的存在,習慣了他的律動,慢慢的,除了那份被撕裂的痛之外,她還感受到被充實、被擁抱、被疼愛的感覺,還有他的欲望在她內壁撞擊、在她體內與她廝磨的那種感覺,其實是很美、很令人動容的。

「張開眼。」他的聲音魅惑著她。

裘裘聽話的把眼睛張開。

他要她看著他是怎麼抱她、怎麼愛她的。他將身子倒下,讓她騎在他身上,而她的對面就是一面大鏡子。

她看到當她腰肢款擺時,他的欲望就在她體內吞吐著。

她一定是被他教壞了,要不然為什麼當她看到這一幕時,沒有馬上閉上眼睛,反而還著迷地看著他的巨大欲望在她體內進出的模樣。

「快一點。」他扶住她的腰部,要她動作再迅速一點。

裘裘跪坐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擺動自己的腰臀。當她擺動的時候,碩大的巨乳也隨著她的律動而搖晃。

「妳真是個小淫娃。」他從來沒見過哪個處女像她一樣,這麼快就能享受到性愛的滋味。她的身體生下來就是註定要與他給合,讓他抱、讓他愛的。

他一邊讓她乘騎著,一邊用他的雙手玩弄她的雙乳。

「別拉得那麼用力。」他的手指扯痛她的乳蕾了。

「會痛嗎?」

「會……」她意亂情迷地胡亂點著頭。

「不喜歡嗎?」

「不……不喜歡。」

「妳這個小騙子,妳說謊,妳明明很喜歡的。」因為當他的手指用力的掐住她的乳首時,她的私處就收縮得更劇烈,它緊緊地將他的欲望含住,不讓它出來。

「喜不喜歡我這麼做?」他的手指狠狠的淩遲著她嬌艷的乳頭,再問一次。

「喜……喜歡……」裘裘興奮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那我再用力點。」

「不……」不能再用力了,再用力下去,她會……不……不行了……

在一陣劇烈地顫抖下,她與奮地噴出潮水。

「妳弄得我滿身都是。」由於她騎在他身上,而她的蜜汁又大量噴出,所以流得他腰間全是她的津液。

他都還沒舒服到呢!她就已經到達兩次高潮了,這怎麼公平?

「翻過身去。」這次換他了。

傅中恒讓裘裘再度趴跪著,他要從後面挺進,這個姿勢能讓他看到他進出她體內、看到她的花瓣隨著他一抽一撤間,被翻弄的模樣。

這是個色情的做愛姿勢,卻是他跟小綠最愛的一種體位。

小綠、小綠……

在最後的高潮傾泄中,傅中恒腦中想的,卻是另一個女人,而不是裘裘。

「裘裘,我親愛的裘裘……」

∩怕,她明明在睡覺,卻夢到她媽在叫她的聲音,而且還親愛的裘裘哩!拜託,她媽什麼時候這麼愛她了?

裘裘努力閉上眼睛,想讓自己再睡一會兒,她將身子轉個方向趴過去,卻碰到一堵墻,而且這面墻還是溫暖的。

她用手指戳戳看,還有彈性呢!什麼墻會有彈性啊?她好奇地睜開眼睛瞧一瞧,這一瞧,馬上花容失色。

我的天呀……「你怎麼在我床上!」她嚇都嚇死了。

她面色慘白的樣子看得傅中恒哈哈大笑,「是妳在我床上。」

裘裘馬上被他的笑容迷得七葷八素。

呵!他連笑起來的樣子都很酷、很帥、很迷人,所以現在到底是誰上了誰的床,她根本不在意。

「裘裘……」

咦?她不是醒了嗎?為什麼還聽到她媽的聲音?

「你有聽到別人在叫我嗎?」裘裘趕緊問他。

「有。」傳中恒寵溺地看著她緊張兮兮的模樣,覺得就算是她緊張的時候,他都覺得她很可愛、很迷人……

愛情果真讓人盲目。

「你也有聽到?」喝!那就不是她在作夢,而是真有其事,她媽竟然神通廣大地找到這裏來了。

「快快快。」裘裘連忙奔下床,把兩人的衣服一古腦地全兜在手裏,然後把屬於他的衣服丟給他,「快穿好衣服,我媽就要來了。」

要是讓她媽看到她還沒結婚,就跟人上床,她還不被她媽打死嗎?

「快一點。」她都快急死了,他卻還在那兒笑,氣死她了。

裘裘爬上床,跨坐在他身上,把他抓起來,拿著衣服就要幫他套上。

這時候,裘媽媽好死不死的正好打開門,就見到這幅景象。

雖然他們背對著她,什麼色情畫面都沒看到,但是光見到女兒光裸著背騎在男人身上,他們現在正在幹什麼……呵呵呵!自然是不言而喻。

她是過來人,她懂,她瞭解。

「你們慢慢來,我先出去。」裘媽媽還體貼地把門關上。

裘裘知道大勢己去,不禁垮著一張臉,「我媽一定誤會了。」

「誤會什麼?」

「誤會我們兩個上床了。」

「那是誤會嗎?」事實上,他們兩個不就真的已經上過床、做過愛了,怎麼說是誤會?

「怎麼,妳不想讓妳媽知道?」不然她幹嘛苦著臉,一點也不快樂的樣子?

「也不是,只是你不知道我媽那個個性,要是讓她知道我們的關系,會很麻煩的。」

她的家境不寬裕,所以養成她們一家子都很愛錢的個性,這之中就數她媽跟她大嫂最勢利。她才剛剛喜歡上他,不想讓他知道她有那麼糟的一個家庭,如果他知道了,他還願意喜歡她、願意愛她嗎?

這麼一想,她就更加後悔剛剛竟然忘了鎖門,才會讓她媽就這樣闖進來。現在讓她媽知道她跟他有一腿之後,照她媽剛剛的表現看來,她一定會找機會狠狠的海削他一頓。

「你說你喜歡我?」

「對,我喜歡妳。」傅中恒大方地承認。他喜歡她的純真、善良,更喜歡……她長得像小綠。

他原以為他這輩子再也無法擁有小綠了,沒想到老天爺會安排一個跟小綠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到他身邊來,他當然會好好珍惜、好好愛她。

「有多喜歡、有多愛?」

「幹嘛這麼問?」

「我只是想知道,要是我的家人很……很糟糕,你會不會連帶的也變得討厭我、不喜歡我?」她才剛剛嘗到愛情的滋味,實在不想這麼快就被拋棄。如果她媽沒在今天出現,如果她還有時間在他心中建立美好的形象,那該有多好?

「小傻瓜,不管妳的家人是怎樣的人,妳是妳,他們是他們,這是兩碼子事。」她幹嘛煩惱這些有的沒有?小傻子。

「可是,如果因為你愛我,而必須付出龐大的代價,怎麼辦?」他會不會覺得很嘔?甚至覺得她不值得他喜歡,然後就放棄她了?

〈她說得那麼恐怖……好吧!姑且聽聽看她口中所謂的龐大代價是什麼吧!

「什麼龐大的代價?」

「呃……比如說,向你要十幾二十萬諸如此類的,如果我媽跟你開口,你怎麼辦?」

「相信我,在我心目中,妳的價值絕對不只如此而已,所以妳別煩惱了,那點錢,我還付得起。」說完,他給她一個吻,吻得她心花怒放。

他說,她在他心目中的價值絕不只一、二十萬耶!聽起來就很爽,也很令人放心。

「那你進浴室沖一下澡,我先出去問我媽,她找我到底有什麼事?」竟然還跑到別人家裏來。還有,媽是怎麼知道她在這裏的?

這要好好的問一問。

 

 

>>>>>> 更多相關知識閱讀:

3 2 月, 2018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