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8 月, 2017 by admin

項小龍自隱居過後,過著神仙般的生活,左擁右抱,盡享齊人之福。如此過了數年,他的兒子項羽也16歲了,已經長大成人了。塞外,風光如畫,遠處只見遼闊的草原上,一少年正騎著駿馬飛馳而至。近來一看,見他五官工整,肌肉發達,雙眼靈活而有力,雖稱不上是俊男,但獨有的剛毅神情,無形中滲透著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力量。此人正是項羽。 「寶兒‘項羽的小名’,回家吃飯了。」遠處傳來一陣悅耳的聲音,項羽回頭一看,在遠處叫他的正是他的娘琴清。項羽忙答道「知道了,我馬上就回來」。

(注:項小龍並無子女,項羽是他的養子,實來滕翼之子,親母乃是善蘭。)

項羽掉轉馬頭,奔項家堡而去。

「我回來了,娘親。」項羽道。

「知道了,馬上就開飯了,寶兒你先去洗個澡,再出來吃飯吧。」琴清說道。

「好的,我這就去」項羽道。項羽回到房間洗刷開淨了出來。

「娘,這是怎麼回事,父親和大娘她們呢?」項羽問道。 「你爸和你大娘她們出去了,要明天才回來。」琴清道。

「知道了,我們吃飯吧」項羽說道。吃完飯後,項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項羽回房過後,不知干什麼,於是信步出來,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她娘親的房外,他正準備敲門時,聽見:「嘩……嘩……」的水聲。

年少的項羽正是充滿幻想和渴望的時侯,加上項少龍又不在,於是,他輕輕的拉開琴清的門,留出一絲縫隙,好觀看,他閉住呼吸睜著一只眼朝那門縫中望去。

果然,琴清正坐在浴桶中用汗巾上下抹著。

琴清本有沐浴的習慣,因沒有田氏姐妹的關系,洗得更是仔細,只見琴清用左手在身上擦洗著,臉被水的熱氣蒸得紅紅的,如凝脂一般的皮膚由於用力摩擦的緣故也透著一絲粉紅色,琴清渾然不覺項羽在外觀看,擰干了汗巾,站起來擦身子。雖說已30幾歲了,可一點也不見老,雙峰飽滿圓潤、堅挺,柳腰纖腰、玉臀豐滿、玉腿修長,構成誘人的曲線,小腹平滑而沒有一絲皺紋,下腹處芳草青青,筆直的雙腿線條優美。那一雙玉足也是嬌巧玲珑,渾身上下處竟無一點瑕疵,端的是如無雙美玉一般,何曾像一個30幾的女人。這下可苦了外面的項羽,看著琴清慢慢地擦干身子,開始穿衣服,那雙乳嬌艷欲滴,讓人看了就消魂的「玉門關」更是若隱若現。令項羽興奮不已。項羽見琴清已在穿衣,忙回到自已的臥室,他回後,就忙躺在床上,想靜靜的睡一下,平浮一下心中的激情,可是欲火去揮之不去,讓他始終無法入睡。他想著琴清玉一般的身段,高挑的雙峰,修長的美腿,是如此的迷人。

「怎能如此呢,他是我娘親呀。」可是腦中卻滿是琴清玉體的影子,「如果能得其風流,那是多麼美好的事啊」項羽暗道。夜半三更,項羽還沒睡著覺,於時輕輕的下床,來到後花園清醒一下頭腦,可是滿腦子都是琴清的影子,揮之不去。 芳原綠野姿行事,春入遙山碧四圍,與逐亂紅穿柳巷,困臨流水坐苔矶; 莫甜盞酒十分勸,唯恐風花一片飛, 且是清時好天氣,不妨游衍莫忘歸。項羽輕聲吟道。吟完後,項羽忽覺後面有人,回頭一看,琴清雙目發光,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不時的低吟著。

琴清向有才女之稱與紀嫣然同為當世兩大才女。項羽詩一出口,琴清頓覺驚訝。這時項羽,踱步上前,叫道:「娘親,你怎麼也沒有休息」。 琴清回過神道:「寶兒,娘睡不著,出來走走,想不到聽見你有感而發的詩」。 「別涼了,我扶你進屋休息吧。」

項羽上前扶著琴清,琴清忽地渾身一顫,說道:「寶兒,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沒關系了,我扶你進去吧。」項羽微微用力,扶住琴清往臥室而去,一股男人特有的氣息刺激著琴清,琴清雙目微閉,半靠在項羽的懷中,任由他扶著。

進入臥室,項羽還扶著琴清,怕一不小心,破壞這絢麗的情景。琴清半挺的乳房靠在項羽身上,一絲絲清香飄往項羽的鼻孔裡,項羽不自覺的沉靜在這如癡如醉中,半靠在項羽身上的琴清,臉上一片嬌羞。項羽目不轉睛的望著琴清。腦中出現天人交戰的畫面。

好,就這樣,下定決心的項羽把臉湊向琴清,道: 「你真美,娘」

琴清猛地一驚,回過神來,離開項羽的懷裡,嬌羞的臉上,出現淡淡紅暈,輕聲對項羽道:「別貧嘴了,你也早點去休息吧。」項羽不出聲響地走近琴清,一把摟住她,開始在琴清身上不停的撫摸起來,琴清不停掙扎,雙峰在項羽身上不斷磨擦,這反而增加了項羽的欲火。 「娘,你實在是太美了,你就從了我吧!」 「不行啊,救命啊」。 「娘,沒有用的,不會有人聽見的,你就給我吧」 「唔……唔……」。 琴清拼命掙扎,可是有用嗎?項羽左手緊緊摟住琴清,嘴巴開始在琴清的玉唇上親吻,右手輕輕在琴清的左乳房上扶摸著。女人天生體力的限制,使琴清掙扎漸漸變軟,項羽這是時心中暗喜,加快了攻勢。琴清頓覺一種曠日已久的滋味湧上心田,是那麼的動人心際。照理說一向清純,高貴的清琴不該就這樣被挑動起春心,但久已寂寞的她如何再能承受項羽高操的挑逗呢?原來項少龍隱居以後,為應付眾姐妹,體力日漸下漸,加上時空機器的後遺癥,使他在三年前,再也無法滿足眾姐妹,於是就幾乎沒有和她們再合歡。 30幾的琴清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且已嘗過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叫她如何能完定平靜心中欲火呢?琴清忽覺胸口一涼,項羽一支大手已按在她那嬌羞可愛的小櫻桃上面,不停的揉捏著。從敏感地帶玉乳尖上傳來的異樣感覺弄得琴清渾身如被蟲噬。芳心不覺又感到羞

澀和令人羞愧萬分的莫名的刺激。

琴清雙手無力的捶打著項羽,嘴上卻嬌艷的泣道:「唔……唔……放開我,寶兒,不行啊,不能這樣啊」。項羽沒有說話,低頭含住了那嬌艷欲滴的櫻桃。 「唔……唔……」琴清輕聲哼出。

項羽手往下滑,滑進了琴清的桃源重地,用力的玩弄著琴清那已濕潤的小穴。 「唔……唔……唔……啊……放開我……寶兒……唔……」從花心深處傳來的美妙感覺直擊琴清,弄得琴清全身發軟,玉臉嬌紅,雙目射出一道含情默默、嬌羞任處的光芒,身體自然的任項羽摟著,雙手緩緩放下,靠在了項羽的腰上。 「嗯……嗯……嗯」琴清一聲誘人的嬌哼。

原來,項羽的手指在經過幾番尋幽探勝後,按在了她那敏感嬌嫩的陰核上。

一陣揉捏,弄得琴清完全拋開了尊嚴,拋開了人論理教,盡情的發出扣人心弦的浪吟聲。

「嗯……嗯……嗯……嗯……唔……唔……嗯……」項羽面對如此動人的美女,又是她娘,一種莫名的刺激讓他飛快的褪去了琴清所有的衣裳。如玉般潔白無瑕的玉體又一次呈現在項羽面前。

項羽馬不停蹄的快速脫光自己的衣物,一把抱起正萬分嬌羞的琴清,放到了床上。項羽伏在琴清身上,吻住了琴清那火熱的玉唇,不斷的吸吮著,琴清也環抱雙手,摟住項羽,回應著項羽的熱吻。嬌小的銀鼻輕哼不斷。 「唔……唔……」

項羽再也忍不住了,雙手輕分琴清那玉腿,舉起那蟒蛇般的巨槍,緩緩的插入了琴清的小穴。 「嗯……嗯……唔……唔……」一道力量直刺入琴清心房,久違的歡樂使她發出愉悅的浪叫聲。

她的粉臀向上不斷的迎合著我的插送。

「卜滋!卜滋!」插穴聲綿綿不絕。 「嗯……唔……好……好舒服……寶……寶兒……我……我好痛……好痛快喔……啊……。」琴清不停的扭動著屁股,嬌喘噓噓的淫泣著。

「娘,舒服吧,還有更美的呢!」

項羽,抓住琴清的雙腿,放在肩上,然後瘋狂得如狂風暴雨一般的,猛插琴清的小穴。琴清頭不停的搖著,張著小口,發出最美妙動聽的聲音。 「好……好寶兒……舒……舒服極了……唔……啊……唔……實在是……是……太美……太美了……啊!」琴清呼吸急促,嬌喘呼呼,淫浪得媚趣模生。

項羽心中大樂,施展渾身絕技,要讓琴清心服口服的臣伏於性愛交歡之中。項羽提氣猛吸,提氣插花,有時一沾即起,有時又直抵花心,有時是輕抽緩插,有時狂風驟雨,瘋狂至極!

一會兒山搖地轉,喘呼聲,嬌淫聲,床鋪顫動聲響成一片。項羽一面猛插,一面說道:「娘,美吧,兒插得你舒服吧!」

「唔……唔……寶兒……我……我的好……好寶兒……你太利害了……嗯……嗯……」。

這時的琴清已春潮泛濫,媚眼如絲,嬌艷得如桃花盛開,一面猛擺柳腰,斷斷續續的嬌哼著。 「啊……寶兒……使……使勁地插……插吧……把……把我……插……插死吧……唷……唷……唷……美……美妙啊……好寶兒……再用力……啊……哦……啊……啊唷……好深……好美……啊……啊……插死了……插死了……哎……寶……寶兒……你真棒……啊……噢……噢……真好啊……啊……。」項羽不停的干,插得琴清腰桿猛曲,穴兒將雞巴咬得死緊。

「啊……啊……好美……呀……啊……啊……」。 「好……好兒子……舒……舒服極了……唔……啊……唔……實在是……是……太美……太美了……啊……啊……哎……哎……哎……」

琴清狂亂地嬌啼狂喘,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 「啊……嗯……唔……不行了啊……唔……。」

琴清發出喜極的泣聲。e

琴清的玉穴突然一陣收縮,吸吮著項羽的肉棒。一股陰精直澆在肉棒上,項羽忽覺一顫,感覺有點不對勁,忙肉棒緊抵花心,盡力旋轉磨擦,一陣酥麻的感覺直湧而來,再也忍不住了,不由打了個冷顫,緊接著射出了精水.

Posted in 心跳小說 Tagged with:

29 8 月, 2017 by admin

淫蕩的體育老師作者不詳

淫蕩的體育老師

字數:3949字

訓練課每星期兩次,星期三和星期六各一次。每次都是先做熱身運動,壓腿、拉韌帶,王簡明都親自示范輔導,他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底使這些涉世不深的小姑娘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樣一來也徹底放松警惕性。

當女孩麼壓腿時,他會幫助她們慢慢往下壓,有時會扶住她們的身子,手便有意無意地觸摸女孩們剛剛隆起的乳房,這時候王簡明渾身便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有些女孩由于韌帶較緊,腿壓不下去,他便把手放在女孩子的大腿上,說是幫助,其實卻在來回撫摸,細潔柔軟的蓮藕般的大腿,使王簡明的下體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他平時也對女孩們灌輸一些開放的思路,以便感染她們思路。剛開始的時候,由于練功服沒有到位,所以他讓她們穿短裙練習,這樣練功時女孩們裙底的春光他便一覽無余,剛發育的下部鼓鼓著,偶爾有些女孩的陰毛沒有被三角內褲包住,散亂在大腿兩側,看得王簡明直流口水,每次訓練完,王簡明都要自慰兩次才能放松。

兩星期后,買來了芭蕾舞服,便在練功房邊設了一間更衣間。王簡明在房間墻角上偷偷安裝了一只針孔攝像機,這樣一來他躲在辦公室內便能一邊手淫一邊欣賞女孩們更衣。哪一個女孩身體發育得比較好,乳房比較堅挺;哪些女孩們還剛發育,胸部只是一個小荷包,等等,王簡明都一一仔細做了記錄,以便以后行動。

王簡明第一個目標是高一的茹小平,她身高162,發育得比一般同年齡的女孩要早和豐滿,16歲的年紀胸圍已經有36,況且她平時還沒有戴胸罩的習慣,好幾次王簡明從她裙子的上部胸口處往裡看見乳房,紫褐色的乳頭已經讓人垂銜欲滴。茹小平平時性格較為內向,不太愛說話,膽子較小,卻很渴望成為一個優秀的舞蹈家。王簡明一直承諾小平一定培養她,并經常留她下來單獨輔導,以嘗手感,而小平卻又感激得不得了,經過幾星期,王簡明覺得時機已經到了……

那一天下著小雨,蕭蕭秋雨趕走薯熱送來宜人的涼意。是個黃昏,由于有幾個燈壞了,練功房有點暗。室內只有兩個人,茹小平站在墊子上訓練各種姿勢的單腿站立。王簡明抱著手站在一旁瞧,每當姿勢不對時他便走上來糾正,或是輔導一番。學的認真,教得仔細,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失。校園裡已靜無一人,鐵柵門似乎咣啷響了一下接著卡嚓一聲脆弱的輕響。做完金雞倒立的小平瞟了一眼老師,希望得到「今天就到這」的表示,但王簡明嚴肅的表情絲毫沒有這個意思。
「再做一個金雞倒立。」王簡明指示說。茹小平做了。也許是累了,抬起的腿總是感到伸不直。王簡明走上墊子幫助她。他的左手托著她的右腳關節處,右手按著膝關節,按照往常動作他應該左手輕托右掌輕按,可是這回有點不一樣,左手沒有托而右手則從膝蓋向裡滑下來沿著大腿內側朝上移,僅隔的一層薄薄的緊身衣幾乎等于,能清晰地感覺到撫摸的軌跡。茹小平納悶何以會有這個動作,以為是更進一步的動作要領,想要弄個明白,但近在咫尺的王老師卻避開了她的目光。她看到他的雙唇在哆嗦,呼吸不暢,眼睛中跳躍著火焰。她更納悶了,想開口問一聲,忽然發覺王簡明的手已經到了她的大腿根部。這使她吃驚地低喚了一下:「王老師……」

王老師接下來的動作比想象還快。茹小平話音未落,就覺得右腿被朝上一托,身子失去平衡,往后傾倒。沒等她的驚詫展示完全,腰支被兩只大手卡住了,隨著她的身體傾倒姿勢往下放。她又以為這是一個訓練動作,順從地朝下倒,直到整個身體平躺在墊子上,王簡明程度很低的躬腰在她的身體上方……這時候他看到對方的左腮肌肉一陣痙攣,突然想起某部電影中壞人也曾有過這種表情,使她不禁宛然一笑。接下去的事情是她絕對想象不到的,王簡明卡在她腰間的雙手一抬一拽之際,她的緊身褲一下子從腰際退到了腳脖,兩到火焰般的眼光從她自己下體躍入眼簾。

茹小平「啊」地吸了一口冷氣,大張嘴巴,突如其來的事情使她張口結舌,目瞪口呆,震驚的瞬間竟是傻了!

「小平……」

小平嗚咽著伏在她身上,痛苦和激動扭曲了整張面孔。傻勁尚未完全反應的小平感到熱轟轟的粗喘和溫熱的嘴唇一起堵住了她大張的嘴巴,她想扭脖子躲避也只是難以付誅行動。她感到泰山一般沉重的身體的壓力,因為距離太近,支撐的雙手也只是徒勞的撐拒。王簡明的手拂過小平的頸項、肩頭以及腋下,接著雙手達到了胸口,隔著練功衣在她那豐滿的乳房上做圓圈運動。由于動作既精確又熟練,小平不禁發出了低沉的呻吟。「嗚……啊……」雖然很想克制。但小平終究還是敵不過王簡明出神入化的愛撫。王簡明見自己的撫摸見效,跟著繼續忽輕忽重地玩弄著小平的乳房。只見他的手指或大或小地在乳尖上畫著院圈,甚至不時趁著小平松懈時在乳頭上輕輕捏弄。「不……不要……」一陣陣強烈的欲潮,開始侵襲小平,她本能地扭動著身體,拼命想要掙脫。由于性欲漸漸升起的緣故,因此她的臉上泛起兩朵紅潮。

「不要……請住手……喔……!」

王簡明一邊吻著小平,一邊說:「小平,從一開始起我就喜歡你了,你是那麼完美,在我的培養下你一定能成為一個了不起的舞蹈家,現在學校中沒有人,叫也沒用,被別人知道了我會告訴他們是你溝引我;但我是真的愛你,你就給我吧……」王簡明的手此時從練功衣的下擺處深入,把練功衣翻上去,讓裡頭亭亭玉立的乳房綻放出來。乳房一掙脫束縛,立刻象朵雪裡紅梅似的,在空氣中輕輕地顫動著。雖然尺寸不是非常偉大,但那美好的形狀,卻足以讓人砰然動心。王簡明直接搓揉起兩顆柔嫩的乳球。霎時令小平的理智開始混亂,因此她的身體呈現出最忠實的反應,不住地抽動著。沒過多久,小平的乳峰開始變硬,同時嘴裡不停發出喘息。

「恩啊……啊……!不要……快受不了了……!」

小平全身失去了力氣,至今連一次接吻經驗都沒有過的處女,面對突如其來的侵襲,根本沒有抵抗能力。但更令她羞愧的是,她那敏感部位竟然開始慢慢淫濕起來。

王簡明欣賞著這件幾近完美的藝術品,雖然個子不大,但發育得相當良好,特別是天生娃娃臉,令男人更加有玩弄小女孩的感覺。王簡明股間的肉棒開始起了反應。他用舌頭頂開小平的牙齒,跟著熟練地逗弄著裡頭滑膩的香舌,并盡情的撰取小平口中的蜜液,同時發出了淫蕩的吸允聲。同時,手指尖在她的雙鋒間流連忘返,并用食指和中指的指尖撩撥著小平堅挺的乳頭。「啊……」由于太過舒服,茹小平不禁有點忘了自己的處境。跟著王簡明的唇從她的耳垂滑落至粉頸,再吻向乳房,他情不自禁地伸嘴輕吻起小平的兩顆乳粒。

「唔……啊……!」

小平承受不住如此劇烈的快感。不時發出了呻吟。王簡明含住那兩顆紫葡萄般的乳頭,開始吸允起來。「秋……秋……」一聲聲淫亂的聲音只逼得小平羞紅了臉。由于快感實在太強烈了,因此小平稍稍弓起身子,并不自覺地向前挺起胸部。王簡明察覺了小平的反應,不由啞然一笑,于是他猛的將手向下,伸入了少女的神秘處女地。「果然……真的濕了!」小平兩片神秘的秘唇間,早已滲滿了溫濕的花蜜。于是他仔細觀察小平美麗的花叢。那嬌好的形狀,恍若一朵盛開的牡丹綻放似的嬌媚。兩片美麗的紅色花瓣,更是浮現著透明的露珠。不僅如此,粉紅色的肉縫還呈現出完全濕潤的狀態。而淫穢的花穴一旦承受了灼熱的目光,反而分泌出露珠,緩緩沿著花瓣往下滑落。

王簡明將手指湊到小平濕潤的花瓣上,慢慢進入那道濕淋淋的秘壺中。「啊……不……」小平發出了尖叫聲。雖然小平理智上想拒絕,但大量的蜜液卻從陰道中迅速涌出。同時她嬌媚欲滴的雙唇不停地呢喃輕吐,根本分不清是痛楚還是享受。王簡明把唇湊上去吸允,并故意發出巨大的聲音,弄得小平更加難為情。
小平扭動著細腰,似乎非常陶醉在王簡明的舔食下。王簡明吸允一陣子后,便伸出舌頭。沿著花瓣游移。當觸碰到陰戶頂點微微突起的珍珠時,王簡明立刻加重力道在珍珠上舔。

「啊……!」

從陰核上竄起的強烈電流逼得小平不由自主地將頭往后仰。沒過多久,小平便呈全身僵硬的狀態,同時她那散發著緋紅色的身軀更是不住的撒落著欲望的汗珠。在一陣顫動后,小平花唇的深處突然噴出了馥郁的液體。王簡明伸手扶住小平的纖腰,用粗大的龜頭去確認蜜壺的位置。緊跟他故意用龜頭在陰戶外摩擦著,企圖激發出小平塵封已久的濃烈性欲。「唔……」小平忍受不住子宮傳出的空虛感,不由得發出了呻吟聲。王簡明繼續摩擦著,挑逗著小平濕淋淋的陰戶。「啊……唔……」小平只覺得下體不斷傳來刺激性的麻癢,不由得扭起腰來,淫穴裡瀉出的花蜜越來越多,連王簡明的龜頭都沾滿了淫水。王簡明看時機已到,使勁挺腰一送,粗大的肉棒便頂開狹窄的肉縫,直朝裡頭盡根而入。

「啊……!」

從小平喉嚨裡發出了凄慘的叫聲。由陰戶傳出如同被撕裂般的具痛瞬間擴張開來,傳遍小平全身。「不要……好痛……啊……!」小平痛苦的慘叫傳散開來,釀成恐怖氣氛。而王簡明全無理會,只是拼命猛烈抽插在陰道中;隨著肉棒一次又一次越插越深,龜頭也直接撞擊到小平尚且稚嫩的子宮口;而觸目驚心的鮮血更是在兩個人接合的地方,不斷混合著透明的蜜液流出。

「啊……恩……」

在短時間痛楚后,小平又重新陷入快感中。在一波波欲焰的焚燒下,小平的思緒陷入了昏沉的境界。于是她情不自禁地抱緊王簡明。由于實在太舒服了,因此她只能不停地扭動著雪白的乳房和腰支,同時將渾圓的屁股不住往上挺。借以這些動作,小平似乎得到了更加強烈的快感。而那陰道壁更是不停配合著王的動作,不時忽深忽淺地緊縮著。王簡明用手抓住小平豐滿的乳房,手指陷入小平那極具彈性的肉彈裡。伴隨著急速上升的快感,小平泛紅的身軀不禁整個仰了起來。
「啊……射……」

最后的抽插中,王簡明瞬間達到了顛峰,只見他用力將屁股頂入小平的淫穴,跟著把濃濁的精液一滴不剩地送進她純潔的體內。就在這個時候,小平溫濕的肉壁也發生了強烈的筋攣,緊夾著逐漸失去力道的肉棒……

【全文完】

Posted in 心跳小說 Tagged with:

31 3 月, 2017 by admin

我叫陳羨潔,老公叫黎啟雄。

老公開著別摸我的車載我來到細叔的店,我下車後,老公在車裡說幫我問候細叔細嬸,剛好店里工人來電話,我先回去,你要回家打電話給我,老婆大人的電話,隨call隨到的。我搖手說死鬼嘴巴抹蜜了,快去,客人等不及的。老公送了飛吻開車回去。

我進店門,就听到了在網上玩撲克牌傳來的鐺鐺聲。堂弟玩著正入神,我蹲下身轉到他辦公檯後面,雙手摀住他眼睛,他一陣回頭,大聲嚷道是誰?我才出聲,堂弟叫是羨潔姐姐。我說:“沒有嚇著你吧?”老弟說:“姐姐你一個人來啊!”我說啟雄送我來就回去了。弟弟說:“來得正好,看我今天不知道是哪裡沾到了霉運,剛才老爸打電話來說營業執照沒有辦好,等會各部門又要下來查證件。玩牌又輸了我好多錢。真是衰。”我問道:“細叔細嬸不在家嗎?”老弟說:“沒有,這幾天附近大排查營業執照,都好幾家被封了,爸媽去找人辦理了。

我也要關門了。姐你是在這裡頑還是要回家? “我說:”既然來了,坐一會再回去,在家守店怪無聊的。來,我幫你把店門關下來,你可千萬別大意,父母吩咐的事情沒辦好,被查封,拿你問罪。 “說著我已經來到店門下,捲閘門太高了,我拉不下來,我跟老弟說著,老弟跑來給我拿拉門的勾,剛好我站在門邊邊,一邊放著貨物,老弟擠著進去拿勾,恰好碰觸到我軟綿綿的雙峰,我一陣打哆嗦,心動不已。

已經好幾天沒有跟老公房事,特別的渴望。一陣發呆後,老弟推著問我在想什麼想得跟稻草人似的,我用食指指了指他,示意關門。老弟啪啪響把門關下,關好後又回到辦公桌電腦前耍撲克牌。老弟說:“羨潔姐,你要頑什麼?那裡有電腦,我倆來夾攻別人。”我聽到夾字,腦海一片震盪想著,夾,我要夾你下面大大。我揮手向老弟說:“我就聊天打麻將,其餘的沒多大興趣,更別說用這種手法去贏錢,沒啥意思。”老弟見我不玩,只好說:“不玩拉倒。姐你要想休息,三樓的房間可以用的。”我聽到房間,腦海裡又出現一個場景“我在房間裡等著老弟來上我”我跟老弟說:“我先去休息了,別老玩這些無益的牌,找幾個女孩子聊聊天,要不陪老姐聊聊天也行。”說完,我往三樓上來了。

從店裡樓梯直接上三樓,打開房門,發現收拾得乾乾淨淨的,有三間房,一個大廳。我隨便挑了一間房進去躺在床上。這棟樓有七層,二樓房間做倉庫放貨物,這層做客房和老弟睡覺。我躺在床上百般無聊,拿著手機在玩,登陸聊天軟件,看到老弟在線,順便發了個呲牙過去。

老弟回複色咪咪。我問他不玩牌,在泡妞了?老弟回复說:“不玩牌了,手氣不好,玩著總是輸,也困了,輸得我想像憤怒的小鳥一樣射出去發洩。”我回复說:“咦,老弟,你的射是憤怒的小鳥還是自己的鳥啊!外加一個偷笑的表情。”

老弟回復道:“剛才我本來想要憤怒的小鳥,又覺得無聊,想去睡一會兒。老姐,剛才我碰到你,你有沒有感覺?”我一下就明白,這個小子,雖然年齡小我五歲,可是色心蠻強烈的。我回復道:“你是故意的吧!看到沒人吃老姐的豆腐,你以為是薑汁撞奶呀!”

老弟說:“我又沒老婆沒女朋友,我跟誰誰誰有曖昧,誰管得著。”我說:“你,你,你個臭小子,色膽包天。趕快娶妻吧!沒聽過娶妻納妾,等你娶妻後再納妾,就是享盡人生無窮樂趣。”老弟發來疑惑表情問道:“這麼說你老公在外有納妾,納幾個了?我沒喝過他納妾的喜酒呀!”我被氣爆了,回道:“如果他敢做初一,我就做十五。又說道不過我發現他最近神神密密,好像真的有在外偷吃的跡象,沒有真憑實據也不敢輕舉妄動去捉姦。老弟有沒有女人呢!”老弟回道:“暫時沒有,不過想女人,更想羨潔姐。”我說:“想我就來吧!在三樓,上來陪我。”說完,我頓然臉上發熱,感覺好戲要上場了。

樓梯傳來腳步聲,老弟真的上來了。老弟打開房門,我的心砰砰跳,長這麼大,只有兩個男人和我真正有過房事。

老弟進入我的房間,我又幻想孤男寡女等會老弟會不會經不住誘惑,進入我的身體,像神九一樣一飛沖天。再上演床上神九天宮對接。此時此刻,我感到淫水已經在洞穴滋潤著濕濕地。

老弟打招呼進來,把手機放在櫃檯,走到床沿雙手撫摸我的臉蛋。我調皮地往上移動,雙手立即摸到軟軟的乳房。沒有生過孩子,乳房特別有彈性。我咬了老弟手指,笑說你今天吃老姐兩次豆腐了,要怎麼償還?老弟沒有加以思索,把嘴唇貼到我的嘴唇很近,已經觸碰到。老弟說姐姐你真美,我想你想了好久了,我幻想的對像只有你一個。我被老弟的一番話說得天花亂墜,不知所措,內褲感覺到淫水氾濫,心想今天不管天塌下來,也要和堂弟做愛。我順便雙手挽著老弟脖子,咬著他的嘴唇說什麼也別說,老姐好幾天沒有做過,今天我就是你的。

倆人的舌頭在嘴裡纏綿糾纏,互換唾液,老弟趴在我身上,我感受到真正的刺激,底下已經氾濫成河,又有硬著的雞巴磨蹭。上面不停地貪婪地想要和弟弟融為一體。一隻手抱著弟弟腰間,一隻手伸進弟弟褲襠裡,摸著期待已久的雞巴。

弟弟瘋狂似的給我滿足的唾液,一隻手摸著乳房,貌似要把乳房揉幾百遍才甘心。

我被揉得不由自主地哼著,舒服,好弟弟,姐姐愛你。好弟弟,好爽,大力地揉捏。弟弟雙手揉捏著說好軟,姐姐是我第二個女人,我第一次摸到這麼軟的胸部。

說著,我已經一隻手熟悉地在打開皮帶,褲頭釦子,拉下拉鍊。又把另一隻手拿出來,雙手脫下弟弟褲子。這時弟弟的手在我的裙裡隔著內褲摸個不停,我被摸得內褲都濕透了。

脫下褲子後,看到一個三角內褲,堅挺的雞巴,喜歡的棒棒,我真的想一口含進嘴裡裹沒吞吐,這是我服侍老公常用的招數,可惜老公從來不給我舔逼。想到這裡,我脫掉弟弟內褲,看到漲著滿青經的生殖器。要求弟弟給我脫掉衣服,脫掉內衣褲。弟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一下脫了我的裙子內衣褲。我吩咐他站在床上,說姐姐今天讓你小子雞巴舒服舒服,弟弟站起來,我跪著,含著雞巴,含著雞巴,這是第二個男人的雞巴,我出軌了,我突然有點懊悔,想著既然走到這一地步,不做就浪費了。想畢,嘴裡含著弟弟生殖器,前後慢速加快吞吐裹沒抽送,弟弟被突如其來的電擊快感弄得小聲悶叫啊啊啊。我拼命加速,弟弟的雞巴這麼粗,這麼大,把我的嘴填得滿滿的,我還想著,他的大雞雞充實我空虛的騷逼。弟弟按著我的頭,嘴裡發瘋地叫,舒服,好嗨,姐姐口活利害,喔,好爽,喔。

我的嘴裡能感受到弟弟大雞巴的熱度,熾熱的溫度加上我的口交工夫,弟弟已經有點受不了,按著我的頭,裹沒得更深,到喉嚨,我並沒咳,我熟悉地用雙手按緊,死死按緊弟弟的屁股,旨意要讓大雞巴在我喉嚨裡待著一分鐘,男人的雞巴在喉嚨裡的快感猶如在逼裡,有時夠大的雞巴能夠體會到前所未有被喉嚨洞口吞噬的驚喜感。

弟弟死死按著我的頭,我知道他很想再要,可是我偏偏不給他。我繼續吞吐著,親著睾丸。又再一次深喉,又再一次驚喜。弟弟仍舊死死按著我,不肯我鬆開頭一點點。這是我感到無比欣喜的榮耀。

過了一會,我又重複著吞吐。突然想到,弟弟這麼爽,總不能他一個人獨享,遂叫弟弟躺在床上來六九式。弟弟躺下,我往後退兩步,弟弟的嘴已經碰到陰唇,剛被碰到的一剎那,整個人顫抖。這麼大第一個舔我陰穴的男人,我會永遠永遠記住。弟弟在外陰唇輕輕碰一碰,我早已氾濫的淫水滴在弟弟嘴裡,弟弟吞進嘴裡,還說真好味,姐姐第一滴淫水。

我已經?快感弄得沒法含著弟弟的雞雞。弟弟一下一下在陰唇輕碰而不進攻,導致我無心向雞巴進攻。這時弟弟用舌尖試探進入內陰唇,哇,我快死了,又顫抖又舒服。我不管那麼多了,嘴裡啊的一聲,雞巴已經被含在嘴裡,弟弟也進攻了,舌尖上下磨著內陰核,我被舔得嗯、嗯、嗯,喔,弟弟真棒,弟弟爽死姐姐了。弟弟聽到後更加用勁,舌頭探進逼裡,前所未有,未曾有過的激流,整得全身的細胞在活躍地跳動,我還要,我還要。弟弟用牙齒咬著。真舒服,被咬的一瞬間,幾乎忘記了身下的男人是弟弟,差點認為是老公,不,不去想老公,是弟弟,是弟弟。我嘴裡上下抽送著雞巴,不能讓雞巴射,不能讓弟弟的鳥射。

弟弟把陰核當成櫻桃一樣舔,他最喜歡吃櫻桃,每次總會舔幾下再吃。不停地吸吮淫水,我感覺今天的淫水被榨乾,回家怎麼給老公交差,不,老公從來不會吃我流的淫水。喔,喔,弟弟加速貼在逼上面,淫水不停地流,水汪汪的被吸吮的嘖嘖響。我的逼已經麻木,弟弟並沒想放過這一次難得的機會。把我抬了躺在床上,趴在兩腿間繼續他的肆意舔咬插吸。喔、喔,弟弟,親愛的弟弟,我要,我受不了你舌尖的攻擊,喔、喔、姐姐我要死了,給你的大雞巴給我,給你的雞雞填充我洞穴。弟弟手裡蹂躪著乳房,舌尖上的刺激並沒停止,快速地最後的狗舔式舔著,喔…喔…喔,我不由自主地叫著。終於在我的強烈反應下,弟弟停止了舌尖上的運動。手裡沒停下揉捏乳房,由下而上親著,親到我的奶子,被乳頭吸引住,嘴裡含著乳頭,哦、新的刺激新的快感。

左右乳頭繞圈圈舔完,又給我的嘴送來唾液,我的手摸著弟弟的大雞巴,拿著大雞巴對準陰唇,對準陰唇,像火箭一樣挺直一樣的有衝擊力,一飛沖天。我往前一挪動,弟弟的龜頭進到陰道口,自己挺進大雞巴,一下我整個人被完全征服。弟弟進入後沒有像老公猴急的樣子抽動,而是慢慢地全根在陰道裡膨脹,脹到最大。我喔、嗯、喔、親吻著弟弟。彷彿在哀求再再再脹大脹大,我好充實。

一下失落感全然消失。龜頭抽出來時仍然脹得最大,可見弟弟傢伙的粗度和用心。

抽到陰道口,我感受到陰道口和大雞巴依依不捨離開的快感,我還想要這種快感。

大雞巴每進一次總會停留一會兒,我知道弟弟在耍自己的把戲,要把老姐弄死必需要一點絕招。弟弟龜頭在逼裡抽動,脹到最大抽動十幾下,抽得我啊、啊、啊,叫出我不敢相信的淫叫聲,家裡沒人的關係,我叫得更大聲。我手抓緊弟弟雙手,緊緊的,弟弟更加賣力前後抽插,喔、喔、弟弟姐姐愛死你,姐姐的逼為你而存,快乾死姐姐的穴了。

聽到這些粗話,弟弟更是用力抽動,嘴裡哼著,啊,啊,啊,爽,姐你夾得好緊。我說是你的雞巴大大大。喔、弟弟快,喔,姐姐的逼好舒服,快上天了,快,好弟弟,今天干死姐姐,以後姐姐就是你的性伴侶。喔…喔…好,就這樣,快、抽送,啊。弟弟瘋狂加速抽插,逼逼在大雞巴的抽送下,我已經感到全身飄起來,我不行了,我快死了,高潮來,來來,要上天了,隨著弟弟的加速進攻,膨脹著堅挺的雞巴使勁進進出出,我又用意夾著,弟弟啊啊,喔、喔,來…來…來。啊啊啊,姐姐爽死,弟弟啊幾聲,射出的精液滿滿地在淫穴裡流出我.死死抱緊弟弟。不肯給他的雞巴離去。我在弟弟耳邊喘著氣,弟弟在我耳旁喘著氣。我們抱著好久好久,才清理現場。

事後我生了一個兒子,按日(淫色淫色子算,不知道是弟弟還是老公的。老公還是那個樣子,弟弟和我之間的性伴侶秘密持續三年直到他結婚才結束,每次都讓我回味無窮。弟弟告訴我,我是他第二個女人。

推薦閱讀:

Posted in 心跳小說 Tagged with: