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理化課1

國中理化課1

(一)

對任何一個世代的學生來說,暑假都是他們最期待的時刻;如果沒有暑期輔導,每天睡到自然醒是基本作息,醒來后還可以把握一年之中短短幾個月的夏天到海邊玩水、順道吃吃生猛海鮮,大飽口腹之欲,可說是無憂無慮. 尤其是游完泳,吃上一口冰淇淋,簡直是人生至樂!

可惜,身為顧德資優學苑的一員,我的人生可沒有這種悠閑時光,要是我再繼續蟬聯本補習班段考最后一名,班主任又免不得要叫我繞補習班一大圈,背上揹著「段考最后一名」的牌子引人側目了。

我們班主任不像大部分的補習班老闆是教書起家的,更不是什麼謙謙君子,說穿了,只是個有幾個臭錢的奸商,長得一副瞇瞇眼中年死胖子模樣。

聽說他剛開始創業時也不是一步登天,足足虧損了三年;幸虧他老婆不但長得漂亮,胸前還有一雙傲人的車頭燈,雖然不算太有生意頭腦,根本就稱得上是天然呆屬性,卻具備了地政士執照。他們夫妻倆除了經營補習班,還投資不動產,在土地重劃后竟然身家水漲船高,不但把補習班的虧損攤平,還有閑錢再投資設置了中學實驗大樓、高職實作中心,分部也一家接一家拓展,幾年后,資本雄厚的他,竟然反倒把補習班做起來了,成為他的主業,更讓本補習班變成一方之霸!
本班班主任姓湯,大學時的專業是法律,他對於規避法條的眉眉角角非常具有敏感度。投資設立了這個補習班之后,他除了利用游走在體罰邊緣的方式,讓學生的成績突飛猛進、獲得家長的信賴,還巧妙地剝削教職員工節省成本,勞基法的限制對他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最過分的是身為老闆,他一年也進不到補習班幾趟,生意的重心似乎是在中國大陸,對顧德資優學苑來說,他只負責出錢和收錢.

自從國一進了這所補習班之后,我的段考成績便一路敬陪末座,不過所謂的敬陪末座也只是在補習班內,在學校我的班排名可從未掉到10名外,不然我爸媽也不會堅持要我繼續在這裡補習全科,忍受每一個半月一次的羞辱之刑了。
今天是我升上國二的第一天,其實只是暑假剛開始沒多久,但在這種競爭力驚人的補習班,國一課程上完的瞬間就把我們當作國二生看待了,所以所謂無憂無慮的暑假我也只玩了兩天,就要開始銜接國二的課程,國一的「自然與生活科技」這個科目,主要的內容本來是學習生物,升上國二后,便轉為「理化」這個完全陌生的范疇。

「大家好,我是你們未來的理化老師,我叫李樺。」噗,什麼嘛,正在預習功課的我,聽見一個似乎是女老師的聲音,教理化的人名字還叫做李樺,不免噗哧一聲幾乎笑了出來。

不過這幾乎是精心設計才取好的藝名,在我們理化班的同學耳裡似乎不是那麼受用,二十幾個來自各中學資優班的精英同學,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笑出聲來,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連嘴角上揚的興致都沒有。

是怎樣,這詭譎的氣氛讓我幾乎不寒而栗,不過我也沒想太多,反正死豬不怕滾水燙,我已經是這個班的最后一名,哪怕天塌下來也有別人頂著。

不過就在我冷靜下來端詳授課教師的臉蛋時,一個奇妙的感覺在我心中油然升起,難道這就是觸電的感覺!?我們初次見面的理化老師長得超正的啊!
我看著她半長不短的烏黑秀發,盤了個公主頭,顯得端莊卻不失俏麗,尖尖的年輕臉蛋,略施脂粉卻不俗氣,細長的劍眉,緊抿著的薄薄嘴唇,在在顯出她是個毅力過人的年輕女性。

我是不知道她幾歲啦,不過看她的穿著,牛仔褲搭配短袖襯衫,不像我想像中正式的女教師穿著,起來就像是個大學剛畢業的年輕少女。

要是在其他補習班或者學校班級,李老師校花等級的樣貌,隨性的打扮和大我們沒幾歲的年紀,免不了要惹得這些調皮的國中生出言輕薄,輕則詢問年紀,過份一點的則一定會問老師有沒有男朋友,不過我這些平常豬狗不如的男同學們竟然一個比一個安分,只是乖乖坐著,對眼前這個清麗可人的少女一點興趣也沒有。

「我們今天要講的是關於理化這個陌生科目的『緒論』章節,包含進入實驗室的須知,還有測量的單位和測量的概念。」

李樺老師帶著微笑翻開了講義,滔滔不絕地開始提醒我們在實驗室裡該注意什麼,臺下的同學雖然對老師精心取的藝名沒有反應,上課時卻如同往常的專心,不過這反常的安靜反倒讓我感到詭異,畢竟這些人成績雖然優異,上課時卻不是書呆子表現,總是活活潑潑的,不但會和老師互動,老師講笑話時,不管好不好笑,也會很賞臉地乾笑幾聲,今天卻彷彿參加告別式似地肅穆,整個班級只剩我一個偶爾用眼神和老師互動,老師也和我起勁地交流了起來。

她藉著關心我們有沒有確實做好筆記的機會看了我潦草的字跡一眼,接著道:「陳嘉平同學,你很用功嘛。」

「老師,我叫做陳嘉年啦……」我一方面竊喜於成為老師第一個知道姓名的學生,一方面有點沒好氣地把名字擦掉,重新地以端正的字跡在講義上寫上我的姓名。

確定我們筆記都有作確實后,李樺老師看了看坐在最后面的湯晟瑋一眼,然后本來充滿自信的眼神閃過一絲不安。

唉,看來我不是她第一個認識的學生,補習班老闆的兒子湯晟瑋才是,她來應徵排課時應該就已經知道老闆的小胖兒子也在這個班上,免不了要特別關照一番。

「那接下來在中場休息之前,我們來小考啰。」李樺老師說著就發下一張只有十題的「十分鐘輕松考」,坐在第一排的我一拿到A4大小的考卷,隨即振筆疾書,想讓老師留下好的印象,否則開學后的第一次段考過后,甚至暑期成就考過后,她就會知道我是全補習班第一爛渣,也許以后再也不會看上我一眼。
休息時間,同學們也不像以前玩到樂翻天的死樣子,竟然都乖乖坐在原位複習課業,頂多到廁所解放一下,連到外面投飲料都沒有,難道是因為升上國二,體會到學如逆水行舟,回頭是岸,不是,是不進則退的道理?媽呀,你們已經夠強了,不要再那麼用功好嗎?我已經當了六連霸的爐主,不要在升上國二后再給我那麼大的壓力好不好!

我才剛想要趁著老師改考卷時欣賞一下老師專注的神情,搞不好還可以趁機偷偷藉由老師的乳溝深度判斷老師的胸部罩杯大小,下課時間已經完結,進入全長3小時理化課的下半堂。

「剛剛的小考,最高分是……」啊,不用講了啦,一定又是湯宸瑋,就像古阿明說的:「有錢人的小孩,什麼都比較會!」

「陳嘉平同學. 」

「干嘛!?」難道是她聽見我心中的不耐了嗎?我趕緊坐正姿勢,把注意力放在小考成績的揭曉。等等,林北叫做陳嘉年啦,干嘛一直叫錯人家名字。
「小平同學是最高分喲!」李老師開心地眼角彎起,語氣更是讚許有加。
哪有可能?難道是這張十分鐘輕松考太簡單了,所以很多人滿分,我只是湊巧賽到,成為其中之一?

「這張考卷只有小平一個人滿分,其他人都不及格。」李樺老師斂起笑容,彷彿剛剛的開心面容只獻給我一樣,然后便板起了臉孔。

什麼?這種給喜憨兒寫也能及格的考卷,我們班只有我及格?我一定是作夢吧?

你看看,第一題:在實驗室中哪個行為最危險?(A)把濃硫酸緩緩倒入水中稀釋并伴隨玻璃棒攪拌(B)燃燒硫粉時站在上風處,避免吸入有毒的二氧化硫(C)酒精燈用完后,以燈罩熄滅酒精燈(D)在實驗室跳Crayon P
op的BarBarBar安全帽舞

干,最好是這題有人錯啦!

我是哭笑不得地接下我的100分考卷,老師卻在把考卷遞給我后,快步走到最后一排,一把搶走湯晟瑋手中的平板電腦.

「你在干嘛?」老師礙於他是主任的寶貝兒子,并沒有直接發飆,而是忍住心中的怒氣,冷冷地質問著。

「沒有啊,剛剛老師上課的內容我都聽不懂,所以我參考一下網路上的教材幫助學習啊。」湯宸瑋一副無所謂的模樣,面無表情地回答。

「你們考得爛老師不怪你們,老師愿意用所有方法挽救你們的理化成績,但是請給老師上課的基本尊重!」

我這才聽到平板電腦裡正播放著年輕正妹補教名師劉靖獨創,以時尚教主蔡依琳的流行歌曲「馬個逼不思議」,搭配她獨創的舞步和口訣學習理化的概念。
「馬個逼不是你達到沸點蒸發你

在表玻璃前的冷凝只有食鹽水變濃郁

馬個逼不是你突然那麼想結晶

我輕易地分開了沙粒」

干,這那麼智障的分離沙粒和食鹽的實驗,只要先把混合物加入水,利用溶解度不同讓食鹽先溶解,然后利用顆粒大小不同把食鹽水用濾紙過濾掉沙粒,最后再把食鹽水當中的水蒸發,就可以得到食鹽結晶,有必要用那麼智障的方法搭配歌曲和舞步背誦嗎!?

我看著平板電腦裡的劉靖老師,她只穿著薄紗內衣,動作煽情地比著蒸餾結晶法的手勢,我也因為影片中穿著清涼的劉靖老師而硬了,拳頭變硬了。

「老師,請恕我無禮,不過您上課的內容我真的聽不懂,也覺得很無聊,我想其他同學的成績也證明了這一點,可以請您仿效劉靖老師這麼為學生著想,認真地設計教案嗎?否則我成績再退步下去,可能要選擇其他補習班了。」湯宸瑋不慍不火地提出對老師上課方式的建議,事實上,如果連他都不想補了,這可證明李樺老師的教學功力根本不及格,連老闆的小孩都不給面子,對補習班來說可是大事。遑論他一走,那一掛的同學要是一起說好不補,補習班一個月可少了幾十萬的收入,畢竟這可是顧德「資優學苑」,我們每個月可是繳了好幾萬塊的月費才能獲得最棒的師資和學習環境。

李樺老師本來板起臉孔正待發作,但看一看手中剩余的考卷,幾乎都是20、30分,以她一個補教界的菜鳥來說,其他地方一定找不到比顧德還要高的鐘點,何況,以顧德在我們這個地區的聲望,要是連這些資優生都教不來被炒魷魚,其他補習班也不可能再要她了。

老師斂起怒容,站回講臺,繼續往下的課程,是關於測量和估計的范圍。
「所謂測量,必須包含數字和單位,例如……」老師的聲音突然被一個學生打斷。

「老師,請問英文字母是單位嗎?」一個也是湯宸瑋那一掛的男生舉手問道,他叫做陳昱豪,家裡也是做大生意的,平常和湯宸瑋沆瀣一氣。

「看情形啊,100m賽跑的m就是單位,是公尺的縮寫……」老師正想繼續往下解釋,陳昱豪接著問:「所以33C,34D,35E,36F等等也是數字加上單位的形式啰?」

等等等等,為什麼只是單純數字加上字母,這些組合聽起來這麼猥褻啊?
「你別開玩笑,沒時間跟你抬槓!」李樺老師畢竟是女性,立刻聽出陳昱豪言語中的挑逗和調戲,杏眼圓睜拍了一下桌子。

「嗚嗚,我就不會啊,不然剛剛怎麼會考20分……」陳昱豪竟然順著老師拍桌的聲響讓眼淚瞬間噴了出來,根本是演技派的!他貴為資優生,挾著在私立優羅志亞大學附設國中部前十名的好成績,平常可是目無尊長. 加上家裡有的是錢,屢屢花錢和流氓打好關系的他,平常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一點都不把公立國中的小混混放在眼裡,豈會因為老師這樣的美女發怒而被嚇哭!?

「對不起,我……」李樺老師雖然看得出修過教育學分,卻顯然太沒經驗,竟然三兩下就被這幾只人形畜生唬得一愣一愣,我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我們平常說33C,34D,35E,36F等等,指的是胸圍和罩杯大小,其實兩個都是估計值,完整的說法應該說是約33吋的胸圍,加上約略符合C罩杯的大小。」老師紅著臉蛋勉強把什麼叫做33C解釋了一下。

「那什麼叫做C罩杯呢?」陳昱豪從淚眼婆娑中張開眼睛,像只剛找到主人的棄犬般,淚眼汪汪地瞧著老師的胸部問。

「指的是胸圍減去下胸圍大約有15公分左右。」其實正常的老師不應該回答這個問題,但是李樺老師不知道是需錢孔急還是愧疚於剛剛罵哭學生,竟然沒有負氣離去,也沒有把話題拉回課堂上,加上她剛剛宣示她愿意用所有方法挽救我們的成績,竟然就容忍陳昱豪一路往下問去。

「那老師有C罩杯嗎?」陳昱豪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擤著鼻涕用鼻音問道。
「這涉及隱私,抱歉我不能回答。」老師總算腦袋清醒了起來,中止了這個話題.

「一個完整的測量結果,必須包含一組數字和一個單位,那組數字必須包括準確值和估計值。」李樺老師接著往下講述關於測量的內容。

「例如17。5公分,17公分是準確的,0。5公分則是估計的部分,從這裡還可以得知拿來量測的最小單位是公分。」老師在電子白板上畫出一把最小單位是公分的尺,然后擺上一支筆,我想她應該是是想藉由筆長介於17到18公分之間的狀況說明估計的重要-既要尊重測量的人,又要追求準確程度,所以才需要加入估計的概念。

可惜老師在湯宸瑋和陳昱豪接近鬧場的作亂下,本來教學經驗就略有不足的她緊張過度,筆擺上去和畫出來的尺一比較之下,根本就不是剛剛說的17。5公分。

「老師,沒關系,我雞雞的長度差不多就是17。5公分,看我的!」坐在我隔壁的黃若立馬上站了起來,伸手便往褲子裡掏去!

靠!看到坐在我旁邊的傢伙突然做出掏槍動作,別說老師,就算是我也嚇得不知所措,只見李樺老師沖了過來,一把往黃若立的手拍去。

「卡擦」一聲,一個手持樂器的塑膠玩偶掉在地上斷成兩節,原來黃若立不是要掏槍,他只是想拿出褲子口袋中的模型玩偶,我估計地上摔壞的玩偶確實在17到18公分左右。

「嗚,老師,我的『積積樂隊』公仔摔壞了。」黃若立悵然若失地撿起地上的積積樂隊玩偶,聽說這個玩偶是香港政府配合政策推出的強積金基金代言人,都怪黃若立不講清楚,什麼他的雞雞17。5公分,才害得李樺老師失態打壞他的積積公仔。

「同學,對不起,老師……」李樺老師一時不知所措,也知道第一節課就上成這樣,連續誤解學生不說,成績更爛得無法拿出來見人,尤其是黃若立剛剛的小考竟考了0分,一副比喜憨兒還笨的蠢樣,卻熱心地掏出隨身攜帶的玩具,想要幫老師的忙,卻反而被誤會打壞,這美麗善良的年輕女老師百感交集,難過得紅了眼眶。

「老師,沒關系,我還有另一只積積. 」說完黃若立又伸手往另一邊口袋摸去。

「好,這次你就把積積拿出來擺上去,老師不會再誤會了。」李樺老師勉強擠出微笑,看起來梨花一枝春帶雨,在堅強中又帶著點可愛。

「嗯,大家可以發現這個物體長度介於17到18公分之間,但是用來測量的直尺準確度只有到公分的單位,也許某人看起來覺得它比17公分多一點,另一個測量人卻覺得它比18公分少一點,為了尊重不同的測量者且一并做為參考,所以加入了估計值的概念稱它為17。5公分……」

「呀!」老師直到轉過身去看電子白板,才發現黃若立把課桌搬到電子白板旁,站了上去,脫下褲子努力地挺高他的陰莖,讓陰莖的高度和電子白板上的直尺切齊,證明他的老二確實有17。5公分左右,簡直是阿裡山巨王棒棒雞!我剛剛只顧著欣賞老師的美麗,一直到現在才發現我的同學竟然不是拿出積積樂隊,而是掏出真的雞雞!

老師驚呼之后,并沒有驚慌失措,而是真的把黃若立當作智能不足的學生,嚥了嚥口水,顫抖著問道:「同學,你不是說要掏出另一只積積嗎?」

「對啊,一只積積樂隊,一只雞雞戰隊,兩個都是17。5公分。」黃若立為了保持挺高老二的動作,額角已經累得流出冷汗,卻還是不敢怠慢,一邊回答著老師一邊抖動著和年齡不相稱的巨大肉棒!

看著他認真、不像裝傻的純真面容,李老師雖然驚訝,卻完全沒有慍色,就在黃若立的巨大男根旁比劃著,故作鎮靜地把它當作普通的物體一樣,把關於測量的基本概念說了個完全。從我的角度看過去,老師的身影幾度和黃若立的肉棒重疊,就像老師用著艷紅的雙唇在為他口交一樣,看得我心癢難耐。

這堂課就在詭異的氣氛中完結了,除了黃若立露出陰莖的夸張舉動,整體上課秩序堪稱完美,即使看見突如其來的巨屌現蹤,全班同學也沒有人發出訕笑或驚呼,彷彿就是一堂普通至極的理化課.

當天放學前的驗收考試,我又考了全班最高分,這次陳昱豪更夸張了,竟然和黃若立一起考了0分!唉,我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鬼,也許國中理化太難了也說不定,看來李樺老師被炒魷魚是勢在必行的了,可惜我只能上這個正妹老師一堂課,不然我的成績一定會突飛猛進.
更多推薦》

21 2 月, 2018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