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鞭小英雄

長鞭小英雄

我已經在這座省城中最有名氣的中學裡教書5年了,說它最有名氣,一來是因為它每年高考升學率都保持在90%,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它是省城中是收費最高的「貴族學校」。一個高中學生每年的費用是9998/RAM,一個初中學生每年在6668/RAM左右。

我以前是新民中學的語文老師,多次獲得優秀教師稱號,也就是因為如此,振華中學用高薪打動了我,在我38歲時,我加入了剛剛成立的振華中學。
轉眼5年了,我已經成為振華中學初中部的組長。

事業的成功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情,3年前,我的丈夫和我離婚了,原因是感情不和。我總覺得他是在嫉妒我,一個無能的男人總希望自己的老婆更無能,所以,我毫不猶豫地就和他離婚了,女兒歸我。

由於工作太忙,所以我把女兒寄放在北京的母親家,讓她在北京讀書。我希望女兒能有一個好的未來,至少比我要強才行。

現在,我正在帶一個初中二年級的班,這個班是我從初一一直帶起來的。
國慶節放假,我們班裡的大部分學生都回家過節了,因為女兒不在我身邊,所以學校特意為我從學生高級宿舍裡拿出一個單位來作為我的家,我便住在了學校。

這樣一來可以隨時和我的學生見面,二來工作上班也很方便。今年的國慶假期女兒打來長途電話,說她要和同學旅游。既然去北京也見不到她,我索性就不去了,只是在電話裡好好地叮囑了她一番。

放假的頭一天,我沉沉地睡了半天,醒來的時候覺得恢復了精神。

當我走出房間的時候,發現在宿舍區的花園裡有一個瘦小孤獨的背影,我覺得眼熟,隨口喊了一句:「許寧?」

那個小小的背影一轉身,果然是許寧,他看到了我,還沒說話,臉先紅了起來,我向他招了招手,他慢慢地走了過來。

許寧是我的班裡的一個男同學,雖然是男生,可他卻象個小女生一樣,身材瘦小,白白凈凈,膽子很小而且也不喜歡運動,根本不象初二那個年齡段的那些野小子們。

許寧很特別,他總喜歡那些花呀,草呀的,我很喜歡這樣的學生,但是,如果從教育的角度來講,男孩子如果小小年紀就這樣的話,其實對他的成長發育并不是太有利,有時候,我到愿意看到他象那些野小子一樣整天在運動場裡泡著。
許寧走到我的面前,小聲地對我說:「陳老師,您好。」

我問:「怎麼?你沒回家嗎?」

許寧說:「我的父母還在美國工作,他們已經說了,今年國慶就不回來了,要我照顧好自己。」

我笑著對他說:「沒關系,老師也是一個人,咱們一起過節好不?」

許寧靦腆地點點頭。

我讓許寧陪著我在下午的時候到省城裡最著名的購物中心遛了一大圈,買了許多吃的東西,然后我們高高興興地回到學校。我和許寧把豐盛的食物擺在桌子上,一邊吃著,一邊看電視,這也算是我思念女兒的一種發泄吧,本來我還打算把女兒接來陪我的。

晚上的時候,省城為慶祝國慶燃放了煙火,我帶著許寧在操場上看了很久才回來,到了宿舍,許寧對我說:「陳老師,我困了。」

我說:「回去睡吧。」許寧轉身走入學生宿舍。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間。
午夜,我起來解小手,忽然發現宿舍2樓的某個房間裡還有著一點昏暗的燈光,但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學校裡有嚴格的規定,學生應該在10點前熄燈,當然,放假了,可以寬松一些,可是也不能在凌晨還不睡覺呀。不行!我要看看去。

我穿好了衣服,從偏門走到樓上,本來門口有值班的,可今天是國慶,所以值班的人回家了。我來到二樓的走道裡,發現了那個亮燈的房間。我看了一下門口的牌子,上面寫著「初二(2)班男生宿舍:許寧,周建,艾朋,李振國」。
原來是許寧還沒睡呀,我剛想推門進去,可我忽然有一種想看看他干什麼的好奇,我輕輕地掂起腳尖從宿舍的探視窗口往裡看去,我發誓,我看到的景象讓我一輩子也無法忘記!

房間裡的臺燈已經被一塊黑色的紗布蒙上了,所以房間裡只有昏黃的一點點亮光,還是許寧那個瘦小的身軀,只不過他已經是完全的裸體了,借著微弱的燈光,我看到了什麼?!我不敢相信哦!

許寧裸體的正坐在他自己的床位上,白嫩的小腿大大地分開,在他兩腿之間當啷著一根雞巴,很特別的雞巴。我是經過人事的女人了,男人的那個東西我也見過,但我怎麼也不會相信,天下還有那麼長、那麼雄壯的雞巴!!而且這樣的一根雞巴竟然會長在一個象女孩子的男孩子身上!

許寧半躺在床上,微微地閉著眼睛,兩只女孩般的小手一齊握著他那已經半硬的雞巴,雖然是半硬,我看得出來,它的長度已經比我前夫的不知道長了多少,粗了多少了!我簡直太吃驚了!可更讓我吃驚的還在后面!!!

許寧象一個老手一樣不停地來回擼弄著自己的雞巴,當然,他的兩只小手根本握不過來,總有那麼長長的一截留在手外面。許寧的小臉很紅,看樣子他很興奮,他喘息著睜開了眼睛看著自己的雞巴,然后竟然象個女孩那樣輕微地哼哼起來。

緊接著,讓我震驚的事情發生了!許寧慢慢地把臉往自己那已經挺立起來的雞巴上靠過去,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他那紅通通的小嘴也微微地張開,好象很輕松似的,許寧竟然一口叼住了自己的雞巴頭!!!!!!!!

那可是他自己的雞巴頭呀!

紅紅的嘴唇包裹著那閃閃發光的王冠!晶瑩的唾液在它上面留下了痕跡,許寧好象在吃世界上最好吃的大餐一樣,一口口地唆了著自己的雞巴頭!!他每唆了一下,我就顫動一下!震驚,興奮,激動,惱怒,我的心裡好象打翻了五味,我想到了許多事情……

新婚之夜,老公那一次次有力沖撞,讓我在雄性的力量與美之下婉轉嬌啼,在老公的各種姿勢各種操法之下,讓我感到了身為女人就必須要讓男人來征服。
隨著時間的流逝,老公的性愛技術日益嫻熟,閨房之內我們也曾經不知廉恥地大聲地用最下流的淫話互相對罵,然后就是老公用雞巴教訓我。自從知道了女人身上的三寶之后,老公每次性愛當然要用他雄性的象征插遍我身上的孔洞,直到最后將他那熱熱的精華撒入我的小嘴裡讓我咽下。

隨著我事業的騰飛和他的下崗,老公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柔情,每次性愛,他都當成了對我事業嫉妒的一種報復!夫妻之間的正常性生活變成了一次次的變態調教。在他的雞巴反復地將我那柔嫩的屁眼一次次的開花之后,我還要被迫的用自己的小嘴清理粘在雞巴上的大便!

記得最不能讓我容忍的一次是我們即將離婚的前夜,從晚上6點直到凌晨2點的幾個小時之內,一個40歲的美麗成熟的肉體被她的男人一次再一次地羞辱著,我的陰道早已經不是他的興趣所在了,只有肛門和小嘴才能喚起他的性欲,
我越是反抗他就越是暴力,最后只有我的屈服才能讓他罷手,最后在我無力反抗之下,老公使勁地捏著我的鼻子將他的一泡熱尿灌到我的肚裡!

房間裡的急促低吟聲將我從回憶中呼喚到現實中來,我仔細地觀察著房間裡的情形。許寧一邊急促地低吟著,一邊使勁地低頭唆了自己的雞巴,粗大的王冠上滿是晶瑩的唾液,許寧的小嘴根本無法完全包容自己的雞巴頭,雖然是拼命地吸吮,但還是有好大一截露在外面。

此時,許寧一邊唑(zuo)著龜頭上的的縫隙,一邊用兩只白嫩的小手快速地擼弄著硬挺的陰莖!太刺激了!太色情了!站在門外的我由於掂著腳尖的關系,已經感覺到小腿微微有些麻木了,我想放下,可又想繼續看下去,就這麼堅持著。

許寧好象快到達頂點了,他的小臉在微弱的燈光下顯得紅通通的,激烈地姿勢和運動已經使得他那弱小的身體汗流浹背,可他好象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雞巴上了,快速地擼弄,大口大口地唆了。

突然!許寧渾身一陣顫抖!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許寧拼命地張著嘴,快速地擼弄著雞巴,粗大無比的雞巴頭在一剎那間好象又膨脹了三倍!「茲!」一股看上去又黃又弄的處子之精終於噴射了出來!不偏不倚地正好噴射到許寧的小嘴裡,他還沒等咽下,第二口濃精再次噴射了出來,許寧快速地張開小嘴接住……
房間裡的變態男孩一口口地吃著自己的精液,而房間外面的我卻一次次地被身體的欲火沖撞著大腦!穿著秋褲的下體早已經被我自己分泌出來的屄液弄的濕濕的了,我將手伸入到褲襠裡細心地摸著自己的浪屄,已經三年沒有嘗到粗大雞巴的浪屄!

看到許寧的最后射精,我再也堅持不住了,本想放下身體偷偷回到房間,可沒想到小腿的麻木在一時間竟然讓我站立不住,我向著房間的方向摔了下去!
「啪!」的一聲響,我直接從外面摔進許寧的房間裡!……

時間好象凝固了一樣,我和許寧在某一時刻都驚呆了。

好象我們之間的對視也就有幾秒鐘吧,可我卻覺得好象過了一百年一樣!
畢竟我是老師,而且我的年紀也比許寧大許多,我最終打破了沉沒「許寧,幫忙把老師扶起來,我的腿麻木了。」我紅著臉沖他嚷到。

許寧一下子從床上站起來,跑到我的跟前把我攙扶起來坐到他的床上,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床上還有星星點點的精液!

這時候許寧才意識到自己還沒穿衣服,趕忙躥到床上用被子蓋到身體上,一雙受驚地大眼睛緊張地看著我。

我的心裡也是十分緊張,我看著他,盡量把語氣放松,小聲地說:「許寧,剛才……我是來查房的……我,我可不是故意偷看你的!……」

許寧什麼話也不說,只是看著我,我用牙咬了咬下唇,繼續說:「你……你剛才……那……」

許寧帶著哭腔地突然說話了:「陳老師……我……我錯了!」

許寧一說話,我才松了口氣,我馬上接上他的話:「許寧,你給我的印象,一直是一個好孩子,一個好孩子怎麼能這樣呢?學校裡不是開設了生理衛生的課程了嗎?……你這樣是對身體不好的,尤其是對你將來結婚……你這樣多長時間了?」

許寧看到我沒有責備他的意思,多少緩和了一下,聽到我問他許寧低下頭,小聲地說:「一年多了……」

我心裡暗暗吃驚!竟然一年了!我繼續問:「難道你的同室的同學不知道你這樣嗎?」

許寧搖了搖頭,沉默了一會說:「我都是趁他們不在的時候弄的……」
我點點頭,沒說什麼。

沉默了一會,許寧突然首先說話了:「老師,我,我覺得這樣很,很刺激而且也……其實我想戒掉的,可,可我總是……老師,我錯了。」

我微笑著看著許寧,慢慢地說:「其實也沒什麼,老師學過心理學,知道在你們這個年齡段的男孩子都……有那麼點毛病,老師理解你……其實,你應該把心思多放在學習上來,就會改掉的。」

許寧的話漸漸多了起來,「老師,我其實也不想這樣,也知道您說的道理,可,可是我有時候……」

我見他不說話了,問:「有時候怎麼了?」

許寧小臉一紅,繼續說:「有時候,那裡癢癢,我就覺得好象東西已經裝滿了,要把它們噴出來……」

我知道許寧說的「東西」是指精液。

我隨口說了一句:「可以找老師呀……」說完以后,才覺得這句話有語病,趕忙說:「找老師幫你……」真是越說越糟糕!

許寧卻當真了,趕忙說:「老師,陳老師,您,您真的能幫我?」

突然之間,那股沉寂在我身體裡三年來的欲火爆發了!我竟然說出了自己都沒想到的話:「能!我當然可以了。」

許寧慢慢地把被子撩開,露出了他的身體,他的「長鞭」……

我側身坐在床上,許寧彎腰站在床上(因為許寧是睡下鋪),在許寧的撒嬌般地要求下,我決定應該為人師表地幫助我的學生完成他人生中最重要地一件大事……

金秋的夜晚,高級學生宿舍樓,昏暗的燈光……

「啊!」我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然后又馬上低下頭唆了著手中那又長又熱的硬挺大雞巴,雖然我用了兩只手,但是仍舊有很長的一截雞巴露在外面,許寧激 動地看著我——這個在他心目中一直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的語文老師,而現在,這 個老師卻緊緊地攥著他奇異的雞巴拼命地吸吮……

為了能讓許寧安心學習,我決定犧牲自己,給許寧上他人生中最重要一課!
當我第一下接觸到他雞巴的時候,我內心深處的那股欲火就爆發了出來,沉甸甸的雞巴被我一再地擼弄,最終硬硬地挺立起來,少年人的朝氣和熱血讓我再一次體會到了雄性的風姿。

借著燈光,我仔細觀察著許寧的雞巴,因為許寧還小,所以一根雞巴毛都沒有,就是那麼一根白白凈凈的雞巴,可是很粗很長,我還沒來得及問他為什麼,許寧卻忍不住說了出來。

「哦!老師,真舒服……暖和死了!……雞巴頭……癢……哦!……老師,您知道……我的雞巴為什麼那麼大那麼長嗎……哦!……我聽長輩說,我小時侯得過一場大病……去醫院看的時候……醫生給我用了青霉素……哦!……后來,我的病好了……可雞巴就變得大了起來……我都不敢去外面洗澡……害怕讓別人看見嚇一跳……哦!爽!」

我一邊聽著許寧的話,一邊用心唆了著他的雞巴頭,我心說:真是應了人們常說的那句話呀!光長雞巴不長個!

許寧好象覺得他躺在床上很不舒服,他建議我們換個姿勢,我同意了。許寧從床上下到地上,小腿一分,雙手叉腰,真是神氣活現的,唯一讓人驚奇地就是他胯下那又粗又長白白凈凈的大雞巴。我也從床上下來,往他面前一站,許寧的個子才到我的胸口,我微笑著對他說:「許寧,你看怎麼弄?」

許寧想了想,大眼睛一轉,笑著對我說:「陳老師,您的個子太高了,這樣吧,您把我抱在懷裡幫我弄,好嗎?」

我從沒這樣弄過,但有點躍躍欲試,我點點頭。

許寧個子小,體重很輕,我很輕易就把他抱了起來,我估計他體重的1/4都是雞巴的重量!許寧被我抱起來,他的頭貼著我的胸口,揚起臉對我說:「老師,我,我能吃吃您的奶子嗎?」

我的臉一紅,點了點頭。許寧慢慢地把我睡衣的扣子解開,露出了一雙飽滿的乳房。雖然我是40多歲的人了,可因為保養地好,所以乳房還算硬挺。
許寧高興用兩只手抱著我的一個乳房,把葡萄般的乳頭塞進嘴裡使勁地吸吮起來……

哦!這種刺激已經三年沒嘗試過了!突如其來地刺激讓我全身發軟,幾乎要攤倒在地上,我趕忙張開小嘴,把許寧已經見軟的雞巴吃了進去,我們就這麼站在地上玩了起來。

許寧的雞巴在我小嘴的刺激下迅速地膨脹,或許是人類的本能吧,許寧開始在我的懷裡不安分地動起來,他的小屁股一下下地挺動著,雞巴頭在我的小嘴裡也一下下地往裡頂,我時時地「唔,唔」地被頂得哼出聲來。

與此同時,許寧不停地吸著咬著我的乳頭,一股股激烈地性刺激讓我下面的浪屄已經是淫水泛濫了,我覺得身體一軟,急忙坐在了床上,許寧也從我懷裡下來。我渾身發軟,在欲火強烈地沖擊下,我慢慢地,自動地劈開了雙腿,睡衣已經滑落,在昏黃的燈光下,那一叢叢誘人的黑色屄毛終於暴露在我的學生面前!
「哦!許寧……快!快把雞巴插進來!快!……哦!」我一邊不停地揉弄著自己的兩個乳房,一邊沖著許寧命令。

許寧好象也很激動,這個年紀的少年也多少應該知道點這方面的事情了吧,許寧往前靠了靠,哆嗦著把自己的雞巴頭頂在了我淫水泛濫的屄上,緊張地對我說:「老……老師……是這樣嗎?」

我根本聽不進去他說什麼,只是一拉他的胳膊,許寧往前一個趔趄,哦!粗大燙人的大雞巴頭終於插進了我那三年未經過人事的大浪屄!我幾乎是緊張地快死了過去,許寧可能是因為覺得我的屄裡又滑又暖,他終於前前后后地動作起來……

「哦!小祖宗!……你慢點!啊!啊!……」我一聲聲幾乎是悲慘地叫著,可我的心裡卻盼望著許寧有更大地動作!更猛烈地沖擊!

許寧準備更加深入地插進來了,可是,僅僅把雞巴插到一半,前面的雞巴頭竟然已經完全地進入了我的子宮裡!

我只好對他說:「寶貝,沒辦法,你的雞巴太長了,就到這吧……來!動動……對!就保持這個節奏……哦!啊!哦!啊!」

許寧聽了我的話,只好把雞巴插到一半然后就這麼動了起來。

也許是許寧剛剛已經射了一次精,他這次顯得特別能堅持,至少比我那個已經離婚的老公堅持地時間長。半個小時以后,在我幾次高潮后,許寧好象準備射精了!他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激烈,插得我又爽又疼。我的下體早已經亂七八糟了,到處都是我和他的液體。

突然,我想到:不能讓許寧把精液射到我的身體裡!我急忙地從床上支起身體,對許寧說:「寶貝,別……別把精液射在老師身體裡……不行……哦!」
許寧一邊動著,一邊喘著粗氣說:「老……老師……我想……想射在裡面……」

「哦!……不……不可以的……那樣不行!……來!把……精液……射在老師的嘴裡……來!快!」我說完,竟然淫蕩地把嘴大大地張開,柔軟的舌頭伸了出來沖著許寧伸縮著……

許寧再也無法忍受我對他的引誘,他畢竟是一個孩子呀。

許寧狠狠地又頂了我兩下,然后激動而快速地拔出雞巴,直接將雞巴頭對準了我張開的小嘴。我馬上伸出舌頭,用舌尖小心地撥弄著許寧粗大龜頭上的那道細縫……

「哦!!」許寧大大地叫了一聲,瘦小的身體突然往前一頂,雞巴頭正好插進我的小嘴裡,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許寧的第一次處男精便在我的小嘴裡爆發了……!

熱熱的,腥腥的,粘粘的精液射在我的小嘴裡,我愣愣地坐在床上不知道該怎麼辦好。許寧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一下子坐在了我劈開的雙腿之間,好奇地對我說:「陳老師,把東西吃下肚子去吧,很好吃的……我每次吃掉自己的東西都覺得很舒服,我聽說那些是大補品哦。」

我聽完以后,看著他仰起小臉的樣子很好笑,剛一笑,突然滿口的精液嗆到嗓子眼裡,我竟然在咳嗽中咽下了大半!

許寧看著我的樣子笑了起來,我點了他一下說:「小壞蛋!你還笑!」然后我下床整理了一下,今夜我在許寧的宿舍裡睡了。

第二天,國慶長假的第二天。

早晨我醒來,和許寧一起到學校外面的早點部吃了點東西,然后又帶著他到省城最大的游樂園玩了玩,中午回到學校。

吃完了午飯,許寧到我的宿舍裡我給他補習功課,他的語文成績很差,我打算利用放假的時間好好幫他補習一下。我好象沒發生過昨天的事情一樣,許寧見我不提,他就更不敢說什麼了,老實地在我的房間裡學習了一下午。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明天就要開學了,這幾天許寧每天都是在我的辦公室或者宿舍裡好好地溫習功課,經過我的幾次小測驗,我發現他的語文有了點進步,很高興。

晚上,我正看新聞,許寧在外面敲門,我讓他進來。

許寧對我說:「老師,我在宿舍裡覺得沒什麼意思,我也想看電視。」
我說:「看吧,不過9點以后就回去睡覺,明天還要上課呢。」

許寧坐在我的旁邊高興地看著電視,我覺得有點累了,就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床邊依偎在被子上假寐。

許寧呆了一會,看見我好象睡著了,就輕輕地走過來站在我的身后。
更多推薦》

14 2 月, 2018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